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摄政王他又醋了小说

摄政王他又醋了

成珍珍

连载免费

初遇,纪周瞧着偲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唾骂道:不知道羞耻复见,纪周瞧着和自己好友勾勾搭搭的偲茶,不屑道:沾花惹草再见了,纪周瞧着偲茶与一男子举止亲密无间,轻斥:朝三暮四那日偲茶奋不顾身为纪周挡了刀子,纪周心说,这女子定是想要依附自己,果真是攀龙附凤之人。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在宴会之上被人难为,不假思索一次出手出手相助。此事,他盯着自己那只不听支使的手,说自己这乃见不惯阴私。再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淋了雨,直接把一个跃起抱入怀中,亲手喂药照料。此事,他有些懊悔的说自己,但是是可伶她。一直到,纪周再也没有瞧不惯这女人朝着别人娇笑,乔不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摄政王是位醋缸  摄政王他想和离  摄政王他媳妇  摄政王他真香了  摄政王他又醋了哀水  摄政王他又醋了 小说  摄政王他又醋了书包网  摄政王他又醋了哪里可以免费观看  摄政王他又醋了奇书网  摄政王他又醋了全文免费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24933次点击更新:2022-01-07

在线阅读

初遇,纪周瞧着偲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唾骂道:不知道羞耻复见,纪周瞧着和自己好友勾勾搭搭的偲茶,不屑道:沾花惹草再见了,纪周瞧着偲茶与一男子举止亲密无间,轻斥:朝三暮四那日偲茶奋不顾身为纪周挡了刀子,纪周心说,这女子定是想要依附自己,果真是攀龙附凤之人。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在宴会之上被人难为,不假思索一次出手出手相助。此事,他盯着自己那只不听支使的手,说自己这乃见不惯阴私。再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淋了雨,直接把一个跃起抱入怀中,亲手喂药照料。此事,他有些懊悔的说自己,但是是可伶她。一直到,纪周再也没有瞧不惯这女人朝着别人娇笑,乔不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免费阅读

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穆茶瞧着站在那里的穆浅,想起很多很多事情,她本是穆府嫡出大小姐,父亲乃是翰林院学士,也算是风光无限,被娇宠着长大。二妹比自己小,两人同出一母,父亲母亲都告诉自己要保护这个妹妹,穆茶也是这样做的。平日里,妹妹看上自己的什么,穆茶都会拱手相让,妹妹闯祸了,自己总是会出头为她挡灾。

穆浅被穆茶的样子给吓的一愣,印象中的长姐永远都是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从未大声说过话,这样如同泼妇般的长姐太过可怕。可长姐口中如同诅咒的话语却让穆浅脸色一再变化,她一挥袖子“长姐这是何故?原本我还怜惜长姐身子不好,有些事情不想告诉长姐,但如今我想让长姐亲耳听听!”

怀谦一愣,要知道穆茶从未这样冷清的对过自己,一直以为穆茶都是温柔小意的面对自己,这般冷清的穆茶让怀谦恼羞成怒“那更好,大夫我瞧着也不必找了!”

穆浅站在那里,瞧着长姐哪怕病到如此地步,身上却还是有着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婉气质来,顿时心里生出嫉妒来。

“长姐怕是不知,这次小侯爷要娶我的事情还是父亲母亲亲口答应的,长姐知道吗,父亲母亲说,长姐如何任凭候府处置,他们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而且啊,你那小婢女前些日子还跑回穆府,说长姐身子不好想要父亲母亲为你找个大夫呢,你猜?父亲母亲怎么说?”穆浅笑着欣赏穆茶脸色骤变,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们说,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儿,死了也罢!”

“你想当侧妃?呵,你也就这么点出息!”穆茶语气微扬,一双眼眸充斥着鄙夷之色。

穆浅纤细的手绞着帕子,笑意带着天真“怎么会不敢当呢,你可是我的长姐,我们乃是嫡亲的姐妹,若不是长姐还在生浅浅的气?可是当初是长姐你横刀夺爱的,若不是长姐,如今我和小侯爷早就是一对神仙眷侣了!”

穆茶用帕子不停的捂着唇,可是却越咳越难受,到最后穆茶不得不躺在床上躬着身子如同一只虾子般不停的咳着。

“小姐,你怎么样了?奴婢已经求小侯爷了,大夫很快就来了,小姐你不要吓我!”知夏扑在床边,捂着小姐一双冻的发白没有任何温度的还生了冻疮的手,神色焦急。

“何必呢?”穆茶叹息一声,其实当初自己就让知夏离开,她离开或许也没有什么好日子,但也好过陪在自己身边每日里吃不饱穿不暖的好。最近自己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穆茶不觉得有什么牵挂,要说最牵挂的就是身边这个陪伴自己长大,如今还不离不弃的婢女了。

后来,武安候府的小侯爷和穆浅乃是从小就定是的亲事,武安候府前来提亲,这本该是喜事一桩。可是穆浅却找到自己哭哭啼啼,说自己不爱小侯爷,说自己若是要嫁,宁肯一根绳子吊死算了。穆浅还说,长姐,你不是喜欢小侯爷吗,你替我嫁好不好?

穆茶觉得眼眸里越发的灰黑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摇摇晃晃起来,可她却努力的撑着自己瞧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怀谦和穆浅,这两人站在那里果真是极为登对,是自己被迷了眼,以为自己和他乃是夫妻。

穆浅亦是被吓到了,笑容勉强“长姐这是在说什么呢,知夏乃是长姐最为看中的婢女,我们又怎么会为难知夏呢?”

穆浅也未曾想到小侯爷会来,她连忙上前去,扯着怀谦的衣服“谦哥,你怎的来了,我听闻长姐这些日子身子不好,就忍不住想来看看长姐,我瞧长姐这身子果真有些严重,谦哥你还是让大夫快些来吧!”

穆茶努力的咬着牙支撑着自己,她就这样赤脚踏在冰冷的地面上,此时已经是寒冬,地面冰冷,可穆茶却如同毫无直觉般站在那里。

距离自己被关在这院落里,已经整整过去半年了。

“穆二小姐这声长姐,我可不敢当!”穆茶嘲讽一笑,苍白带着青色的唇想要勾起却实在笑不出。

“小侯爷,二妹,既然我给你们挡了路,这位置也该腾出。不过,知夏是我唯一的牵挂,想必你们不会为难她的!”穆茶说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重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