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纸贵金迷》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都知道二位要干啥

第2章 都知道二位要干啥

清枫聆心 2022-07-10 06:54:15
福旺是子承父业,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拥用一家客栈但是很体面地的,并且方圆百里再也没第二家。不论是再次前去烬地,但是转去南陈山麓,不急着疾行的人都要在福来客店。虽然也不是忙不回来的生意,但始终有客,走马灯儿不歇。这是福旺入主的第二个年头,自问见这是福旺接手的第二个年头,自认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了,但这日堂里吃饭的两桌人挺特别。他一边拨着算盘珠子,一边打眼东瞧西瞅。。...

纸贵金迷

推荐指数:10分

《纸贵金迷》在线阅读

福旺是子承父业,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拥有一家客栈还是很体面的,而且方圆百里再没有第二家。无论是继续前往烬地,还是转去南陈山麓,不急着赶路的人都会在福来投宿。虽说不是忙不过来的生意,但一直有客,走马灯儿不歇。

这是福旺接手的第二个年头,自认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了,但这日堂里吃饭的两桌人挺特别。他一边拨着算盘珠子,一边打眼东瞧西瞅。

烬地是流放地,千里荒芜,只有矿山,去那儿做苦役的人,十有八九出不来,所以往北的,要么是官差囚犯,要么是探亲访友,要么是偷矿掘金。南陈山麓有绵延不绝的深山老林,盛产顶级的木料,野山参和珍禽,来往就以走商的贩子居多,一般都是成群结队,去时空人空马,回时满满的货。

不过,这南北两桌人,福旺还真看不出是干啥来去的。

一桌是孤客,打从进了店,就戴着老大一顶斗笠,只能看见他乱七八糟的短胡。桌上放一柄宽剑,鞘上锈迹斑斑,好像很久没用过一样,连吓唬人都勉强,而且剑的主人看着也不像侠客,穿一身海青袍子,感觉顺手牵羊捞来的,有点短手短脚,袖子开了线也不补,脚下的鞋倒是皮靴子,可头上都裂了嘴,能看到灰白袜。

也不知到时能不能结账。福旺看一眼那人身旁瘪瘪的包袱,悄悄叹口气。开门做生意,难免遇到霸王,实在不行就当做善事了。而且,客人只要了一碗清水面,一张通铺,费不了几个钱。

另一桌是一家四口,男的俊,女的美,十一二岁的男娃娃秀气成稳,五六岁的女娃娃粉雕玉琢,两个孩子既像爹又像娘,都漂亮。身后站了两个丫头打扮的,单独放到哪一户,都是小姐。除了小厮管事,还有六个结实的汉子,腰间佩刀,目放精光。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衣着华美精贵,出来排场大,又讲规矩,还是从南陈过来的。北周妇人穿得没有南陈细秀。那妇人的衣裙绣着冬雪落梅,雪欲动,梅正开,那灵气劲儿,只有南陈的绣品。

福旺掌柜当久了,养出这么点猜人来历的兴趣,这回遇到难题。正寻思着,帘子让一根棍子顶开,北风带雪片,兜着旋儿灌进来。

官差。

一定是押解囚犯去烬地,总算能让他猜着一回,福旺怪兴奋,高喊一声,“官爷快请,外头冰撬,冷得紧——”顿时哑然,感叹词掐没了。

一位美人。眉似山黛,眼若泓波,小嘴丰唇,面带妖尖,鼻细直。即便戴着栲,乌丝狼狈凌乱,身上穿着脏乱破烂的棉衣,也无法掩藏玲珑曼妙的身段。脚步阑珊的样子,如弱柳倚风,只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真想去扶一把。

福旺长那么大,没见过这般的美人儿,天生——

怎么说呢?

天生勾男人魂!

他不由自主走出柜台,听到自己有点失魂落魄的声音,“姑娘,当心走。天寒地冻,我给你上碗热辣牛肉汤,可好?”

可怜啊,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如花似玉的年纪被流放到此,今后日子可怎么熬?不过,去烬地的囚犯都贬为官奴,会遭受墨刑,在面上染奴字,这女子却没有。福旺又猜不着了。

来的正是采蘩。

“好个屁!”紧跟进来的黄牙拿官棒顶了顶福旺,“一个奴隶喝什么牛肉汤?老子没钱花在她身上。给我和兄弟一人来一碗,再切半斤牛肉,两个小菜,一壶温酒。她嘛,白饭就是给她的造化了。”

福旺被黄牙的恶形恶状警醒,退到柜台后,不敢再看那女子一眼,“两官爷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啊,天都快黑了,大雪地里过夜,想冻死还怎的?”鼠脸搓手捏耳,接过了话。

“是,是,我这就安排两间房。”福旺照平时的习惯分房。

“要两间干什么?一间,宽敞点的,清静点的,隔壁别安排住人。”黄牙不耐烦喊完,对着采蘩的背影,笑得色起。

福旺一怔,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图,充满同情地看采蘩一眼,这是要作孽啊。这女子即便犯得是不可饶恕的罪,流放烬地已是惩罚,还要被这两个狗官差欺辱吗?他虽然知道,也觉得厌恶,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坐在一头的美妇人禁不住皱了皱眉,和同样关注到官差色胆包天的夫君交换了眼神。她的夫君摇摇头,让她听过就算。

倒是那个小女儿,眼睛圆圆大大,伸出胖胖的小手,指着采蘩,娇声娇气道,“娘,漂亮姐姐为什么脖子里要套木板,不重吗?”

父母还不知道如何解释,他们的儿子就开口了,“她做了很错的事,所以要惩罚她。自古有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值得同情。你也别叫她姐姐,这里离北周流放地很近,多半是送去服役的奴隶。我们何等人家,怎能自贬身份?是不是,爹爹?”

当爹的苦笑,有个聪明的儿子,实在不是他的错。

“钥儿,莫论他人是非,除非你弄明真相。”当爹的不说,当娘的说。妇人教完儿子,给他碗里夹菜,“安静吃饭。”

男孩到底还小,努努嘴,不服也得听,低头自顾自吃饭了。

另一桌孤客自始自终不望一眼。

采蘩仿佛充耳不闻这些声音,即便在听到黄牙要一间清静房的时候,身体都不颤不栗。她在想一件事。前生的事。

雪地上,黄牙伸手来摸她脸的时候,她才睁眼。但在那之前,她就已经有了意识,尽管有些浑浑噩噩,黄牙和鼠脸的对话,前世昏迷中可能错过,在今世则听得一句不漏。他们要侮辱她的心思,从上路第一天就昭然若揭,对她而言已不新鲜。不知道的是,他们还要杀她。沈珍珍显然花了大价钱不让她活,可是为什么前世她是活着被送到烬地的?也未曾受辱。这里歇一宿之后,明日傍晚便到烬地,她记得就是赶路,两官差连秽言秽语都少说,东张西望的,好像身后有鬼。

她的记性很好,所以不会错。也就是说,当时在这客栈里,有人很可能帮了她,让两个官差改变了主意。但没有帮到底,就意味着对方不是十分心软之人。然而,找出那个人,也许是她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采蘩低头抬眉,重新焕发光彩的明眸,从乱发后,仔细打量每一个人。

----------------------

聆子新书要冲榜,求推荐,点击,收藏。

弱弱一句,长评有没有?给亲们一个星期酝酿一下,下星期试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戴栲的女人 第2章 都知道二位要干啥 第3章 有点不一样了 第4章 见义勇为的贼? 第5章 不好意思,你自救吧 新文《慢春风》发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