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烟雨行杀》在线阅读 > 正文 莫尘(三)

莫尘(三)

一粒糟糠 2021-09-11 07:20:55
我跟着谢晗他们两人一直往南走,偶尔因为我的啰嗦,谢晗就想要拔剑杀了我,但是都被小涵给拦下来了。其实我也不是窝囊不敢动手,只是师父对我说过凡是渡人,定是要以“以理说服”为重...

烟雨行杀

推荐指数:10分

《烟雨行杀》在线阅读

我跟着谢晗他们两人一直往南走,偶尔因为我的啰嗦,谢晗就想要拔剑杀了我,但是都被小涵给拦下来了。其实我也不是窝囊不敢动手,只是师父对我说过凡是渡人,定是要以“以理说服”为重的,若是一来就打打杀杀,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充满戾气,到时候就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日久生情,我也越来越喜欢小涵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我想这也是谢晗越来越喜欢小涵的原因。

“你是什么门派的?”谢晗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是穹苍派的。”我没有看他,看着地面上的草轻声回答道。

“哦,穹苍派不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吗?怎么偌大的门派只派你一个人下了山?看你身背一把宝剑,怎么不用剑杀了我?那些前来的名门正派都恨不得立刻杀了我?而你怎么会与他们不同?”谢晗抬眸看了我一眼,讥笑道。

“不是的,我只是想要前来渡化你罢了……”我觉得这个理由,谢晗肯定不会相信,堂堂一个名门正派的人竟然会想着来渡化他,说起来真是可笑。

果然谢晗听完后大笑了三声,声音里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哈哈哈!你是在开玩笑吗?竟然会想着要来渡化我?你难道不知我可是灭了唐家满门的人,我可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大恶人!你要渡化我?请问你要怎样渡化我?难道要学那释尊割肉喂鹰吗?你的肉能够喂饱我吗?”

“我……”我竟然一时间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脸憋的通红。

因为我觉得他说的又何尝不无道理。

师父对我说过,我是这个世间唯一可以渡化他的人,我想来也有些可笑,我今年也不过十八,正是与谢晗不相上下的年纪,我的阅历说不定还没有他丰富,我却要想着渡化他,说起来我自己竟也有些无言以对。

谢晗见我不说话,转身正视着我的双眸,他深邃的双眼闪过一丝幽寒的光芒,道:“好一个正义之士,却连一个能说服人的理由都没有,我劝你,假如你早些离开,我还可以看在小涵的面上不杀你,若是你再不走,我就一定会杀了你!”

我抬眸看着谢晗那如鹰般锐利的双眼,有些瑟缩,但是却不能就此退缩,因为我相信师父的话,他说我是唯一可以渡化谢晗的人,那我便是。

师父的卦从没错过。

我站定,直视着谢晗,坚定地大声道:“我是不会走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有一天定可以渡你上岸!”

谢晗冷哼一声,拍了拍手,嘲笑道:“真是一个令我感动的正义之士啊!那你就好好等死吧!”

小涵在谢晗身旁扯了扯他的衣角,嘟囔着小嘴道:“谢晗,你怎么又对白尘哥哥那么凶?你不是答应我不杀他的吗?你不是对我说你只杀坏蛋的吗?我觉得白尘哥哥不是坏人,你就不要杀他了,好不好?”

谢晗眉眼低垂地看着小涵,想了想的话,这个世界他就只给小涵一个人面子,随即他低身摸了摸小涵的脑袋,微笑着说:“好吧!谁让我家小涵的面子大呢?”

小涵对谢晗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谢晗站起身转头看着我,一本正经道:“那看在小涵的面子上,暂且不杀你了吧!”

小涵跑到我身旁,拉了拉我的衣角,笑着说:“白尘哥哥,你不要害怕,由我保护你!只要有我在,我是绝不会让谢晗欺负你的!”

我抬起头,再次感激地点了点头。

“快走!你看谢晗走得多快呀!”小涵看到谢晗远远的背影,对我说道。我低身示意小涵来我背上,小涵立刻心领神会我的意思,急忙跑到我的背上,我背着她,立刻加紧了步子,跟在谢晗的身后。

谢晗笑了笑,拔了路边的一根狗尾巴草塞在了自己的嘴巴里,双手相扣枕在了脑后。他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抿嘴笑了笑。

“谢晗哥哥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人。”小涵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为什么?”我的脑中一直觉得谢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至少江湖中人都是这样觉得的,不然师父也不会派我下山了。

然而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却说出了不一样的看法。

“谢晗在我快死的时候救了我,他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他。”小涵在我耳边笑着说。

“所以我觉得谢晗是个好人。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样一个好人会有人要杀他。”

“……”我知道这些事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也许在小涵的眼中,她看到了谢晗善良的一面,所以她觉得谢晗是一个善良的人。

那时候我总觉得这个世界只要有一个人相信谢晗是个好人,那么谢晗一定会渐渐变成一个好人。可是后来我才发现那时的我还是太过天真。

那一天一如往常般,一群正义之士前来追杀谢晗,我抱着小涵躲在一旁,想要保护小涵。明明经历了那么多次,偏偏那一次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碰上了正下山历红尘的玄尘子。

玄尘子比我进门派晚,但是岁数却比我大一些,在辈分上他还要叫我一声师兄,他是一个一身正气的人,他来到山上一心只为求道。

还记得他初入门派的那时,只有九岁,小小年纪却能把义经背得头头是道,师父对他甚是赞赏,夸他定是穹苍派的一颗绝世明珠。

那时候我并不是特别能理解师父的意思,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师父口中的绝世明珠的意思就是玄尘子乃未来继承穹苍派掌门不二人选。

师父总说:“人活在世上总是背负着自己的命运。”我想这就是他的意思吧!

所以他才喜欢卜卦测算。

只是我并不是特别喜欢玄尘子,他的秉性太过刚毅,求道之心太过执着,黑白正邪他总是分得太过清楚。一身傲骨,凌然而立。

这个世间的黑白又怎么会是用眼睛就可以看得清楚的呢?

他九岁时上山,那一年还有一个人被师叔墨羽也抱上了山,那个小男孩名叫闫欢。闫欢脾气暴躁,性情古怪,在山上之时,并没有很多人喜欢他,一个原因除了是因为他太孤僻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是魔教遗留之子。

那年师叔前往岐山魔教想要剿灭魔教,正魔大战整整打了七天七夜,就连岐山上的云都在那时变成了血红色,光是听同门的师兄们述说那段往事,我的脑海中就可以播放出一出大戏,那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凶残。

最终第二次正魔大战以穹苍派为首的正派为胜,魔教也偃旗息鼓,暂作休整。

而闫欢就是师叔在那时从岐山上捡回来的孩子,也许是出于一片善心,师叔常说:“环境造人。”我想这便是师叔把闫欢带回来的原因。那时候有多少正道人士都在劝师叔杀了这个孩子,可是师叔还是力排众议,顶住了压力,保下了这个孩子。

可是闫欢似乎是恨师叔的,他总是与师叔大吵一架后说道:“你明明杀了我的爹娘,为何却不在岐山上杀了我?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光明的地狱里?受着剜肉割心的痛苦?”

师叔总是蹙着眉头,面对闫欢却说不出任何话。

只是沉默,无尽的沉默。

只是这沉默却显得更加伤人。

那时,师叔确是想要安慰他,可是刚伸出手臂,就被闫欢抓了个正着,一口猛地咬上去,师叔的手臂顿时变得鲜血淋漓,师叔疼得嘴角发白,却没有想要推开闫欢。直到闫欢满嘴是血的跑开,师叔的手臂上早已经变得乌黑乌黑的,那牙印深深地刻在师叔的手臂上。

“你总是待那个孩子那么好。”慕玄然拿着药瓶正往墨羽的伤处上药。

“因为我觉得待他需要宽容一些,我相信环境造人。”墨羽一边抿着嘴,皱着眉在那强忍着疼痛,一边又向慕玄然讲着他的大道理。

慕玄然微笑着摇摇头:“你就是喜欢抱着你那些大道理不放的理由吗?”

“大道理自然是有道理的啊!难道不是吗?你不是也天天抱着你的那些大道理,什么命运啊!宿命啊!这都是谁说的哦!”墨羽打趣道。

慕玄然帮他慢慢缠上绷带,无奈的笑笑,自己又什么时候斗嘴斗过墨羽了?还不是每次都输给他吗?

“对对对!师兄说的都对。”慕玄然抿嘴笑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莫尘(一) 莫尘(二) 莫尘(三) 莫尘(四) 莫尘(五) 莫尘(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