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梅花甘露来一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师父,您老真乃神人也

第四章 师父,您老真乃神人也

福田心耕定能生慧 2022-09-13 08:44:58
山庄一个师父加上八个弟子,老师父姑且无论,八个弟子可都是正长身体的年纪,一个个的咽喉似海,加上穿衣服用度,山庄的收入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按照老师父的说法,山庄也曾实实在在的辉煌的历史过一段时间,抢着奉养山庄的人比比皆是。现在的嘛,嘛是衰落了,奉养的按照老师父的说法,山庄也曾实实在在的辉煌过一段时间,抢着供养山庄的人比比皆是。。...

山庄一个师父外加八个弟子,老师父暂且不论,八个弟子可都是正在长身体的年纪,一个个的咽喉似海,外加穿衣用度,山庄的收入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按照老师父的说法,山庄也曾实实在在的辉煌过一段时间,抢着供养山庄的人比比皆是。

现在嘛,反正是没落了,供养的人全跑了。所以八个弟子除了练功,其余时间也都是要打猎耕种谋生的。

就像这两年,风不调雨不顺,身兼山庄大管家的首徒沐轻寒算来算去,口粮方面总还是有些缺口。

而且几个师兄弟身高长得太快了,虽然说个儿矮的可以接个高儿的师兄弟的衣服穿,但长得最高的那几个总还是要置办些新衣裳的。

还有小师妹,瞧着多可怜,就没穿过红戴过绿,天天灰头土脸,一点儿女娃相儿都没有。

沐轻寒思前想后,决定把众师弟外加小师妹统统召集起来,商量着离山庄最近的集镇赶上秋季祭祀大集开了,师兄弟几个都去打些野味儿拿去集市上卖掉再顺便演场社戏,赚点银子贴补贴补家用。

八个弟子,简直一个比一个懒,但想到可以出门逛逛集市,也都乐呵呵的答应了。

第二天,八个弟子早早得将提前打来的野味绑扎好,告知了师父林若楠就出门了。

出山庄大概小半日的脚程,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镇,名曰丰洛镇。

莫璃璃还是坐在她的专属背篓里,由四师兄苏布背着。透着竹背篓的缝隙莫璃璃好奇的往外看了一路。

虽然是乡野之地,但对比山庄的千篇一律,莫璃璃还是看得眼花缭乱,神采飞扬。

沐轻寒先张罗着把野味卖了,又选了一个人流量比较密集的场子,敲锣打鼓准备开演了。

莫璃璃端坐在她的背篓里,已经能够坐着看好戏了。

只见众师兄个个把脸蛋画的像猴屁股似的,拿捏着腔调,竟真的开演了起来,一看那架式,应该是以前没少演呀。

演着演着,莫璃璃终于看明白了,原来演的就是师父林若楠捡她这个破烂的故事呀。

莫璃璃简直震惊了。

沐轻寒虽然是大师兄,但那是按入门时间来排的,实际上二师兄秦情才是师兄弟里年龄最大的那一个。

可是万万没想到,师父林若楠的角色竟然让沐轻寒演,沐轻寒明显身量不及二师兄秦情,演得怎么看怎么像个滑稽的小老头。

四师兄苏布是几个师兄弟里除了沐轻寒外,长相最出色的,自然分到了沐轻寒的角色。

二师兄秦情演莫大,三师兄张亦山裹个花头巾演起了莫家娘子。五师兄董乾更夸张,在嘴角点了个大大的痦子演刘婆婆。六师兄郝敏拿了根破木棍当拐杖演村长。至于莫璃璃的扮演者,就是一截木头,木头上面裹个襁褓齐活儿,小七则在一旁一会儿敲敲锣,一会儿打打鼓,渲染一下气氛。

不用说,大师兄沐轻寒是毋庸置疑的编导了。

当演到莫家夫妇不得已送出莫璃璃时,莫璃璃惊恐的发现就这么一出烂戏竟然也能让观众共情,人群中已有眼窝浅的妇人开始抹泪,零散铜板也开始往台上扔去,莫璃璃可算是开眼了。

这铜板赚得也太容易了,看来古往今来,最赚钱的职业还是当演员呀。以后这活儿让我来,我会演,保证场场爆满,山庄以后的生活指着我就可以了。

终于等到师兄们把这出烂戏演完,大家收拾好行李装备,背上莫璃璃开始往山庄走。

路过卖桂花糕的摊点,沐轻寒难得大方得给莫璃璃买了一块桂花糕,莫璃璃小脸吃的全是糕点渣,却边吃边发现自己的几位傻师兄也蛮可爱的。

由于今天的收入还不错,师兄弟几个都挺高兴,一路打打闹闹往山庄走。

经过山庄外的农田,二师兄秦情高兴地发现种植的黄豆早已经成熟,个个豆荚饱满。

这本是望天收的一块田地,平日根本就不会有人来照料,没想到今年的老天虽然不作美,黄豆却长的非常好。

大家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开始收捡黄豆,小七还捏了捏背篓里莫璃璃的小鼻尖,开心地说,

“小馋猫,明天就有香香的豆浆喝了”。

黄豆全部被收捡了回来,一粒不剩。

用山泉水泡了整整一宿,由一粒粒小黄豆变成了一颗颗大大的豆子。

石磨被冲洗的干干净净,开始磨豆浆了。

大家伙儿挽着袖子,前后忙碌,虽然动作稍有些笨拙,却个个兴奋莫名。

**般的豆浆沿着石磨边缘流了出来,莫璃璃趴在旁边眼巴巴的瞅着,伸出小小的舌尖就想去舔一舔,却被四师兄苏布笑着制止了,

“别急,小馋猫,豆浆生的不能喝,还要煮呢!”。

耐心等到豆浆煮好,山庄到处都飘着豆浆香浓的味道,孝敬完林若楠,沐轻寒舀了一碗豆浆,耐心的吹凉,一口口喂给莫璃璃喝,

“好喝么?”

沐轻寒的眼中全是宠溺,莫璃璃就着沐轻寒手里的碗大口大口喝着豆浆,感觉豆浆原来这么好喝,这么甜,简直甜到了心里。

“大师兄也喝!”

莫璃璃笑的眉眼弯弯,沐轻寒也呡了一小口,笑看着小师妹。

大家埋头一起喝豆浆,脸上都挂着笑,

不光有香香的豆浆喝,剩余的豆渣也一点儿没浪费,二师兄统统收进厨房,留着做鸡刨豆渣。

多余的豆浆,点上卤水,趁着没有凝结之前放入铺好干净纱布的竹筛,等变成半固体后,用纱布包好,压上大石头,挤出多余的水份,豆腐就成了。

各种豆腐美食做起来,大家伙个个吃的小肚溜圆,实在是太满足了。

山庄就像是过年,连那两只大马猴和小黄都分到了豆浆喝,简直是人畜同庆。

山庄上下一起磨豆浆做豆腐,其乐融融的景象一直留存在莫璃璃的脑海里,很多年过去了,莫璃璃对于当年豆浆香甜的味道一直记忆犹新,她觉得自己有点儿喜欢这个人间了。

师兄们每天不是忙着练功就是忙着耕种打猎,对于莫璃璃完全是放养的状态。

自打莫璃璃会走会跑后,就一直处于游荡状态。一会儿荡到这个师兄面前,一会儿荡到那个师兄面前,可惜没有一个师兄会停下手上的活儿陪莫璃璃玩会儿。

师父林若楠就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露次面,交待的竟然是让师兄们带着璃璃一道练功耕种。

莫璃璃又开始挥舞拳头了,你们这些坏人,还想虐待儿童雇佣童工么?这是违反国际人道主义精神的,结果显而易见,反对无效。

百无聊赖兼抗拒练功耕作的莫璃璃终于在苦逼了一段日子后凭一已之力发掘出了人间的新玩法,让这人间的游戏体验值勉强翻了一番。

这个新玩法就是偷偷溜出山庄,去找那两只大马猴玩。

当莫璃璃第一次溜出山庄,与大马猴玩了整整一天,竟然所有的师兄还有师父都没有察觉。

轮值照顾的三师兄张亦山除了报怨了一下莫璃璃把自己弄得太脏外,竟然完全没有想过去关心一下莫璃璃这一天都干啥了。

自此,莫璃璃更加放飞自我,早上吃完早饭就溜出门,晚饭前再溜回来,反正山庄一天只有两顿饭。

山庄门莫璃璃是打不开的,关键是够不着,不过没有关系,莫璃璃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钻狗洞。

当年小七给小黄在山墙上挖狗洞的时候,一定梦想着小黄可以长成一只巨型犬,够山庄上下吃上好几顿,狗洞挖的不是一般的大,莫璃璃每天钻来钻去,不亦乐乎。

两只大马猴只要一看到莫璃璃就立即两眼放光,莫璃璃会偷偷带吃的给两只大马猴儿,一个馒头,或者一张饼,把两只大马猴贿赂得妥妥贴贴。

大马猴拉着莫璃璃上窜下跳,摘野果,泡温泉,荡个秋千,玩个空中飞人,或者玩累了,搂怀里蹲树上呼呼大睡,无拘无束的日子也算是过得异常精彩。

直到有一天,林若楠向沐轻寒过问莫璃璃的近况,沐轻寒才想到还有个小师妹也是需要学习练功的。

把当值的六师兄郝敏喊了过来,郝敏不仅一问三不知,连小师妹人在哪都不知道。

师兄弟几个在把山庄翻了N个遍还是没有找到莫璃璃后,小七立即咋呼上了,不得了了,小师妹不见了。

这次连师父林若楠都惊动了,山庄全体上下统统出动寻找莫璃璃,最后还是沐轻寒在山庄搜寻无果的情况下,想到出庄找一找。

映入沐轻寒眼帘的一幕竟然是莫璃璃被一只大马猴搂在怀里,另一只大马猴正在帮莫璃璃捉虱子。

沐轻寒只瞄了一眼,立即觉得头皮都要炸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沐轻寒从两只大马猴儿手上一把拎过莫璃璃,嫌恶的距离自己老远地提着,恨不得给自己来个保护罩,或者给莫璃璃来个罩子罩上。

可怜的莫璃璃被拎回山庄后足足洗了五遍澡,头发也被清理到确认没有虱子了才被放过。

洗完澡的莫璃璃如同发面馒头,肉眼可见的泡浮肿了,头发也被拉扯的根根直立,看着非常的滑稽可笑。

狗洞被堵上了,据说堵的时候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实在是小七当年挖的狗洞太大了。

狗洞堵上后,莫璃璃四处撒野的大门被牢牢地关上了。

没了狗洞,小黄不干了,汪汪叫个不停,可惜狗微言轻,根本就没有人搭理小黄。

莫璃璃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一个两岁多点儿的小娃娃在唉声叹气简直不要太好笑。

师兄们哈哈笑过后,完全没有给予莫璃璃任何关心也没有对此事进行任何反省。

第二天,莫璃璃需要跟着沐轻寒开始人间的学艺生涯了。

说是学艺,不过就是抖抖胳膊抖抖腿,时值仲夏,莫璃璃也懒得溜出去野了,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一天练功劳作结束,老师父林若楠领着师兄弟几个一起纳凉。

凉床被抬出来放在前厅的院子里,把早早放在井水里冰镇着的大西瓜捞出来切了,再给师父把茶水斟好,师兄弟几个加上莫璃璃都一脸企盼得看着师父林若楠,讲故事的时间到啦。

老师父估计是年纪大了,很爱东拉西扯,记性也不好,讲的故事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拐杖,不过这些都不影响听众的热情程度。

只要是讲故事就行,甭管故事讲的多垃圾。

当然,老师父林若楠讲的最多的还是关于山庄的故事,老年人嘛,都爱忆苦思甜,当然,对于林若楠来说,是忆甜思苦。

“当我还和璃璃差不多大的时候,就在山庄了,我也是师父捡来的,就是你们的太师父。”

众师兄弟外加小师妹莫璃璃互相对了个眼色,难怪呀,大家几乎都是捡来的,这是有传承的呀。

“你们的太师父执掌山庄的时候,可比现在热闹多了。那时候桃源山庄在江湖怎么也能排进前十名,江湖上那绝对是有名号的。”

“咱桃源山庄背倚十万大山,是十万大山的门户。在咱的西边还有一个黑矅谷,与我们齐名,也是十万大山的门户,我们共同守护着十万大山。”

“但黑矅谷一直独来独往,并不在江湖走动,所以我们桃源山庄与黑矅谷也从未有过交集。”

“咱山庄的弟子最少的时候也有百十来号人,慕名而来只能当个挂名弟子的人就更多了。”

“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山庄拜访太师父,切磋武艺探讨武学请求拜于山庄门下。”

“你们瞧见咱山庄外那门槛了没,那都是新换的,原来的早就被踏平了。太师父会经常领着弟子们出门拜会结识天下英雄,那段日子,真是过得意气风发,快意恩仇。”

林若楠每次说到山庄以前的辉煌就眉飞色舞,众弟子都听得如痴如醉,却没有一个人敢问,山庄咋就在您手里没落了呢?

山庄那些弟子最后都哪去了呀,师父,您老人家也没多大年纪呀,怎么才短短不到十年咱山庄就没落成这样了呢?

当然,师兄弟外加小师妹互相大眼瞪小眼,毕竟,“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夜深了,黑蓝的天幕铺满了星子,闪着静谧的光。

老师父说着说着就开始打盹,打起了均匀的呼噜。师兄弟加小师妹还精神头十足,都在小声的嘀嘀咕咕。

“咱山庄以前真的那么厉害么!?”

四师兄苏布无限向望的说,

“百十来号人呢,乖乖,那多威风呀~”

二师兄秦情附和着说,

“你们知道么?太师父是位女子,咱祖师堂有画像。”

三师兄张亦山说道,

“啥,咱山庄哪有祖师堂,什么画像?”

众人都很奇怪,连沐轻寒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祖师堂不就在西边堆杂物那个房间的旁边么?里面啥都有,好多武功心法还有画像,你们别告诉我没瞧见过。”

众人皆默,师父交待的功课都完成不了,谁有空上那翻武功心法去呀,也就武痴张亦山肯去翻那些老古董。

沐轻寒却打定主意,还是应该找个日子将祖师堂收拾收拾,师父不管事儿,山庄的传承还是要的。

“咱山庄以前真有那么威风么?不会是师父在做白日梦吧?”

六师兄郝敏小心翼翼地说,

此时,“一根筋”小七开口了,

“别听师父鬼扯,师父肯定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就咱山庄这点儿地方,能蹲得下百十来号人么?”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落在了小七后脑勺上,小七捂着后脑勺回头一看,林若楠正在吹胡子瞪眼睛。

乖乖~一边打着呼噜,一边还能偷听弟子们聊天。

师父,您老真乃神人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人间游戏 第二章 回山庄了 第三章 被扔了 第四章 师父,您老真乃神人也 第五章 连刍狗都不如 第六章 梅花甘露速速送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