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嫁偶天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挣扎

第二章 挣扎

木嬴 2021-09-15
河间王见孙女儿不想活了,一怒之下,提着刀去了靖安王府,走之前说就是押,也要押着靖安王世子把她给娶了……话犹在耳,只是当时姜绾才刚醒过来,脑袋还懵的厉害,完全没领会到这其中的厉...

嫁偶天成

推荐指数:10分

《嫁偶天成》在线阅读

河间王见孙女儿不想活了,一怒之下,提着刀去了靖安王府,走之前说就是押,也要押着靖安王世子把她给娶了……

话犹在耳,只是当时姜绾才刚醒过来,脑袋还懵的厉害,完全没领会到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更别提把人拦下了。

这都走了半个多时辰了,可别真动手啊。

强扭的瓜不甜啊啊啊。

万一靖安王世子宁死不屈,她更丢脸。

又万一靖安王世子屈服了,必定颜面尽失,心存怒气,将来她嫁了,到了人家屋檐下,可能会给她好脸色瞧吗?

祖父总不可能成天待在靖安王府给她镇场子,要靖安王世子对她笑颜相对吧?

姜绾头疼的紧,偏双手被捆在背后,想揉揉太阳穴都办不到。

屋外,有唤声传来,“十一少爷,你跑慢点儿。”

“姑娘真没死,她还活的好好的。”

姜绾抬头望去,只见一小男孩滚进屋来,一瞬间,她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丫鬟口中的十一少爷是姜绾最小的堂弟,还不满五岁。

因为跑的太急,小短腿又抬不高,绊到了门槛,直接滚了进来。

身后追过来的丫鬟吓坏了,赶紧将他抱起来,急问道,“十一少爷,可摔疼了?”

小男孩没说话,奋力挣脱开丫鬟,继续横冲直撞,脑袋撞的珠帘哐当作响。

他一口气跑到床榻前,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望着姜绾,又惊又喜又害怕,“姐,你真的没死吗?”

姜绾还未说话,金儿先道,“姑娘活的好好的,不会死的。”

追着小男孩过来的丫鬟道,“十一少爷听说姑娘死了,哭了半天,怎么哄都哄不好,奴婢告诉他姑娘还活着,他不相信,一定要过来看看,奴婢都拦不住他。”

小男孩三两下蹬掉脚上的鞋,爬上床,望着姜绾,带着哭腔和不舍道,“姐,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就没有姐姐了。”

看着他哭,姜绾想帮他擦掉眼泪,奈何双手动不了。

小男孩见她挣扎,才发现她被捆着,生气道,“为什么捆我姐姐?”

说着,就要帮姜绾把绳子解开。

只是他那点小力气根本解不开,但这举动让姜绾很感动。

金儿阻拦道,“是老王爷让捆的,怕姑娘再想不开寻死,小少爷别动。”

小男孩一听,赶紧收了手,见姜绾还在挣扎,他摁着姜绾的脚,不放心的问金儿道,“捆的结实吗?会不会挣开?”

姜绾,“……。”

金儿说捆的很紧,小男孩还是不放心,让金儿拿绳子来。

心塞的是姜绾使唤不动金儿放了她,这小丫鬟拿绳子比谁都麻溜。

小男孩还不放心金儿捆,要自己来,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虽然捆的不紧,但架势很吓人。

姜绾已经放弃挣扎了。

她浑身无力,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说服她们相信她不会再想不开了。

就这样吧,她就不信他们还能捆她一辈子。

屋外,一雍容华贵的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急急走进来,她脸色苍白,眼眶红肿,显然又是一个哭了许久的。

姜绾猜这应该就是她娘河间王府大太太阮氏了。

她一大清早投湖自尽,老王妃悲痛欲绝晕倒,阮氏是她亲娘,痛失爱女更是悲痛,太医让府里准备后事,她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晕倒在了姜大老爷怀里。

阮氏抱着姜绾,怪她心狠,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阮氏是真伤心,忘了姜绾肩膀还有伤,抱的用力,疼的姜绾眼冒金星。

还是金儿反应过来道,“太太,太太,姑娘肩膀还有伤,您轻点儿抱。”

阮氏赶紧松开,心疼道,“娘可抱疼你了?”

姜绾忍着疼摇头,“不疼。”

“娘,您放了我吧,我不会寻死了。”

“其实我在跳湖的时候就想通了,为了那些不愿意娶我的人伤你们的心,太蠢了。”

“我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哪能再犯蠢?”

阮氏一听,高兴道,“太医说你失忆了,你好了?”

姜绾,“……。”

把这茬给忘记了。

这是撒谎撒马蹄子上去了啊。

在阮氏期盼的目光注视下,姜绾艰难的摇了摇头,“我……我是听丫鬟说的。”

阮氏眸底的光芒一点点的黯淡下去。

姜绾忙道,“娘,我没骗你,我真的想通了,即便一辈子不嫁人,我也不会再寻死了。”

阮氏摸着姜绾的脸,道,“娘相信你。”

犹豫了片刻,她才帮姜绾解绳子。

十一少爷就挨着姜绾坐着,有点着急。

他不放心姐姐说的啊。

阮氏刚把十一少爷捆的那道绳子解开,外面跑进来一丫鬟,喘气道,“太太,老王爷回府了。”

阮氏一听就松了手,摸着姜绾的脸道,“娘先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她心急知道老王爷去靖安王府逼婚的结果,若不是她晕倒了,她肯定会拦着。

老王爷行军打仗,性子沉稳的可怕,唯独碰到姜绾的事,那是性子要多急躁就有多急躁,简直判若两人。

靖安王府是怎么也不能去的啊。

阮氏匆匆离开。

姜绾继续坐在床上挣扎,分外的想死,别就这么走了啊,好歹把她也捎带上啊。

事关她终身,她比谁都心急知道结果啊。

“金儿,你快跟去看看,”姜绾道。

小丫鬟点点头,飞快的追了出去。

松青堂是老王妃的住处。

知道老王妃急着知道结果,老王爷回府后,直接就到了松青堂。

刚坐下打算喝口茶润润喉,老王妃就在五太太的搀扶下疾步走过来,急问道,“你没在靖安王府动手吧?”

老王爷把茶盏放下,道,“话都没能说上两句,哪来的机会动手?”

老王妃眉心一皱,这怎么会?

“我去的时候,靖安王正急着出府,听我说绾儿寻死,也是吓了一跳,让我别急,先好好安抚绾儿,等明儿皇上狩猎过后,他再来府上和我详谈,一定能商量出个两家都满意的办法来,”老王爷道。

“他态度这么好,我能和他一个小辈动手吗?”

况且他一把年纪了,还真不一定是靖安王的对手。

皇上狩猎是一个月前就定下的,狩猎之事正好由靖安王负责。

“可别是权宜之计,”老王妃怀疑道。

靖安王可不是个软柿子,绣球砸晕他儿子在前,老王爷怒气冲冲上门逼婚在后,他还能这么和颜悦色?

老王爷摇头,“这倒不会,靖安王为人正直,一向说话算话,这事又关乎绾儿性命,他不会也不敢匡我。”

“等明儿狩猎过后再说吧,也不差这一天。”

孙女儿能救活过来,比什么都重要,要不是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他还舍不得孙女儿出嫁呢。

可姜绾不急,姜大少爷他们还在祠堂罚跪呢,阮氏走进去,试着帮忙求情。

其实已经求过好多回了,只是老王爷都没松口,但没用也得求啊,总不能因为她女儿,让府里其他少爷都跪坏身子。

阮氏没敢抱多少期望,只尽力相求,但是破天荒的,老王爷这回很好说话,“让他们都回去吧。”

阮氏一脸诧异,就连老王妃都多看了老王爷几眼——

老王爷似乎心情挺好?

屋内,姜绾被放了一半卡住了,任凭她怎么说服丫鬟,丫鬟都不敢放她,谁知道太太是不是后悔答应放了姑娘才走的那么急的?

性命攸关,可不敢马虎大意。

十一少爷倒是被说服了,但是他力气小解不开绳子。

姜绾只能逗他玩了。

从他口中,姜绾才知道为什么自家兄弟多,来的却只有他一个,因为其他少爷都被罚跪祠堂了。

疼妹妹是应该的,但不该气头上把那些世家子弟都给打了,还用御赐的绣球打,这是对皇上的大不敬,也落人话柄,叫人退了亲。

行事过于鲁莽,河间王罚他们在祠堂反省。

别看河间王宠姜绾宠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但河间王府规矩严的很,河间王罚他们,除了姜绾敢给他们送饭外,哪怕是老王妃都不敢送几个馒头给孙儿。

正说着呢,走进来三个俊逸不凡的男子。

模样个顶个的好,只是一瘸一拐呲牙咧嘴的走进来的。

从丫鬟口中,姜绾知道,这是她的大哥二哥和三哥。

来的只有他们三个,他们三年长些,被罚跪了两天都疼成这样了,比他们小的就更伤的严重了,想来但来不了。

他们在祠堂罚跪,并不知道姜绾投湖自尽的事,没人敢告诉他们。

刚刚出了祠堂就听说了,顾不得跪青的膝盖,一瘸一拐的就来了。

看着他们眼里流露的关心,姜绾就越觉得姜七姑娘蠢的厉害,为了一群不喜欢她的人寻死,让这些关心她的人悲痛,真是傻的没边了。

姜大少爷姜枫见姜绾不说话,担忧道,“怎么不说话?”

“大少爷,姑娘她失忆了,”丫鬟提醒道。

“失忆又不是失语,”姜枫道。

“不会病的又严重了吧?”

说着,伸手探姜绾的额头。

姜绾鼻子发酸,摇头道,“大哥,我没事。”

姜枫松了口气,“吓死大哥了,没事就好。”

“以后受了委屈就告诉大哥,不能再做投湖自尽这样的傻事了。”

他们可就这么一个妹妹,那是绝对绝对不容有任何闪失的。

老王爷走进来,姜枫他们齐声唤“祖父”。

老王爷摆手道,“都回去吧,好好歇息,明儿还要去参加狩猎。”

包括姜绾在内,一个个目瞪口呆。

“还要去参加狩猎?”姜三少爷姜琰嗓音飘的厉害。

他膝盖疼的站都站不住了啊,怎么骑马狩猎啊?

可老王爷不改主意,“不但要去,还得给我好好表现,让满朝文武都瞧瞧,我河间王府的儿女不会因为退个婚就一蹶不振。”

气势雄浑,百折不屈,连姜绾都动容了。

结果老王爷又来了一句,“明儿狩猎场有只鹿,猎回来给绾儿补身子。”

姜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倒霉 第二章 挣扎 第三章 谦虚 第四章 定亲 第五章 晦气 第六章 过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