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第6章

手写樱花 2022-06-24 12:01:17
大人几句话也能搬到是非不成?”站段启的大臣就以及维护。“也没证据,就是莫须有的罪名,沈大人你可担得起?”“最好是的证据就是他的府邸”沈之洲一人显然不足已抗衡段氏党羽。“都无须反正了!”龙椅下方寸步之处的椅子上,男子张口说话的。“那就是赈灾,那这银“没有证据,便是莫须有的罪名,沈大人你可担得起?”。...

大人几句话也能搬到是非不成?”站段启的大臣开始维护。

“没有证据,便是莫须有的罪名,沈大人你可担得起?”

“最好的证据便是他的府邸”沈之洲一人显然不足以对抗段氏党羽。

“都不必再说了!”龙椅下方寸步之处的椅子上,男子开口说话。

“既然是赈灾,那这银两是定要拨的”洛暝的话无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谢皇上,谢摄政王殿下,臣替受苦的人民感念皇恩浩荡!”段启说的慷慨激昂,跪下行礼,接着众大臣纷纷跪下。

“这批赈灾的银两,便权权交由段大人护送”洛暝眼里透着几分不紧不慢,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谢......”

“沈大人监工”未等段启说完,洛暝打断了他的话,这话一出,便叫段启愣住了。

“是...”段启未驳此次言论。

“如今,程大人可是相信我投诚之意了?”一出朝堂,沈之洲与程毅二人便走在了一起,而这被段启看在了眼里。

“我自然是相信沈大人的忠诚”程毅肆意大笑,旁若无人。

就单单凭刚刚沈之洲在朝堂弹劾段启一事,便是明了这忠心,今后必会与段启对立,若沈之洲不站程毅,便是自寻死路。

“皇兄,为何要派沈之洲监工此事?如若怀疑段启吞了赈灾款,大可调查”俞墨轩正经的模样也只有洛暝能看见。

人人都道昱国新任皇帝不堪大任,却谁都看不透这小皇帝皮囊下真正的面孔。

“段氏党羽众多,只是个贪赃,还不足以整垮段家,但灾民何辜?”洛暝脸上虽挂着漫不经心,但教人感受不到他内心的情绪。

“所以皇兄才叫沈之洲监工,这样十万两才能真正帮到灾民”

既是弹劾了段启,那沈之洲便是监工的最好人选,依着今日之事,夏知州难免不会去寻段启中饱私囊的证据,而段启也不会傻到让监工沈之洲发现。

“那段启...”俞墨轩转念一想,段启这些年做的事情也是叫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不除,那就是为虎作伥。

“查,都要查!不止他段启”洛暝九分冷的眼神叫俞墨轩看着一愣,“朝堂是该变天了”

段启与程毅都是先帝亲用大臣,皆自持功高,自然是不易为俞墨轩所用。

“皇上,该为朝堂选拔新人才了”洛暝淡淡是说道,好似不在意一说。

但是俞墨轩也能猜到几分,朝堂大多分为两拨,如今若要朝堂还姓俞,自然是要除一些人,而真正需要的,便是段程两家都不站的人才。

俞墨轩在一旁默默点了头。

*

“大夫,帮忙按这张方子抓些药”沈婵与穆枫二人已经抵达了和顺药堂,便立即抓药。

大夫看了眼沈婵,便去抓药。

沈婵看着眼前年过半百的老人,怎么偌大的药堂就只有他压根呢?

“好累啊!”穆枫赶了很久的路,一来便找了个椅子坐上了。

看着累成狗的穆枫叫沈婵嘴角一抹。

长安酒馆离这儿甚是远,为何要在这儿抓药,沈婵也是疑问。

“你们是长安酒馆澈月的人吧?”陆子民边抓药,边问着。

“你怎么知道?”听见澈月,穆枫也是注意起来。

“她经常到我这儿来抓这个方子上的药,自然是知道的”陆子民扔抓着药。

“为什么澈月姐总舍近求远在您这抓药?”沈婵的话问到了点子上。

“一药难求”陆子民毫不夸张的说自己这儿的药,别的药堂医馆是不会有的。

陆子民将抓好的药放在了桌上,皱了皱眉,“还差一味”

“那赶紧找啊”穆枫急了,澈月交代的事情自然是想办好的。

“没了”陆子民淡淡的一说。

“刚不是还说自己这儿一药难求吗?不过如此”沈婵轻轻一瞥。

沈婵的话使陆子民看向他。

忽然,陆子民的手便将沈婵的手腕拾住,被控制了双手的沈婵下意识的躲开,却被陆子民死死的抓住,躲不开。

穆枫在一旁看傻了,意识到不对,拿起剑就对着陆子民的脖子,“还不快放开!”

陆子民倒是一点都未慌乱,渐渐松开了沈婵的手。

“公子,你一来我便看出你体内被人种了蛊,果然不假”陆子民捋着胡子,好像在等沈婵的夸奖。

“什么蛊?”沈婵听到这里,抬起头来,不解。

“谁叫陆子民?”一声男声响起。

沈婵与穆枫一看,官兵们已经进了药堂,来势汹汹。

“老夫便是”正在抓药的陆子民愕然,见官兵也是严肃的脸,心想不会是什么好事。

“陆子民,有人告你医死了人,带走!”为首的官兵手一挥,便上前按住了陆子民,叫他不能挣扎。

陆子民想挣扎却无果。

“诶我们的药......”穆枫意识到情况不对,这人被抓走了,那这药如何是好。

“去别的医馆看看”沈婵看着陆子民被押解的背影,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可令二人想不到的事情是,这一味药,还真找不出第二家有卖的。

“你说要不去见那老头?”穆枫也是有些着急,抓个药都不能澈月办好。

“既然是医死了人,那这医术便也不能全信,先回去看澈月姐怎么说”

咕咕咕。

“要不...先吃饭?”穆枫摸了摸头,少赶点路,先吃饱再说。

二人到了一家面馆坐下,便听见了邻桌的话语,不大不小,刚刚好被沈婵听见。

“陆大夫这事儿你们听说了吗?”

“当然,说是医死了知府家二小姐,可惜了这一身好医术”说罢,那人叹了口气。

“听说这事儿啊,另有隐情,是不是陆大夫的错,还难说”

“那知府管你谁的错,死的是自己最爱的女儿,能不将这陆大夫活剐了不成?”几人怕这话被外人听见,便停止了言语。

穆枫这么一听,有些迷惑,“这该不是一桩冤案吧?”

穆枫看向沈婵,却见她眉头紧锁,思索着什么。

“怎么?你想给这陆子民平冤?”沈婵一笑。

“我们可以把这件事直接告诉知府啊”穆枫天真一说。

沈婵拿着筷子敲了穆枫的头一下,“就你这脑子,那些人都知道的事情,难道知府会不知道?”

沈婵陷入沉思,也是,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有人在这里说道,是闲人嚼舌根,还是真的另有隐情,还要另说。

----------------------

卑微在线求收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