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衣冠望族小说

衣冠望族

玲珑秀

完本免费

穿过繁华,行过平凡,不得不重入繁华。.守护好本心,缓步行在繁华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衣冠望族百科  衣冠望族笔趣阁  玲珑秀的小说衣冠望族  衣冠望族男女主角是谁  衣冠望族txt下载百度云  衣冠望族好看吗  衣冠望族玲珑秀  衣冠望族txt下载  衣冠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衣冠望族  

编辑:春风酿酒|29415次点击更新:2022-06-23

在线阅读

穿过繁华,行过平凡,不得不重入繁华。.守护好本心,缓步行在繁华中……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免费阅读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大雪纷飞,雪花大朵大朵的飘荡下来,落满八岁的小江婉沐一身。她抬头快快的打量前后左右一圈,望一眼她0面前正踩着车凳,背对着她要上车的少年男子。她趁着无人注意,轻快的抖动几下小身子,让身上的雪花滑落下地.

她瞧一眼车头坐着的车夫,见他脸正朝着前方望,那双骨节粗大的手,拼命的互相搓动着取暖。江婉沐很快的收回视线,她仰起冻得绯红色的小脸,望着已踏上车架的俊俏年约十三岁少年人。少年男子独树一帜的雅致风采,令她的眼里有着几分惊艳。粉色绵衣袍子的少年,登上车后,俯视到车下少女眼中的神色。

他眼里顿时涌现出得意,嘴角稍稍拉开。少年人脸上带有悦色的笑对相貌平平的小小少女,劝说:“婉沐,天冷。你进去吧。”江婉沐听这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头,轻语道:“我瞧着连哥哥走后再进去。”少年听这话后,笑瞧一眼江婉沐黑黑的头顶,伸手拉开车门,进去坐好后,直接向外吩咐:“走吧。”

马车急速行驶起来,车轮下带起的雪花和泥水,翻起来直接溅到靠近车旁小小少女的身上。江婉沐动作快快的往外跳开去,还是免不了给雪花和泥水溅到。她弯腰赶紧用手拍打着衣裳,一个矮小的身影,这时冲上来帮着她拍打.她嘴里小声音嚷着:“小姐,连公子为何不叫你先闪一边去,才吩咐开车?瞧小姐的新衣裳脏了,这要是给人看到,又要说小姐的不是。”

江婉沐听出吉言语气里的担心,她低头瞧瞧自已的衣裳。瞧一眼拿出一块干净帕子,努力想擦干净衣上泥水的吉言。她伸手阻止她的白费力,轻声说:“吉言,今天下这么大的雪,府里的人,应该不会到庭院玩。一会我们进去后,躲着人行走就是。你别擦了,一会回去后,那块地方脏,就沾水擦干净那里。”

吉言听江婉沐这话垂下手,抬头瞧到江婉沐眼中的浑不在意,她眼神微黯起来.她再低头望着粉色新衣裳上灰色泥水印。有些不安的轻声说:“小姐,我怕这衣裳上面的印子,擦不干净。吉言太小,帮不了小姐。”江婉沐听她这话,眼里微有些动容.可是转而想到,她是嫡母送来的身边人,她的眼中立时恢复平和表情。

江婉沐没有再去瞧吉言一眼,她转身往侧门走去。吉言赶紧小跑着跟上前去。江婉沐从打开的侧门经过,看门的中年仆人,听到动静,探头望到是她.冷眼一瞧,转头便进看守的小屋。吉言走在后面,伸出手用力的去合侧门,‘吱、、吱、、哑哑’那厚厚的侧门,喘半天气后,总算慢慢的关好。吉言转回头,望到江婉沐已经走了很远,她赶紧小跑步着跟过去。

江婉沐听到侧门艰难合上的声音,听到身后那个跑着跟上来的脚步声音。听见吉言快跑两步,又滑退一步的踩雪声音。她暗自轻叹一声,对自已随身小小丫头行事周到相当无奈.她瞧一眼近在眼前的亭阁过道,快步上前好几步,进到有遮盖的过道里面.江婉沐进去后,就站定在那里.静静的遥望着庭院中的风景.白雪皑皑之下,庭院里只余下垂腰的树枝。

她抬头再往远处望去,在满天飞雪中,远处亭子里面.站着一个苍白的绵衣女人,她的身后伴着一个同样年纪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子.那女子正在张嘴同她说着话,两人的眼光这时全盯向江婉沐这边.隔得再远,江婉沐不必上前靠近去,都知那个绵衣女人,眼里含着伤情的泪水.

吉言进到亭道里面,望着静默不语的江婉沐,顺着她的目光,瞧到那两个女子.她略微怔忡下,打量下四周,轻声音说:“小姐,你要不要过那边瞧瞧?”江婉沐听到吉言这话,面上依旧是木然表.她心里却苦笑不已,那个女人不会让自已靠近她。

她缓缓的收回目光,转身顺着亭道,慢慢的前行。她能够感受到那两人一直盯着她看,吉言跟在她的身后,再瞧一眼那边亭子里的人,对着江婉沐的背影,终是没有张嘴多说话,她略微低垂下头跟着往前走。

江婉沐前行好几步,听到前方转弯处传来女子喧哗的声音.她眉头略低垂下来,顺势转头望到远处亭子里的两个人,见那两人正慌张的出亭子,脚步微有些零乱的往更远处走。吉言听到那说话的声音,神情明显有些慌乱起来,她小声音说:“小姐,是二小姐她们要过来了。”

江婉沐继续往前走,她知道以那女子的性情,自已是躲不过去的。果然再行到几步,一身大红花色锦衣的江家二小姐江婉娴,陪着一个同年龄粉色大花衣的锦衣女子,携手与她对面而来.江婉娴自是瞧到江婉沐浴,她对那个绵衣女子悄声音说话后,引得那女子抬头打量起江婉沐,那女子眼里有着好奇和惊讶.

江婉娴望着静静对她行礼的江婉沐,笑着对那女子说:“崔小姐,你别介意我这个三妹不会同人打招呼,她自小就有毛病,只要看到人,就不会说话.”她转头瞧一眼江婉沐的衣裳,满脸笑意说:“哟,三小姐今日送情郎出门,怎么会一身泥水印转回头。哈哈哈,我就说,文采了得的连家四少爷,怎么会心甘情愿来见你,想来又是听嫡母的话,勉强来见你一见。”

如果说整个江家的人,对江婉沐都是漠不关心,恨不得江家无此人。那么在江家,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江婉娴喜欢江家有江婉沐的存在,正好可以用姿色平平为人蠢笨的江婉沐,来衬托出她的种种美好。江婉娴的生母是戏子,原来是男人的一次逢场作戏,谁知珠胎暗结。江家自是不会放任骨肉在外,只有许江婉娴生母妾位。

从来未曾受过宠爱的生母,并未影响到江婉娴的地位。她是庶长女,嫡母又是江家有名的贤慧女子,从小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长大。而江婉娴人越大手腕越灵活,嫡母喜欢她的直爽无心机,时常带着身边,特别许可她跟着嫡女同去皇家专办学堂学习。

江婉娴小时也许不懂,可是她越大越明白,在江家只有江婉逸这些嫡女,才是江家的娇女,她只是嫡母用得着的一根草。她有那样的一个生母,注定她将来所嫁之人,门第不会太高。她小小的年纪,便瞧明白下人们眼里的怠慢。她待嫡母和嫡姐更加格外的讨好,心里隐约明白嫡母心中的那根刺是谁。

江婉娴等了好一会,见到挨近亭子边的江婉沐,依旧是一脸的木然。她按捺不了心中那把暗火,抬眼瞧眼前长相平平的人,竟然在她生母的谋化下,已有一个才名长相闻名京中的未婚夫。她不过是比自已投胎好些,生母是名门世家的嫡女.竟然在如此落魄的情况下,还能凭借着当年闺秀情份,为女儿谋取一门好亲事.

江婉娴自觉自已相貌比江婉沐美丽,才华比不识字的她高,谈吐更加不用说,比不会说话的江婉沐强上百倍.可是为什么,自已将来的良人,门第会不如她.江婉娴想到江婉沐的好亲事,牙齿就要咬碎好几颗.

她初初听闻江婉沐已订下口头婚约,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她知道嫡母面上贤慧,实际上不会让江婉沐有好日子过.后来她打听那婚约背后的好处,知悉嫡母因此无法拒绝,只能默认下来时,她私下里想起这个妹子,心里就暗恨不已.

江婉娴从得到消息那天起,打听过江婉沐那位良人.知道是旁支的连家四少爷,是连家薄有才名的庶长子.连家是何等高门第的世家,那是皇家认可的异性王爷之家,代代同皇家人有着深厚交情.而这个旁支的连家,是当家王爷的庶长弟,自幼兄弟情深,与别的旁支自是不同.

江婉娴瞧着木头人一样的江婉沐,望着她眼神平静,眼里和脸上都没有她意料中的怒色.她的双手用力握紧,动了动,被身后眼尖的大丫头压住,听她轻声音提醒说:“小姐,你可不能中三小姐的计,她故意这般招惹你,就是想坏你的好名声。想你的名声比她的还要差。”那丫头的声音并不是太低,江婉沐自是听到这话,她微抬眼望那丫头一眼,就淡淡的闪开眼.

江婉娴听这话后,反而笑起来,她望着江婉沐身后,那个一直发着抖的小小身影,问:“吉言,你家小姐身上的衣裳是怎么脏的?是不是连家四少爷砸她雪花弄脏的?还是连家四少爷推她摔倒在地,脏的?”吉言抬头望一眼江婉沐,又瞧一眼利眼盯着自已的江婉娴,她抖动着小小身子,低下头,依旧没有开口.

江婉沐听到江婉娴带有明示的话,惊讶的微微抬头望她一眼,望到她俏美小脸上的得意.望到她眼里的暗恨。江婉沐暗叹着低垂下头,就在低头一瞬间,她的眉梢带过崔姓小女子,望到她眼中掩蔽不了的兴奋。江婉沐盯着自已衣裳上渐干的泥水印,要比想象中要显得浅显些。

江婉娴的眼光盯着吉言,自是没有分神注意到江婉沐,她也没有多去注意同伴的神情。她只顾盯着吉言不放,瞧着吉言如小老鼠那般的样子,她面上笑容格外的灿烂起来。她好心安抚劝诱吉言说:“吉言,江家待下人之好,天下人皆知。你实话实说吧.”她说完这话,很有深意的盯向江婉沐,瞧到那低垂下去的头,她的脸上神情略微变得平和一些。

吉言抬头望她一眼,将小身子更加挪动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瞧到她这举动,眼里冒出火花,面上却不流露出来,她依旧笑着说:“本小姐很欣赏吉言的忠心耿耿,只是忠心也要分人来。长眼睛的人都知悉,连家四少爷那般的人才,与你家小姐相比,一个是天上云,一个是地上的烂泥巴.你说实话吧,说了,我放你走。”

吉言望一眼依旧木立着的江婉沐的背影,想到江婉沐平日里虽然不怎么搭理她,可是从来没有罚过她。庭院里许多的重活,几乎都是她亲自动手去做,自已只做些打扫的小事。吉言眼睛微瞅向江婉娴身后一个绿衣丫头,见到她微微点头后,身子才没有那么抖动不停.

江婉沐听着江婉娴誓不罢休的话,见她执意要从一件衣裳上的泥水印,找出自已的种种不是,执意要自已在崔家小姐面前丢脸.她心里暗叹着,这深宅大院里就是培养人才.连才十岁的二小姐,小小年纪,便如此有心机,懂得找准打击的对象,为自已在深宅里谋得多一些好处.

江婉沐没有转头去望吉言一眼,吉方虽说是小丫头,可她是江家的家生子,她在江家比自已更有自保能力.她也不意外的望到江婉娴身后,绿衣和青衣两上丫头脸上的紧张,望到她们鼓励的对吉言点头.

吉言低着头轻声慢慢说:“二小姐,吉言很没用,只会听主子们的话.刚刚小姐的衣裳,是被连四少爷坐的车,走动时的车轮,溅起的雪水,脏了衣裳。连少爷他对小姐好,他没有伸手推过小姐,他笑着同小姐说话,还送书给小姐,刚刚连少爷叫小姐先回来,是小姐要送连少爷离开,才会被车轮溅到泥水。”

吉言这话说完后,瞧到江婉娴脸上的狰狞神色,她害怕的继续抖动着身子,低垂着头,完全把自已的身子,躲闪到江婉沐的身后。江婉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望不到吉言,就怒眼瞪向江婉沐说:“你可别太得意,你和连家四少爷也只是口头婚约.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江婉沐听明白江婉娴语气里的不善.

江家的亲事,一向是长幼有序.江婉沐的嫡姐江婉逸,现今已十三岁,亲事还未定下来.江婉逸自幼品貌出众,稍长睿智继承了双亲的优点.听说她在皇办的学堂里,深得众位学伴的喜欢.上门向她求亲的人选众多,江家人舍不得委曲她,还在等着最适合的人.她的亲事一天未定,江家比她小的女子的亲事,便一日不能定下来.

连家四少爷和江婉沐两人的亲事,他们的两位嫡母,便只能口头约定下来。一切还未成定数,还要等江婉逸和江婉娴两人亲事定下来后,再能谈他们正式订亲日子.江婉沐对江婉娴这话,眉头都未曾抬一下。她早偷听过下人们的对话,那话更加的直接:

‘大家别看连四少爷瞧过三小姐两次,瞧他对三小姐笑容满面,礼节周到无可挑剔,就觉得这门亲事准成。唉,这些世家名门的少爷们,个个面上的功夫,摆的十足行得周到。这要是有好的人选,连家人准会悔婚。’‘唉,连四少爷相貌太过俊、、、。’江婉沐自是没有必要听完后面的话。

江婉娴盯牢江婉沐,见她丝毫不动神色,眼里暗火更加冒出来。江婉娴自是听到家中下人提过,连家四少爷两次来瞧江婉沐,待她是如何的周到,如何的关怀备致.听说每次过来,还会备些小礼物送给江婉沐.而嫡母为此,还早早备好新衣裳给江婉沐。

江婉娴也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气极反而笑起来,她稍稍转过头,望到那远去的两个背影。她的眼里顿时有笑,她伸手指向那里,殷切的对江婉沐说:“三妹妹,你瞧那两人是谁?大雪天还到庭院里逛,不是说她身子弱吗?这会怎么有精神出门。哈哈哈,或者是说她本来要过来同三妹妹传授一些经验,偏偏我在这里,阻碍了她的行事。”

江婉沐顺着她的手望过去,瞧到那远去不断回过头的两个女子,注意到这边动静后,那个绵衣女子停下脚步,还是她身边那个粗布衣裳的女子,同她轻语两句后,便强力拉走她。江婉沐静静的瞧一眼江婉娴,抬起脚步,伸手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一个丫头,从她们的身边缓缓行过.

吉言紧贴着江婉沐的身后跟着她前行.她的眼光警戒的注意着脚下,此前已有好几次,她被江婉娴身后的大丫头伸腿绊倒.江婉沐和吉言稍稍走离后,还能听得到江婉娴冷嘲热讽不平的声音:“她生母从前就擅长抢人,她生的女儿,相貌不好,这抢人的本事,瞧着也是学到五六成.哼,连四少爷那般的人才,匹配一个这样没德没相貌的女子,这天还有公理可论吗?”

吉言听这话脸色微变,更加的放轻脚步,跟在脚步未曾停顿的江婉沐身后.雪地里,印下两行脚印,前者每一步距离均匀,印子深度相当.后者每一步都有着小心般的轻灵,步子当中的距离,同样零乱无规律.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现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