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 → 王爷要跪小说

王爷要跪

忆殴坨

连载中免费

不受注重的七皇子突然封王巡边,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游手好闲混世魔王村民林贵霍霍村民,结果被村民怎么了? 王爷要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刚放亮,林村长便叫起林贵。“弄啥咧”林贵打了个哈欠,眼皮子还无力打开“昨晚我没出门,不是我。”村长叹了口气,抓了抓林贵的手臂说道:“没说你犯事儿,赶快起来麻溜的。家里酱油没了,去城里打点好酱油回来。”一听要去城里,林贵一个鲤鱼打挺穿好衣裤瞬间就站到了门口,“早说啊,瓶子呢,快拿给我!”村长指了指桌面,上面整齐地放着一个空酱油坛子,一把弯刀,一个包袱。林贵晃了晃包袱,听得里面铜板银子叮叮哐哐,拿起东西一阵风似的走了。村长三步并作两步跟到院门口,抬起右手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目送着二儿子越走越远。如果说戴宗是宋江的顺丰,林贵就是当代的高铁,城门官还在吃早点林贵就迈步进了城。总算有机会进城啦,林贵那是敞开了吃敞开了玩,在城西祥顺茶馆听评书磕的瓜子皮都有几斤重。直到打翻了自己的坛子,才想起要去打酱油。急火火重新买了坛子打得酱油,出了城往家里赶。远远的可以看见村子外围的山了,山内浓烟滚滚直冲云霄,突然听得林子里马蹄声靠近,还没等林贵拔出刀,三骑已到了跟前。原来是村里的王大伯一家,浑身熏得乌黑,血迹斑斑。王大伯上气不接下气,带着哭腔对林贵说道:“孩子快跑吧,早上村里遭了土匪,两三百号人啊!大家都没起床,根本反应不过来。全村人杀的杀烧的烧都死啦,就剩下我这一家子,靠着几十匹马硬是冲了出来。”林贵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爹娘哥哥还活着吗?”王大伯长叹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接到:“你们家靠着刘家炮仗坊,那一片几幢屋子都炸的粉碎。孩子,我这匹马就送给你了,往南逃吧。”林贵听完,呆立在原地,一会才反应过来,“我还得回村看看,救我爹娘,贼他娘我这酱油打给谁!”说着举起酱油坛子砸了个粉碎,自己也被酱油溅了一身,举起刀跟黑旋风似的。王大伯牵马走近扯住林贵,顿时嚎啕大哭:“孩子啊!不要回去了,那些土匪一时半会不会走哩,先逃命要紧,等这里太平了我们再回来,你爹娘会怪罪你的。”边说边把发软的林贵扶上马,一拍马屁股向南狂奔。再说这边齐王朱毅,听到喊杀震天侍卫报告,前面有一群山贼,估计得有四五百人。朱毅疑惑地对刘先生说:“您不是说明天才有埋伏吗?”刘先生本被这喊杀声吓得一哆嗦,听得齐王一问,心里是又怕又羞:“额……嗨!还管这些,想想怎么打退这些山贼吧殿下。”朱毅平常跟猛兽打交道惯了,死里逃生也不是一回两回,其实被山贼打劫他并不怕,慢悠悠走出车仗。“嗖!”地一声,一支箭刚好射到齐王车仗上还钉住了齐王宽大的衣袖。卫兵顿时乱作一团,把齐王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山贼里射箭那人打马上前,高声说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多少钱,开价!”齐王大义凛然地喝断土匪的啰嗦。土匪几声哂笑,大喊道:“5000两,现银!”“没有!怎么着吧!”齐王回得干脆。土匪马上回到:“没有就滚蛋绕路,费什么话!”齐王心想这年头土匪怎么做起了收费站的生意,少见少见。正纳闷呢,只听得左边山林里有人大喊:“贼他娘,被我碰上,正好报仇,算你们命短!”只见一人一马黑旋风一般冲向山贼,手起刀落一下连着砍翻四五个土匪喽啰。土匪头子对那黑汉喝道:“那黑汉,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不由分说就来砍人!”黑汉完全不理会,眼睛里冒着血光只顾左突右杀。侧边的土匪看他凶猛,又抵挡不住,纷纷扔了兵器掉头就跑。土匪头子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齐王确看得高兴,命五十名骑兵护卫连自己排成两排,径直冲向土匪头子。毕竟是皇家护卫,金甲银马在阳光下是沙沙作响闪闪发光,后面更是尘土扬天,冲击起来犹如神兵天降。喽啰们是一个跑带三个,三个跑带一群。土匪头子眼见不妙,扔下喽啰调转马头跟几个心腹一路往北狂奔。追杀了几里地,齐王才想起车里还留着一位刘先生,召集到车旁集合,自己却去会那个黑大汉。那黑大汉就是林贵,离了王大伯一路向南是失魂落魄,想着这人生大起大落也太刺激了,出门打个酱油也能让土匪端了老家。越想越气,忽听得不远处有人打劫,心想撞着土匪可算是能解气了,从侧面杀过去也看不到有多少人。口里还不停骂道:“干哪行不行偏要干这行!”砍瓜切菜了有小半个时辰,土匪也跑光杀光,扔了刀滚下马来,跪着对天喊道:“天啊!要这膀子力气何用!还不是被人砍了爹娘!”正好齐王拍马赶到,气喘如牛,对林贵喊拱手道:“大汉好武艺!多谢相救!”。林贵回过头来,见对面这厮一身戎装,且华丽非凡,伸手便要抢。朱毅毫无准备,被他扯住靴子来了个狗吃屎。林贵一跃骑在朱毅背上,双手就去解他的甲胄。朱毅心里挺不是滋味,心里想你救我想我报道可以,也不用这样性急吧,便说:“兄台如何称呼,可否容在下日后报答?”。林贵全然不顾,已把上半身扯了个干净,正要扯裤甲。朱毅见他毫无停顿之意,使出全身力气,硬生生站了起来。扭过头斜着眼对大汉说道:“能不能下来,能不能下来!”一个急转身把大汉撞到树上。林贵经这一撞滚出两米开外,做起来摸着头说:”不用以命报恩了,看你这行头还挺养眼,把它给我就行。”又朝朱毅上下打量,见他捡起地上的那把大宝剑,又说:“还有那把剑,一并给我,不过分吧。”朱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要东西。心想这家伙还挺有意思,想要交个朋友,便说:“东西给你可以”,便把甲胄脱下连剑都扔给大汉,“你叫什么名字,往哪去啊?”。大汉捡起这套行头立马往身上穿,晃了晃剑回到:“我叫林贵,刚死了爹娘,无家可归,哪都可以去。”朱毅有些想发笑,哪有刚死了爹娘居然说哪里都可以去的啊,继续又问道:“有什么营生?”。林贵显得很不耐烦:“爹娘死了还有个什么营生,你是干什么的。”朱毅呵呵一笑:“我要去棣城,不知贵兄能否同行?到了棣城,再送匹宝马良驹如何?”林贵眼珠子一转,便说:“外加把好弓,银子也送我些。”朱毅哈哈大笑,欲与林贵击掌:“一言为定!”。两人骑马回到车队,刘先生焦急地拉着齐王商量:“幸得贵人相助,我们方才脱险。殿下,赶快改道绕路入西门吧,万万不能再冒险前行啦。”林贵听得殿下两个字,眼睛瞪得贼大,马上插话:“原来你是个大官。”刘先生拱手对林贵道:“殿下礼贤下士平易近人,望好汉不要拘谨。”林贵突然一声怪笑:“我只要金子!。”齐王听得俯仰大笑,刘先生则一脸尴尬。“就如刘先生所言,改道西门。”朱毅又找到侍卫长,“帮我拿套军士盔甲替我换上。”再说这土匪头子,一路狂奔入了棣城,在一处普通民宅门口停下。左顾右盼了会,推门便进。“厂长,我以阻拦住齐王一行让其改道,只是碰了点小意外,那帮土匪折了大半。”土匪头子在正厅低头禀报道。从里面走出来个姑娘,约莫二十多岁,有沉鱼落雁之容。轻轻说道:“能让他改道活着进城就好,那些土匪钱买来的无所谓。你下去吧。”这土匪头子和厂长是何身份,齐王进城又发生了什么,请等看。。……

10514王爷这么厉害怎么跪着  王爷怎么跪着说话  王爷要跪拜公主吗  王爷要跪皇子吗  王爷要跪皇后吗  王爷要跪拜皇后吗  王爷要跪皇帝吗  王爷要跪妃子吗  王爷要跪太子吗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5519次点击更新:2021-01-10

在线阅读

不受注重的七皇子突然封王巡边,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游手好闲混世魔王村民林贵霍霍村民,结果被村民怎么了? 王爷要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刚放亮,林村长便叫起林贵。“弄啥咧”林贵打了个哈欠,眼皮子还无力打开“昨晚我没出门,不是我。”村长叹了口气,抓了抓林贵的手臂说道:“没说你犯事儿,赶快起来麻溜的。家里酱油没了,去城里打点好酱油回来。”一听要去城里,林贵一个鲤鱼打挺穿好衣裤瞬间就站到了门口,“早说啊,瓶子呢,快拿给我!”村长指了指桌面,上面整齐地放着一个空酱油坛子,一把弯刀,一个包袱。林贵晃了晃包袱,听得里面铜板银子叮叮哐哐,拿起东西一阵风似的走了。村长三步并作两步跟到院门口,抬起右手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目送着二儿子越走越远。如果说戴宗是宋江的顺丰,林贵就是当代的高铁,城门官还在吃早点林贵就迈步进了城。总算有机会进城啦,林贵那是敞开了吃敞开了玩,在城西祥顺茶馆听评书磕的瓜子皮都有几斤重。直到打翻了自己的坛子,才想起要去打酱油。急火火重新买了坛子打得酱油,出了城往家里赶。远远的可以看见村子外围的山了,山内浓烟滚滚直冲云霄,突然听得林子里马蹄声靠近,还没等林贵拔出刀,三骑已到了跟前。原来是村里的王大伯一家,浑身熏得乌黑,血迹斑斑。王大伯上气不接下气,带着哭腔对林贵说道:“孩子快跑吧,早上村里遭了土匪,两三百号人啊!大家都没起床,根本反应不过来。全村人杀的杀烧的烧都死啦,就剩下我这一家子,靠着几十匹马硬是冲了出来。”林贵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爹娘哥哥还活着吗?”王大伯长叹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接到:“你们家靠着刘家炮仗坊,那一片几幢屋子都炸的粉碎。孩子,我这匹马就送给你了,往南逃吧。”林贵听完,呆立在原地,一会才反应过来,“我还得回村看看,救我爹娘,贼他娘我这酱油打给谁!”说着举起酱油坛子砸了个粉碎,自己也被酱油溅了一身,举起刀跟黑旋风似的。王大伯牵马走近扯住林贵,顿时嚎啕大哭:“孩子啊!不要回去了,那些土匪一时半会不会走哩,先逃命要紧,等这里太平了我们再回来,你爹娘会怪罪你的。”边说边把发软的林贵扶上马,一拍马屁股向南狂奔。再说这边齐王朱毅,听到喊杀震天侍卫报告,前面有一群山贼,估计得有四五百人。朱毅疑惑地对刘先生说:“您不是说明天才有埋伏吗?”刘先生本被这喊杀声吓得一哆嗦,听得齐王一问,心里是又怕又羞:“额……嗨!还管这些,想想怎么打退这些山贼吧殿下。”朱毅平常跟猛兽打交道惯了,死里逃生也不是一回两回,其实被山贼打劫他并不怕,慢悠悠走出车仗。“嗖!”地一声,一支箭刚好射到齐王车仗上还钉住了齐王宽大的衣袖。卫兵顿时乱作一团,把齐王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山贼里射箭那人打马上前,高声说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多少钱,开价!”齐王大义凛然地喝断土匪的啰嗦。土匪几声哂笑,大喊道:“5000两,现银!”“没有!怎么着吧!”齐王回得干脆。土匪马上回到:“没有就滚蛋绕路,费什么话!”齐王心想这年头土匪怎么做起了收费站的生意,少见少见。正纳闷呢,只听得左边山林里有人大喊:“贼他娘,被我碰上,正好报仇,算你们命短!”只见一人一马黑旋风一般冲向山贼,手起刀落一下连着砍翻四五个土匪喽啰。土匪头子对那黑汉喝道:“那黑汉,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不由分说就来砍人!”黑汉完全不理会,眼睛里冒着血光只顾左突右杀。侧边的土匪看他凶猛,又抵挡不住,纷纷扔了兵器掉头就跑。土匪头子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齐王确看得高兴,命五十名骑兵护卫连自己排成两排,径直冲向土匪头子。毕竟是皇家护卫,金甲银马在阳光下是沙沙作响闪闪发光,后面更是尘土扬天,冲击起来犹如神兵天降。喽啰们是一个跑带三个,三个跑带一群。土匪头子眼见不妙,扔下喽啰调转马头跟几个心腹一路往北狂奔。追杀了几里地,齐王才想起车里还留着一位刘先生,召集到车旁集合,自己却去会那个黑大汉。那黑大汉就是林贵,离了王大伯一路向南是失魂落魄,想着这人生大起大落也太刺激了,出门打个酱油也能让土匪端了老家。越想越气,忽听得不远处有人打劫,心想撞着土匪可算是能解气了,从侧面杀过去也看不到有多少人。口里还不停骂道:“干哪行不行偏要干这行!”砍瓜切菜了有小半个时辰,土匪也跑光杀光,扔了刀滚下马来,跪着对天喊道:“天啊!要这膀子力气何用!还不是被人砍了爹娘!”正好齐王拍马赶到,气喘如牛,对林贵喊拱手道:“大汉好武艺!多谢相救!”。林贵回过头来,见对面这厮一身戎装,且华丽非凡,伸手便要抢。朱毅毫无准备,被他扯住靴子来了个狗吃屎。林贵一跃骑在朱毅背上,双手就去解他的甲胄。朱毅心里挺不是滋味,心里想你救我想我报道可以,也不用这样性急吧,便说:“兄台如何称呼,可否容在下日后报答?”。林贵全然不顾,已把上半身扯了个干净,正要扯裤甲。朱毅见他毫无停顿之意,使出全身力气,硬生生站了起来。扭过头斜着眼对大汉说道:“能不能下来,能不能下来!”一个急转身把大汉撞到树上。林贵经这一撞滚出两米开外,做起来摸着头说:”不用以命报恩了,看你这行头还挺养眼,把它给我就行。”又朝朱毅上下打量,见他捡起地上的那把大宝剑,又说:“还有那把剑,一并给我,不过分吧。”朱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要东西。心想这家伙还挺有意思,想要交个朋友,便说:“东西给你可以”,便把甲胄脱下连剑都扔给大汉,“你叫什么名字,往哪去啊?”。大汉捡起这套行头立马往身上穿,晃了晃剑回到:“我叫林贵,刚死了爹娘,无家可归,哪都可以去。”朱毅有些想发笑,哪有刚死了爹娘居然说哪里都可以去的啊,继续又问道:“有什么营生?”。林贵显得很不耐烦:“爹娘死了还有个什么营生,你是干什么的。”朱毅呵呵一笑:“我要去棣城,不知贵兄能否同行?到了棣城,再送匹宝马良驹如何?”林贵眼珠子一转,便说:“外加把好弓,银子也送我些。”朱毅哈哈大笑,欲与林贵击掌:“一言为定!”。两人骑马回到车队,刘先生焦急地拉着齐王商量:“幸得贵人相助,我们方才脱险。殿下,赶快改道绕路入西门吧,万万不能再冒险前行啦。”林贵听得殿下两个字,眼睛瞪得贼大,马上插话:“原来你是个大官。”刘先生拱手对林贵道:“殿下礼贤下士平易近人,望好汉不要拘谨。”林贵突然一声怪笑:“我只要金子!。”齐王听得俯仰大笑,刘先生则一脸尴尬。“就如刘先生所言,改道西门。”朱毅又找到侍卫长,“帮我拿套军士盔甲替我换上。”再说这土匪头子,一路狂奔入了棣城,在一处普通民宅门口停下。左顾右盼了会,推门便进。“厂长,我以阻拦住齐王一行让其改道,只是碰了点小意外,那帮土匪折了大半。”土匪头子在正厅低头禀报道。从里面走出来个姑娘,约莫二十多岁,有沉鱼落雁之容。轻轻说道:“能让他改道活着进城就好,那些土匪钱买来的无所谓。你下去吧。”这土匪头子和厂长是何身份,齐王进城又发生了什么,请等看。。……

免费阅读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天刚放亮,林村长便叫起林贵。“弄啥咧”林贵打了个哈欠,眼皮子还无力打开“昨晚我没出门,不是我。”村长叹了口气,抓了抓林贵的手臂说道:“没说你犯事儿,赶快起来麻溜的。家里酱油没了,去城里打点好酱油回来。”一听要去城里,林贵一个鲤鱼打挺穿好衣裤瞬间就站到了门口,“早说啊,瓶子呢,快拿给我!”村长指了指桌面,上面整齐地放着一个空酱油坛子,一把弯刀,一个包袱。林贵晃了晃包袱,听得里面铜板银子叮叮哐哐,拿起东西一阵风似的走了。村长三步并作两步跟到院门口,抬起右手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目送着二儿子越走越远。如果说戴宗是宋江的顺丰,林贵就是当代的高铁,城门官还在吃早点林贵就迈步进了城。总算有机会进城啦,林贵那是敞开了吃敞开了玩,在城西祥顺茶馆听评书磕的瓜子皮都有几斤重。直到打翻了自己的坛子,才想起要去打酱油。急火火重新买了坛子打得酱油,出了城往家里赶。远远的可以看见村子外围的山了,山内浓烟滚滚直冲云霄,突然听得林子里马蹄声靠近,还没等林贵拔出刀,三骑已到了跟前。原来是村里的王大伯一家,浑身熏得乌黑,血迹斑斑。王大伯上气不接下气,带着哭腔对林贵说道:“孩子快跑吧,早上村里遭了土匪,两三百号人啊!大家都没起床,根本反应不过来。全村人杀的杀烧的烧都死啦,就剩下我这一家子,靠着几十匹马硬是冲了出来。”林贵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爹娘哥哥还活着吗?”王大伯长叹一口气,眼泪流了下来,接到:“你们家靠着刘家炮仗坊,那一片几幢屋子都炸的粉碎。孩子,我这匹马就送给你了,往南逃吧。”林贵听完,呆立在原地,一会才反应过来,“我还得回村看看,救我爹娘,贼他娘我这酱油打给谁!”说着举起酱油坛子砸了个粉碎,自己也被酱油溅了一身,举起刀跟黑旋风似的。王大伯牵马走近扯住林贵,顿时嚎啕大哭:“孩子啊!不要回去了,那些土匪一时半会不会走哩,先逃命要紧,等这里太平了我们再回来,你爹娘会怪罪你的。”边说边把发软的林贵扶上马,一拍马屁股向南狂奔。再说这边齐王朱毅,听到喊杀震天侍卫报告,前面有一群山贼,估计得有四五百人。朱毅疑惑地对刘先生说:“您不是说明天才有埋伏吗?”刘先生本被这喊杀声吓得一哆嗦,听得齐王一问,心里是又怕又羞:“额……嗨!还管这些,想想怎么打退这些山贼吧殿下。”朱毅平常跟猛兽打交道惯了,死里逃生也不是一回两回,其实被山贼打劫他并不怕,慢悠悠走出车仗。“嗖!”地一声,一支箭刚好射到齐王车仗上还钉住了齐王宽大的衣袖。卫兵顿时乱作一团,把齐王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山贼里射箭那人打马上前,高声说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多少钱,开价!”齐王大义凛然地喝断土匪的啰嗦。土匪几声哂笑,大喊道:“5000两,现银!”“没有!怎么着吧!”齐王回得干脆。土匪马上回到:“没有就滚蛋绕路,费什么话!”齐王心想这年头土匪怎么做起了收费站的生意,少见少见。正纳闷呢,只听得左边山林里有人大喊:“贼他娘,被我碰上,正好报仇,算你们命短!”只见一人一马黑旋风一般冲向山贼,手起刀落一下连着砍翻四五个土匪喽啰。土匪头子对那黑汉喝道:“那黑汉,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不由分说就来砍人!”黑汉完全不理会,眼睛里冒着血光只顾左突右杀。侧边的土匪看他凶猛,又抵挡不住,纷纷扔了兵器掉头就跑。土匪头子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齐王确看得高兴,命五十名骑兵护卫连自己排成两排,径直冲向土匪头子。毕竟是皇家护卫,金甲银马在阳光下是沙沙作响闪闪发光,后面更是尘土扬天,冲击起来犹如神兵天降。喽啰们是一个跑带三个,三个跑带一群。土匪头子眼见不妙,扔下喽啰调转马头跟几个心腹一路往北狂奔。追杀了几里地,齐王才想起车里还留着一位刘先生,召集到车旁集合,自己却去会那个黑大汉。那黑大汉就是林贵,离了王大伯一路向南是失魂落魄,想着这人生大起大落也太刺激了,出门打个酱油也能让土匪端了老家。越想越气,忽听得不远处有人打劫,心想撞着土匪可算是能解气了,从侧面杀过去也看不到有多少人。口里还不停骂道:“干哪行不行偏要干这行!”砍瓜切菜了有小半个时辰,土匪也跑光杀光,扔了刀滚下马来,跪着对天喊道:“天啊!要这膀子力气何用!还不是被人砍了爹娘!”正好齐王拍马赶到,气喘如牛,对林贵喊拱手道:“大汉好武艺!多谢相救!”。林贵回过头来,见对面这厮一身戎装,且华丽非凡,伸手便要抢。朱毅毫无准备,被他扯住靴子来了个狗吃屎。林贵一跃骑在朱毅背上,双手就去解他的甲胄。朱毅心里挺不是滋味,心里想你救我想我报道可以,也不用这样性急吧,便说:“兄台如何称呼,可否容在下日后报答?”。林贵全然不顾,已把上半身扯了个干净,正要扯裤甲。朱毅见他毫无停顿之意,使出全身力气,硬生生站了起来。扭过头斜着眼对大汉说道:“能不能下来,能不能下来!”一个急转身把大汉撞到树上。林贵经这一撞滚出两米开外,做起来摸着头说:”不用以命报恩了,看你这行头还挺养眼,把它给我就行。”又朝朱毅上下打量,见他捡起地上的那把大宝剑,又说:“还有那把剑,一并给我,不过分吧。”朱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要东西。心想这家伙还挺有意思,想要交个朋友,便说:“东西给你可以”,便把甲胄脱下连剑都扔给大汉,“你叫什么名字,往哪去啊?”。大汉捡起这套行头立马往身上穿,晃了晃剑回到:“我叫林贵,刚死了爹娘,无家可归,哪都可以去。”朱毅有些想发笑,哪有刚死了爹娘居然说哪里都可以去的啊,继续又问道:“有什么营生?”。林贵显得很不耐烦:“爹娘死了还有个什么营生,你是干什么的。”朱毅呵呵一笑:“我要去棣城,不知贵兄能否同行?到了棣城,再送匹宝马良驹如何?”林贵眼珠子一转,便说:“外加把好弓,银子也送我些。”朱毅哈哈大笑,欲与林贵击掌:“一言为定!”。两人骑马回到车队,刘先生焦急地拉着齐王商量:“幸得贵人相助,我们方才脱险。殿下,赶快改道绕路入西门吧,万万不能再冒险前行啦。”林贵听得殿下两个字,眼睛瞪得贼大,马上插话:“原来你是个大官。”刘先生拱手对林贵道:“殿下礼贤下士平易近人,望好汉不要拘谨。”林贵突然一声怪笑:“我只要金子!。”齐王听得俯仰大笑,刘先生则一脸尴尬。“就如刘先生所言,改道西门。”朱毅又找到侍卫长,“帮我拿套军士盔甲替我换上。”再说这土匪头子,一路狂奔入了棣城,在一处普通民宅门口停下。左顾右盼了会,推门便进。“厂长,我以阻拦住齐王一行让其改道,只是碰了点小意外,那帮土匪折了大半。”土匪头子在正厅低头禀报道。从里面走出来个姑娘,约莫二十多岁,有沉鱼落雁之容。轻轻说道:“能让他改道活着进城就好,那些土匪钱买来的无所谓。你下去吧。”这土匪头子和厂长是何身份,齐王进城又发生了什么,请等看。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