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状元娘子飒又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吓死

第1章 吓死

秋味 2022-11-05 13:45:36
小燕子衔着泥巴,和着枝草辛勤劳作地在屋檐下搭起自己的安宁小窝。偶尔会的小燕子望着一点点搭起出来的非常舒适的小窝吱吱……啾啾……欢快的的叫着。好一副春燕衔泥的画面,微醉的微带暖意的风轻轻地地吹动着窗棂。小丫头石榴提着裙摆迈过门槛,踩着欢快的步伐轻扣了几下门偶尔的小燕子看着一点点搭建起来的舒适的小窝吱吱……啾啾……欢快的叫着。。...

小燕子衔着泥巴,和着枝草辛勤地在屋檐下搭建自己的安乐小窝。

偶尔的小燕子看着一点点搭建起来的舒适的小窝吱吱……啾啾……欢快的叫着。

好一副春燕衔泥的画面,微醺的略带暖意的风轻轻地吹拂着窗棂。

小丫头石榴提着裙摆跨过门槛,踩着轻快的步伐轻叩了几下门框,无人回应,撩开帘子走进了房间。

转瞬间“啊……”凄厉的又尖又细的喊声冲破了房顶,打破了这片宁静。

惊恐地哆哆嗦嗦的声音从石榴唇边溢出,“死人了,少夫人死了。夫……夫……夫人救命啊!”

石榴满脸惊慌朝屋外跑去,砰……的一声被高高的门槛给绊倒,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疼痛,扶着膝盖,一瘸一拐地朝院子外走去,“夫……夫人。”

慌乱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渐渐的无声。

明媚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在床上年轻的小妇人的脸上。

小妇人脸孔不正常的扭曲着,狰狞吓人,嘴张的能塞颗鸡蛋。

暴突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乌黑的瞳仁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眶,被阳光直射着毫无反应。

胸口没有任何的起伏,人直挺挺的倒在床上,双腿耷拉在床下。

倏地,床上的人儿乌黑的眼珠子动了动,阳光刺眼,想合上双眼,却发现眼睛闭不严实,留着缝隙。

齐瑶想伸出手盖住双眸,遮住阳光,却发现手臂麻木不听使唤,使不上劲儿。

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可刺眼的阳光,直射着眼睛生疼。

齐瑶垂着眼睑,侧耳倾听,入耳的是叽叽喳喳的鸟鸣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鼻翼间是淡淡的花香,泥土的芬芳……

不对劲,大大的不对!

齐瑶最后的记忆是子弹穿过脖颈,落入海中,湿咸的海水包围着自己,人向海底沉了下去。

耳边依稀听见舰上战友们的嘶喊:舰长、舰长……

紧接着是扑通、扑通落水的声音。

人在海上护航,接到上级任务,海盗袭击商船,齐瑶奉命救援,怎么可能有花香、泥土的腥味儿?

齐瑶急切地想要看清楚现在的境况,却感觉浑身僵硬,如被人捆住一般,动弹不得,难道被海盗给绑架了。

不可能,虽然与海盗展开激烈的交火,但是在他们强大的火力面前,海盗被他们给打的被俘的俘,逃得逃。

齐瑶企图动一动避开阳光,这么被阳光照着什么也看不清,眼睛也受不了。

困难的微微转过头,睁开眼睛,却找不到焦距,什么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冷静……这心跳的好快,感觉心脏要蹦出胸腔似的。

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齐瑶沉下心来,集中力量缓缓地握了握手,感觉有了力量,手撑着硬邦邦的硬物动了动。

呼……有了力量让她松了口气,再来,艰难的又移动两下,头被顶住,走不动了。

这下子避开阳光的齐瑶再睁开了眼睛,这一次有了焦距,终于能够看清了。

这是什么?头顶洗的发白的泛黄的布料,骨碌碌的转动眼珠子,好像是床,手撑着床,靠着墙终于坐了起来。

就这么简单的动作,耗尽了全力,浑身冷汗渗渗的。

是床没错,还是架子床,只不过有些破旧,不说床帐上打着补丁,这床栏杆漆都脱落了,斑斑驳驳。

等一下,海盗窝都这么中式吗?我被枪击落水是在印度洋吧?

这事怎么都透着诡异,这眼睛怎么回事?生疼,伸出手,这苍白跟鸡爪子似的的手是谁的?摊开手,这我那虎口经常拿枪磨出的茧子怎么没了。

啊……张着嘴却发不出声,这又咋了,伸手摸了摸下巴,这还脱臼了。

懵圈的她都没有感觉到痛,现在才感觉到疼了,这要怎么接上去,卸人家下巴自己倒是经常做,会卸当然也能接上,只是现在双手无力,使不上劲儿啊!

而且这心跳如鼓越来越快,跳的心慌慌的,齐瑶垂眸看着无力落在腿上的双手,先把把脉检查一下这具身体吧!

左手心肝肾,费力的右手搭在左手的手腕上。

这手一搭,她这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血压升高,血液循环如洪水一般冲击着心脏,难怪心速这么快,急火攻心……这是极度惊恐被吓死的?

好好的人怎么会被吓死,就在齐瑶疑惑之际。

耳听着外面传来惊恐的哆哆嗦嗦地年轻女子的声音,“夫人是真的,人真的死了,脸扭曲着,面目全非,眼睛凸的脱了眼眶,嘴张的大大的,舌头伸的长长的。”

屋内的齐瑶黑眸轻轻晃了晃,这是在说自己,怎么听着像是描述上吊死后样子。

夫人是什么称呼?

得赶紧把这下巴接回去,可是现在手根本没有力气,这要怎么办?

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只能这样了,控制好力道,她顺着墙壁倒下去,下巴碰着床板,只听着一声‘咔哒……’

呼!接上去了,她张了张嘴,试试,非常幸运,没出现偏差。

她手撑着床板又费力的坐了起来,靠着墙气喘吁吁,额头上又起了密密麻麻的汗。

“胡说什么?”夫人陈氏的声音又急又怒,“人好好的怎么会死,虽然她胆小了点儿,不说话,也不爱出屋子,可也不会想不开的。京城刚有人给她送东西来了。”

陈氏惊慌颤抖接着又说道,“人绝对不能死,死了咱们都得陪上命,休要胡说!”

声音中带着哭腔,来人哗啦一下挑开帘子,疾步走过来,抽泣道,“齐氏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咱们都得给你陪……”

葬字没喊出来,却发现齐氏人坐在床上靠着墙,人好好的。

陈氏一拍大腿,激动地喊道,“俺勒个亲娘。”拽着袄袖子擦擦眼角道,“人没死,俺这还哭啥哩!”立马阴转晴,这变脸够快的。

“石榴,石榴,你过来,这人好好的,你为啥说人死了。”陈氏冲着屋外喊道,这嗓门高亢明亮。

床上的齐瑶一脸惊恐的看着所谓夫人的穿着,一袭古装,上袄下裙,乌黑的眼珠子转转,再次确认一遍,没错是上袄下群。

衣衫朴素,且已经洗的泛白,袖口、领口处起了毛边。

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挽成圆髻,插着一根光滑的银簪,耳朵上小巧的银耳环。

来人大约四十来岁,人很瘦,脸小而窄,脸颊都凹进去了。

眉细而吊,黑漆漆的瞳仁上下打量着自己,此时紧抿着薄唇,下垂的嘴角,法令纹深深的一看就是不好相与之人。

皮肤有些粗糙,长年的辛劳,给她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

被叫石榴的小丫头缩头缩脑的走了进来,站在陈氏的身后哆哆嗦嗦地说道,“少……少夫人,活……活着。”

“石榴你自己看,这不是活的好好的。”陈氏一侧身指着床上的人道,拍着胸脯咚咚作响,“真是要被你给吓死了。”

“可奴婢来叫少夫人去厨房的时候,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石榴满脸困惑地目光飞快的扫过床上的少夫人,不敢与她对视。

“奴婢叫了好几声,没回应,奴婢才上前。”石榴的声调因为害怕都变了,“面容变形了,奴婢大着胆子将手探到鼻翼下,没……没……气了。”

话落石榴飞快地躲到了陈氏的身后,“奴婢没有撒谎。”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吓死 第2章 威胁 第3章 休书 第4章 攀关系 第5章 讲究VS不讲究 第6章 吓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