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嘉平关纪事》在线阅读 > 正文 003 黑衣男

003 黑衣男

浩烨乐 2022-07-24 18:39:31
“你们这对黑心的兄妹,又在密谋策划坑爹了?这下所以轮将近本侯爷了吧?”简言之人未到声先到,用在来的这位身上是再恰当的时间但是的。整个嘉平关城,要不然评选结果一个最活波、最能非常活跃气氛、人气最低的守将,这位倘若认了第二,就也没人会否认自己是第一名。这个人天生的亲沈茶朝着沈昊林挑挑眉,“如何,兄长?”。...

嘉平关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嘉平关纪事》在线阅读

“你们这对黑心的兄妹,又在密谋坑人了?这回应该轮不到本侯爷了吧?”

所谓人未到声先到,用在来的这位身上是再恰当不过的。整个嘉平关城,要是评选一个最活泼、最能活跃气氛、人气最高的守将,这位若是认了第二,就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第一名。这个人天生的亲和力,让他赢得了城中百姓的喜爱,每年的七夕节,都能收到几座小山一ß样的礼物。

沈茶朝着沈昊林挑挑眉,“如何,兄长?”

“愿赌服输。”

“这一次暂且记在账上,若以后有求于兄长,还请兄长莫要推脱。”沈茶看了看风风火火滚进来的一个球,哦,不,是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样的武定侯薛瑞天,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才刚刚入冬,侯爷的冬装就已经上身了,等到了深冬时节,侯爷怕是不肯踏出府中一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所有的人都知道本侯爷怕冷,况且,今年的冬天似乎更冷了一些。本侯爷走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被这冷风给吹透了。”薛瑞天脱掉外面的斗篷,扔给跟着他一起进来的红衣女子,接过红衣女子递过来的手炉,说道,“要不是有乐子看,本侯爷还真的不愿意动弹呢!”他看了看桌上的碗筷,“哟呵,知道我没吃饭,还给我准备了碗筷,不用问,这是小茶准备的,还是小茶对我最好!”

薛瑞天朝着沈茶眨眨眼睛,这人天生好皮相,自己经常夸奖自己肤白貌美,是大夏第一美人。这倒也是实话,无论是大夏的少男少女,还是那些外族的男孩、女孩,第一次见到武定侯,一定是被他的那张脸所迷惑。再加上此人生了一双诱人的桃花眼,又整天笑眯眯的,活脱脱一个多情公子的模样。不过,武定侯虽然看着风流,其实洁身自好得很,从来都不沾花惹草,也不流连青楼楚馆,比起西京的那些公子哥儿要强太多了。只可惜,被自己的这张脸牵连,到现在还没找到一门好的亲事。

很多家里有适龄女儿的宗室重臣,从来不把武定侯列入理想女婿的人选,至少不会列进前三名,否则,武定侯府的门槛早就被官媒们踏平了。一来是武定侯常年驻守边关,自己的女儿嫁过去,要么就是跟着夫君在边关受苦,要么就是留在西京独自生活。这两个结果,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正常夫妻生活的相处之道,心疼女儿的人家自然不会愿意的,哪怕女儿多么的爱慕武定侯,都绝对不可能,第二点,就是武定侯的这张脸,虽然他人品不错,但终究不让人放心。爱慕定远侯的人太多,女儿嫁过去了,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大夏的民风虽不像辽、金、吐蕃那样的彪悍,但对付情敌的手段、花样还是很多的。为了保证自家女儿的安全,不管武定侯这个人多好,都要坚决远离。

不过,这世上的万物都有两面,有疯狂迷恋、爱慕薛瑞天的,自然也有对他无感的,就比如沈茶,还有一直跟在薛瑞天身边的红叶。

红叶是外号,因为这个女孩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袭红色长袍,据说在她的衣柜里,放眼望去是一片的火红色,乍一看还以为衣柜着火了呢!她所有的衣服,貌似只有材质和款式的不同,在颜色上面几乎没有任何的差别。再加上红叶的轻功可谓是一绝,拔地而起的时候,看上去像是一片仔空中飞舞的枫叶,画面是相当的养眼。

所以,大家就送了这个外号给她,她自己也很喜欢,比本名还要喜欢。久而久之,红叶的名号就传开了,她的真实姓名反倒是没什么人知道了。

对于自己老板的自恋,红叶一向很嫌弃,甚至有的时候,她都在怀疑自己的眼光,当年从训练营里出来的时候,怎么脑袋一热就挑了武定侯当主子,若是像梅竹、梅林姐妹一样,选了镇国公府的大小姐,这日子过得肯定要比现在舒心多了。

“红叶用过早饭了?”沈茶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红叶,“若是没吃,去找梅竹。”

“回将军,属下已经用过了。”

“她一向起得早,我起来的时候,人家都练完早课、吃过早饭了。”薛瑞天打了个哈欠,端起粥碗,小口小口的喝起来。“论起用功、刻苦,我是比不了的,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何止早课从来不做。”红叶忍不住吐槽,“晚课要是没人提醒,就被忽略过去了。”

“闭嘴!”薛瑞天转过身,恶狠狠的瞪了红叶一眼,“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恼羞成怒?”沈茶冷哼了一声,“你要是不好好练功,等到立春之后,就再进一次训练营怎么样?我可不介意让你回炉重造。”

“诶,别呀,我都出来好些年了,再进去不是被那些小崽子嘲笑嘛!堂堂的中军大将,居然被抓回去重新训练,即不好说也不好听啊!得得得,我是怕了你了,从今儿起,我恢复早晚课就是了。”

“你啊,从小到大,也就是我妹子能管得了你。”沈昊林托着腮帮子,一脸嘲讽的说道,“不过,我倒是希望你重回训练营,好好的让茶儿收拾你一顿。”

“还是算了吧,从小到大已经领教够了。最近这两年,她训练新人的手段越发狠了,我这把骨头可禁不起她的折腾,谢谢啊!”薛瑞天慌忙摆摆手,“我好好练功、专心研习兵法就是,千万别打我的注意了。这事翻篇了啊,说说你们的新鲜事吧。我今儿早一睡醒就听到消息了,人抓起来了?”

“抓起来了,还没招。”沈昊林把剩下的三个包子往薛瑞天的面前推了推,“我想吃了饭去看一眼,茶儿不让,说没什么好看的。”

“怎么没什么好看的?冲着他的勇气,也要瞻仰一下他的尊荣啊!不过,都过了一个晚上了,居然还没招,也是个人物啊!”薛瑞天看向沈茶,“你手下的人功力退步了?要不要本侯爷帮帮忙?”

“侯爷是打算用自己的美貌去征服他吗?”沈茶给自己和沈昊林倒了茶,“地牢阴冷,侯爷还是好好的待在屋里,不要出去乱跑比较好。”

“小茶,不要这个样子嘛,我也是想要帮帮忙。”薛瑞天看看没什么表情的沈茶,可怜巴巴的说道,“看在天儿这么冷,我都跑过来看你的份儿上,你就别这么冷漠的对我,好不好?诶,对了,红叶,把本侯爷送给小茶的礼物拿过来,差一点就给忘了。”

“是。”红叶从薛瑞天的斗篷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沈茶。

沈茶看着手里的这个小盒子,端详了一会儿才打开,里面是一只皮质的护手。她拿出来戴在手上,顺便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长鞭。

“可还趁手?”看到沈茶点头,薛瑞天笑了笑,“那天无意中看到了这张图纸,觉得要是给你做成护手,一定会非常不错的。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想法还挺对的。你啊,一个女孩子,上战场也不戴护具,每次回来都血肉模糊的,有了这个,好歹也能保护一下。”

“多谢。”沈茶把长鞭收回,将护手摘下来,重新放回到盒子里。“我很喜欢。”

“若非我们一起长大,冲着你天天讨好茶儿的这个劲头,我会以为你对茶儿不怀好意。”

“这怎么会是不怀好意呢?我明明是很怀好意的,对吧?”

“是吗?”沈昊林似笑非笑的看着吃完了饭的薛瑞天,“我可提醒你,小酒一直都不太喜欢你。”

“诶,他才多大一点儿,年纪还小呢,喜欢什么人、不喜欢什么人都是一阵一阵的,过两年就会好的,我不跟他一般见识!”接过沈茶递过来的茶杯,薛瑞天漱了漱口,“说起来,有件正经事情要跟你们两个商量。今年的这个冬天,我有一种预感,恐怕不太好过啊,咱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准备充足的柴火和炭火,要不然,很难保证不出现冻死人的情况。”

“侯爷说的是。”沈茶点点头,“辽金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咱们这边刚刚入冬,他们已经大雪封山了,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人畜冻死、冻伤的情况。也不知道这两年的天气是怎么了,一年比一年的冷。照着这个情形下去,开春的时候,恐怕也不会暖和多少。”

“大家一起挨冻受罪,谁也别羡慕谁。”薛瑞天冷笑,“估计这两年辽金也没空搭理我们,他们先把自己国内的情况搞好了再说吧。若是这种时候兴兵,国内怕是会民怨沸腾的。”

“不一定。”沈昊林摇摇头,“莫要掉以轻心。”

“元帅、侯爷,将军!”梅竹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推开门走进来,说道,“十七传来消息,招供了。”说完,梅竹朝着红叶笑了笑,走过来递给了沈茶一张纸。

沈昊林站起身来,走到沈茶的身后,伸出双手撑住前面的桌子,脑袋凑到她的颈边,一起去看纸上的内容,完全不在乎他们现在的这个样子、这个姿势是多么的引人瞩目,会让人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这个叫做猫三儿的小偷说,雇佣他的人是一个瘦高个的黑衣男人。”沈昊林伸手指了指纸上的几行字,“猫三儿,好像听说过。天儿,你经常在街上混,听说过吗?”

“听说过,西街那边有名的小混混,不过也没做什么特别坏的事情,这小子最多就是因为打架被抓过两回。他家里有个生病卧床多年的老娘,还有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平时兄弟俩卖个小苦力赚点银子,若是日子过的好,那就是胡说八道,但总归是能过得去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段时间还在物资库那边见过他和他兄弟,帮忙送过冬用的柴火和炭石来着。说起来,街面上对这个小子的评价还不错,也算是品行端正,挺讲兄弟义气的。那两次被抓也都是因为兄弟被欺负了,他跑来给兄弟报仇。”

“可是……为什么那个瘦高个的黑衣男人会找上他呢?他有什么把柄在人家的手上。”

“把柄应该是不至于的,弱点应该是有的。”薛瑞天叹了口气,“这小子最在意的就是家人和兄弟,也算是他的逆鳞吧,谁要是碰了他的家人和兄弟,是要跟人家打破头的。这回,八成是被人家捉到弱点了,而且又没有办法反抗。”

“这么一说就能解释通了,对方应该是观察了很久,摸清了他的所有情况,同时确信他没有能力反对自己,才下了手。”沈昊林伸手敲了敲桌面,“不过,我弄不明白,为什么是镇国公府?他说那个黑衣男人是半夜来找他的,加上对方又戴着兜帽,他没有看清对方的脸。那么,这个人想对府里做些什么呢?”

“兄长和侯爷的意思是……”沈茶转过头看着沈昊林,“那个瘦高个的黑衣男人抓了猫三儿的老娘或者兄弟?哦,也有可能两者都被控制了。”看到沈昊林和薛瑞天点头,沈茶又继续说道,“会不会是外族?辽?金?或者吐蕃?对嘉平关城和镇国公府虎视眈眈的人不在少数,现在冰天雪地的,不适合打仗,各家排出探子来刺探情报,倒是不受任何的影响。”

“也许吧。”沈昊林站直了身子,拍了拍沈茶的肩膀,“走,咱们去地牢,再好好的问一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偷儿 002 沈茶 003 黑衣男 004 往事不再提 005 专治各种不服 006 揍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