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 → 昔年曾见之京华乱小说

昔年曾见之京华乱

柳玄素

连载中免费

家国天下,江山美人 昔年曾见之京华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檐下的几盏红色宫灯摇晃了几下,挨得近些的宫灯便歪斜着撞在一起。好像是宫殿里翩翩起舞的女伶们水袖飘拂,带来了阵阵的寒风,连宫灯都感受到风雨来袭,可是,今夜通宵达旦的宴会也才只是刚刚开始。。……

编辑:青梅佐酒|2503次点击更新:2021-05-01

在线阅读

家国天下,江山美人 昔年曾见之京华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檐下的几盏红色宫灯摇晃了几下,挨得近些的宫灯便歪斜着撞在一起。好像是宫殿里翩翩起舞的女伶们水袖飘拂,带来了阵阵的寒风,连宫灯都感受到风雨来袭,可是,今夜通宵达旦的宴会也才只是刚刚开始。。……

免费阅读

  此时独孤离脑中只是翁翁作响,又混乱又清醒,一颗心紧张地砰砰乱跳。好在她平素机敏,很快便稳住了心神。年幼的越王从未见过如此场面,方才吓得几乎都要哭喊出来,此时一只手攀住独孤离的衣袖,眼中已蓄满了泪水。独孤离更觉肩上责任重大,薛王现在也不知所踪,于是低头对弟弟说道:"青雀,我知道你怕,此刻正是危机关头,关乎你我生死存亡,你莫要害怕,也不要开口说话,拉紧我的手,阿姐带你走。"越王受到鼓舞,胆壮了几分,一把摸掉眼泪,拼命忍住了声息,紧紧攥住了姐姐的手。独孤离也握紧了掌心的那只小手,对他展颜一笑,这勉强的一笑却瞬间僵硬起来。独孤离只感到后颈有寒气迅速地迫近,还来不及思索,便猛得一弯腰,就势从右腿靴筒内摸出一把匕首来,可头上的进贤冠却已然削了下来。独孤离回手就是一刀,从下往上直取来人右腕,对方手臂一沉,飞快地撤招,剑刃磨着匕首一路而下,登时火花四溅,直行到剑锋,"铮"的一声,两件兵器终于分开。独孤离立时一个回转,反手抓着越王的衣襟急速退了几步,又把他推到了一边,中间已让出一丈左右的距离。方才自己背后空门几乎全部留给对手,一个不慎,此刻恐怕已是身首异处,念及于此,手心里已湿津津的一片。

  金吾卫中顿时一片喧哗,不待薛王下令,已经有一半的轻弩对准了屋檐上的来客。然而不待劲弩射出,屋檐上的人早已弯弓如满月。“嗖”的一声,箭已离弦,去势不可挡,从上至下,对着远处的金吾卫士急射而来。人群中立时炸开了锅般烈火沸腾,一行人纷纷后撤。

  “再等一刻。”另一个声音随即响起。

  “陛下现在已经自身难保,又何必故作姿态?”对面的人首都开口,嗓音嘶哑粗噶,难辨男女,一股大力已顺着皮鞭扭曲变形的纹路一匝一匝传了过来。皇帝的呼吸瞬间便是一窒,随即马上便稳住了心神,勉力催动内力抵抗住对方汹涌而来的力量,反又向前推进了二尺,皮鞭与剑紧密纠缠的地方立时绷得更紧。假面下的脸似是一怔,可依旧从容不迫,内力又源源不断注入皮鞭之中。你来我往,如此几番,两边已僵持了近一盏茶的时间。

  “哎呀,原来那狰狞的面具下竟是一张绝艳惊人的脸。”独孤离轻笑一声,道,“可惜真正的兰陵王已经不在了,不然还真想见见这样的传奇人物。”

  一剑得手的刺客握紧剑柄,在皇帝的胸腔中用力一搅,飞快地撤剑而起,令人惊奇的是,那断水剑却依旧干净澄明,竟是没有染上一丝血迹。

  远远望着那一幕,独孤离霎时苍白了脸,惊惧到发不出声音,只是机械地挪动双腿,拼命向前奔去。眼前紫色的衣摆倏忽不见,冷风吹动雪粒,簌簌轻响。

  “还不快下去准备,一个个都杵在这里做什么!?”独孤亢转身对着身后的侍从呵斥道。几个人唯唯诺诺地领命而去。独孤亢除下身上的白狐披风,轻轻盖在皇帝身上,又低声对独孤离嘱咐:“一会儿你陪着父皇回太清宫去,这边的事我会料理干净。父皇负伤的事千万不能传扬出去,连越王都不能告诉,你明白吗?”独孤离望着他用力地点了点头。

  此时,八扇殿门已经打开,冬日的冷风吹进了温暖的琅琊殿,上百盏灯火在寒风中摇曳不停,一片豁然开朗。

  那紫衣刺客身手敏捷,健步如飞,短短的一刻,身形已然飘远,将身后的金吾卫甩开四十余丈。待身后的箭雨追来,只见银光一闪,断水剑起,如蛟龙出海一般在空中飞舞,阻住了各路攻来的弩箭。“叮叮”的声响不绝于耳,被削断的弩箭纷纷落地。此时虽然不会立刻被金吾卫擒住,却也无法马上脱身离去,局面一时僵持。

  薛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停留,提剑冲入了黑暗之中。借着破云而出的一点薄薄月光,向前奔去,谁挡在跟前便一剑挥去,新鲜的、温热的血喷薄而出,溅在他脸上、手上、衣襟上。。。。。。直杀了十几人方才劈开一条路来,待得到了丹墀之前,三步两步便跨上了台阶。只见一个黑影垂着头扶坐再龙椅上,正痛苦地抖动着,整个身体剧烈地一起一伏。薛王不敢僭越,小心翼翼唤了声:“父皇。”龙椅上的人没有回应,只是瑟缩着一言不发。薛王大着胆子正要再进一步,大殿里突然出现一簇火光,然后更多的火光渐渐升起,熄灭的灯又一次亮了起来。

  “父皇!”

  远处,月下,那袭紫衣身如鬼魅,舞剑如风,看不清面容,只见一团紫影飞速地辗转腾挪,身前如罩着一面银色的盾牌一般,凡是近身的弩箭通通都被格挡开来,除了先前击杀皇帝时中的那一箭,此际如雨的箭阵竟是未伤到他分毫!

  “不要停,他快坚持不住了。”独孤亢大声下令道,从侍从手中取了自己的硬弓,有在箭袋中抽出三支箭,拈弓搭箭,死死对着那袭紫衣。只听“嗖”的一声,箭已离弦,三尾羽箭立时便混入那如雨的箭阵中去,转瞬消失不见。薛王却不停手,不断地搭箭,不断地射出,次次都是三箭齐发。

  这支乐队在大殿中央停住,面向上首的皇帝恭敬地行了叩拜之礼,便以坐部伎的形式在大殿东侧的地毯上坐下。悠长而低沉的龙笛声首先响起,戴着凶恶面具的伶人在苍茫的龙笛声中慢慢走到雅乐队面前,他中等身材,身姿矫健,舞步圆熟,举手投足之间,极有气势。席间的臣子们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龙椅的皇帝亦收回了散漫的眼神,低头注视着殿下的舞者。

  “射!”薛王一声令下,数十支弩箭如雨般射出,箭路笔直,径向紫衣的刺客飞去!随即第一队的金吾卫伏身后退。薛王再次下令,第二轮箭雨又呼啸而去。

  “刺......刺客!”一个年轻的金吾卫士突然结巴起来,“又......又来......来一个!”

  那《兰陵王入阵曲》本是古乐,已传百代,共三段,至末段,声尤激越。此时殿上的乐舞已至尾声,千军万马的声势已如潮水般褪去,一洗方才的紧促激越。几样乐器都渐渐停歇,只余龙笛的声音还在空气中游荡,这举重若轻的笛声古朴而悠远,恍如回到古曲的开场,并未完结。

  “噗”的一声,左肩又是一阵钻心的刺痛。猛地摇头,重新睁大双眼,嘴角蓦地一沉,一抹冷笑浮上了蒙着黑纱的脸。手中的剑银光陡然一盛,剑气大涨,那些飞近的弩箭还未触及剑锋,却突然断成数截,纷纷掉落。远处的金吾卫士们并未发现异常,弩箭依旧不断射出,排山倒海般袭来。

  龙椅上的人一下子翻滚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薛王脸色大变:“吕怀义!”话还未落地便揪着他的衣襟一把拎了起来。吕怀义的喉咙不知被什么兵器割开了口子,血肉翻卷着,鲜血汩汩流出,浸红了整个脖子。“说,我父皇再哪里?”薛王恶狠狠地瞪着这个替死鬼。吕怀义痛苦地握着脖子,他的声带已断,只发出些嘶哑难辨的声音。薛王怒极,一下子将他掼在地上,铁青着脸奔下丹墀。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