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凤花锦》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鬼姑娘午夜惊诈尸

第1章 鬼姑娘午夜惊诈尸

楚潆 2022-07-15 07:10:48
永乐二十六年。暮春时节时节,乍暖还寒。“春儿,进来添些灯油,别让长明灯熄了。”郭府总管婆子李氏,盼咐旁边跪着的一个小丫头道。她自己则卷了卷被子,再次坐在墙角打盹儿。春儿也不站出来,朝婆子翻了个白眼:“姑娘好好活着的时候,你整天就想把自己闺女往姑娘身边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凤花锦

推荐指数:10分

《凤花锦》在线阅读

永乐二十一年。

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春儿,进去添些灯油,别让长明灯熄了。”郭府管事婆子李氏,吩咐旁边跪着的一个小丫头道。她自己则卷了卷被子,继续坐在墙角打盹。

春儿也不站起来,朝婆子翻了个白眼:“姑娘活着的时候,你成天就想把自己闺女往姑娘身边塞,如今怎么不安排你亲闺女给姑娘守灵?叫你一声干娘,就该给你白使唤?有本事做了坏事别让人瞧见!”

李婆子奇了怪了,今天这丫头吃枪药了?她觉也不睡了,把被子一掀骂道:“你个小蹄子!你主子已经在棺材里死透了,若不是我肯做你干娘,你还能在郭府里好好待着?不知好歹的小妖精,当了几年姑娘贴身丫鬟,就当自己是府里的副姑娘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春儿原是郭大姑娘的贴身丫头,姑娘莫名其妙的死了,郭老爷可能是觉得不吉利,便打算叫人牙子来卖了她。后院里管事的李婆子图她那每月半两的月钱,便在老爷跟前认了干女儿,将春儿留在了府里,跟着自己做事。

灵堂外头李婆子和春儿打得热火朝天,灵堂里头静悄悄的。精致的楠木棺材已经盖上了,等再过几天,过了头七,棺材上了钉,就可以抬去下葬入殓了。

此刻的棺材里头,静静躺着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姑娘,眉清目秀,衣着华丽,今天白日里又给好好修饰了一番,此时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般。

棺材后面的供桌上,燃着香烛和长明灯。虽是已暮春,夜里还是很凉,不知是灵堂里的压抑,还是将雨未雨的闷,让人心头总有些惴惴不安。忽然一阵风吹过,白烛和长明灯的火焰都统一晃了一下,供桌上的灵牌突然“啪”的倒了下来。

外间的李婆子和春儿听到动静,都停了手。“春儿,你听到声音了吗?”李婆子牙齿打颤,突然就口干舌燥起来:“灵堂里面有动静!”

春儿确实也听到了声响,可她嘴硬道:“姑娘又不是我害死的,我怕什么?谁做了亏心事谁心里明白!”

李婆子本来是不信有鬼的,可又确实有些做贼心虚。她大气不敢出,伸头往里一望:一个白纱白裙的女子站在棺材前面。那不是大姑娘是谁?“鬼啊!诈尸啦!”李婆子豁出最后一点力气,大叫着冲了出去。

春儿一听李婆子叫“诈尸”,晃眼一瞥也看见姑娘穿着白纱白裙站在那里,她也慌了,头也不回的跟着跑了出去:“鬼啊……”

停尸的灵堂,并不是郭府正堂,而是他家在县郊的一间别院。为什么在别院?因为大姑娘是自杀。身体发肤取自父母,自杀,死得丢祖宗的脸,丧事都是悄悄办,哪里还会为她在府里正堂设灵堂?

两人往外跑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是在别院,外面根本没有郭府的人,四下一片荒凉。待到突然响起一声炸雷,李婆子更是确信自己见了鬼,和春儿两个,一前一后没命的往县城里跑去。

灵堂里,那个白纱白裙的……人,等那二人跑远了,把罩在头上的白纱一掀,露出一张得意洋洋的俏脸。

有诗云:

两弯脉脉春山眉,

一对楚楚秋水目。

素衣不及肤胜雪,

沉香更妒气如兰。

好一位窈窕玲珑美娇娘!

白衣姑娘将那块倒下来的灵牌拿起来,只见上面写着:郭氏轻尘之灵位。

白衣姑娘叹了口气,将牌位放好,敬了三支香,边鞠躬,边喃喃道:“郭姑娘恕我打扰,我乃还你清白之人,如有得罪,敬请原谅。”

话音刚落,窗外一个炸雷响起,雨就开始由疏到密、嘈嘈切切的落下来。

春雷来得正是时候。

“你看,连老天都说你有冤屈,你放心,本姑娘绝不让你含冤而去。”白衣姑娘穿的是窄袖上衣,显得动作很利落。

她转过身去,慢慢将棺材盖推开,将里面躺着的郭轻尘的尸身露了出来。白衣姑娘毫不含糊,将供桌上的烛台、长明灯全都移到棺材边上,这下,整个尸身都清楚的展现在眼前。

白衣姑娘从怀里掏出一副白手套带上,开始解尸身的衣服。动作熟练,仿佛做过千百遍一样。

虽然今日白天入棺前,她的阿爹,县衙仵作花有财,已经做了一遍尸检,可郭轻尘的父亲郭承事郎,以轻尘是女儿身为由,拒绝花仵作为女儿脱衣服验尸,花仵作只能检查了露出衣服的手脚和头部。

当时,花仵作细细摸了一遍头部,没有发现异物。额头上虽有块淤青,但不会致死,像是重重撞到硬物受的伤。

花仵作用一块银牌探入咽喉半个时辰,拿出银牌,也未发现口咽胃部有毒,他的这个银牌是特制的,这个尺寸,甚至可以伸进胃门。

最后,花仵作又做了个颅骨灌水验沙,鼻腔口腔皆有少量泥沙随水流出。虽不绝对,这也可以说是溺水而亡的特征。

同去办案的张虞候,便催廖书吏记录验尸结论:郭氏轻尘乃跳河自溺身亡。

表面上看,郭承事郎之女郭轻尘,是因为不满家族将她许配给赵主簿的儿子赵西风,跳河自尽。可令花仵作不解的是:为何死者面部、手脚都有一些红斑?

可是又不让做进一步的检查,他也无法找到答案。回到家里,花有财和女儿说了他的疑问,他那个古灵精怪、学了他一手验尸本领的女儿,晚上就到人家灵堂扮鬼吓人。

白衣姑娘不敢耽搁,解开衣服后,熟练的一寸一寸认真检查。她果然看见了阿爹说的红斑,脸上、手上、身上都有。

顺着尸体摸下去,白衣姑娘的手停住了,手在里面摸了一会儿拿出来,她将戴着手套的手指凑到烛光下一照,又拿到鼻子边闻了闻,顿时皱了皱鼻子。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脱下手套,将手套由内往外翻过来,粘在手套上的东西,就被包在了里面。

得了证物,白衣姑娘快速的替尸体将衣服重新穿好。

又龇牙咧嘴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块厚重的棺材板盖回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鬼姑娘午夜惊诈尸 第2章 玄衣人雨中补遗缺 第3章 花仵作捡妻乱坟岗 第4章 失手套唯恐留祸根 第5章 小花荞奉茶解论语 第6章 急转弯荒山现弃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