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穿花纳锦小福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被逼分家

第4章 被逼分家

板栗酱33 2022-07-12 20:20:34
“当年你重伤,我们家救了你,给他你安排好了家室,让你也可以妻子孩子热炕头的。咱们村里人是这样,嫁回去的女儿是泼回去的水,我们家看你落魄,收养了你几年,也对你仁至义尽了!”张春花望着床上半死不活的白司卿,被人嫌弃道,“现在的也该另过了。待会里正来,张春花看着床上半死不活的白司卿,嫌弃道,“现在也该分家了。待会里正来,我们把家分了。”。...

“当初你重伤,我们家救了你,还给你安排了家室,让你可以妻子孩子热炕头的。咱们村里人就是这样,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我们家看你落魄,收留了你几年,也对你仁至义尽了!”

张春花看着床上半死不活的白司卿,嫌弃道,“现在也该分家了。待会里正来,我们把家分了。”

白司卿看了一旁肥胖如猪的女人,这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他情愿不要。

一旁的眼睛哭得比核桃还要肿的两个小孩,听到自己的阿婆要把自己的爹爹赶出家门的时候,哭得嘶哑的嗓子依旧拉着张春花的大腿道。

“阿婆,你不能这么做,爹还受伤呢!”

“爹这样的情况,出去会死的啊!”

张春花嫌恶地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两个孩子,马上把自己的裙子从他们手里扯出来,道:“把老娘衣服弄脏了你们两个小累赘帮老娘洗吗?”

看到自己阿婆如此凉薄,两个孩子又去求自己的阿公苏长贵。

苏长贵向来习惯踢皮球,道:“这件事都由你们阿婆做主。”

白司卿已经看透了这家人的本质,捂着自己的胸口,虚弱地对着自己的孩子们说。

“璠儿,瑛儿,过来……不要求他们,做人要有傲气……”

两小只哭唧唧地来到白司卿的身边。

“爹爹,我不要傲气,我只要你活在这个世上!”璠儿道。

“爹爹,我也希望你没事!”瑛儿也道。

白司卿继续教育着自己的孩子道:“比死更加可怕的是,丢了尊严。”

张春花嗤之以鼻地看着这一出父子情深的戏码,家里其他人也是冷眼旁观。

张春花冷笑道:“你有尊严,有傲气,很好!待会不要死乞白赖地赖在我们家!”

白司卿不屑道:“不稀罕。”

两小只知道了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哭得更加伤心了。

张春花对于白司卿这种她不懂的骄傲,只有窃喜,这一家拖油瓶就这样被甩掉了。

……

过了一会儿,苏仁带着里正来了,后面还跟着村里说话有分量的族老。

街坊邻居看这样这样的阵仗,纷纷好奇探头。

张春花看着自己家门外围了好多人,于是对自己的大媳妇说:“关门。”

里正上了年纪,头发几近花白,他杵着拐杖走了进来之后,听见长贵媳妇要求关门,冷哼道:“还知道自己家做事丢人了?要干出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这会子怕什么乡亲的眼色?”

大房媳妇苏三凤关好门之后,乖顺地站回了自己男人身后。

乡亲们虽然被挡住了看热闹的视线,但是他们的八卦自信是挡不住的,就算趴在门上也要知道苏长贵家是怎么不要脸要求分家的。

张春花在里长和族老的面前暂时收起了自己的跋扈的性格,没有怼里长刚才说的那句话。

“长贵啊,你家老婆子撒泼胡闹,你也不拦着点,做这种事出来,你们要怎么被别人看啊。”

“里正叔,你也知道,我在我们家说了不算。”苏长贵习惯性地躲在女人的后面。

苏家村里的苏姓人,溯其根源,都是同根,按照辈分,苏长贵叫他叔。

不是他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子,而是他也是跟自己的老婆子想的一样,不一样的是不想自己当坏人。

毕竟到时候出了问题,他可以说他管不了家里的悍妇,在村里依旧被称为老实人,不会落人口实。

“我们家长贵可是都听我的,我说分家就等于他这个户主说要分家,”张春花一脸骄傲道,“而且三房也同意分家。”

里正心疼地看了一眼床上面色苍白、身受重伤的白司卿,道:“你这样了还同意?”

“就算我在这家,他们也不会让我好好治病。”

“你看,三房可是同意了!”张春花凑上前接嘴道,生怕白司卿说出一个“不”字来。

璠儿和瑛儿看到里正太爷来了,用卑微可怜的语气求他主持公道。

“里正太爷,你看我们爹都成这幅样子了,他们还要欺负人!”

“里正太爷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被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盯着,一般人都会心生怜悯。苏里俯下身子,摸了摸他们的头。

他们家女儿疯傻,意见不作数。虽然白司卿作为赘婿,要是他同意了,这件事也就是等于拍板了。

“你家女儿……”里正看了一眼在白司卿旁边一动不动的肥胖身躯,“还在睡觉?”

全村人只知道白司卿受伤了,还不知道苏锦磕到脑袋了。

也好,张春花也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家的事情,于是顺着里正的话头道:“是的。”

璠儿马上纠正道:“娘她磕到脑袋昏迷了。”

“你这个臭小子乱说什么话!”

张春花被戳穿了,恼羞成怒,伸手先去打璠儿。

里正身后的一个族挡在了张春花的面前,道:“里正和村里的族老都在这里,还想当着我们的面前放肆?”

里正发现了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冷笑道:“呵,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想管了吗?你们这一家是在把他们往死路里面推!”

他当然只是这件事不知道张春花一个人撺掇出来的,而且一家人默许的结果。

“嫁出去的女儿本就是泼出去的水!能让这样的女儿在我们家留这么久,算是仁至义尽了!”张春花毫无愧疚。

苏长贵家其他人低下头,他们并不是觉得愧疚,而是谁都不想出这个头。

“可他是入赘你们家的啊?赘了你们家就算你们半大个儿子,不能一点情分也不讲!”里正后面的族老道。

“谁说的啊,明明是我们嫁女儿!只是看他们家没有房子接济他们而已,暂时让他们在家住下。”张春花在里正面前打死不认账。

“张春花,你对着我这个里正的面前信口雌黄什么?”里正被张春花的说得胡子都要气飞了,“族谱怎么写的?你们家要出人做徭役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哪次不都推你家女婿出来做?你们这一家懒汉在后面享清福,农忙的时候他下地做活,不农忙的时候还要上山打猎。人家为你们家做了这么多,就因为人家重伤快要不行了这般过河拆桥。不仅在世的的时候要被人戳脊梁骨,下去了怎么见苏家的列祖列宗!”

“我们家当初救了他,为我们家做牛做马不是应该的吗?”

“那当初你们救他的时候,身上的钱财可也是你们贪了!”

苏长贵家的外面的街坊邻居听到屋子里面的话,开始讨论道。

“这长贵一家真的是太过分,当初救白女婿的时候就不安好心,就是看上了他身上的银票,要不这一家懒汉,怎么能建这七进七出的大院子?”

“这还不算完,还强行污蔑白女婿强占了他们家那疯傻的三女儿。怎么可能,眼睛没瞎的人都不可能看上那傻姑,这其中肯定他们家搞了鬼。最后一发入魂,那傻姑怀上了白女婿的孩子,白女婿就再也逃不出他们家的魔爪了。”

“他们家女婿真是个好人,自己在长贵家的处境已经够艰难了,有空了还会帮我们乡亲邻居的忙。”

“他女婿人还聪明,当年童生考试他成绩可是位列榜首。本来让他读书考个举人,那他们家就飞黄腾达了,但是这家人目光就是短浅,为了让他女婿干活,不让人家参加科举。”

“唉——长贵家他女婿为何当初偏偏倒在他们家门口,要是倒在我们门口该有多好?那小模样俊的哦,哪里舍得让他干那么多的活,得让他天天钻在屋头跟我们家女儿生孩子,他们家那双胞胎长得可窝人心了!”

“然后让他科考成为举人,我们家就成了官家的丈母娘了!”

“那你们家得像他们家一样懒,懒得赚钱,不打猎还住在山脚下那种危险的地方。”

“那我们家可做不到,毕竟他们家当初有个福星,以后就指着卖女儿暴富。”

“说起这曾经的福星锦妹子真是可惜了,以前长得多水灵,现在这幅痴傻的样子,唉……”

“福星出生在这样家庭,真是可惜了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穿越后家庭圆满? 第2章 夫妻二人,病入膏肓 第3章 病床前的讨价还价 第4章 被逼分家 第5章 五星连珠的小福娘 第6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