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拐个殿下去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002 往事

002 往事

橘笙十里 2022-09-20
“准备好的如何了。”顾景辞微垂着脑袋,握起拳抵到唇边轻咳了两声,左右但是走了半炷香,就了累了。他这副身子骨,那真是不里用。“殿下,这天寒地冻的,您怎么能出四处走动。”德喜站起身回来搀住顾景辞,一脸忧虑:“昨个太医刚盼咐了,您见严禁风。”顾景辞缓他这副身子骨,当真是不中用。。...

“准备的如何了。”顾景辞微垂着脑袋,握起拳抵到唇边轻咳了两声,左右不过走了半炷香,就已经累了。

他这副身子骨,当真是不中用。

“殿下,这天寒地冻的,您怎么能出来走动。”德喜起身过来搀住顾景辞,一脸担忧:“昨儿太医刚吩咐了,您见不得风。”

顾景辞缓缓抬头,削瘦的脸庞上未见几分血色,唇瓣亦是透着病态的苍白。

“东宫难得热闹一回,我来瞧瞧。”

“殿下,您放心,这儿有奴才和德喜盯着呢,一准办得漂漂亮亮的。”双喜把手上的红灯笼搁到一旁,差人去寻个新的暖手炉来。

顾景辞望着檐下鲜艳的红灯笼,淡淡的笑了笑:“但愿她能对我少些怨怼。”

“殿下,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德喜瞧着顾景辞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连忙替他拢紧了披风:“殿下,奴才扶您回去歇着,晚些时候布置好了,您再来瞧。”

那边儿,双喜捧着热腾的暖手炉来,替换了顾景辞手中的。

德喜搀着顾景辞回了书房,书房里燃着炭火,德喜将炭盆往顾景辞身边挪了挪,书房里的门窗也被他关了个差不离,只单单留了条缝儿通气。

顾景辞坐在书桌前,铺开一张宣纸,用镇纸压好,可提起笔来,却无从下笔。

“殿下,饮些参汤去去寒吧。”德喜奉上热茶,瞥见空白的宣纸和顾景辞手中的狼毫,揣摩了一下:“殿下,可是在想赐名的事儿?”

顾景辞搁下笔,接过参汤抿了一口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殿下,奴才听说,秦小姐一向深居简出,想来是不会太在意这些的。”

“她或可不在意,但我自然是要给她我所能给的,只盼能换她些许欢喜。”顾景辞再次捏起狼毫,蘸满墨汁落下了笔。

德喜几不可闻的一声喟叹,默默走到一旁去磨墨。

凤鸣寺

秦月桐一路快马加鞭,平日里驾车需要一个时辰的路程,她不过花了半个时辰就到了。

今日并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因着路滑,前来上香的人并不多。

她刚栓好马,一转身就瞧见了寺门石阶下站着的洛长舒。

洛长舒负手而立,面上覆着半张泛着寒意的银质面具,整个人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表哥。”秦月桐搓了搓胳膊,一路吹着冷风过来,这会儿人都有些僵。

“外头冷,进去说吧。”

洛长舒带着秦月桐入了凤鸣寺,直直朝着后院而去,最终停在了一处凉亭内。

“长瑜不在,你身边儿又没人跟着,便不往厢房去了。”洛长舒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吧。”

秦月桐知晓洛长舒一心为她着想,浅笑着坐了下来:“这一早,长瑜去了哪里?”

“凤鸣寺往南过十里,不知打哪儿来了群蟊贼,长瑜记挂着襄姨的事情,听到信儿就赶过去了。”洛长舒给她倒了杯热茶递过去。

两口热茶下去,秦月桐才觉得自己身子暖了起来,她有些歉疚的望向洛长舒:“阿娘的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还劳烦你们这么记挂着。”

洛长舒摆摆手:“这样客套的话,日后便不必再说了。今日暂且不聊其他,说说你吧。”

“皇命难违。”秦月桐低头抿了口热茶,再抬头时,脸上带了几分坦然:“表哥不必担心,这婚事,很多人都不乐见。最后是怎么一个结果,还犹未可知。”

洛长舒眉头皱了皱,似是不太赞成秦月桐的话:“但你可知,打破这件婚事最省事的法子是什么?”

不外乎是她意外身亡。

秦月桐不是个傻的,但总有人会费尽心思的保护她。

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

“小月儿,我劝你少动你那小心思,纵使有人护你,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洛长舒瞧着她滴溜溜转的眸子,有些没好气。

秦月桐小小地缩了缩肩,笑开两窝梨涡。

“若真的要嫁入东宫,或许也不是件坏事,总好比被不清不楚,随随便便安排了的好。”秦月桐将空杯搁到洛长舒面前。

渐冷的茶杯再次被注满热茶,洛长舒的眉眼好似都随着热气温和了不少:“凡事只要你不愿,谁也不能强迫了你去。”

“还是表哥待我好。”

“你这话若是让阿娘和长瑜听到了,必要好好的被数落一通。”洛长舒摇了摇头,对这个表妹一向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秦夫人近来可有为难你?”

秦月桐摇摇头,自嘲一笑:“如今,我身上也没什么可以图谋的了,她自然不会再对我费心思。”

洛长舒知道她心里不痛快,没再继续问下去。

“表哥,阿娘的事情,我是不是太执着了,或许,那真的就是一场意外。”

这么多年过去了,秦月桐越发怀疑自己对当时的记忆是否有偏差,也越发不确定自己的坚持是否还有意义。

“不准备继续查了?”洛长舒不答反问,语气平缓:“你若想好了,我便差人请长瑜回来。”

秦月桐轻咬下唇,眉间满是踌躇与茫然。

如此,便放弃了吗?

阿娘当日的惨状,她铭记于心,常于梦中惊醒,心悸不已。

她自当是要替阿娘讨回公道的,可也着实不愿这般拖累着表哥表姐。

他们为了她的事情,在这凤鸣寺徘徊了两三年,即是前几年,也费了不少的人力财力,不断打探着当时那伙人的下落。

如今,她身上并无钱财家产傍身,过几日又要奉旨入宫,届时是连力气也出不得了。

她又如何忍心这般耽搁他们。

秦月桐黯淡了眉眼,久久说不上话来。

对面传来一声长叹,洛长舒起身,往后面的厢房走去。

秦月桐恍然抬头,望着洛长舒的背影,眸子又暗了几分。想来,表哥对她是失望的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赐婚 002 往事 003 蹊跷 004 是敌是友 005 皇后娘娘 00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