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仙人跳

第2章 仙人跳

怪诞的表哥 2022-09-11
“我是一个痴呆。”“切忌切忌,我是一个痴呆。”海笑在心中默诵了两遍,努力日常管理着自己的表情。地上那个男子脸朝下趴着纹丝不动,看后脑的伤也可以准确判断出,死得很透了,十分透。前生一辈子过得平平安安,没经历过过什么大凶之事,这但是第一次近距离仔细观察人体后脑勺“切记切记,我是一个痴呆。”。...

“我是一个痴呆。”

“切记切记,我是一个痴呆。”

王笑在心中默念了两遍,努力管理着自己的表情。

地上那个男子脸朝下趴着纹丝不动,看后脑的伤可以判断出,死得很透了,非常透。

前世一辈子过得平平安安,没经历过什么大凶之事,这还是初次近距离观察人体后脑勺的内部形态。他强压着想呕的冲动,摆出一脸空洞的神情。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张恒语气极快,“被这小子撞见我了,若是他说出去,我的大好前程就要毁于一旦。”

王笑用余光看去,见阶前那女子抱着双臂,样子风情万种,眼中却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讽意。

“那你待如何?”她开口道。

说着,她目光在王笑身上来回逡巡了一番,嘴角勾起一丝若有所思的笑意,又道:“这便是王家三少爷吧,还真是极俊俏。”

张恒无心理会,来回踱了两步,忽然抬起头,嘴里迸出几个字来。

“一不做,二不休。”

王笑不敢乱动,用余光看去,只见张恒俯身拾起了地上那块带血的大石头。

那石头原先似乎是用来压老坛酸菜的,但看这女子,显然不是会做酸菜的——王笑心想。

张恒的手有些抖。

他只是个清贵的读书人,一辈子没做过杀人这种粗活。

刚才打死了罗德元那是意外,这下再要打死这个痴呆儿却是另一回事,张恒难免有些怯场,但想到自己的锦绣前程,他咬了咬牙,高扬起手里的大石。

忽然,王笑蹲下身去。

“咦,豆花。”

张恒低头看去,只见这个粉雕玉琢的少年转头看向自己,一脸傻笑地开口说道——

“哥哥,是豆花啊,能盛一碗吗?”

张恒愣了愣,心道:哪来的豆花?

他顺着王笑的指尖看去,却只看到罗德元的后脑勺,里面一片糊涂。

“嘘。”却见王笑手指放嘴上,压低声音道:“不要告诉别人哦,缨儿姐姐不让我在外面吃东西。”

“呕……”

张恒真心觉得这个痴呆儿太恶心了,他再次咬了咬牙,手里的大石头终究是挥不下去。

他的目光转来转去,过了良久,他还是放下手里的石头,来回又踱了两步,忽然一把拎起王笑。

“说,这里是怎么回事?”

“煮豆花吃。”王笑道。

张恒厉色道:“谁煮豆花?”

王笑有些迷茫,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说,谁煮的豆花?”张恒又问了一遍。

王笑脑中飞速地思考着,他张了张口,本来想说“我煮的豆花”,但下一刻,他硬生生将话头收住。

眼前这个神色狠戾的青年绝不是个好糊弄的,一旦他发现自己能有正常对话的逻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那张恒能一下打死肥胖的罗德元,又能一把提起王笑,并不是什么文弱书生。十五岁的少年面对他打又打不过,王笑只好用呆滞的眼神望向前方。

“说话!谁煮的豆花?”张恒神色愈厉,猛然扬起手一巴掌摔在王笑脸上。

白白嫩嫩的脸瞬间泛起一片淤红。

王笑飞快地闭上眼,以免张恒看到自己眼中的怒意。

打我?给我等着。

但,现在的情形,干脆哭出来吧。

决定了!应该哭出来。

少年用力挤了挤眼,却是一滴泪也没有。

哭,快哭。

“我太惨了,从小被人抛弃,还英年早逝,死后还穿越到一个痴呆儿身上,惨不忍睹啊惨不忍睹啊……对了,说起来,这个院子也是我家的产业,我可真富啊现在。”

哭不出来。

王笑张开一丝眼缝偷偷看去,只看到张恒眼中精光迸出,极警惕地观察着自己的表情。

完了。

那极美的女子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忽然道:“你快走吧,以免再让人看到。”

“那此处怎么办?”

“若有人问,奴家便说,我夫君逗弄王家少爷,不小心被他推倒在这石头上了。如何?”

张恒沉吟了片刻,眼睛一亮,道:“好。”

他一掀长衫,俯下身将罗德元翻了个面,把那石头垫在脑后的伤口处。

做完这一片,他忽然声色俱厉地又向王笑喝问道:“谁干的?”

王笑依旧一脸茫然。

“一个痴呆儿,你逗弄他做甚?”她手里拿着一个胭脂盒,一边把玩着一边悠悠道:“放心,奴家不会让人知道是你做的。”

张恒点点头,打开院门,四下探了探,飞快地闪身出去。

王笑松了一口气,看了眼被打开的院门,思量着是趁机溜走……忽然,“咔”的一声响,却见那女子玉指一捏,竟将那脂胭盒给捏碎了。

哇哦!他登时一动也不敢动,表现得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哎呀,碎了。”那女子一笑,丢开手中的碎屑,好像自己很娇弱一样。

她款款走过去栓上门栓,手轻轻撩了撩头发,转过身来深深看了王笑一眼,忽然笑道:“原来王三公子不是痴呆。”

王笑吓了一跳。转过眼看去,只见眼前的女子一双眼睛如深潭一般。

一对眼,他飞快地低下头,不开口说话。

这女人莫不是在试探自己?

对,一定在试探自己,刚才自己表现的明明是那么的像一个傻子——王笑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

“奴家名叫唐芊芊,王公子你可以叫我芊儿。”她莲步轻移走上前来,伸手在王笑脸上轻轻抚了抚,秀眉轻蹙,柔声道:“痛不痛?瞧把这张俏脸打的,怪叫人心疼呢。”

吐气如兰。

王笑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我还是个孩子啊。”

“王公子就别装了,你进来第一眼看人家时,奴家就知道你不是个痴儿。”唐芊芊悠悠道:“你一看奴家,眼中就藏了防备,怎么会是个痴儿?莫不是怕奴家吃了你?”

王笑咧开嘴“嘿嘿”傻笑两声,道:“你不给我豆花吃……”

唐芊芊捂着嘴轻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怎么,奴家若真去盛一碗豆花,王公子敢吃吗?”

哈?这女人怕是真做的出这种事——王笑发现,这下真的遇上了硬茬了,‘扮猪吃老虎’的大计还没开始,竟就被这妹纸给戳破了……

“来,奴家给你擦点药。”唐芊芊执起王笑的手,便将他拉进了屋里。

王笑虽不情愿,却还只好任其摆布。

这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好像是有些武功的样子……哦,不用好像了,自己反正是打不过她的。

屋中物件不多,淡雅整洁的样子。桌上摆了些书,旁边摆着些箱子,装着些册子,里面一张大床上挂着雅致的帷幔,朦朦胧胧的引人暇想。

“王公子还不想招?”唐芊芊栓上房门,打量着王笑,似乎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说好了敷药,却是把人拐进来。王笑心里颇为不爽,面上却很是傻里傻气地道:“姐姐你屋里好香啊。”

唐芊芊的手在王笑脸上来回抚了抚,眼中秋波流转。

下一刻,她将王笑往榻上一推,一把将他按着,像按着一条砧板上的鱼。

王笑想挣扎,偏偏那一双素手看着纤纤柔柔,却半点也挣不开。接着她竟是好整以暇开始解自己腰带。这一下王笑吃惊不小,只好道:“别这样。”

唐芊芊并不放手,眼中笑意更甚,轻声问道:“王公子承认自己不是痴呆了?”

王笑暗悔不迭,心道,还不如就让她那个了算了。

“放心吧,奴家不会杀你的。”唐芊芊道:“你家二哥是个厉害的,杀了你,对奴家也没好处。”

王笑微微一愣——这女子似乎对王家很了解,总不会……就是冲着王家来的吧?

“其实,我……一直是有些傻的。”王笑只好一脸诚恳地说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不告诉别人。”

“真的吗?”唐芊芊露出一个颇为纯真的好奇表情,像个懵懂的小女孩,“但是奴家不信呢。”

“我说话算话,一定不说。”

“但奴家还是不信呢。不如这样?让公子成为奴家的人,想来这样便可以放心了。”

她的手又开始划来划去……

想到屋外还横着她死掉的夫家,王笑深吸了两口气,挤出一个无辜的表情——这女人三言两句就将自己的底裤,不对,底牌给掀了出来,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唐姑娘,你别这样。”

“那公子不妨告诉奴家,为何要假装成一个痴呆?”唐芊芊嗔道。

这,从何说起呢——王笑颇有些为难。

“唐姑娘,大家都有秘密,你何必要逼我呢?”他无奈道。

“哦?”唐芊芊眨了眨眼,放慢语速道:“王公子你的秘密藏在哪里呢?不如让奴家的秘密与它……会一会?”

王笑:!!

这显然不是去幼儿园的车,他觉得自己有些晕车。

“奴家可不是开玩笑。”唐芊芊的手又抚到了王笑脸上:“看你这张脸,以后得迷死多少女儿家?奴家真的不介意把你……”

好吧,这是你逼我的。

“我不是痴呆,但你也不是那个死者的妻子。”王笑只好硬着头皮道:“你演的蛮好的,但还是有一点表演痕迹……别别,就就就那么一点点。”

“哦?”唐芊芊似有些不服。

“但你长得太好看了,可以弥补这个瑕疵,可以弥补。”王笑连忙道,“再看你这床,只有一个枕头,榻前也只有你的便鞋。屋中除了几本没翻过的书,根本没有死者生活的痕迹。”

“所以呢?”唐芊芊显得颇感兴趣。

“根据那读书人来的时间及死者回来的时间推算,你这应该是——仙人跳。”

“何谓仙人跳?”唐芊芊贝齿轻咬,问道:“莫非,是一种闺中的招式?”

“你假意与那读书人勾搭,结果他一进院子,你那假夫家就来捉赃,然后你们勒索他的钱财。可惜,你没想到那读书人是个狠的,一下把你同伙打死了。”王笑颇为耐心地解释道,“用老话说,叫‘扎火囤’。”

唐芊芊目露探究之色。

“猜对了?”

“勉强算是……一语中的。”唐芊芊又笑道:“那王公子不肯就范,是怕奴家‘扎’你吗?”

王笑试着从她身下起来,挣扎了一下却是一动也不能动,只好无奈道:“姑娘若想要钱财,我可以给你。”

“是吗?奴家可听说王家的财产都攥在王老爷与老二手上,再看三公子你这身上也没有‘别的’硬东西呀……”

“你听谁说的?”王笑才问了一句,但见唐芊芊眼中闪过一些狡黠,他只好改口道:“我……我下回可以带给你。”

“真的?”唐芊芊眼睛亮亮的,似乎很是惊喜,“公子还愿意来见奴家?”

“一定,一定。”王笑连忙道。

“但奴家不信呢。”

唐芊芊说着,忽然一把将他的腰带扯下来。

王笑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眼……等了一会却不见她再有动作。

再睁开眼去看,却见唐芊芊已将腰带上的玉佩解了下来。

“这便当作公子留的信物。若往后你不来,奴家便告到王老爷跟前。”唐芊芊道:“便说是……你弄大了人家的肚子。”

王笑颇为无语,那玉佩他也不知好劣,一时也没别的主意。

却见唐芊芊站起身,将玉佩收了,开门喊了一声:“花枝。”

不一会儿,一个模样颇丑的丫环也不知是从哪跑了出来。

这名叫花枝的丑丫环进了屋,恰恰撞见王笑从床上爬起来,正在绑腰带。

两人对视一眼,花枝转过脸去,正了正神色。

王笑颇觉有些无辜。

唐芊芊淡淡道:“你找的‘老爷’死了,去清水坊衙门报个案吧。”

“哦。”花枝低声应了,转身便往外跑。

唐芊芊则凑着王笑耳边,媚语如丝地轻声道:“一会衙门的人来了,得要编一套说辞,免得人家知道我们之间的秘密……”

她将‘秘密’二字咬得有些重。

王笑心中慌张,耳朵里又有些痒。

却听唐芊芊道:“你且这般说……”

王笑一愣,心道这简直莫名其妙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痴呆儿 第2章 仙人跳 第3章 冯不漏 第4章 擀面杖 第5章 沈姨娘 第6章 巡捕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