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在末世中醒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遇难

第一章 遇难

树上猫和面包 2022-09-16 08:44:06
纪元3000年神藏星这个古老的历史的星球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灾难,星球的原住民正正面临着种族被绝灭的危机;本来生机勃勃一片平静之象被被打破,现而如今,入眼之处皆是苍夷,星球上的原住民脸上心里皆饱含着愤恨、未知的恐惧、无助……时间回到三个月前,这个星球南面的一个她叫年之颜,是这家医铺老板年啸的独女,此刻正坐在柜台边上,双眼直愣愣地看着窗台上的一株弱小的药株,这颗药株名叫紫阳紫苏,不算太珍贵,但她就是喜欢这药株上面暗浮着的一股香气。。...

纪元2600年

神藏星

这个古老的星球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灾难,星球的原住民正面临着种族被灭绝的危机;原本生机勃勃一片平和之象被打破,现如今,入目之处皆是苍夷,星球上的原住民脸上心里皆充满着愤恨、恐惧、绝望……

时间来到三个月前,这个星球南面的一个城镇——华农镇,正如往日一般安静祥和地运转着,这里的居民依然如往常一般忙碌着,街巷中商贩正执着地叫卖着……华农镇上一条不是太偏的街巷上有一家中医铺子——年家医铺,医铺里有个黑衣齐耳短发的女子,看起来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白皙到似乎略带透明的鹅蛋脸,一双狭长的带点天然妩媚的双眼,右眼角有颗鲜红的小痣,给她温婉略带妩媚的气质上平添了一丝妖异的感觉。

她叫年之颜,是这家医铺老板年啸的独女,此刻正坐在柜台边上,双眼直愣愣地看着窗台上的一株弱小的药株,这颗药株名叫紫阳紫苏,不算太珍贵,但她就是喜欢这药株上面暗浮着的一股香气。

“小年,陪我去一趟花鸟市场吧。”年家医铺的大门外冲进一个体态略微丰满的女子,女子一头齐肩长发,眼睛里带着灵动的光。

她是这个年家医铺老板的独女年之颜唯一的好朋友——武樱,她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华农镇人,两家可以说都是从医,年家是开医铺看诊的,武家是从事药材种植和买卖的,从小一起长大,虽然脾性相差很大。

但还是成为彼此最为要好的朋友,可能是因为两人有着一个相同的爱好,那就是收集各种带有特殊香气的药材,但武樱更甚,年之颜只喜欢自己喜爱的香气,而武樱是只要药材香气特殊,不常见就收集。

“爹,我和武樱去一趟花鸟市场,铺子你看一下。”年之颜抬头朝楼上喊了一声就跟武樱出了门。

华农镇的花鸟市场,是这个城镇人最喜欢的一个去处,里面各种植物、动物、文玩、古物、兵器等应有尽有,包括药材植株,所以年之颜和武樱也会经常过来逛逛,希望能遇到自己喜欢的药材植株。

这天,她们也如往常般施施然地边走边聊来到了花鸟市场,花鸟市场里一如往日般人挤人,热闹非凡,武樱如打了鸡血一般穿梭在各铺子之间,嗅着种种药材植株上的气味,鼻翼一鼓一鼓得,霎是可爱。

年之颜始终悠然地跟在她的身后,相较之,她更顺其自然,属于随缘一派。“啊----------”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人群的喧闹声和充满恐惧的叫喊声。

“发生了什么事?”武樱手里端着一碰绿油油植株跑到门口,看向人群骚动的方向,年之颜也跑到门口,面露疑惑地看过去。

武樱放下手里的植株,跑到街上,看到往这边跑来的人群,随手抓了一个问:“阿五,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武樱抓着的年轻人眼里露出惶恐,“樱姐,快跑,有怪物杀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

“怪物杀人?小年,小五说的什么意思啊?”

年之颜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逼近,说:“不清楚,我们先走吧,先回家。”

远处继续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凄惨叫声,“快,阿樱,我们快走!”年之颜感觉到了危险,拉起武樱的手就往人群骚动的反方向跑了起来。

武樱边跑边回头看,突然,武樱停了下来,喊了一声:“阿弟……”

“姐姐……”

年之颜发现人群涌来的方向里,有个十岁左右小男孩的身影,正是武樱的弟弟武直,因为太弱小,已经被让汹涌的人群挤跌在地上被踩踏。

愣神间,武樱已经迎着汹涌的人群往回冲了过去,年之颜只好也跟着往回冲,武樱丰满的身姿这时候跑起来异常得快,就算是跟拥挤的人群逆反着前进,她也比年之颜要快上很多。

年之颜边跑边看着前面的武直和武樱,很快,发现武樱已经跑到了武直身边,想扶起武直,年之颜松了一口气,还好武直没出大事。

可是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发现她们姐弟身后已经没有人群了,只有十来个“人”咧着嘴往这边快速走着,说“人”,是因为他们确实跟人一样,但是又跟人不大一样,比普通人高上很多很多,四肢特别得长,特别是手臂,正常的人手臂垂直也就到臀线,可是这十来个“人”的手臂却已经长过膝盖。

“跑,快跑回来,阿樱,快啊!”年之颜边朝着武樱跑过去边喊着,希望能跟她一起架着武直跑回来,阿樱本能地朝那十来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架起武直,向年之颜的方向跑了起来。

“快,阿樱,再快点……”眼看着后面一个长臂人向武樱伸出了手,年之颜恐慌地叫了起来,可是,来不及了,武樱已经落在了长臂人的手里,武樱把武直拼命地往前推,武直被踉跄地推了出去。

“阿弟,快跑!”

“不……,还我姐姐!”武直转身朝着抓住武樱的长臂人扑了过去,长臂人看着手里的武樱,又看看扑过来的武直,嘴里发出一串听不懂的音符,然后双手一用力,当着武直和年之颜的面拧断了武樱的脖子,然后又扯断了武樱的双臂……

“啊……”武直小小的身子挣扎着,愤怒地撕咬着长臂人的手臂,年之颜停在远处流着泪喘息着,看着不远处武直小小的身子被长臂人撕裂,年之颜颤栗着,内心充满着无处宣泄的愤怒和恐惧。

年之颜转过身,朝来路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今天一样会被撕裂在这里。

年之颜慌乱地向前跑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被长臂人用一块小石头砸到,她无暇顾及,也不敢回头看,只一股脑地向前跑,在她感觉自己要跑断气的时候,看到了前面岔口的胡同,突然拼命地往胡同里跑去,因为年之颜是土生土长的华农镇人,对这里的地形也是门清,她记得这个胡同很短,尽头的墙体有个洞穴,钻过去,再穿过一条街,翻过一面矮墙就能到她家的医铺后院,小时候她跟武樱为了少绕路就经常这样干。

这个时候她没地方跑,她只是凭本能地想跑回家,觉得家里才是安全的,而年之颜也确实从这个胡同里的洞穴,抄近路跑回了家,躲过了被撕裂的一劫;当她跑进自己医铺后院的时候,顺手把后院的门栓了起来,然后身体瘫软地顺着门滑在地上。

“爹——爹——”

“爹——爹——”她朝着前院的方向喊着。

不一会儿,年啸从前院的后门走出,看到满身狼狈的年之颜瘫靠在后院的小门上,“小年,你这是怎么了?”年啸快步走来扶起年之颜问道。

“爹,阿樱死了,快,快把铺子门关起来,武直也死了,有畜生在杀人!”年之颜语无伦次地说着。

年啸扶着年之颜到了前院,问:“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谁死了?”

“爹,你先把铺子大门关了,快,快,很快那些畜生就会到这里的。”

年啸疑惑着,但还是起身跟大堂里待诊的病人说:“各位乡亲,今天不看诊了,家里小女有点事。老武,你的伤拖不得,我一会儿事情忙完了就去你家帮你看。”

“不,不行!”年之颜冲了过来,自己跑过去把大门关上,“爹,不行,他们也不能走,他们出去后如果遇到那些畜生,他们也会死的。”

医铺大堂里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都认识年之颜,从没见过这个丫头咋咋呼呼过,这年之颜平时就是性子冷清了点,但待人接物还是在医铺坐诊都是很有大家风范的。

年家几代单传都是男丁,到了年之颜这一代,就只有年之颜一个丫头片子,好在年之颜把年啸一身的医术学了个彻底,所以年啸除了对年之颜不是男子身有点失望外,对年之颜也算是挺满意。

“小年,发生了什么事?”大堂中被年啸称为“老武”的一个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年之颜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颤,回过身,刚才她可以说是刚刚死里逃生,浑身紧绷,处于极度惶恐和紧张状态,根本不知道大堂里都有什么人,这时候听到熟悉的声音,年之颜整个人都要抽搐起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被她父亲叫“老武”的人,名叫武大宇,是她们年家医铺的药材主要供应商,也是武樱和武直的父亲。

“武叔……”年之颜双眼猩红,嘴唇颤抖,浑身战栗,看着武大宇,像失了声一样。

“小年,……”年啸走了过来,拉起她的手,给她搭脉,这脉象明显是受到打击和惊吓,年啸眉头紧皱,说:“坐下慢慢说,没事!”

年之颜被年啸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爹,武叔,我们镇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批长得像人的畜生,遇到人就杀,已经死了很多人了,花鸟市场那边很多很多人死了,现在,那些畜生就在花鸟市场旁边的直门街上。”年之颜还是不知道怎么跟武叔说武樱和武直已经死的事情,武大宇的身体如今本就有旧伤,这一噩耗都能让他分分钟晕死过去。

“小年,什么像人的畜生?是不是有什么外地人跑来我们镇里,仗着武力高欺负人?”旁边一个看着70多岁的女性老人问。

“不是的,阿柳婆婆,不是外地人,他们不是人,只是像人,他们很高大,比我爹还要高上半个身子,手臂很长,走路的时候垂下来手掌都过膝盖了,”年之颜回忆着说道,“还有,他们的眼睛好像是银蓝色的……”年啸皱着眉听着。

“小年,阿樱不是说找你一起去花鸟市场吗?阿樱呢?她也跑回家了?”武大宇问。

“武叔,阿樱,阿樱……”年之颜闭上猩红的眼睛,“阿樱和阿直弟弟,都被这些畜生杀死了……”武大宇瞪着双眼看着年之颜半响,突然脸色煞白,整个人从椅子上跌落在地。

“老武!”年啸冲上前去,扶起武大宇,着急忙慌地对他实施针灸,朝着年之颜喊道:“过来帮忙!”

当武大宇被救醒后,众人脸色凝重。

“小年……”阿柳婆婆正想说话,医铺门外的街面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嘈杂声……

众人起身站到铺子侧面的窗户往外看去,外面是镇里的巡逻队在跑步经过,大家手里都拿着武器,朝着花鸟市场方向的直门街跑去。

紧接着,后面又来了一批人,手里拿着锣敲着,“各位乡亲,华农镇出现了暴徒,请各位乡亲闭户在家,不要出门,请大家放心,华农镇官府已经派出巡逻大队缉拿暴徒……请大家注意安全……”

年啸看着一身狼狈,脸色惨白,双眼猩红的年之颜说:“小年,你上楼休息一下吧,官府已经出动巡逻队了,很快就没事了。”

“嗯,爹,不要开门,……”

“好,不开门!”

年之颜回到自己的房间,胡乱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刚刚发生的惨案,残忍,血腥,那些畜生杀人的是时候犹如得了狂躁症的野兽,这是哪里来的畜生,华农镇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畜生?年之颜不明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遇难 第二章 觉醒之初 第三章 这是异能? 第四章 我也可以修行? 第五章 华农镇失守 第六章 是退是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