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梅花甘露来一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被扔了

第三章 被扔了

福田心耕定能生慧 2022-09-13 08:44:58
自从回山庄后,小公子就再也没有无论莫璃璃了,平常看见莫璃璃是跑的比兔子还快。前一段时间——的照料对有着洁癖的小公子来说真是是恶梦一场,谁爱照料谁照料去吧,小爷嘛是无论了,便余下的六个师兄弟轮着着照料小师妹。这天,师父林若楠又出门时了。莫璃璃可能会前段时间的照顾对有着洁癖的小公子来说简直是恶梦一场,谁爱照顾谁照顾去吧,小爷反正是不管了,于是剩下的六个师兄弟轮流着照顾小师妹。。...

自从回到山庄后,小公子就再也不管莫璃璃了,平时看到莫璃璃也是跑的比兔子还快。

前段时间的照顾对有着洁癖的小公子来说简直是恶梦一场,谁爱照顾谁照顾去吧,小爷反正是不管了,于是剩下的六个师兄弟轮流着照顾小师妹。

这天,师父林若楠又出门了。

莫璃璃可能是夜里受了风寒,一大早起来就感觉头晕眼花,刚被喂的羊奶都统统吐了出去,弄得眼泪鼻涕外加奶水一大把全糊在小脸上。

偏巧今天轮到小七照顾,小七作为最小的师弟,人送外号“一根筋”,平日里最听大师兄的话,大师兄说一就是一,大师兄吩咐的事情那是必须办好。

莫璃璃吐了,小七也慌了,赶上师父出门了,小七只好抱着莫璃璃来找大师兄。

偏巧大师兄前几日刚刚学了轻功的纵云术,却怎么也不得要领,心中正烦闷异常,再看看小七怀里抱着的莫璃璃的大花脸,立即厌烦的不行,直接对着小七说,

“扔出去!”,

“扔出去?”

“对对,扔出去,快,快!”

莫璃璃这边正吐的头晕眼花,那边小七傻眼了,扔出去?大师兄是说要把小师妹扔出山庄么?

唯大师兄命是从的小七一步三回头的走着,莫璃璃已经吐的没有力气思考了。

期期艾艾的小七抱着莫璃璃跨出了山庄的大门,这大师兄交待的扔出去是怎么个扔法呢?

小七抱着莫璃璃在山庄外转了好几个圈,没办法,只好把莫璃璃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又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山庄。

山庄背靠十万大山,座落的本就偏僻,躺在荒郊野外大石头上吹着山风病的七荤八素的可怜的莫璃璃欲哭无泪。

这次是不是提前GAME OVER了?

说实在话,莫璃璃早已经对人间这款游戏没啥兴趣了,也曾冒出零星的想法,这游戏也就是个坑,太TM坑人了,玩了这么久,体验了这么久,或者说在游戏里活了这么久,竟然连话也不会说,连坐都坐不起来,还沉浸式游戏,引进瞬息技术体验一生!

莫璃璃好几次想自杀,老子受够了当小傻子的游戏体验,老子不想玩了!

可是自杀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连打针都怕疼的一贯贪生怕死的莫璃璃实在对自己下不去那狠手,只能睁着眼一天天的混吃等死。

人生,怎一个悲催了得。

不过现在,生着病被遗弃,看来是解脱的时候了。

莫璃璃愤愤地想,这是要被他杀了呀。

早死早超生!

师父这次出门说是会友,沐轻寒知道,这一去怎么也得十几天不能回来。

晚上几个师兄弟围坐着吃饭的时候,沐大师兄总感到有些与以往不一样,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呢,沐大师兄皱着眉边吃边思索。

大师兄习武遇到瓶颈心情不好人尽皆知,其他几个师兄弟都埋头扒饭。

沐轻寒在思索了N个来回后,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了,周围太安静了。

不对呀,很久没有这么安静了,咦?小师妹哪去了,小师妹从来没有晚饭点儿睡着的时候呀?

“小师妹今天怎么睡的这么早?”

沐大师兄漫不经心地瞅了小七一眼。小七立即咳咳的咳嗽起来,脸都憋红了。

“大师兄,你,你上午不是吩咐把小师妹扔了么?”

小七嗫嗫嚅嚅道。

“什么!”

沐大师兄几乎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怒目圆睁。

“你说什么,谁让把小师妹扔了的?”

沐大师兄追问道,

“你呀,小师妹病了,我早上去找你,你说把小师妹扔了。”

“小师妹呢?”

“扔了呀。”

“你真扔了?”

“真扔了。”

“扔哪了?”

“扔咱山庄外西头那大石头上了。”

“喂喂,大师兄,你去哪,你去捡小师妹么,等等我,等等我啊~”

小七几乎是哭喊着追了上去。其他师兄弟也突得站了起来,

“我就说大师兄绝对不会真的是想扔小师妹,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大家七嘴八舌都一窝蜂得追出了山庄门。

山风凛烈,沐轻寒几步就窜到山庄外的大石头边,大石头上空空如也,沐轻寒的脑子都炸了,急急在大石头边转了几圈,什么都没有。

小七和其他师兄弟也追了上来,连声呼喊,

“小师妹~小师妹~”

除了山风,没有任何回音。

完了完了,小师妹丢了,这荒郊野外,一个小婴儿,必定是被野兽拖去吃掉了。

沐轻寒的手开始抖了起来,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

“哇~”

小七忍了半天没忍住,一屁股坐地上哭了起来。大家本来想责备小七,看到小七这样,嘴张了张,只余一声叹息。

正当大家都围着山石默然伫立的时候,一块大土疙瘩砸在了沐轻寒的头上。

沐轻寒怒火中烧,正要发作,却听到两声吱吱的叫声。抬头一看,只见两只大马猴正一边一只胳膊扯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女娃娃在树上荡呀荡,

“小师妹!”

沐轻寒一个纵云术箭一样冲了出去,莫璃璃被稳稳地夺了过来。

一落到地,沐轻寒连忙检查莫璃璃的情况,只见小女娃竟然没有事儿,正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瞅着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沐轻寒感觉那两道目光就像剑一样,都能把自己割穿。

此时的莫璃璃要是能有那本事,真恨不得把沐轻寒割穿。

老子命大,没到GAME OVER的时候。

小七和其他师兄也围了上来,看到小七和其他师兄的大花脸,莫璃璃突然觉得很好笑,神奇地不生气了。

师兄弟们欢天喜地地抱起莫璃璃回山庄去了。

沐轻寒转过身,看了看那两只大马猴,半晌对着大马猴躬身一揖。

这两只大马猴,也算是熟客,平时在山庄外游荡,偶尔也进山庄偷吃偷喝。

大马猴挠了挠猴脑袋,左顾右盼。沐轻寒转身也跟进了山庄。

莫璃璃还在发烧,但已经不吐了,也许是命大,几个师兄弟一起忙活,一会儿一个雪白粉嫩的女娃娃又安安静静地躺着喝上了香香的米糊糊。

沐轻寒走了进来,静静地看着莫璃璃,突然轻轻说了声,

“对不起”。

莫璃璃微眯着两只小眼睛悠哉游哉喝着米糊糊,心里对沐轻寒的怨念竟奇迹般地消失了,

“哼,工具人,不和你一般见识。”

师父林若楠回来后,几个师兄弟都非常默契地没有把璃璃被扔掉的事情告诉他。

偏巧林若楠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沐轻寒给莫璃璃喂米糊糊,惊讶的同时很是宽慰。

我这个大徒弟终于不再厌烦小幺儿了。

林若楠是个非常好脾气的师父,从不苛责,只作引导,御下很是不严。

相比起来,几个师兄弟更怕大师兄沐轻寒一些。八岁不到的大师兄沐轻寒的威信有时候比师父还要高,这点差点儿没把莫璃璃笑死。

懒师父林若楠也很少亲自授课,基本都是沐轻寒代劳。

林若楠不亲自授课,沐轻寒图省事,每次都是师兄弟统统叫来一起上大课,莫璃璃只能跟着当值照顾她的师兄一道来听大课。

莫璃璃曾经很是期待地希望师父师兄们给她展示一出古代侠客们出神入化的功夫,却失望地发现武侠小说里全都是骗人的。

轻功是挺轻巧的,但都是这帮大傻子一次次摔打,一次次突破极限练就出来的。

哪有什么打通任督二脉,醍醐灌顶,全是瞎扯淡。

内功还是有的,内功心法也是有的,不过说白了,就是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反正和莫璃璃想象的相距甚远。

沐轻寒的课对于莫璃璃来说,简直太简单了,偏偏几个师兄一副大眼瞪小眼的傻样儿,莫璃璃都要笑死了。

莫璃璃觉得,在强大的游戏主角加持下,保不准自己就是一个武学奇才,天姿怎么也比那个沐大师兄强。

莫璃璃嘿嘿笑着,在几个傻师兄眼里,哇,小师妹好可爱,小师妹笑起来太可爱了。莫璃璃只送一个白眼外加一个字。

“傻!”

莫璃璃很是无聊,算算日子,自己现在差不多是两个多月大的小婴儿了,照这个速度,要何时才能快意江湖?

莫璃璃愁的慌。

而且,这帮半大小子心大的要死,完全不知道怎么让一个小婴儿活的更快乐一点,除了吃喝拉撒,其他一概不管。

莫璃璃只能自己和自己玩,或者瞄着师兄瞄着小黄玩。

山庄穷得连个小拨浪鼓都买不起,实在是无聊透顶!

咋整呢,小婴儿的人生太过无聊,每天只能躺着挥舞胳膊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可是,无聊不也得过么?

莫璃璃十分怀念被扔了的经历,被两只大马猴提着两只胳膊满山跑,就如同坐过山车,好玩又刺激!就是当时正生着病,没有精力好好体验一番。

莫璃璃打定主意,一旦实现了人生自由,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大马猴玩。

目前嘛,爬都爬不起来,坐都坐不住,也只能用目光和小黄玩了,小黄这只中华田园犬,目前是莫璃璃唯一的玩伴。

莫璃璃身上有一种特质,特别招动物的喜爱,21世纪的莫璃璃也是这样。

由于是一名孤儿,莫璃璃很早就独立生活了,独立生活的时候莫璃璃总会养一些小动物,有时候是一只猫,有时候是一只狗,或者是一只小乌龟,人和动物相依为命,组成一个家。

在与动物的相处过程中,莫璃璃总结出了一点经验。那就是,你一定要能够静下来,安静地与动物相处,让动物感觉到安全感。

凭着这条经验,莫璃璃与动物们相处的都非常愉快。

转眼一年过去了,莫璃璃艰难地完成了学坐学爬学走的过程,终于勉强能够生活自理了。

原来学坐学爬学走是这样的一种人生体验呀,21世纪的莫璃璃有记忆的时候已经长到五岁了,五岁之前的经历莫璃璃完全不记得。

这次重新体验了一遍学坐学爬学走,感觉很奇妙,当双脚可以有力的站立,可以支撑起自己身体的重量时,莫璃璃觉得人生都被填补完整了。

当舌头终于长圆可以发音说话后,莫璃璃就开始憋不住自己的嘴,恨不得把这个世界所有的秘密统统说给那几个大傻子师父师兄听。

然而莫璃璃很悲催地发现,只要她一想说出与这个人间不符的言论,她的声音就自动转化成唧唧唧~

这一反常现象没有吓到莫璃璃,却把小七吓的够呛。

小七早两年曾经捡到过一只小腿受伤的不知品类的小鸟。

小七央着师父林若楠给小鸟摔断的小腿打好了支架包扎妥当,养在一个竹编的篮子里,篮子里细细地垫着软软的棉絮和纱布。

每天小七尝试着喂小鸟各种能吃的东西,碎米粒,小虫子,细心备至地照顾。

小鸟也一天天的好起来,和小七十分的亲近,一见到小七靠近就啾啾地直叫唤,小七喜欢的不行,天天睡觉吃饭都带着。

无奈到底还是太过年轻没有经验,小鸟被小七睡觉的时候生生压死了。

为了这事儿,小七深刻自责了很长时间,总感觉自己欠了小鸟一条命。

当莫璃璃对着小七唧唧唧的时候,小七直接吓傻了。

独自憋了数日,小七终于推开了沐轻寒的屋门,

“大师兄,大师兄,你在忙什么呢?”

小七搓着手,眼神左顾右盼。

“自己不会看么?我在习字!”

大师兄沐轻寒可是个耐心极差的主儿。

“嗯嗯,大师兄,习字呢呀,大师兄,那个那个。。。”

沐轻寒停住笔,瞅了小七一眼,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事说事,没事一边儿去!”

“嗯嗯,那个大师兄,你记不记得,我以前养过的那只小鸟,黑羽毛黄嘴巴的那个。”

“黄嘴巴小鸟?记得呀,不是被你睡觉压死了么?埋哪了,埋咱山庄外那颗老槐树底下了。”

“嗯嗯,对对,大师兄,它又回来了,这回变成人回来找我了!”

“变成人?回来找你?”

沐轻寒放下了手中的笔,仔细瞅了瞅小七。

小七立即摆出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还朝着沐轻寒郑重地点了点头。

“它在哪?”

沐轻寒根本不信鬼邪之说,又拿起笔继续习字。

“就在哪,屋里躺着呢!”

“哪个屋里躺着?”

“大师兄,就是小师妹呀,小师妹就是那只小鸟!”

“唉唉~大师兄,大师兄,你别推我,我还没有说完呢!”

没有悬念的,小七被沐轻寒直接丢了出去。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小七都很抗拒照顾莫璃璃,一直到后来小七慢慢发现莫璃璃除了偶尔唧唧唧外,与小鸟也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才将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放下。

莫璃璃一开始不知道小七的这些曲曲折折的心路历程,直到有一天,四师兄苏布在饭桌上拿这件事儿打趣小七,莫璃璃才知道。

莫璃璃一脸真诚地告诉小七,她就是小鸟精,不过不是他压死的那只小鸟成的精,他压死的那只小鸟已经投胎成狗了,就是那只小黄狗。

看着莫璃璃一脸严肃地表情,小七再一次吓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人间游戏 第二章 回山庄了 第三章 被扔了 第四章 师父,您老真乃神人也 第五章 连刍狗都不如 第六章 梅花甘露速速送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