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有狐在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兄妹相斗

第四章 兄妹相斗

今樨 2022-11-08 11:27:53
幽暗,周遭像是除了永远是也持续燃烧诉不完的烽火。一个女子倒在血色的土地上,身上紫色的衣服了被染红红。她迷惘地看向周围,像是看见许多人在向她伸出手援手,但她却怎么也握将近。好多……好多人……他们……有好陌生的感觉……但是……为什么我一点儿都想不出来了?一个女子倒在血色的土地上,身上紫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她茫然地看向四周,好像看到许多人在向她伸出援手,但她却怎么也握不到。。...

有狐在彼

推荐指数:10分

《有狐在彼》在线阅读

黑暗,周遭似乎还有永远也燃烧不尽的烽火。

一个女子倒在血色的土地上,身上紫色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她茫然地看向四周,好像看到许多人在向她伸出援手,但她却怎么也握不到。

好多……好多人……

他们……有好熟悉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他们是谁?

我,又是谁?

沧雪霍然睁开了双眼,手上的明河镯在晨光下反射着点点光芒。

青丘修心台上,一个白衫少年正在与飞花座下的一位弟子比试。旁边还围了好一帮人在观战。

飞花,乃是青丘灵狐族族长。青丘灵狐天生骨骼柔韧,机敏异常,在灵活性和速度方面几乎是无可匹敌。族长飞花近来在闭关修炼,有传言说,如果飞花出关,其实力将飞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恐怕青丘之内只有沧流可敌。

此时台上的这位灵狐弟子也算是青年一代中颇有天赋的,凭借着灵狐一族的独特优势,双刀在空中只看得见一片残影飞舞,白衫少年仿佛被一片刀光包围在内。

围观者都看得胆战心惊,暗暗为那少年担心。白衫少年手持一把孤零零的剑,只在刀光中闪躲着,看似不经意的躲避,实则却颇有“借力打力”之势,那双刀虽凌厉,却是怎么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那灵狐弟子见久攻不下,又不见他还手,心中不免多了几分焦躁,再落刀时,就失了几分精准。这本是极微小的变化,连旁观的人也没有注意到,却被那白衫少年敏锐地捕捉到了。

只一个瞬间,灵狐弟子又露出了一个破绽。这次,白衫少年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将手上的剑迎了过去,那灵狐弟子心下大惊,仓促之下提刀来战,那剑却如灵蛇一般滑了过去,他倒也反应灵敏,立刻转身,却连刀还没抽回,白衫少年的剑就指向了他的脖颈!那剑气逼人,竟是连旁观者都面色微变!

“这白衫少年是谁?居然这么厉害?”有见识尚浅的小弟子满脸纳罕,震惊青丘竟然也有这等人物。

旁边立刻就有年长的师兄插嘴道:“这怎么不知道?这位就是狐帝的嫡传弟子,叶言叶师兄啊!”

“原来他就是狐帝的关门弟子!真厉害!”

“那当然了!叶师兄可是年轻一辈里屈指可数的翘楚啊!”

“……”

叶言正与那灵狐弟子和一群师兄弟寒暄,一转头,就看到了拎着一壶酒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沧雪。

沧雪好像没有注意到他一样,视而不见地与他擦肩而过。叶言身旁的有些有眼力的弟子一见她,却立刻让开一条道,恭恭敬敬道:“沧师姐。”

叶言见到她,不由就想起了昨天下午,沧雪已经飞身出去追寻那黑影了,他和叶泠居然才知道那里藏了个人。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了,沧雪已经毫发无伤、一脸淡定地跟人家过完招了。

叶言虽然表面没什么,心里却很久都觉得堵得慌:他和沧雪一起长大,一起修炼过招,他怎么从来不知道沧雪这么有本事?越想,他就越觉得被沧雪骗了——平日里赢惯沧雪,他心中不免就滋生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结果搞了半天,突然间告诉他说,他是个被人骗了还沾沾自喜的大傻子。

他甚至觉得,沧雪故意隐藏实力跟他打,就是为了看他表演笑话。

所以,此刻他就把沧雪的沉默当成了对他打赢灵狐弟子的无声讽刺,顿时就把新仇旧账来了个大乱炖。

他先是喊了一声“沧雪”,然后一剑飞过去把沧雪手中的酒壶打了个粉碎!

没错,他就是故意激怒沧雪,想激她用真实实力来和他一较高下。

但其实,如果沧雪知道叶言打碎她的酒只是为了这么个胡思乱想,她只怕会后悔自己搭理了他,把自己和他拉低到了同样吃饱了没事干的地位。

沧雪没有叶言那种像小女儿家一样的“玲珑心窍”,她确实在平时过招的时候隐藏了实力,但并不是为了叶言那种幼稚的理由。

她觉得叶言有时候就是挺幼稚的,一只成年的男狐狸了,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些没事找事的想法,所以大部分时候面对叶言的挑衅,沧雪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理他。

但这次,就有点不一样了。

沧雪眼睁睁看着好好的酒炸开了花不说,还被溅了一身酒,往那儿一站都格外醉人。饶是个泥捏的,也是有脾气的。

更何况,她本来脾气就不好。

沧雪也不跟叶言废话,直接双手结印,竟是打算跟他拼法术,也算是成全了他“独孤求败”的心理。

沧雪身为青丘帝姬,一身本事都是沧流从小亲自教导的。青丘九尾狐有神兽血统,在灵力方面有独特的优势,与术法结合修炼,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青丘第一任狐帝沧云,也就是沧雪的祖父,就是凭借着女娲传授的法术“天问”成功问鼎妖神界。

沧流成功从沧云那里继承了“天问”的精髓,而到了沧雪这里就出现了问题。

沧雪的娘在生沧雪的时候,刚巧赶上了神魔决战,简称“大猎杀”。青丘因为与神界的关系被魔界进犯,沧流和青丘众族长在前方拼死御敌,才勉强没有让魔族攻破青丘最后的防线。

然而那场“大猎杀”终归是一次大战,青丘腹背受敌,后方还是被魔族势力渗透了进来。沧雪的娘在临产前还与魔族斗法,险些流产,最后拼死生下了沧雪,自己却是无力回天了。

沧雪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在灵根上就有了弱势,因此需要强大灵力支撑的“天问”法术就不再适合她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沧流一直没敢把“天问”教给她,反而加强了对她对战技巧方面的培养,比如借助对利器的运用来弥补灵力不足的缺陷。

因此,沧雪此刻用法术对战叶言,对她而言其实是不利的。

叶言也知道这点。所以他看到沧雪居然赤手空拳要来和他拼法术,就觉得自己又受到了莫名的侮辱——如果沧雪连最不擅长的法术都赢了他,那他这么多年的修炼可算是瞎折腾了!

叶言蓦然扔下手中的剑,同样双手结印,看似普通,却是用的灵狐一族的法术“游龙”。

不少灵狐弟子惊呼道:“‘游龙’!居然是‘游龙’!”

“游龙”由飞花独创,同样继承了灵狐族变化莫测的特点,对灵力的掌控能力要求极高,连灵狐本族弟子都未必能掌握。

这叶言不仅学会了,而且似乎还能运用自如……

这年轻人,是何等可怕的天赋!

在场众人都为沧雪捏了把汗,却发现这小姑娘眉目如常,毫不慌乱,颇有“大敌临前,临危不乱”的沉着冷静,不禁暗自纳罕:莫不是,她真有什么后招儿能挡住叶言这来势汹汹的“游龙”?

沧雪也看出来这是灵狐族的“游龙”。这玩意儿是飞花创的,沧流也没教过她,她还真没有众人期待的“后招”来应付。

沧雪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左突右闪地避让着。然而叶言一眼就看出了沧雪没辙,心下一喜,却没有犯方才那灵狐弟子的大意之失,由灵力聚合而成的飞龙迅速包围了沧雪。

“阿雪,师兄也不想为难你,认个输吧。”叶言看似关心实则得意的声音传入沧雪耳中。

可偏偏,沧雪这辈子就学不会“认输”这两个字。

沧雪在飞龙几乎无懈可击的包围下,居然还能粲然一笑,把叶言的话当放屁。而后将周身灵力调转起来,形成了一股以自身为中心的漩涡!

“这是……望樽族长的‘秋枯’?”一名白狐族弟子一眼就看出来了。

白狐涂山氏,与青丘九尾,应该是狐族最古老的两族。原本两族是各自为家,但在“大猎杀”中,两族都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涂山氏因为地处神魔交界处,更是伤亡惨重。

为了尽快恢复狐族的元气,涂山氏便辗转来到青丘。涂山氏族长涂山望樽和青丘狐帝沧流可以说是青丘最大的两位掌权人,关系很好。沧流对自己的女儿是怎么看怎么不爽,但涂山望樽却很是看好沧雪,经常喜欢指点沧雪的法术。

涂山望樽教给了沧雪白狐族代代流传的古老法术“四季”——春深,夏荣,秋枯,冬灭。

“四季”虽然在速度和强度上比不上“游龙”,但“四季”最大的奥秘就在于它不仅仅取决于施法者自身的灵力,还有施法者对身边万物的利用,自然界的一花一叶在“四季”的流转中,将会转化成一种古老而生生不息的力量。

这种借助外物来弥补灵力的法术可谓是正中沧雪下怀,是最适合沧雪的法术。

沧雪正是用周围树枝、落叶来达到灵力的循环。虽然“秋枯”的力量不足以与“游龙”对抗,但自保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她很清楚,“游龙”虽然威力很强大,但是像叶言这样的愣头青,灵力当然是及不上飞花族长的,只要牵制时间长了,叶言必定撑不下去。

果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叶言的灵力越来越不济,但沧雪的“秋枯”却不见丝毫的削弱,反而隐隐有增强。这让叶言心中的自信终于开始出现了裂纹!

叶言这人,天分能力都是很好的,唯一的弱点就是心态。心态一崩,就是任人宰割,沧雪也正是抓住了他此刻的犹疑!

她原本温和的“秋枯”瞬间转换成暴虐凌厉的“冬灭”!现在,换她讽刺了:“你的剑就在旁边。”

“怎么回事?这沧师姐不是不擅长法术吗……”

“就是啊!看来人家只是谦虚……叶师兄终究还是略逊一筹……”

沧雪这个混蛋!叶言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心里更是惊怒交加,哪儿还顾得上思考反击!

这回是丢脸丢大了!还是自找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青丘有狐 第二章 是他 第三章 明河镯 第四章 兄妹相斗 第五章 高处不胜寒 第六章 碎碧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