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第5章

手写樱花 2022-06-24
翌日清晨。长安酒馆一如既往分外的热闹的场面。沈婵拿着一封信走入长安酒馆。“叫一下你们管事的”沈婵弯唇笑着。酒馆的伙计伶俐,喊了澈月来。澈月上楼,眉目如画,纤纤细步,风情万种,没见过她得人莫不惊慕于她的貌美。沈婵看见澈月,也是最为其美貌惊讶,她还并没有没见过长安酒馆一如既往格外的热闹。。...

翌日。

长安酒馆一如既往格外的热闹。

沈婵拿着一封信走进长安酒馆。

“叫一下你们掌事的”沈婵弯唇笑着。

酒馆的伙计机灵,喊了澈月来。

澈月下楼,眉目如画,纤纤细步,风情万种,见过她得人无不惊羡于她的貌美。

沈婵见到澈月,也是尤为其美貌吃惊,她还并未见过如此貌美的女子。

沈婵将信给了澈月。

澈月微微抬眼,便瞧出了那封信的笔迹出自长安。

长安也是用此纸与澈月传书。

“原来是长安公子介绍的人,这边请”澈月盈盈一笑,眼眸如月。

“澈月姑娘”一个醉汉看着澈月便咧着嘴笑道,“这长安酒馆有什么好待的,不如跟我......”

被突然拦住的澈月,给了店小二一个眼神,会意后,几个壮汉一出,便将那醉汉赶了出去,下手不轻。

“长安酒馆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这般无赖之徒能进的?呸!”边将那醉汉赶出去,边啐了口吐沫。

沈婵看着这场景,也是嘲笑那醉汉不知轻重。

如今谁人敢在长安酒馆闹事?莫不说是闹事,他竟还想着轻薄澈月,这不就是自寻死路?。

怕是今后也断然不会再有任何酒馆肯让这人进了,江湖上,怕是也不必再混下去了,如今谁人在江湖上不给长安面子。

沈婵跟着澈月上了楼阁。

“澈月姐姐,这儿有什么我能做的活儿吗?”沈婵自然是不想白吃白喝。

澈月扬起了嘴角,“你既有长安的亲笔,是大可不必帮工的”

沈婵挠挠头,歪着脑袋说道,“那我可是断断不好意思的”

澈月温静的一笑,看着眼前爱笑的姑娘,嘴唇微动。

“这样吧,几日后长安酒馆要拍卖一架琴,那烦请沈单姑娘你替我持办好”既是长安亲笔写书的人,澈月自然是相信她的。

“澈月姐姐,你怎的知我是女子?”沈婵有些迷惑,自己扮男也是有些年份的,叫那洛暝知道也就罢了,如今连澈月也知道了。

澈月被沈婵逗笑,“我也是女子,自然分得清”

澈月无依无靠,流落江湖,是长安相救,还叫她帮忙打理长安酒馆,这分恩情澈月不忘,自然是对沈婵极好。

沈婵去了琴房,里面各色的琴映入眼帘,数不胜数,每个皆价值连城。

而几日后要拍卖的那琴,叫断情。

自此天涯陌路,与君断情望莫怀。

沈婵摸着那琴,听着穆枫讲着这琴来历。

先皇与先皇后二人伉俪情深,本是令世人惊羡的一对夫妻。

二人却在朝堂阴暗,后宫争斗中彼此出了嫌隙,叫小人钻了空子。

先皇后骨子傲气,不肯降下脸面,皇上亦是九五之尊,二人渐行渐远。

后有人诬陷先皇后与先皇亲弟弟俞慕怀有染,先皇听信谣言,大怒,废了后。

而先皇后不堪被辱,先皇的不信,叫先皇后彻底死心,终于,二人在皇家的明争暗斗中失去了彼此。

先皇后自然是不肯再待在宫中,抛下了年纪尚小的幼子,出了家。

这把琴本是先皇后想送给先皇的生辰礼物,材料特制,不易受损,可保千年不毁,但是发生了这件事情后,先皇后漠然置之,将其取名为断情。

可在这把琴交由先皇后先皇后却自了尽,先皇痛苦不堪,悔恨当初。

“后悔有什么用?”沈婵听着穆枫讲的故事,有些替先皇后感到不值。

“呵,还要装个深情的模样供后人赞颂”沈婵冷笑,一个窃国的乱臣贼子罢了。

那洛暝也是个可怜人,没想到母亲是这样含恨离去的。

“你怎的还伤感起来了?”穆枫笑他这个大男人没想到还这么多感悟,“跟个女人一样”

伤感不是沈婵的作风,她瞥眼一笑,看向穆枫,“穆枫,议论皇家之事可是死罪”沈婵就想吓唬他。

十六七岁,正是翩翩少年,也不是胆大妄为。

“可这是你自己要听的,莫要吓唬我”穆枫的确被沈婵这番话给唬住了,但嘴上却是不怕事的主。

“你们二人在做什么呢?”澈月进来,见二人正说着话。

“澈月姐,这新来的沈单吓唬我!”穆枫见澈月来了,忙走向澈月。

澈月弯着唇角,有被穆枫笑到。

“穆枫,帮我去做件事,到城东和顺药堂抓些药,按这张纸上的药方来”澈月将药方递给了穆枫,再三叮嘱了要稳重些,快去快回。

“好的澈月姐,一定办好”穆枫温柔的朝着澈月笑着。

“不如我跟穆枫一起去吧”沈婵也是无事可做。

“咳咳咳...”澈月的脸有些苍白,不认真看,是瞧不出来的,这一声咳嗽倒是警醒了二人。

“澈月姐,你快去歇着,我们去抓药了”穆枫见着澈月咳嗽,脸一瞬开始紧张。

沈婵看着这穆枫这副嘴脸,丝毫不像刚才跟自己的那副玩乐样子,猜出个大概。

*

俞墨轩懒懒的的斜靠在龙椅上,底下是一众大臣,可他谁都未放在眼里,只是用手指轻轻转着悦妃,也就是晚倾的发丝。

俞墨轩倒是头一位上朝还带着美人的,但大臣们没有进言的。

“江陵疫情严重,还望皇上下旨援助”段启开始言语。

“允了允了”俞墨轩未在意大臣说了些什么,随手一挥,便允了国库拨十万银两。

“启禀皇上,段大人几日前便在国库拨了十万两,如今仍要大笔赈灾款,未免不叫人觉得中饱私囊”沈之洲间奏。

段启惊愕的看向沈之洲州,此人一直是不偏不倚,从未站过谁的边,如今此言,怕是与程毅为伍了。

“沈大人何出此言?自然是为了黎民百姓,江山社稷”段启以退为进,搬出社稷江山。

俞墨轩皱了皱眉,看向段启与沈之洲,再将目光投向了洛暝。

“听闻段大人贵府奢华无比,家中陈设不菲,这样的支出怕是户部的俸禄给不出来吧?”沈之洲句句说到点子上,叫段启不免有些惊愕,不知程毅是给了何好处。

但段启依旧如故,无丝毫慌乱,透着股悠扬,不紧不慢。

“段大人为朝堂付出甚多,仅凭沈。

----------------------

又是求收藏的一天~ o(* ̄▽ ̄*)o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