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妾本贤良》在线阅读 > 正文 006章 我,饿了

006章 我,饿了

一个女人 2022-07-13
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求各种鼓励支持!*****猛得直挺挺坐出来并也没什么的,紫萱原来是就养成做些减腹的锻炼,虽然是她平时锻炼的动作之一;的话仔细看虽然能看见她的双腿因用劲而轻轻曲起。虽然丁太夫人只看见她的儿媳妇直挺挺的坐出来,哪里还能再特别注意到其它?立即但是丁太夫人只看到她的儿媳妇直挺挺的坐起来,哪里还能再注意到其它?当即她双眼一翻同样是没有开口,非常干脆的晕死在椅子上,身子软软的向地上滑去。。...

妾本贤良

推荐指数:10分

《妾本贤良》在线阅读

求收藏、求推荐、求各种鼓励!

*****

猛得直挺挺坐起来并没有什么的,紫萱原来就习惯做些减腹的锻炼,不过是她平常锻炼的动作之一;如果细看还是能看到她的双腿因用力而微微曲起。

但是丁太夫人只看到她的儿媳妇直挺挺的坐起来,哪里还能再注意到其它?当即她双眼一翻同样是没有开口,非常干脆的晕死在椅子上,身子软软的向地上滑去。

丁太夫人身边的丫头原本会去扶住她的,因为个个都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人,向来照顾丁太夫人都是极细心极周到的;可是现在她们都先后晕倒摔在地上,也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来——在丁太夫人看到紫萱坐起来时,她们当然也看到了。

屋里立时就乱起来,姨娘们有尖叫晕倒、也有叫也没有叫就晕倒,丫头们同样如此,而厅外的婆子、仆从也不甘人后的尖叫、晕倒:屋里屋外霎间热闹起来。

胆子大的人还是有的,有那么几个丫头尖叫着没有晕过去,而冷氏也只是尖叫,依然清醒的很并没有晕死过去,但是她们显然也被吓得不轻,而因为她们的尖叫而让屋外多晕倒了两人。

丁侯爷没有尖叫,更没有晕倒。他只是吃惊的,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坐起来还睁着眼睛的紫萱,就保持着这个可笑的模样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紫萱的大礼岂能只是如此?她接下来如同没有看到屋里的人晕倒,也没有听到冷氏等人的尖叫般,缓缓的双腿并在一起直直的在灵床上平移,再曲腿不用胳膊扶床就直直的跳落到地上,直挺挺的站在灵床边上。然后她并没有急着跳动,而是缓缓的转头好像要看向丁侯爷和冷氏等人。

这下子那几个大叫着没有晕倒的丫头,两眼翻白终于晕死过去;冷氏看着紫萱缓缓的转头全身都开始发抖,忽然抱起头来如同疯子一样的大叫大嚷道:“不是我,不关我的事儿,不要来找我。”她想逃可是双腿却迈不动。

丁侯爷被冷氏的大叫吓了一跳,不过也顾不得冷氏紧紧的盯着紫萱道:“你倒底是人、还是鬼?”

紫萱没有理会丁侯爷,她对着冷氏又是一笑,因为舌头还在外面所以说话并不清楚:“那我应该去找谁?”她的话说得很缓慢,笑容在灯光下很古怪。

冷氏看到她的笑容,再听到她居然还开口说话了,再也支持不住,喃喃的一句什么话没有说完就此晕死了事。

紫萱很有些可惜的看看冷氏,在心中怪她胆子也太小了:你说完话再晕不成?就差一点点可以知道是谁要害死她了,唉。

好在屋里还有一个活人,她又缓缓的转头看向丁侯爷,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可巧的是她有四颗虎牙,尖尖的、平常那可是极可爱的,此时当然就不一样了,她呲着牙:“你希望我是人,还是鬼?”

丁侯爷看着紫萱,心头的寒意越来越盛,不相信鬼神的信念越来越薄弱:“你想要做什么,你已经死了快去投胎吧。你有什么好怨恨的,当初是你硬要嫁来我们丁家,不是你求皇上赐婚,不是你逼得芳菲为小——岂能怪我们丁家不喜欢你,非要赶你离开?”

紫萱闻言一愣:此事她还真不知道,对于做人第三者她没有半点兴趣;但是想到刚刚丁家人对她死去时的漠然,还有冷氏话中的深意,她再次森森的一笑:“善恶总有报的,丁侯爷。”

“你们做过什么,不要以为无人知道,常言不是说人在做天在看嘛,今天是你们的报应到了。”紫萱缓缓的吐出一个字又是一个字,就仿佛有着诅咒的力量让人全身冰冷。

院中那些想跑但是却双腿发软跑不掉的下人们,终于全部晕死过去,每个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大夫人来寻仇了。

丁侯爷的腿也有些发软,全是他想起朱紫萱做过的事情:“你害得芳菲小产,你烫伤芳菲……你做了那么多的恶事,还敢来报仇?天会收了你,天会收了你的。”

紫萱听到后皱皱眉头,下意识的不相信他的话:“你查过吗?你现在去叫醒府里的人问问,看他们怎么说?你没有听到你的小妾和屋外的人叫嚷,你如果什么也听不出来就真得是草包一个。”

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复杂,她不想再玩了;认为礼送到现在已经可以了,再说把人都吓晕死过去谁给她弄吃得来啊。

丁侯爷闻言张口结舌没有再答话,的确好像有些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但是他不相信芳菲会是个坏心肠的人。

紫萱看着丁侯爷动也不动,知道他是极为相信那个芳菲的,于她来说那个芳姨娘却是有最大的嫌疑的人;因此她看丁侯爷如此感觉他实在太可恶,居然还不想去查真相,看来要再给他些苦头才对。

于是她看着丁侯爷一步又一步直挺挺的蹦过去,她蹦得很慢很慢,紧紧的盯着丁侯爷的眼睛不放,直到双脚并立在侯爷面前不远处才停下,看着满头是汗的丁侯爷她咧开嘴一笑。

丁侯爷在紫萱过来时移了一步,把他的母亲丁太夫人挡在了身后,自他额头上的汗水可以看出他也是怕的;他甚至把桌子上的长剑拿在了手里,可是拔了一下却没有拔出来,可见他吓得不轻。

紫萱原来还怕他拔出剑来和她拼命,准备着时刻要跳,直到看他拔不出剑来才在心中大笑,也就不怕他用剑来打人,相信以他现在的力气根本就不打疼的,更不要说是打伤人了;她站在丁侯爷面前笑得阴森可怕:“你以为那剑能伤得了我?”

丁侯爷把剑横起挡在身前,看着紫萱不说话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他相信那剑是伤不了紫萱的,更不想用剑激怒她。

紫萱故意对着他把舌头收了收又放出来,然后再收回去:她知道这个样子让人很害怕,显然是让人误会了什么。直到吓得丁侯爷汗水流个不停,身子也有些不稳了,她才俯下一点身子看着明显变矮的丁大侯爷轻轻的道:“我,饿了。”

——————————女人其它作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三年 第二章 石子 第三章 都该死 第四章 恶妇之名 第五章 笑一笑十年少 006章 我,饿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