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山河不落小说

山河不落

嫣亦然

连载免费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月落山河动漫  月落山河漫画  踏山河歌曲  落月山河  山河不落全星际都担心将军要离婚  山河不落的微博  山河不落的小说  

编辑:对酒眉|15300次点击更新:2021-10-18

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免费阅读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那张床应该有些年月,老得不能再老了,坐在上面稍不慎嘎吱嘎吱响,像老人的破锣嗓子诉说着岁月的沧桑。竹篾被蹭得光亮滑腻,边边角角已经磨平,失去了它本来的面貌。竹床的边缘上被小刀雕刻的横七竖八的线条和数字,稚嫩歪扭的三个大字赫然于眼帘“刘淑敏”。

院子被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枣树的阴影落在墙上,像是魔鬼的爪子在舞动。“铛”地一声,一个黑影倒在地上,吓了周凤莲一跳,“谁?”

要让他动手,邱喆自然不愿意,他嘟囔着说:“妈,这样不太好吧?让淑敏姐住这间篷子,说出去别人不笑话咱们,说我们合伙欺负她。颖姐那件屋子本来就是淑敏姐的,让她住不就得了?”

可是,刘家总共三间砖房,自己和刘大水住一间,俩个孩子各住一间,没有多余的房间。家里捉襟见肘,这会儿回来多了一张嘴,吃喝用度,多了一层开销,周凤莲像鱼梗在喉,极度不爽。

父亲更是埋怨母亲没能给他生个带把的,常常施之以暴力。那会儿,母亲被打得重则卧床不起,轻则手肘背部淤青。母亲忍气吞声,四处求医,拜过送子观音,求过赤脚大仙,各路土方法均用尽,甚至吞食过蜈蚣,然而一点效果没有,肚子里始终没有动静。

“淑敏,你怎么还不回家?”杨明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山脚下蹿了上来,他气喘吁吁,一字三顿地说,“我听说你要回来,上你们家找你,没看到你的人影,猜想着你到这儿来了。果真被我猜着了。”

“可能是偷嘴的猫慌不择路,将铁锹弄倒了。”邱喆将铁锹扶起来摆放好,借着打火机的光亮查看里面其它的地方,再往里就是一些破铜烂铁之类的物品。柜子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蜘蛛网丝丝缕缕,在微弱的颤抖。

妈,是你吗?刘淑敏喜极而泣,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立不动,生怕它飞走。妈,真的是你吗?女儿好想你,你过得还好吗?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女儿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

周凤莲当初要不是看在刘大水承包了矿井的头炮工程,她才不会看上大她十来岁的刘大水,凭她的三分姿色,找个像样的人家不在话下。她的好姐妹沈银珍离了以后,就找了一个婆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那日子过得快活似神仙,喝茶打牌遛弯,谁见了都眼红。

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可是,邱喆知道周凤莲的脾气,稍不顺她的意,会被她逮住剥一层皮,然后臭骂一顿。他怕母亲,然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他又不得不依赖她。对于周凤莲的话,邱喆即使有不满,依旧言听计从,不敢有半句违抗。

那只蝴蝶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扇动了两下翅膀,飞起来,围着刘淑敏忽高忽低地打转,然后在她耳边低语,淑敏,快回家,太阳要落山了,别胡思乱想,好好活着,活出个人样。一个亮光过来,蝴蝶的身影消失了。

她双腿曲膝,跪倒在母亲的坟前,泪眼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妈——”。空旷的马鸣山回荡着她的哭喊,一群山雀从松树林中低低掠过,它们围绕半山腰盘旋片刻,发出数声哀鸣,留下几根羽毛,然后飞往别处。

村里人明里暗里的讥笑,让母亲精神受到巨大创伤,脑袋里那根绷紧的弦在某一天终于坍塌,她整天坐在院子里,有时候沉默不语,有时候面露愠色,有时候朝天微笑。体面的她开始变得邋遢不堪,头发蓬乱,甚至衣不遮体。

周凤莲的眼前突然一亮,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间瓦棚收拾收拾不就成了吗?说干就干,周凤莲指使邱喆赶快将瓦棚的杂物搬出来。

对待刘淑敏,她就像一只母鸡一样,时刻守护着自己的鸡崽。她上山给刘淑敏摘树莓,抓蚱蜢,扯麻根,拾野菜,常常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在所不惜;做饭的时候,常常会让油溅在自己身上,不吭一声;睡觉拍刘淑敏肩膀,帮女儿盖被子,自己则整夜整夜不睡。

那时候,母亲见小男孩就欢喜,尝尝拦在孩子们面前,伸手做拥抱的姿势,吓得孩子们撒腿往回跑。调皮胆大的回过头,朝母亲做鬼脸或者吐痰。然而母亲不紧不慢地拍拍衣服,喜笑颜开。

刘淑敏最后看了一眼母亲的坟头,那句“活出个人样”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是呀,母亲生前活得憋屈,死的时候葬在乱草堆。她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替母亲争一口气,挽回一丝尊严。

刘淑敏喘了一口气,拍拍两手,挨着母亲的墓碑,缓缓坐下。她的手指小心地触碰着碑文,想象着母亲还在自己的身边,还能感受到母亲的温暖。母亲的这一生极为短暂而苦涩,因为自己是女孩,母亲便不受爷爷奶奶的待见,说母亲是不会下蛋的鸡。

想当初,刘大水爬上自己床的时候,跟自己承诺一年之后翻新房,两年之后建高楼,三年让她吃穿不愁。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周围倒是多家平房变高楼,自家依旧遇雨漏水,遇风漏风。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