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状元娘子飒又甜》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休书

第3章 休书

秋味 2022-11-05 13:45:37
沈舟横偷偷的瞄了徐氏几眼低声地嘟哝道,“那要不然人家不讲情呢?”“你说啥?”徐氏眨了眨乌黑的双眸望着他地说,轻轻一笑又道,“我没听清,你反正一遍。”“也没,我没说啥?”沈舟横冲她咧嘴笑一笑,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徐氏扭头面色不悦地望着床上的齐氏道,“没有,我没说啥?”沈舟横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沈舟横偷偷瞄了陈氏一眼小声地嘟囔道,“那要是人家不讲理呢?”

“你说啥?”陈氏眨了眨乌黑的双眸看着他说道,微微一笑又道,“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没有,我没说啥?”沈舟横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陈氏转头面色不善地看着床上的齐氏道,“这媳妇儿进厨房帮个忙总行吧!你可天下打听打听,那个儿媳妇吃现成的。”

“知道,娘说的对!”沈舟横忙不迭地应道。

“今儿把这事给我解决了,解决了在吃饭,不解决甭想吃饭,我陪着你一起饿肚子。”陈氏黑亮的双眸瞪着沈舟横,带着威胁说道。

“一准儿让您按时吃饭。”沈舟横拍着胸脯像她保证道,搀扶着自家亲娘,微微弯着腰好言好语的将她给恭敬地送了出去。

齐瑶看着他们两人走了,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直接把她给看蒙了。

齐瑶微微晃了晃脑袋,真够乱的,抛去这个‘婆婆’唱念做打,听出来了。

寡母费尽一切力量,将儿子给养大成才,应该是迫于权势,娶了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姑娘,被扔到了穷乡僻壤当县令。

老太太对她的怨念很大啊!

没有原身的记忆真不好,现在被动的很!

不过这小子是状元郎?一身粗布短褐,打着绑腿脚上灰土土的,身材颀长,人不是一般的瘦,这衣服穿在身上,晃晃荡荡的。

皮肤粗糙黝黑,怎么看都像是乡野村夫,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书生儒雅气息。

去而复返的沈舟横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地看着她,齐瑶则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你别紧张,我不动你。”沈舟横轻声细语地说道,尽量安抚她。

只不过这人平日里说话,嗓门亮如雷鸣,所以并没有什么效果,她却看到他释放的善意。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沈舟横满眼关心地看着她说道,声音温醇悦耳。

他一早进来就看见了,只不过被自家娘亲给搅合了,现在看着这眼睛,“被咱娘给吓着了,乡下老太太都这样,发完牢骚就没事了。”

她瞳孔幽黑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看着他人长得倒是浓眉大眼,双眸如炬,长相周正,一点儿都不丑,相反她看着很亲切,自己手底下那兵,那个不是风吹日晒的黑峻峻的。

都说儿子肖母,那双琥珀色的桃花眼尤其的像,刀削斧凿的面孔,眼睛却清澈的如一汪泉水柔软。

沈舟横转身将鼓凳搬了过来,坐在床前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说道,“齐夭夭我不知道你何时找人写的休书。”

她心底闪过一丝讶异,自己叫齐瑶,想不到这具身体叫齐瑶瑶。

休书?这个齐氏找人写休书?是她听错了吗?

“知道我拿到你写给我的休书那一刻什么感觉吗?”沈舟横深邃正直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说道。

这我哪儿知道?又不是我写的,齐瑶在心里腹诽道,等一下搞错了吧!

齐氏要休了他!

古代这么彪悍的吗?可以休夫!

从他们母子谈话中,看得出来齐氏出身乃是金枝玉叶,背景强悍也能休夫吗?还是找人代写的。

这么魔幻吗?

沈舟横疼惜的目光看着她眨也不眨地自说自话道,“起初是愤怒,后来就剩下心疼!心疼你!”

自嘲地一笑道,“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我这穷小子哪有资格心疼你啊!你都要休夫了。对于男人而言我知道这是一种羞辱。”

话锋一转道,“可我知道你这么做是有苦衷的。这自古休书是男人写给女人的,哪里有女人休夫的。”

齐瑶眉峰跳动了一下,“苦衷?”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问道,他居然在为自己找借口,这就更有意思了。

这是这具身体的嗓音吗?自己的声音高亢明亮,讲话是铿锵有力。

好娇软的嗓音哟,像棉花糖似的,轻轻柔柔甜甜的,甜腻腻的,听得自己抖落满身的鸡皮疙瘩。

苦衷?沈舟横闻言琥珀色的瞳仁晃了晃,这与前些日子冷漠的态度不同,难道有所转变,是京城来人的缘故,心中一喜,轻咳两声,“你是我三媒六聘,官家的婚书,八抬花轿,娶进门的。”

齐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谁不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娶回家的,这根休夫可是两回事!

重点,说重点!

“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了。”沈舟横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平坦的小腹道,“你不希望孩子没有爹爹吧!”

不可能她刚才把脉没有发现怀孕的迹象,齐瑶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搭在手腕上,再把把脉。

“我坚持呢!”齐瑶乌黑的瞳仁看着他态度坚决地说道。

“休书反而让我看清许多事。”沈舟横澄澈的目光看着她拱了拱手温柔地说道,“我知道夭夭这么做是为了保全我的性命,毕竟古往今来作为第一个被休男人,京城方面或许会饶我这无名小子一命。”

齐瑶心中的疑团不断的扩大,如他所说,作为被女人休掉的男人,那确实是奇耻大辱。

沈舟横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张的攥着衣服,“我不知道你这二十来年怎么过的?但少不了女人为了争宠的腌臜事,你时刻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中。”

这话听的齐瑶更加迷惑了,死亡威胁?

“现在既然你嫁给了我,咱们又远离了京城是非之地。女孩子又没有皇位的继承权,她没必要再难为你,所以你不用惶惶不可终日。”沈舟横耐着性子看着她温柔的劝说道。

‘皇位?’齐瑶现在脑子乱哄哄的,头疼的厉害,心脏更是如飙车似的,血气翻涌。

沈舟横看着原来如琉璃易碎的娃娃的她,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却感觉冷冰冰的她有了温度,“娘子不会忘了,我们的亲事可是你父皇亲自下的旨。”

轰……脑袋被炸成了烟花,齐瑶缓缓的倒下,心脏揪的要炸裂,胸中翻腾,嘴角溢出一丝腥味儿。

把沈舟横给吓得一个箭步冲到床上,“夭夭别吓我。”将她给抱在怀里,温热的大手抓着她细弱的手腕,惊讶地垂眸看着她说道,“怎么好好的会心脉受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吓死 第2章 威胁 第3章 休书 第4章 攀关系 第5章 讲究VS不讲究 第6章 吓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