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 → 泪雨纷纷小说

泪雨纷纷

祥清心

完结免费

11的内斗何时了?宫廷外表宁静合谐,在外表下,种种血腥,种种情。千态百媚,只为夺君王一笑罢。在这宫墙里究竟有多少真情也可以信? 泪雨争相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后身哪几个还算正常的宫女急忙从上前去安慰,个个都是几句话:“娘娘,别生气,皇上自会惩罚那个贱人的”“娘娘,不必为这种事情而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别冲动呀,娘娘”,四五个宫女各是不同的话,但有什么用呢?皇上,偏偏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了心,只可惜,盛烈前朝**的绝冰恋氏就此败落。。……

2915泪雨纷纷林俊杰  泪雨纷纷受伤的总是女人  泪雨纷纷情归何处免费阅读  泪雨纷纷情归何处  泪雨纷纷是什么意思  泪雨纷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男人是什么歌  泪雨纷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男人  泪雨纷纷歌曲  泪雨纷纷是哪首歌里的  

编辑:春风酿酒|29995次点击更新:2020-02-03

在线阅读

11的内斗何时了?宫廷外表宁静合谐,在外表下,种种血腥,种种情。千态百媚,只为夺君王一笑罢。在这宫墙里究竟有多少真情也可以信? 泪雨争相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后身哪几个还算正常的宫女急忙从上前去安慰,个个都是几句话:“娘娘,别生气,皇上自会惩罚那个贱人的”“娘娘,不必为这种事情而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别冲动呀,娘娘”,四五个宫女各是不同的话,但有什么用呢?皇上,偏偏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了心,只可惜,盛烈前朝**的绝冰恋氏就此败落。。……

免费阅读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夜间,大理山内的绝冰恋氏囚禁的地方任有一间房子的灯火还亮着;屋内几十个人做着商讨计划,不错,他们正是在商讨复仇之计;想想,千贵万贵的绝冰恋氏怎么就这么可能如此服从了呢,定然有长老不会就此罢休。

  就这样,绝冰恋氏的复仇一步一步渐渐开始。只待,君王的薄情能够挽回绝冰恋从前那繁华的盛烈!

  皇上后退了几步,心想刚才的经历,心里不禁愧疚起来,泪珠缓缓流下,再怎么,鹅常在也是皇上多年的枕边人,就算不是真心真意,但也有许点的欢心,如今竟要亲手杀了她,不免有些内疚。

  02:

  烈日高照。一条长龙般的队伍在滚滚沙烟中缓慢前行,前行的队伍人数多不胜数,一两台素轿可现实出这事迁移的队伍;可,每一个随着迁移的人,脸上铺满了沙尘与不知名的疲累。口唇翻白,满头被烈日照得热汗直流,也就简单用衣袖擦了擦,饥渴驱使她们向前行走;

  元鼎十二年,绝冰恋氏败落,发配大理山。荣贵人安葬在灵妃园,在宫里的绝冰恋氏女子有的被随着荣贵人随葬,有的随着绝冰恋族人一起发配大理山。绝冰恋氏族的长老心有不甘,那又有何用,顶撞换来的只是掉头,随着败落与悲痛,随着失望与仇恨,绝冰恋氏也只好忍气吞声。

  两个侍卫手勒住鹅常在的手腕,强迫着逼她灌下毒酒。酒杯流下银光的水,划过红舌,入进喉咙。不过几下,侍卫放开鹅常在被勒红的双臂,鹅常在整个人都瘫软在地,只有一只手艰难的撑起自己半截身段,另一只手握住胸口,嘴角流下丝丝血痕,两只水眸直丁丁得看着皇上,嘴里吐出一句狠话:“昏君,本宫诅咒你不得好死,你不是怕本宫的族人反了吗?放心,本宫的族人会来篡夺的你皇位,让你今日所做所为而后悔,哈哈哈”说完,喷出血焰,血珠喷到皇帝的衣摆下,金龙黄袍竟是点点妖艳的红梅。可怜哪,在这深宫里久了的皇帝,见不得滴滴血色,平日里的心狠手辣,竟在这也用不上。

  屋内,一个正坐中央,面容和谐,满头白色,但发髻仍是有些黑色,胡子几乎接近全白,邹巴巴的皮肤,被长长的胡子遮住的嘴巴张开:“我们绝冰恋氏不可能就如此,皇上薄情,我们便薄义了,皇上担忧我们反串了皇位,因此才把我们贬低到大理山的;如果我们就这么接受了事实,那在朝中人的眼里,我们又怎么会有高位?”另一个长者赞呵到:“不错,想当年,我们绝冰恋在朝中起码也是前三贵族,后龙皇亲,如今这样赤裸裸的被朝中那些卑鄙的小人给陷害,我们又怎能忍气吞声呢?”这名长者停顿了一会,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我们是不可能再有法子翻身了,如今仅剩唯一的一个办法,不知各位肯听不肯听?”听到这句话,满席的长老,立马拉起耳朵仔细聆听,异口同声言:“还不快说”这出计的长者名叫‘绝冰恋赫哆’是绝冰恋氏里响当当的大人物,在宫里死去的荣贵人,便是他的嫡长女。绝冰恋赫哆顿了顿,又言:“大家可曾记得我有一女名叫‘馨兰’,不错,她便是前些日子在宫里头死去的荣贵人,诶,如今啊,世道变了”听到这里,个个长老都前来安慰,不过安慰过后又总归正题,赫哆言:“我还有一女,名叫‘芷岚’是馨兰的亲妹妹,长的也比馨兰水灵多了,现在也是随着我们来到了大理山,正在偏房休息呢;如今我们没有可多的计量再翻身,唯一的机会便是...让芷兰入宫”语气越来越小,大家都知道,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让自己的女儿去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倒还不如在这里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只是,只有芷兰进宫,绝冰恋氏才有救。突然,一位长者提出:“可是,我们绝冰恋是已经落到如此田地,不可能把芷兰送进宫内,别说进宫了,这大理山出不出的去还未有定数”此话一提,全场肃静,赫哆安稳言:“大家大可放心,我在朝中毕竟也是一个前三品左丞相,认识的名门贵族,皇亲国戚也少不到哪去;虽然我现在身患陷阱,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帮我,但,你们可还记得朝中正二德御子品‘玥佳明审——明大人’否?他可是我多年好友,以前还是同窗,我知他的为人,可是刚强正义,忠贞不阿,为人义气的很,前些月里,他听闻我受难,还特地在皇上面前帮我劝说了几句,只不过被皇上驳回,就因如此,他还耿耿于怀,曾还找过我,对我说过,只要我有需要,他便能帮就帮,如今,算是用上他了;说道,如何出去,这个更简单了,大理山后方的李将军可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不过,再贪得无厌还是多少有个底,只要大家多博些银两,芷兰很容易就可以出去,去到京城找明大人”此时,全场再次活了气氛,只有赫哆还是一脸苦样,族长便新奇,疑言:“赫哆大人,不是都有个底数了么,为何还是如此愁眉苦脸?”赫哆这样一听,举起双手,言:“宫内的荣贵人一死,我便只有了芷兰这么一个女儿,她也算是稳重,只是,如今她一去,不知何时回,如果此去绝冰恋不能复起,她便再也回不来了,我和孩子她娘要如何终老哇。再者,宫里,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芷兰她自己一个人独自为绝冰恋氏战斗,不知能否成功,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家家,深宫寂寞,孤苦难耐,芷兰一人怎么才能熬过去”赫哆举起衣袖,擦着哭啼的脸。族长也是忧愁的脸突然一闪过点点大可放心的神情,言:“赫哆大人竟然只是怕自己的女儿深宫寂寞罢了,这样吧,我的妾室有个女儿,叫‘画眉’就去陪芷兰一起入宫,为我们绝冰恋复仇吧”说完,赫哆心里不甚的感激全部都显在了脸上,哭啼的感谢族长。

  养心殿内,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转过头来,一脸威严的的面孔,言:“鹅常在,还是要与朕说这事?朕早就已经说过了,此事不容在谈,鹅常在汝还是回宫吧,等朕的圣旨下到汝宫内,汝就收拾收拾东西,前往大理山吧!”“皇上真就如此绝情,好歹,臣妾的家世在前朝为皇上分忧了不少,在**,臣妾也服侍得皇上体体贴贴。臣妾也没有怨言,皇上可真就把臣妾一等人贬为庶民,打发去大理山,隐姓埋名,从此绝不再有翻身的机会?”鹅常在语重心长的说,双眼透出绝望的眼光。殿上的天子已是龙颜大怒,喝到:“朕已经说过,汝们绝冰恋家族已是荣华败尽,没有任何理由狡辩,若汝等再取闹,小心朕就不是贬为庶民这么简单,汝听到了没?”“不,臣妾不服,皇上,就饶恕臣妾及家眷吧,让臣妾再好好服侍您吧,皇上”已是放下身上唯一仅剩的尊严,两眼水汪汪的,可怜的很。皇上已是满脸通红,一只手指狠狠的指着她,怒言:“你再说一句,朕就赐绝冰恋氏氏族人死罪,不必多说。来人啊,把鹅常在押回宫里,听候朕的旨意”说完,进来两名高大凶猛的侍卫,一边一个抓起已是经不得风寒的鹅常在,抱起,此时鹅常在喊出一句紧要的话:“皇上,实不相瞒,臣妾早已知道皇上的用心,皇上只怕觉得臣妾的家世在朝内过旺,收揽人才,搅动国库,越权罢。臣妾的家里上辈乃是前朝三朝元老,家父又是朝内的左丞相,臣妾的哥哥是朝里的虎翼将军,战功蕾蕾,臣妾的姐姐绝冰恋绣心是容男王的正室,臣妾和妹妹又是皇上的鹅常在和细常在。如今的盛世也是皇上所赐的呀,家父和氏族中的长老们年事已高,受不得一点儿的惊吓和苦难。将臣妾与家族贬为庶民,发配大理山,倒不如赐一死来得痛快。”话毕,那怒冠冲放的天子,更是气愤,历言:“好,竟然汝想死,哪朕也不强求,来人,赐酒!”鹅常在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像打了鸡血一样,额颈直冒冷汗,双眼直视皇上,把多年的端庄仪态都抛掷脑后,她心中只想着,复仇二字。

  前方好几里便是传言中那鬼狱的大理山,听言大理山是皇室关押重犯或者是放了错误的朝臣,那里苦不堪言,主要就是滴水难求,再又离人住的地方又远,食物也是紧缺。不错,这就是绝冰恋的去向,朝里朝外满城皆知绝冰恋败落的消息,想必,这时皇上的旨意已经到了大理山的管理将军耳边去了。

  后身哪几个还算正常的宫女急忙从上前去安慰,个个都是几句话:“娘娘,别生气,皇上自会惩罚那个贱人的”“娘娘,不必为这种事情而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别冲动呀,娘娘”,四五个宫女各是不同的话,但有什么用呢?皇上,偏偏被那个狐狸精给迷了心,只可惜,盛烈前朝**的绝冰恋氏就此败落。

  总算是走过一条烟满的沙路,此时,开始出现几道绿洲,绿洲中央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建筑,建筑后面紧贴便是类似城池的古灰色——大理山。关押在这里的囚犯数不胜数,排列整齐,一个个脚下被锁上铁锁,穿着囚服,头发乱得甚至翘起,想来是多日不曾梳洗的缘故,人数繁密中还是留出一大空地,空地放着浩大的擂台,擂台上站立着一名手持霸剑的将军,将军体型肥胖,像是有个三五十岁的中年男性,身穿圣甲,十分威严,这一看,便知是管理大理山的将军。

  其实一个身材偏瘦的宫女,不知想到了什么点子,急速冷静下来,言:“娘娘,皇上已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了,干在这等着也不是个点子,不如,我们委屈一点,卸妆散发,找皇上求求,那怕求得个囚禁也只是唯一的办法了”话音一落,四五宫女双对而看,一个胖乎乎宫女也是十分赞成,言:“对呀,娘娘,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这样了”说完,这名激动的后女安定了下来后。这横殿上的暨凤缓缓言:“本宫堂堂皇室之妾,竟要向枕边人求饶,何为尊?何为严?”一滴泪珠落下,自大进宫以来,早已不知流眼泪的滋味,今天算是尝到这久违的感觉。沙哑的声音早摆明了认输的语气,对宫女温言:“罢了,也只有这样,帮本宫卸妆吧”声音越来越弱,这般的声响配不上平日里哪狂受皇帝疼惜;又在前**,左右朝横跋的氏族。

  01:

  终有一日,绝冰恋氏总会复仇,总会东山再起,只待哪天下绵绵的大好江山,绝冰恋氏会再这天地间再有一袭之地。不被权力的争斗而去染红双手,不被帝子的恩宠而去心机多端,哪便是绝冰恋再起的时刻。

  长春宫里传出一声呐喊:“不,本宫决不会输给那个贱人”一张怒气炎炎的脸,两只大眼睁得发亮,双手扶着木台,银白色雪衣已是不正,头上的阮凤鉙、金冠帽偏斜而过,艳妆被汗水冲刺,两耳的耳环掉落一只,不像是**里头的尊妃,倒像是街上哪被男人抛弃的泼妇。

  将军正看着这一排排正做活的囚犯,突然眼前急速跑来一名瘦不经风的小将领,将领大喊:“报,将军,朝中罪氏‘绝冰恋’到,将军您看要不要开门?”将军一听,面容立即变得更甚严肃,但又多了几分气急败坏的神情,和道一声:“你这个吃白饭的,脑子会不会转个弯啊?即是罪臣,就直接看门的了,还用通报于本将?”小将领一听,面容马上变得慌乱,慌乱言:“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的定会谨记于心,小的再不会有下次了”将军显然是消了几分怒气,又一声:“知道就好,竟然知道还不快去,信不信本将真的要了你颈上人头?”言完,小将领急忙爬起身来,拍拍脚下的尘灰,快快行了个礼,就撒腿退了下去,显然是怕台上的人了。

  过了不久,养心殿内的女尸早已不动声色,皇上也不知去向,门口两名侍卫早换了人。一个阴极的假声在殿内宣得响亮,太监安内侍手持焕发出金黄色的圣旨,对圣旨一喊:“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鹅常在,品德高尚,贤良淑德,知书达理。朕特追封,升贵人,封号荣。钦此”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