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公子有病我没药

第六章 公子有病我没药

饭团桃子控 2021-09-15
谢保林猛地站起了身。大陈官制繁杂,从小到大,是县,州,路。譬如富阳县,就隶属于杭州,两浙路。一州之长为知州,但是一路却不设最高长官,也没有统一的衙署,设四司行监职,其中以经略安抚使...

衣手遮天

推荐指数:10分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谢保林猛地站起了身。

大陈官制繁杂,从小到大,是县,州,路。

譬如富阳县,就隶属于杭州,两浙路。一州之长为知州,但是一路却不设最高长官,也没有统一的衙署,设四司行监职,其中以经略安抚使最为厉害,执掌军务同民事。

是以齐国公要来,州县里的官员们,一个个的都眼巴巴的等着,恨不得穿上彩衣踏歌欢迎,好在新上峰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紧等慢等来了准信,说是腊月初十里准准到。

如今莫名的提前了,那可是打人一个措手不及,谁又知道齐国公可是别有他想?

“我且先去寻宋知州。今儿个去山庙也累了,你们早些歇着。”谢保林说着,忙添了衣,撑着伞就急吼吼的要出门。

他是富春县令,够那经略安抚使还远着呢,伸长了脖子也够不着,但人家都住你隔壁了,若是不向知州汇报,怕不是要吃挂落了。

谢保林匆匆一走,翟氏又心急着为谢景娴量体裁衣,一家子人很快就散了去。

谢景衣的小院子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甚至能够听到大雪压得枯枝吱吱作响的声音,虽然天色渐暗,但因为有雪,外头依旧是亮如白昼。

一夜好眠,等谢景衣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三娘子,我叫我阿爹去打听了,说那王婆子昨儿个在齐国公府的角门处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人出来应声。后来去了客栈,今儿个一早,便坐船离开杭州了。”

谢景衣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微微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发髻,“梳得斜一些,更适合我这个年纪。”

“哦哦,好的”,青萍有些手忙脚乱的,她梳头都是跟着自己阿娘学的,难免梳得略显正经,有些老气横秋的。

“天不亮的时候,老爷便回富阳了,徐公子来寻大郎,早早的就去书院了,来不及同三娘子告别,只使了宝鉴来说一声。”

宝鉴是谢景泽身边的小书童,平日里在书院里贴身伺候。

谢景衣随手在首饰匣子里挑了个珠串儿,递给了青萍,惊讶的说道,“徐子宁何时同我大兄如此好了?”

青萍一愣,“三娘子忘记了么?今年大郎生辰,徐公子还送了他一方好砚台,以后每次休沐过后,他都来的。大郎不爱吃甜食,可每次都要大娘子做了芸豆糕给他带去呢,说是徐公子爱吃。”

都过了那么些年了,这些个事情,她如何能记得?

她眼珠子一转,微微一笑,心底便有了盘算。

“你叫前头备车,我今日要去兴南街的铺子。”

她在宫中做过掌衣,衣服的布料,纹样……不说样样精通,起码是胸有沟壑,只不过做人也好,做买卖也罢,都得懂得变通。你拿着镶了金线的襦裙,非要农户女买来做嫁衣,别说她买不起了,她就算是买得起,那她穿上身,也逾矩了不是。

而兴南街在她的印象中,往来的多是一些普通的百姓,过了腊八便是年,如今正是要赚钱的时候了。

青萍惊讶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雪虽然比昨日里小了一些,但还是不见要停的迹象,“可是三娘子,家中统共两辆马车,一辆是老爷往来用的,夫人的那一辆去送大郎还没有回来。没有车了……”

……

不一会儿工夫,谢府门口就出现了一头青驴,在那驴背上,坐着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少女,在她的前方,站在一个贼头贼脑,一脸心虚的丫鬟,“三娘子,咱们真的要骑驴么?”

谢景衣仰了仰头,“骑驴怎么了?满杭州还有比我这驴儿更壮硕的?天天关在窝棚里,委屈它了!看看这毛色,油光呈亮的,看看这牙口,一嘴碎大石不为过!不是我吹,便是那汗血宝马,都不及它威风……”

这驴儿是有一年生辰,大伯送她的,再小一些的时候,她还骑着满城转悠,后来长大了些学了规矩,便跟着阿娘坐马车了。

小毛驴仿佛感受到了谢景衣的夸奖,高兴的仰着头嘶鸣起来,谢景衣来不及高兴,就看到身边出现了一个咧着嘴的马头,那模样好似在说:老虎不在家,猴子充霸王!

谢景衣眼皮子一跳,仰起头一瞧,果然见那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个穿着湖绿色长衫的少年郎,他一脸平静,眼底无人,正是那老熟人,住在巷子深处的柴二郎。

“柴公子这么早,这么巧……”

柴祐琛居高临下的看了谢景衣一眼,薄唇亲启,“若有太阳,已上三竿,不早;我家在里,你家在外,不巧。”

谢景衣觉得自己心中的小人,在摩拳擦掌……

可眼前这位是她阿爹上峰的上峰的儿子,惹不起!

谢景衣想着,伸出手来,摸了摸小毛驴的脑袋,乖乖走慢些,让那马同他讨嫌的主人先走一步……

小毛驴甩了甩尾巴,三步一停的慢悠悠的走了起来。可走了好一会儿,谢景衣发现,那巨大的马头,还在身侧,咧开嘴嘲笑着,好似在说:比走得慢啊,那本大马也是不会输的……

哪里来的傻雕!不!傻马!

谢景衣有些窒息,“柴公子若是着急,先走一步吧!这杭州城太平得很……”

柴祐琛眼皮子都没有抬,“遛马,马喜欢。太平好,没人抢我的马。”

……谢景衣拍了拍小毛驴的屁股,小毛驴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思,撒丫子就想跑,瞧得一旁的青萍,着急上火,可没跑几步,谢景衣便让她慢了下来。

没有办法,驴慢马慢,驴快马快。

就这么驴儿悠闲,主人痛苦的一路到了兴南街,谢景衣松了一口气,率先从毛驴上跳了下来,放眼一看,只见那铺子上头整整齐齐的摆着各种布,颜色花纹搭配齐整,伙计面带笑容露出八颗牙齿,十分得体,顿时心中大安。

这铺子不错,在兴南街十分显眼的位置,左边是首饰铺子,右边是胭脂铺子,对面……

谢景衣往对面一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见对面也有一间布行,差不多是谢景衣这间的三个大,十分的显眼。

最让人惊奇的是,那铺子里的陈设,摆布的方向,颜色的搭配,甚至连伙计笑容的幅度,都一模一样,跟照镜子似的……

断人财路,此仇不共戴天啊!

谢景衣扭头看向了出来相迎的掌柜的,“对面是怎么回事,是哪家的铺子?”

掌柜的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瞧见柴祐琛下了马,对面的掌柜的快步迎了出来,笑着对他拱手道,“东家!”

公子!有病得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江山代有奇葩出 第二章 哪来的倭瓜挡道 第三章 亦真亦假叹荒唐 第四章 一手遮天大人物 第五章 今天天气很不错 第六章 公子有病我没药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