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有狐在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碎碧生

第六章 碎碧生

今樨 2022-11-08
叶言目瞪口呆的表情真是精彩的极了。沧雪是个见效果就收的人,去欣赏完叶言的表情,20-300他张口,就立马溜了,只丢下一句:“快拾掇拾掇,准备好走。”“哎,不对……去哪儿啊?!”“去人间!”“啊?!”……沧雪一路奔回自己的屋子,手里还紧紧地抓着那根沧流送的长鞭沧雪是个见好就收的人,欣赏完叶言的表情,不等他开口,就立刻溜了,只扔下一句:“快收拾收拾,准备走。”。...

有狐在彼

推荐指数:10分

《有狐在彼》在线阅读

叶言目瞪口呆的表情简直精彩极了。

沧雪是个见好就收的人,欣赏完叶言的表情,不等他开口,就立刻溜了,只扔下一句:“快收拾收拾,准备走。”

“哎,不对……去哪儿啊?!”

“去人间!”

“啊?!”

……

沧雪一路跑回自己的屋子,手里还紧紧抓着那根沧流送的长鞭。

沧流说,这根鞭子叫“九幽”,是冥王送给他贺寿的,也算是神器。

方才的比试,若不是限了招数,又有这神器相助,沧雪只怕真会被沧流打倒在地。

思过崖上,沧流只说了一句话,就动手了:“阿雪,看好了,给我记住。”

说罢,他一挥手,双手结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印,两只手上竟然凝炼出了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同时将“四季”中的“夏荣”和“冬灭”一起施展出来一样!

可是,这是两种近乎相克的力量啊,怎么可能被同时施展出来?不要说沧雪做不到,哪怕“四季”创始者涂山望樽,也绝对做不到!

“四季”讲究的是天地间自然的秩序和规律,灵力运转很有人间道家学派的“顺势而为”。而眼前这门法术,明显就是打破秩序,“逆势而为”,可谓是专克她所学的“四季”!

沧雪忽然想到了上任狐帝,也就是她祖父沧云的成名绝技,沧流偶尔说起,但却从未教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那法术,叫“碎碧生”。

之前说过,沧云是凭借着女娲娘娘传授的“天问”才开始在妖界崭露头角的。但沧云自打建立青丘后,就潜心苦修,最终自己开创了一代绝学“碎碧生”可以说,“碎碧生”是沧云毕生修炼的精华所在,从某种程度上要比外来的“天问”更上了一层楼。

碎碧生,一个毫不起眼的名字,让人根本无法联想到什么绝世法术。然而从妖界到神界,只要提到“碎碧生”,没有人不闻之色变。

因为最初,“碎碧生”不是一个法术的名字,而是沧云当年用过的化名。

上一次“碎碧生”出现在世人眼前,还是“大猎杀”一战。那时,沧雪还没有出生。

碎碧,即零落的绿叶。既是绿叶,又怎会零落?这两个字,就将这功法的矛盾性一语道出。

沧雪不知道沧流为什么突然要用几百年没有用过的绝世之技来跟自己的女儿打。毕竟沧流一直都觉得他们三个天赋不算上佳,连“天问”都不肯教给他们。不明白归不明白,沧雪一面暗自观察,将沧流手中结出的灵印牢牢记住,另一方面却在脑海中不断寻找着这“碎碧生”的弱点和破绽!

这要是让年长一点的长辈知道,绝对会认为是天方夜谭。找“碎碧生”的破绽?你怎么不说去跟天帝打一架呢?!

这种胆大妄为的举动也就沧雪敢想,她不仅敢想,还真就敢做。

在她看来,沧流的“碎碧生”虽然厉害,但是与沧云那种天上地下鲜有敌手的一代祖师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因此,像“碎碧生”这种霸道的功法,沧流势必会露出一点破绽。

不管这破绽是多么细微,但只要抓住了,就有一线希望!

沧流低喝一声,灵力暴虐地向沧雪倾泻而去。沧雪不敢大意,立刻向九幽中注入灵力,借助九幽的力量来与沧流周旋。

沧流怎么会看不出沧雪的心思,立刻变换灵印。一瞬间,两股相互克制的力量竟然被强行碰撞在了一起,然后边碰撞边飞向了沧雪!

两股相反的力量相互碰撞,势必会引发爆炸,她就不能再用九幽去硬碰了!

果然,沧雪立刻就被巨大的反噬直接撞开,险些掉下思过崖!

纵使沧流再怎么心狠,那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也终是有些不忍了。

两式已过,沧流依然如山般不动分毫,心里却是波澜万千。

阿雪,只要你喊停,只要你认输,爹就一定会收手的。

阿雪,爹知道你倔,有一身傲骨,只是,爹希望你能明白,这世上有些事情,不是你逞强就行的。

那些宿命,那些能力所不及之事,都是你我共同的身不由己。

你,能学会接受吗?

然而,沧雪没有喊停,更不可能认输。她抬起头,依然是那双如火般永远都不会熄灭的明眸。

沧流似乎是被这挑衅的眼神激怒了,原先撞的支离破碎的灵力竟然幻化成了倾盆大雨,铺天盖地,几乎是无处可让沧雪藏身!

沧雪躲闪不及,很快就中了那灵雨,立刻喷出一口鲜血,她好不容易才站稳,整个人显得狼狈至极,可也就在爬起来的那一瞬间,她却露出了微不可查的笑容。

沧流看到沧雪的笑容,心里一咯噔,直觉感觉沧雪似乎想到办法了。但是,饶是沧流深知沧雪有不破不立的性情,也难以想象这个初出茅庐的毛丫头能有什么办法来对抗她祖父当年惊动天地的绝技!

沧雪重新握紧九幽,似乎仍然是打算借助九幽来抗衡。然而,沧流敏锐地发现,那九幽似乎和之前有了细微的差别!

沧雪轻喝一声,九幽不再似灵蛇般灵活机警,反倒像秋天安静从枝头飘落的落叶,翩然在“碎碧生”的灵雨中飞舞。

这感觉,像极了“四季”中的“秋枯”!

好,很好,能把灵器本身的特点和法术固有的性质相结合。光是这悟性,就给了沧流一个大大的惊喜。

只是,要凭着这点临时的悟性来对抗“碎碧生”,是明显不够的。

沧流的灵雨被突如其来的“秋枯”惊扰了一段时间后,很快又重新形成了铺天之势。而沧雪的灵力,很明显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这似乎早在沧雪的预料之中,她以“秋枯”所形成的漩涡为中心,竟然将那些被扰乱的灵雨重新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与灵雨分庭抗礼的风暴!

就在这时,沧雪微不可察地冲沧流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在风暴中低声道:“爹,我记住了。”

沧流还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那风暴竟然迅速被沧雪推向了他!

风暴中鱼龙混杂着“碎碧生”那相生相克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爆炸产生的冲击力让沧流竟是连躲闪都来不及!

“噗。”

“噗。”

沧流和沧雪同时吐出一口鲜血。

思过崖风暴散去,很快又恢复了天朗气清。

沧雪浑身上下都是“碎碧生”灵雨留下的伤痕,连面纱都不知何时被风吹去了,一朵血红色的花朵随风摇曳,与她脸上的血痕倒是相得益彰。

她就那样保持着半跪在地姿势,把九幽乖乖还给他爹,低眉敛首下,却是一个灿烂的笑容:“爹……我赢了。”

她方才那一招,不光是“秋枯”,更是利用了“碎碧生”的力量。

虽然她从未学过“碎碧生”,但仅在比试中,居然就能够照模画样的用起来了。

这算是,血缘中的天赋?还是……天定的宿命?

沧流看着她递过来的手,一眼就看到了那染了血,却依旧银光闪闪的明河镯。

就像当年,某个不服输的姑娘的眼睛。

沧流不露声色地抹去唇角的血,背过身去,道:“这九幽,给你了。”

给你,却不止是这九幽。

当然,沧雪是不会知道什么的,只是心下暗喜,道:“谢父王。”

“别高兴得太早。”沧流恢复了往常板着的面孔,“既然你已经有了点气候,也该给青丘办点事了。”

沧雪早就猜到沧流不只是找她打一架那么简单,却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因此正等着沧流这句话:“请狐帝明示。”

沧流先是问了她和叶言之间的那点破事。沧雪解释了一下,大致和沧流看到的也差不多,只是在解释为什么喝酒的时候,沧雪说自己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奇怪的女子,醒来却怎么也记不得那人的样子了,因此才想喝点酒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

沧流的神色有些复杂,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些长篇大论的东西,让她转告给惹祸精叶言。

沧雪向来听不进那些文邹邹的东西,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哪里记得住?所以,方才她就掐头去尾拣了大概的意思告诉了叶言,还要装出很高深的样子,以显示出真的是从沧流那儿听来而不是自己要整他。

这些都不是重点,在沧雪看来,像叶言这样的古怪脾气,暴打一顿倒是会更有效果。沧流交代的任务才是重点。

“关于赤狐族在人间杀人一事,我已加派人手暗中查访,原以为只是个别居心叵测之人的行为,却没想到他们的手已经伸的那么长了。”

“我和人间洛桑国的胤正帝是故交,这么些年,我青丘势力能够轻松介入人间,也多亏了胤正的帮助。”

“可是就在今早,胤正通过镜像告诉我,不止民间遭难,就连皇宫,只怕都已经被不轨之人渗入了。”

“他意识到这事不简单,因此特来向青丘求助。我打算派你和叶言过去,一来对胤正也有个交代。二来,你手上的镯子可以帮你和叶言掩盖妖族气息,免得你们被蜀山、大理寺还有司天监那帮人刁难。”

沧雪有一点想不明白:“赤狐族若是真有异心,也应该先对青丘或妖界动手,为什么反而要舍近求远,去找人间的麻烦?”

“这也是我要你去的目的。”沧流道,“胤正那边有东西被赤狐族盯上了,他现在暂时将东西交给了女儿晴薰。”

“你们此去,主要就是保护晴薰公主,顺便再看看能不能找到赤狐杀人的动机。”

“胤正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你们前去后,胤正就会给你们安排合适的身份,方便你们行动。”

沧雪知道这事不是儿戏,也严肃道:“是,那我这就去找叶言,把这事告诉他。”

说罢,沧雪就打算走,沧流忽然在后面喊住了她:“阿雪,等一下——”

“啊?爹你还有什么吩咐?”沧雪赶忙折回,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没什么,你的面纱掉了。”沧流递给沧雪,“记住,在凡间一定不要让人看到你面纱下的花,还有你手腕上的镯子,否则,很可能会招致有心人的注意,甚至追杀。”

沧雪虽然听江衍说了一些关于明河镯的事情,但是那家伙含糊其辞,好像存心不想让她知道太多。既然沧流开口,那沧雪就顺势问道:“爹,这镯子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会惹人注目?”

沧流原本也不想让沧雪知道,因为这事太久远,还牵扯太多。但是在他听到沧雪说无端梦到奇怪女人后,沧流就隐约觉得,这镯子只怕与她有些夙缘。

“这镯子,叫明河镯,原本是前任战神墨玉送给妻子的灵器。”

“这只镯子是神界灵器,若是让赤狐族看到在你手上,便会误以为我九尾族已与神界结盟,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原来这镯子是战神神妃的。沧雪本想听沧流多说一些有关明河镯的事,只是看样子,沧流似乎也不太愿意让她知道太多。

上任战神墨玉,一直是传奇一般的存在,和沧雪的祖父沧云同属当时的巅峰人物。

只是,这位战神的神妃一直是个迷,神界年长一辈的不知为何对此都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从来不肯谈及,年轻一辈的自然更是不知道。

有传闻说,战神的神妃当年做了错事,险些断送神界。但她到底本心不坏,也曾是辅佐过天帝登基的人,因此天帝这才封住众神之口,算是保护了这位犯过错的战神妃。

江衍最初讲明河镯的故事给她听时,她还只当是神界什么不知名的小神仙的故事,甚至还怀疑是不是他瞎编的。没想到,不仅是真有其事,居然还是这被尘封的战神妃的故事。

这么看来,江衍和沧流知道的应该都差不多。

那问题就来了。

天帝要求封口的事情,江衍是怎么知道的?

沧流知道,那是因为沧云和墨玉是朋友,沧流也算是那段往事的见证人。

但江衍算怎么回事?江衍那么年轻,指不定那时都还没出生呢!

江衍说,明河镯是别人托他帮忙送给沧流的。明河镯乃是神界灵器,沧雪最初没有在意,现在却要好好推敲推敲了。

到底是谁,让江衍把这机密之物送到青丘?此人又有什么目的?江衍又为什么要帮他?

那个人,沧雪心中已经隐隐知晓了答案,却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既未亲历,却又能知道连神界都不知晓的机密,还能与上位者有关联,怎么可能只是个普通蜀山弟子?

这个江衍,究竟是什么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青丘有狐 第二章 是他 第三章 明河镯 第四章 兄妹相斗 第五章 高处不胜寒 第六章 碎碧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