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缉魂十日小说

缉魂十日

原摩

连载中免费

被敲开头盖骨,取回髓海的尸体被挂在一座改扩建的楼顶上,是什么让凶手如此大胆地,竟敢挑衅执法部门、、、、、、、 缉魂五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街边快餐店里的年轻的男女服务员愕然的抬头,看着老天表演一场令人震撼的变脸把戏,一个正在跟年轻女服务员调情的男送餐员吸了口烟低声咒骂,还没有吐出的烟随着咒骂声断续喷出飘到街道中间的水泥马路上,恰好瓢泼大雨倾盆落下,将还未飘散的烟打的分崩离析,只剩下一丝被突起的狂风带起猛地砸在了迎面而来的前车窗上,街旁的树经受不住狂风的撕扯,发出鬼哭般的呜咽声,中间水泥路上的车辆像疯了般向着要去的方向飞奔,溅起从下水道内涌出的乌黑脏水毫不客气的泼向一旁骑电动车和自行车的人身上,电动车和自行车上的人的怒骂声被狂风毫不怜悯的向嘴里灌进的雨水和脏水堵住。。……

编辑:朱唇点点醉|5155次点击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被敲开头盖骨,取回髓海的尸体被挂在一座改扩建的楼顶上,是什么让凶手如此大胆地,竟敢挑衅执法部门、、、、、、、 缉魂五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街边快餐店里的年轻的男女服务员愕然的抬头,看着老天表演一场令人震撼的变脸把戏,一个正在跟年轻女服务员调情的男送餐员吸了口烟低声咒骂,还没有吐出的烟随着咒骂声断续喷出飘到街道中间的水泥马路上,恰好瓢泼大雨倾盆落下,将还未飘散的烟打的分崩离析,只剩下一丝被突起的狂风带起猛地砸在了迎面而来的前车窗上,街旁的树经受不住狂风的撕扯,发出鬼哭般的呜咽声,中间水泥路上的车辆像疯了般向着要去的方向飞奔,溅起从下水道内涌出的乌黑脏水毫不客气的泼向一旁骑电动车和自行车的人身上,电动车和自行车上的人的怒骂声被狂风毫不怜悯的向嘴里灌进的雨水和脏水堵住。。……

免费阅读

  方候在前开路将上前采访的记者推开,将警戒线向上抬起,唐伟弯腰钻过,因为专案组接收了这个案子,其他的警员已经停止了调查只是负责保护现场。之前着手调查的重案组组长陈方上前挡住唐伟去路“哟,这不是唐大组长吗?听说你很厉害,不过看起来很年轻嘛,真实不敢相信局长竟然敢吧我们整个国家的声誉交给你这么个年轻人,也不怕乌纱不保”。

  “咔嚓”一声轻响,年轻警员好像踩碎了什么东西。六人来到檐角位置。年轻警员低头看了一眼。吓得脸色苍白,急忙后退。雨已经停了,微风吹过,掉在檐角的尸体随着风微微晃动,脑袋里洒出几滴水在空中飘散,尸体白色衬衫上泛着暗红的颜色,即使经过这场暴雨也没有减淡,路边的人一脸惊恐的对着尸体指指点点,大门口刚调来的几个年轻保安粗暴的推搡着几个手拿话筒的记者,保安想努力维护公司的声誉,但对记者的粗暴行为却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2033年5月,蓝屏市迎来了第一场大雨。原本晴朗的湛蓝的天空突然变得乌黑,就像是一片鸦群飞到头顶,让人心烦的沉闷之感就像是被人用麻袋罩住了脑袋,随着几道闪电将乌黑的天空撕裂紧接着便传来让人心悸的雷鸣声,谁没做过一两件亏心事呢,万一被劈了呢。

  “呜呜呜呜”警笛声被风吹的飘忽不定,但能分辨出越来越近,两辆警车驶到工地门口,两个警员下车拿着文件夹撑起雨伞向走向对面的快餐店。看守工地的老大爷听到警笛声穿着沾满泥土的水靴穿着破旧的衬衫和不合身的裤子戴着一顶印着字母的泛着油光的棒球冒,前面一辆警车的警员将车窗摇下一条小缝告知原因,看工地的老大爷掏出一个小本子用棱边已经掉了漆的键盘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停的点了几下头后打开大门将两辆警车放了进去,六个警员在楼前下了车,一位年轻的警员抬头看天,正想跟旁边的警员抱怨两句,嘴巴张开却是再也合不上,蹬蹬倒退了两步靠在警车上才站稳了脚,刚毕业的小警员第一见到死人,却是被吓得不轻,旁边的中年警察双手叉腰不以为然的顺着年轻警员的目光看去,中年警察瞳孔一缩,转身右手一挥“走,上天楼”,直奔施工电梯而去。一阵凉风吹过,小了很多的雨从电梯防护网上泼到六个警员的脸上和身上,之前的中年警查正冲着对讲机说话“呼叫总部,南区请求支援”。“哐当”一声响,电梯停在天楼。

  “好,顾娟去解剖化验尸体;方候跟我去一趟现场;安颜调监控;宁小远去快餐店再了解一下情况”。唐伟起身到车位取车。

  专案组一共五人,平时都在南区分局的各个部门任职,遇到反常和棘手的案件五人才会聚集在一起。唐伟是专案组组长,二十五岁,蓝屏市最年轻的犯罪心理博士;顾娟年龄最大,三十岁,法医,毕竟整天对着尸体年轻人可不能承受;方候,武警,全省拳击冠军,一次抓捕一个小帮派头目时,一个人徒手打趴十多个手持钢管,砍刀的年轻混混;宁小远二十一岁是蓝屏市最小的警察,周局长安排在专案组的,平日里做做笔录,端茶倒水;安颜是个黑客,但在南区警察的眼中看到的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的美貌,宁小远跟方候更是每天都围着她转。

  “施工电梯在平日里都有人看守,即使是没有开工的时间,旁边的电梯操作室都是上了锁的,没有人在没人能开动电梯”。唐伟边回答边往上走,时而查看地上的痕迹。

  “死者是工地的项目经理,叫钟南,二十五岁,由于他老爸是工地的总负责人也是投资商,所以死者生前在工地上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工作任务。死者是今天上午十点发现的,被吊在三十层高的顶楼的左边檐角,由于下雨,没有工人上班,报案的是工地对面快餐店的服务员。还有尸体已经运回来了”。安颜是组里的电脑信息高手,负责各种信息的收集整理,二十三岁,美女。

  “组长,我们为什么有电梯不坐非得走楼道”。已经走到十楼,方候略带气喘的声音在楼道里嗡嗡回响。

  “组长,娟姐说死者不但少了一块头盖骨,而且脑袋是空的,脑袋里的脑髓不见了”。方候说的话好像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方候当警查也有六个年头了,命案也参与过十多起,但要说这等事情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干这样的事如果是第一次作案那的需要有多大胆才能干的出来。而且还得有过硬的心里素质。

  第一章食髓之味

  辑魂十日

  唐伟将电话挂断走到天楼中间的小房子旁“方候,你过来弄开它”。方候走过去,小房子看起来像是储藏杂物的地方,但门看上去像是临时的,门周围的缝隙都还没有堵上,粗糙的墙面还没有粉刷,只是刮上一层沙灰,锁也是老式的三环牌小型挂锁;方候找来一根钢筋从锁环穿过去,“”啪的一声轻响,锁环从锁上脱落,这样的锁对于方候来说轻而易举;“嘎嘎”的破哑声听起来很不舒服,随着们被方候推开,迎面传来一股子使人掩鼻的霉味,在本就昏暗的阳光下,里面显得有些阴暗,墙壁上有三根上着水阀PVC水管,下端没入楼底,看其样子应该是供楼顶用水的,地上有两根乳白色的胶质水管散乱的堆放在地上,墙角的位置有一个发潮的纸箱,上面摆放着一个用小罐液化气的小炉子,炉子上有一口不锈钢的小锅,旁边放着一双筷子,一个小碗,一小瓶二锅头敞开着盖子,里面还剩下小半瓶,走近了看碗里面还有一小块白色的像猪脑髓一样的东西,上面被撒上了辣椒面,还有香菜小葱等调料,炉子上的小蒸锅里还剩下一半,加上碗里的分量应该就是被人吃了两三口而已。唐伟将筷子,还有碗里的东西弄了一小块放在袋子里。

  “伟哥,我这边有点情况,快餐店的送餐员今天没有来上班,而且联系不上了,据快餐店报警服务员说在她看见死者之前是送餐员先看到的,我现在回警局去看看能不能查到那个送餐员在什么地方”。电话里宁小远的声音显得有些气喘。

  唐伟三人到现场时已是中午,天已经有了放晴的迹象,微弱的阳光从正中间洒下,地上的积水正在向着下水道回流,留下一摊摊黑色的淤泥,一场大雨并没有让这座城市的空气清新一点,空气中遗留着淡淡的腐烂味道;记者蹲在工地门口吃着对面快餐店送过来的盒饭;尸体已经运走,但围观的人群并未减少,仍然有很多闻讯而来的人,对着工地和保护现场的警员指指点点,有看热闹的,有想看真相的。看热闹的一脸嘲讽和笑意,这不关我的事,但是我想看看国家面对这等挑衅会怎样处理,这些人大多是不满国家政策的人。看真相的人一脸的紧张和满眼的恐惧,就像给家里年迈的父母吃了变质的食物在雷雨天不敢出门一样,因为他们跟那个之前被挂在天楼上现在躺在太平间的一身的西装革履满嘴的仁义道德的人是同一类人。

  方候听到原因也不在抱怨,也学着唐伟的样子四处查看,但显然这不是他的专长,并不知道该看什么,自顾的挠挠头后放弃了。

  此时蓝屏市南区分局内,周局长盯着直播画面,脸色及其难看。“这件事影响极大,凶手杀人后不但没有毁尸灭迹,企图逃过我们的侦查反而明目张胆的将死者吊在高楼上,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凶手认为我们无法抓到他,以现今的信息传播速度,不出三个小时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丢的不只是我们的脸面,还有国家的脸面,而且若不能快速破案,势必会造成民众的恐慌”。“嘭”,周局长喝了口水,将茶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专案组,我限你们三日破案,这是上头的意思,要是上头不让我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周局长说完转身离去。

  “好,那你先回去,我们稍后在警局碰面,还有你小子别再叫我伟哥”。唐伟后面一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