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修真 → 伊塔克小说

伊塔克

碧海长风

连载中免费

伊鲁、塔必伦和特洛同三大家族势力的互相争夺战,终于等到催生出了新的帝国霸权与帝王血统。 伊塔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半人马星座的绯红的星云在暗空的夜色中能够让人产生浮想联翩的感觉。星座上的玫瑰咖啡馆是座典雅、宏大、宽敞和幽静的建筑物,作为星座上有名的建筑物,来往这里的人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人文涵养。苏芬妮·歇洛克是这里的常客之一,齐肩的短发,浅蓝色的裙摆,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柔和而又略显男生气质的美丽脸庞给人一种学生般可爱的感觉,深海般的眼神给人一种总是透露出敏锐的感觉。当她要等的人即将到来的时候,她等了大约十五分钟。一个黑色的影子迅速出现在咖啡馆的门口,并比平常人略快的速度向她走来。与她不同的是,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黑色的宇宙军制服透露出白色的衬衣领子,黑色的长筒靴,黑色的火石般的电眼,左胸前佩带的来自教堂的十字架端正的別在衣服上面,是乎从未取下过,颀长的身材折射出女性的魅力。当苏芬妮抬头一看,一副沉静的面庞和镇静如常的嘴角外加冷静秀气的鼻子,从各个方面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加之他的前胸所透露出的气魄,让苏芬妮无限之沉醉,迅速的醉入梦中。“尊敬的女士,我来了,你先说吧……”来的美男子郎郎而又富有绅士般的说道,随即迅速的在苏芬妮对面坐下。苏芬妮一时语塞,满脸羞红,听到问话,如触电一般,才迅速的回过神来,是乎从梦中惊醒,“哦……,请问,请问你就是贝尔柯阁下?”“嗯,不错”对面的军官平静地回答,“我就是毕洛多龙。”这一平滑不加修饰的简练的语调传入苏芬妮的心中,仿佛是听到了来自教堂的赞美歌。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第一次会面正是在一个咖啡馆,而毕洛多龙简练的语调、迅捷、目光如电、平静而富有气魄的魅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映像,甚至是他的军官制服、长发、沉静的面庞、咖啡馆的典雅和浅色背景都成了她无法忘却的。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会面正好发生在她无法逃避的几次失恋后的痛苦中,而这次会面果断的铸就的了她最后的一次失恋。在此以后的穿越宇宙各大行星的大战要么有着共同作战的场景,要么有着远隔星河的相互致意和彼此知心的同感。无法猜想苏芬妮和毕洛多龙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令人感到明确和表面化。人们所能感觉到的,正如毕洛多龙正直的副官盖里所说的,“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而据说当时的人回忆说,当盖里在有毕洛多龙和苏芬妮参加的战云密布的战场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菲尔姆接下来说道,“确实,我的战术水平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有着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说完他又转过脸去对盖里和其余军官说道,“嘿,艺术家,你是怎么想到这样一句话来称赞我的呢?”。……

伊塔克佩  伊塔克鲁米石头  伊塔克鲁米岩石百度百科  伊塔克夫  伊塔克 小说  伊塔克制  伊塔克鲁米  伊塔克鲁米岩石  伊塔克岛  伊塔克鲁米岩石主要是产在什么地方?  

编辑:山川赋|24549次点击更新:2020-10-18

在线阅读

伊鲁、塔必伦和特洛同三大家族势力的互相争夺战,终于等到催生出了新的帝国霸权与帝王血统。 伊塔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半人马星座的绯红的星云在暗空的夜色中能够让人产生浮想联翩的感觉。星座上的玫瑰咖啡馆是座典雅、宏大、宽敞和幽静的建筑物,作为星座上有名的建筑物,来往这里的人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人文涵养。苏芬妮·歇洛克是这里的常客之一,齐肩的短发,浅蓝色的裙摆,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柔和而又略显男生气质的美丽脸庞给人一种学生般可爱的感觉,深海般的眼神给人一种总是透露出敏锐的感觉。当她要等的人即将到来的时候,她等了大约十五分钟。一个黑色的影子迅速出现在咖啡馆的门口,并比平常人略快的速度向她走来。与她不同的是,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黑色的宇宙军制服透露出白色的衬衣领子,黑色的长筒靴,黑色的火石般的电眼,左胸前佩带的来自教堂的十字架端正的別在衣服上面,是乎从未取下过,颀长的身材折射出女性的魅力。当苏芬妮抬头一看,一副沉静的面庞和镇静如常的嘴角外加冷静秀气的鼻子,从各个方面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加之他的前胸所透露出的气魄,让苏芬妮无限之沉醉,迅速的醉入梦中。“尊敬的女士,我来了,你先说吧……”来的美男子郎郎而又富有绅士般的说道,随即迅速的在苏芬妮对面坐下。苏芬妮一时语塞,满脸羞红,听到问话,如触电一般,才迅速的回过神来,是乎从梦中惊醒,“哦……,请问,请问你就是贝尔柯阁下?”“嗯,不错”对面的军官平静地回答,“我就是毕洛多龙。”这一平滑不加修饰的简练的语调传入苏芬妮的心中,仿佛是听到了来自教堂的赞美歌。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第一次会面正是在一个咖啡馆,而毕洛多龙简练的语调、迅捷、目光如电、平静而富有气魄的魅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映像,甚至是他的军官制服、长发、沉静的面庞、咖啡馆的典雅和浅色背景都成了她无法忘却的。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会面正好发生在她无法逃避的几次失恋后的痛苦中,而这次会面果断的铸就的了她最后的一次失恋。在此以后的穿越宇宙各大行星的大战要么有着共同作战的场景,要么有着远隔星河的相互致意和彼此知心的同感。无法猜想苏芬妮和毕洛多龙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令人感到明确和表面化。人们所能感觉到的,正如毕洛多龙正直的副官盖里所说的,“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而据说当时的人回忆说,当盖里在有毕洛多龙和苏芬妮参加的战云密布的战场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菲尔姆接下来说道,“确实,我的战术水平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有着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说完他又转过脸去对盖里和其余军官说道,“嘿,艺术家,你是怎么想到这样一句话来称赞我的呢?”。……

免费阅读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一

  二

  毕洛多龙抬眼望着天空,军乐队继续奏着高亢激奋的来自波弥尔顿河畔居民的《半人马国民军进行曲》。这次走过的方阵是菲尔姆所指挥的宇宙军第十军,“坚硬的金刚石”。军队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带着热情四射的表情踏着正步走过。“菲尔姆,是我的朋友”毕洛多龙曾对很多新进的部下如此说道。在那些黑色的岁月里,当毕洛多龙将自己关进那间压抑的充满黑色阴郁的小黑屋的时候。他常常让自己一个人做在躺椅上独自面对这黑色的夜空。后来菲尔姆走进了毕洛多龙的视线,他带着一个平静的神色和一瓶普通的还没有开封的啤酒,用一种外乡人的口调对着毕洛多龙说道,“喂,朋友,要来一喝一杯吗?”菲尔姆是一个天生的辅助者,对于毕洛多龙来说正是如此,无论是作为军官的菲尔姆还是作为朋友的菲尔姆。在毕洛多龙的伯父贝利萨留将军纵横疆场,率领各个部队在各大行星穿梭往返的时代,正是半人马帝国末日的最后一抹余晖。靠着军人们不朽的武勋继续维持着表面耀眼夺目的门面。其内部的各个机构却早已经麻木瘫痪,按照皇帝格兰特七世的说法,“整个衰朽的建筑,只要谁上去用力的踹上一脚,便会轰然倒塌。”在将军贝利萨留还在指挥着一支效忠王室的军队的时候自然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帝国大厦面前,走上去,踹上一脚。格兰特自己的嫉妒,和怀疑外加之皇室成员面对功勋英雄所应有的不满。让他将这位为他和帝国服务了一生的将军已试图颠覆国家为由最后免了职。“这已经算是对他的傲慢,最轻的处罚了,让这个老家伙滚蛋吧!”这显然给了毕洛多龙不少的麻烦,因此在军校不少受到一些贵族军官的嘲笑。“他就是有名的贝利萨留将军的侄子,毕洛多龙,那个可耻的颠覆者。”这在他看来简直是无法忍受的,按他当时鄙视一切的个性,险些用激光子弹精确的结果了他们。帝国的最后那些岁月,革命终于爆发了。首都各处都充斥着骚乱、暴动、抢劫、血腥镇压和贵族们无休止的漫骂。“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除了军官们,大部分士兵都动摇了。无头绪的骚乱迅速扩散开来,感染到了半人马星座的各个行星上去。皇帝果断的逃亡了,如同绷断了神经似的,政府立时陷入了瘫痪之中,利用一些现有的机构和一支人数不多的国民警卫队。在首都一个革命委员会被建立起来,在一次紧急的议会的投票之中,一致赞成对军官进行逮捕,以便掌控军队。这时将自己关在小黑屋的毕洛多龙完全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自从他和美丽的安德萝贝莉丝分开以来,他就一直将自己的心锁了起来,他在阴沉的空气中度过,在传记和历史中寻求属于自己的永恒之道,他拼命的研究各个时代的军事历史,各个星云的人文、地理、生物和光电传输系统,让自己拜托那紧跟着永不挥去的阴郁的情怀。“毕洛多龙,半人马大革命爆发了,”一个擎着火把前来的使者,他的朋友,一个穿着制服的下级军官菲尔姆,带着垂头丧气的神色,告诉了他这一轰动整个宇宙的消息。最重要的是,他想告诉他所有的军官都将面临着危险和威胁。火把照见了毕洛多龙。后者正在书桌上借着油灯书写着古典时代的什么。“那么正好,我们可以借此开始战斗,”毕洛多龙站起身来,即没有震惊也没有惊讶,如同先知先觉一般,望着菲尔姆的熊熊的火把,认真的说道,“革命爆发之后,必将发生战争,我们将有所作为,我的朋友。”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神光如电光火石般令菲尔姆大为震奋。“我愿意永远追随着你,毕洛多龙阁下。”菲尔姆随即站直身体,充满了气概,或许这也是他一直的想法。军人们总是在战争中才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一切。而毕洛多龙却不是这样,他需要在战争中去证实自己真的存在着。

  三

  军乐队所奏出的新近《半人马国民军进行曲》久久的在天空回荡,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整齐的方阵。这是宇宙军霍亨伦将军的得意之作,集中了全半人马星座的作曲家的才华,将一时间风靡整个星云的《波弥尔顿河进行曲》略加改动才得以完成。“他听上去令人感到伴随着坚毅之后的大爆发。能够在颤音中唤醒国民的爱国热情”盖里说道。在毕洛多龙看来一支好的宇宙军应该辅之以一支好的军乐曲,就如同一个好的诚实正直坦诚有着进取心的青年辅之以一个温柔贤惠有着贴心一般的妻子一般。“新宇宙军的新乐曲用不着像过去那样一直都是宏大的,也用不着像古典时代舒伯特的婉转动人的舒缓的小提琴独奏。只要能唤醒国民心中的战斗激情并且为士兵所爱戴。”毕洛多龙在新军关于军乐曲的讨论上正是这样简短的论述的。不过,在阅兵式上听到的这已广泛流传的《波弥尔顿河进行曲》反而激起了毕洛多龙对过去一段时光的回忆。时光是乎回到了从前,在那个幽美寂静的半人马星云的波弥尔顿河的夜空下。碧澈宽广的流水静静的奔流着,顺着小城的斑驳的树影静静的流淌下去。毕洛多龙还依稀的记得和以前的朋友,美丽的安德萝贝莉丝在波弥尔顿河畔渡过的日日夜夜。不错,在毕洛多龙看来,美丽的安德萝贝莉丝确实仅仅是一个可以知心的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在那时,毕洛多龙刚从前帝国军第二军官学校毕业,并被指派到驻守在贝塔行星的卫戍军作见习军官。由于,军营生活的长期无事可做,毕洛多龙便向上司和团部请了一份长假,来到了波弥尔顿河畔帮助贝利撒留将军的朋友麦哲伦上校,这里风景秀美,遥首可望的行星的出海口,高耸入云的灯塔。这里云集了各色的艺术家,绘画家,诗人和关于宇宙过去未来的哲学家和永远不知疲倦的是乎是来自古典时代的哥特式的朴质的建筑物。在这里毕洛多龙受到朋友兼密友的安德萝贝莉丝的照顾,她唤醒了他对古典时代艺术美的热忱。他们终日在朗诵诗歌,演奏小提琴,在河畔散步,谈伦古典哲学并相互理解和相互推崇。他们彼此年轻,而又彼此富有魅力。她比他小一岁,而他则比她更为温文尔雅。不可怀疑的是,如果没有安德萝贝莉丝,没有她的出现的话,毕洛多龙的生命或许会少些欢快,或许会是另外一番样子,也许他会完全变成和部下菲尔姆,或是拉泽尔一样,充满乐观开朗和奔放热亲,或许也会像邓蒂西一样在同僚和政敌的嘲弄中略微感到有些讥讽的意味。在寂静幽美的波弥尔顿河畔,或者美丽大气的安德萝贝莉丝相处的那些日子里,毕洛多龙能够感觉到人生的略微甜蜜和充满着各种令人浮想联翩的梦想和计划。安德萝贝莉丝·蒙西顿,这位美丽的女子教会了毕洛多龙对生活和艺术的探寻,并培养了他一颗更为健全的心。“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本身是善良的,安德萝贝莉丝·蒙西顿,她的人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的美丽。显然是她,与其说是给了,不若说是增强毕洛多龙对于这个宇宙的雄心壮志。”后来的传记作家在写到毕洛多龙早期生活时如此写道。她时常身穿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黑色的头发无论是扎起来还是散开来都显得极其恰当自然。她的眸子如同深深的秋水,她脸上透露出美丽大气所伴随着的自信。他显然是被她迷醉了,不论是她的艺术修养还是她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抑或是她身后那静静的淌着流水的波弥尔顿河河畔。他把她当作姐姐看待,而她不顾年龄上的看法,自然而然的把他当作一个亲密的弟弟。“毕洛多龙,以后要把我当作姐姐看待哟。”当她拉着他的手的时候,这是她对他最殷切的希望,两个人在河畔的美丽的倒影夹杂着湖光山色成了最美丽的画卷。但是一切的一切显然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滑美无比晶莹透剔的洁白的玉石如同掉在地上的玻璃,最后终于碎了。他们后来显然没有继续相处下去,突然之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之后,无论在公开的场合还是私人朋友之间的会面,“波弥尔顿河”这几个字,毕洛多龙就再也没有提及。而是像沉入大海之中的石头一样,永远的沉了下去。

  在宇宙革命爆发前的的那些枯闷的岁月,毕洛多龙正感受着长期的阴郁。在一个风雨叫加的夜晚,一个中年军官阿奥尔卡来前来看他,正在这时街上爆发了骚乱,照亮整个城市的电源被不知名的原因给切断了。在那间黑暗深邃的小屋里,燃烧着的蜡烛照亮着跳动着烛光的夜晚。“你的伯父,贝利撒留将军,希望你能从事艺术。”末了,跳动着的烛光映射出军官阿奥卡诚挚、方正和石刻雕像般的脸。有着宇宙军官学校的背景的毕洛多龙有着非凡的艺术能力,“毕洛多龙拥有数学的天赋,冷静深刻的分析能力,对历史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毕洛多龙,必将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毕洛多龙的数学老师对他评价道。这个评价比贝利撒留·贝尔柯的看法更为正确,事实上后来的证明,确实如此。和毕洛多龙不同的是,邓蒂西则是在各种窘迫的境遇之下才被迫上了联邦军廉价的军官预备学校。投身军旅完全是邓蒂西为了自己那从小就打算的廉价的宇宙旅游计划的副产品。在邓蒂西的人生职业的选择中,最容易考虑的一个因素是前景,其次是自由,其次是费用。“务实主义占据了他,邓蒂西,聪明的头脑中的百分之五十,也正是他,带领着一支衣衫褴褛的部队迅速攻陷了一个庞大腐朽的帝国。”邓蒂西的元帅参谋长兼首席厨师凯瑟琳·尤·布里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道,“他就是这样,在充满自由气息的联邦中服役,让邓蒂西时刻叨念着,这里是自由联邦。”邓蒂西从军官预备学校毕业之后,便请了一个漫长的假期,来到联邦的边远省区从事自己的冒险的雇佣军活动。在雇佣军中,他参加和普通士兵一样的军事行动。为挽救同伴们的性命而不惜一切,有好几次他所乘做的飞船被击毁,但是他却成功的在飞船爆炸之前逃离了开去。“他非常喜欢干这种充满巨大变数的冒险行为,不仅仅是年轻时候,而且后来证明也是如此。他在面临真正的危险时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神情,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是乎已经等待这样的时刻很久了,面对着危险,我是说那种巨大的,令人不安的,这时他的嘴角往往挂着令人感觉到讥讽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凯瑟琳解释道,“这正是他的性格。”邓蒂西的雇佣军生活很快让他获得了一个“水手”的外号,由于参与了某些非联邦势力的敌对活动,“水手”便成了某些国家的重点打击目标。有赖于自己的雇佣军生涯和后来的战争爆发,邓蒂西在军界重新获得了机会。于是按照邓蒂西自己矍铄着目光的说法,“于是,我们可以不用再小打小闹了……”邓蒂西在北非星云服役的时候,恰巧认识了米娜·拜伦。这位温柔卷发女子第一次见到邓蒂西的时候,只见他一身略显俊逸的西装,蓝色的领带,整齐的短发,质地便宜的眼镜半架在鼻梁上,白皙干净的脸旁,没有虎须显得特别年轻。这正是在一次联邦军举办的一次宴席上两人偶遇的。“令人感到很差异,他不是外界传说的宇宙海盗,也不是宇宙水手的模样,”米娜说道,“他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自由联邦银行的雇员。”不过令米娜最后苦笑不得的是,在战争结束后,邓蒂西确实辞去了军职,在自由联邦银行工作,只不过不是普通的雇员,而是中央银行行长。这个职位是担任自由联邦民政部长的好友默克多·阿契尔推荐的。后来,邓蒂西自己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正是和银行有打交道的天赋。亲,这是天生的。不用怀疑”

  在宇宙港前面的哈勃大帝广场,毕洛多龙在副将们的陪同下检阅了宇宙军。身着浅蓝色宇宙服的士兵们踏着正步从自己眼前一一走过。在众多的士兵们行注目礼的时候毕洛多龙眼望着前方。菲尔姆站在毕洛多龙的左边,侧后则是欧迈若和盖里。年迈冷俊的“奸雄”霍亨伦则战在毕洛多龙的右边,其次是善于使用各种伎俩的“半人马鬼才”丹林。盖里是位正直宽厚的用兵家,不同于欧迈若的诡谲和险恶,在性格上正好形成互补。按毕洛多龙曾说的一样,“欧迈若和盖里是对天然的搭档,当他们的名字在一起时,可以形成一道防洪堤,而不管洪水有多么的汹涌和澎湃。”在阅兵式上,一支头戴硬合金玻璃头盔的士兵们笔挺着身体,端着银黑色的激光冲锋枪一一走过。这是第十一掷弹兵团,黄灿灿的金质肩章让毕洛多龙想起了去年和天狼星云的登陆战。在毕洛多龙击溃对方的空中部队后,欧迈若指挥的地面士兵在登录时意外的受到了各种地面加农激光炮的轰击,不得已停滞了下来。直到最后,毕洛多龙命令第十一掷弹兵团,“给我迅速的拿下对方的宇宙港。”英勇的掷弹兵配合欧迈若的正面而从侧面登陆,排着正步向敌人进行攻击,兵团长伯德良·洛克,是个优秀的士兵,也是个优秀的军官。他将士兵部署成散开队形前进,前排的士兵放完第一轮打击火力之后,立即蹲下,第二排接着开火,然后是第三排。通过连续不断的前进、开火、蹲下、然后再前进、开火、蹲下。伯德良指挥的第十一掷弹兵团终于接近并拿下了天狼星云最大的宇宙港,其间掀掉了十九座最大型的堡垒。赢得了荣誉。哈德良是传说中的不善言谈的一类,按他妻子卡梅伦的说法是,“他几乎不说一句话,更明确的说,他从不和我说多余的话。他习惯于沉默,不过这有个好处,就是不管给他做的饭是什么,他总是一言不发的吃下去,不管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哈德良是半人马帝国第一军官学校毕业,受过严格的几乎是魔鬼式的训练。但并不是每个从第一军官学校毕业的军官都如此。在之后毕洛多龙巡视第十一掷弹兵团的时候,在指挥部,这个留着标准短发,一身除了战场的烟尘之外,一尘不染的前额硬气的军官立即敬了一个端正笔直大帝军礼。“据说哈德良是个异常沉默的而近乎严格的修道士。”菲尔姆在场说道,“喂,老兄你板着的脸透露出好像有某人欠了你一大笔钱呢?”哈德良随即说道,“敌人确实欠着!”然后稍微松懈了一下面部表情,放下了行着军礼的左手,在转过眼神看着毕洛多龙的时候。毕洛多龙说话了,是乎是对着菲尔姆说的,“沉默的人,往往在战斗时具有惊人的爆发力。菲尔姆,那些历史上著名的将军有不少都是寡言少语的,比如我们眼前的这位。”立时,在场的人都笑了。在哈德良听到了这句话时,立刻像全身触电一样,立即紧扣脚后跟,极为郑重的向毕洛多龙行了一个军礼,“是的,长官!”

  半人马星座的绯红的星云在暗空的夜色中能够让人产生浮想联翩的感觉。星座上的玫瑰咖啡馆是座典雅、宏大、宽敞和幽静的建筑物,作为星座上有名的建筑物,来往这里的人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人文涵养。苏芬妮·歇洛克是这里的常客之一,齐肩的短发,浅蓝色的裙摆,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衣,柔和而又略显男生气质的美丽脸庞给人一种学生般可爱的感觉,深海般的眼神给人一种总是透露出敏锐的感觉。当她要等的人即将到来的时候,她等了大约十五分钟。一个黑色的影子迅速出现在咖啡馆的门口,并比平常人略快的速度向她走来。与她不同的是,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黑色的宇宙军制服透露出白色的衬衣领子,黑色的长筒靴,黑色的火石般的电眼,左胸前佩带的来自教堂的十字架端正的別在衣服上面,是乎从未取下过,颀长的身材折射出女性的魅力。当苏芬妮抬头一看,一副沉静的面庞和镇静如常的嘴角外加冷静秀气的鼻子,从各个方面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加之他的前胸所透露出的气魄,让苏芬妮无限之沉醉,迅速的醉入梦中。“尊敬的女士,我来了,你先说吧……”来的美男子郎郎而又富有绅士般的说道,随即迅速的在苏芬妮对面坐下。苏芬妮一时语塞,满脸羞红,听到问话,如触电一般,才迅速的回过神来,是乎从梦中惊醒,“哦……,请问,请问你就是贝尔柯阁下?”“嗯,不错”对面的军官平静地回答,“我就是毕洛多龙。”这一平滑不加修饰的简练的语调传入苏芬妮的心中,仿佛是听到了来自教堂的赞美歌。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第一次会面正是在一个咖啡馆,而毕洛多龙简练的语调、迅捷、目光如电、平静而富有气魄的魅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映像,甚至是他的军官制服、长发、沉静的面庞、咖啡馆的典雅和浅色背景都成了她无法忘却的。苏芬妮和毕洛多龙的会面正好发生在她无法逃避的几次失恋后的痛苦中,而这次会面果断的铸就的了她最后的一次失恋。在此以后的穿越宇宙各大行星的大战要么有着共同作战的场景,要么有着远隔星河的相互致意和彼此知心的同感。无法猜想苏芬妮和毕洛多龙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令人感到明确和表面化。人们所能感觉到的,正如毕洛多龙正直的副官盖里所说的,“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而据说当时的人回忆说,当盖里在有毕洛多龙和苏芬妮参加的战云密布的战场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菲尔姆接下来说道,“确实,我的战术水平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有着一阵淡淡的芳香,飘远而弥新”说完他又转过脸去对盖里和其余军官说道,“嘿,艺术家,你是怎么想到这样一句话来称赞我的呢?”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修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