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胡一妞和女儿伶伶的无边界战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迷途之鸟

第二章 迷途之鸟

戈桦 2022-11-10
说实话,遇到如此青春期的叛逆的孩子,别说胡一妞哭晕,即使叶如歌,一个教龄十多年的老教师,恐怕也会脑壳生疼。胡一妞女儿伶伶的青春期的叛逆,叶如歌是深刻领教过过的——那是今年寒假前的一个上午,趁着没课,叶如歌奔去新华书店,迫不及待地,要可以入手新即将上架的那几本小说,她胡一妞女儿伶伶的叛逆,叶如歌是深刻领教过的——。...

说实话,碰到如此叛逆的孩子,别说胡一妞哭晕,就算叶如歌,一个教龄十几年的老教师,估计也会脑壳生疼。

胡一妞女儿伶伶的叛逆,叶如歌是深刻领教过的——

那是去年暑假前的一个下午,趁着没课,叶如歌奔去新华书店,迫不及待地,要入手新上架的那几本小说,她认为,一个高中语文教师,时时充电,必须的。

闹市之中,各色商店鳞次栉比,彰显着省会及新一线城市的繁华。提着新得来的墨香,叶如歌站在街边等的士。此时,骄阳似火,人车稀少,热浪滚滚,忽然想起老友胡一妞的精品时装店就在附近,于是,她顺势拐了弯。

当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的样子,冷气十足,高档奢华的时装店里,客人并不多,几个美女雇员正埋头整理新货品。

老板娘呢?

叶如歌往里一瞅,但见吊带裙、高马尾的胡一妞正坐在吧台的电脑旁,“噼里啪啦”地忙碌。

“老板,衣服怎么卖?”叶如歌故意捏着嗓子。

胡一妞一抬头。

“哎呦!老叶教授,哪阵风把您吹来了,哈哈哈!”

话音未落,带着浓浓的香水味,胡一妞已经飘到叶如歌的面前。

别看胡一妞身材偏瘦,但胸部却极为丰满。那天她一件袒胸露背的吊带裙,高高的长马尾,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俨然一妙龄少女。

瞬间,叶如歌被老同学的热情和友情点燃,故作姿态道:“此处,锦衣满墙,美女如云,任谁都不会视而不见吧?”

“那是!”

攥着她的手,胡一妞亲热地拉叶如歌到吧台休息,吊带裙晃晃悠悠。

“妞儿,这么暴露,少儿不宜吧?”叶如歌用食指点了点吊带下那裸露的胸脯。

胡一妞就势一躲。

“瞧你这老古董,大夏天还穿什么白衬衣,蓝裙子,包得那么严实,装什么优雅,真像个老太太。”

“老太太怎么了?知道吗,教师越老,学生越喜欢。”叶如歌自嘲地摊摊手。

“这位教书匠,您就别自欺欺人了!我可是知道,不论什么年代,学生都喜欢年轻的,漂亮的,时尚的,瞧您这出土文物的样子,谁会喜欢啊,切!”

“你以为现在的00后都像你一样浅薄?学识能掩盖一切缺点!懂不懂?”

这时,叶如歌如恍然大悟般,夸张地指着胡一妞的鼻子:“老板娘,我明白了,你如此挑剔本人的白衬衣蓝裙子,该不会是趁机推销几件您的美衣吧?”

“哎哎,怎么说话呢?这一堆一堆的衣服,随便挑,随便捡,爱谁谁,哈哈哈。”

多日不见的老闺蜜,坐在吧台内的旋转椅里,聊得肆无忌惮,朗笑声不时传来,一个被惊扰的顾客扔下衣服,小声嘟囔着离开了,怎么做生意的?

“妈妈-----”

正这时,随着清脆的童声,一个大眼睛,双马尾的小姑娘冲进店门,飞奔过来,猛地扑到了胡一妞的怀里,差点把她从椅子上撞下去。

是胡妞一年级的女儿伶伶放学了。

胡一妞赶紧腾出抱女儿的一只手,抓过吧台上的一块灰色丝巾,披在肩上,以免叶如歌笑她袒胸露背,少儿不宜。

“小刘,不是让你带她回家写作业吗,怎么到店里来了?”胡一妞一边亲昵地搂着女儿,一边看向保姆。

“胡姐,伶伶非要来,我拦不住啊!她说你答应她买了什么新的礼物?”小保姆怯生生地说。

“这孩子。”胡一妞把鼻子贴在女儿汗津津的头发上,嗔怪道。

看着这个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的,如天使般美丽的小女孩,只有一个儿子的叶如歌羡慕不已。

“宝贝儿,来,让阿姨看看。”叶如歌蹲下来,微笑着伸出双手。

“哼!”谁知,这个正扑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小姑娘扭过头,很不友好地白了她一眼后,猛地一个转身。

顿时,叶如歌闹了个大红脸。

胡一妞脸色大变,她猛地把女儿从怀里推开,瞪着眼斥责道:“胡伶伶!你怎么能这样?这是歌阿姨,叶老师,你见过的啊。快叫人,叫!”顿时,温柔母亲成了母老虎。

“叫什么人呐?她谁呀!”小女孩美丽的眼睛里满是不屑。

失了面子的胡一妞,一边呵斥女儿,一边赔笑脸:“老叶,对不起,这孩子被惯坏了。”

“没事,没事,小孩子嘛。”叶如歌连忙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着。

一看伶伶仍然毫无“叫人”的意思,胡一妞恼羞成怒,她大幅度地摇晃着女儿的细胳膊,黑着脸,厉声道:“胡伶伶,叫人!必须叫!”

“就不叫,就不叫!”扭着身子,跺着脚,美丽的小天使瞬间变成了小魔女。

事发突然。一时间,常年和学生打交道,斗争经验十分丰富的教师叶如歌,竟然也手足无措起来。

正这时,但见红头涨脸的胡一妞,抬起手臂,一巴掌拍在女儿的屁股上。

“哇”的一声,咧开嘴,伶伶大哭起来。

叶如歌瞬间回神,赶紧上前劝阻。

胡一妞一把推开老同学,双手用力钳着女儿细弱的小胳膊,又是一阵剧烈地摇晃。

小伶伶哪肯示弱,她弯腰弓背如发怒的猫咪般,拼命地挣脱了妈妈的“铁钳”,一扭身,就扑进了试衣间,“咔嚓”一声上了锁。

旋即,里面传来狼嚎般的哭声。

见状,胡一妞一步冲到了试衣间门口,抬脚就要踹门!

叶如歌赶紧上前拉住了她。

“胡妞,亏你还天天还自诩什么绝世美女,看看你现在,又打人又踹门的,纯粹母老虎啊!”

叶如歌这么一吼,胡一妞愣着了,一抬眼,看见了试衣镜里的自己——头发蓬乱,马尾歪斜,且那披肩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到了地上,吊带裙细细的肩带也滑脱了,大半个胸脯赤裸裸的。

“瞧你这破落样,还记得当年吗?真是天道轮回啊!”就在胡一妞气急败坏地拉上肩带时,叶如歌弯腰捡起地上的灰色丝巾,重新披在了她裸露的肩上,轻轻拍了拍,调侃道。

“去你的!”胡一妞“噗呲”一声笑了,气也消了些。

“当年,你的鬼主意多得像天上的星星,气得众老师寻死觅活的,现如今是怎么了,面对这么一个小不点,你就蔫了?”

“好了,好了。叶老师赶快帮妹子想个办法吧,我不行了,不行了……”胡一妞捂着心口,哭丧着脸求饶。

“办法嘛,倒是有一个。”

“都什么时候了,您老人家就别卖关子了!”

“实话告诉你吧,就一个字,忍!”

“你让我忍?”胡一妞指了指自己的心,又翻起了白眼。

“对!此时此刻,除此,你别无选择。”

“忍!忍!忍!臣妾做不到啊!”哀嚎着,胡一妞瘫倒在吧台内。

“起来,起来,让姐给你讲讲。”叶如歌用力扶起烂泥般的老同学,“胡妞,据我所知,被孩子气得半死,甚至嚎啕大哭的妈妈,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你要记住,作为家长,如果和孩子一样情绪化,或者说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味地对孩子大吼大叫甚至动手,那后果可想而知……”

闻听此言,胡一妞旋即向她投来乞求的目光:“叶老师,老叶,我该怎么办啊!”

“那我问你,你和伶伶谁是家长,谁是孩子?”

“这还用问吗?”

“那你们有没有角色错乱?你有做家长应该有的范儿吗?”

“快别提什么家长范了!伶伶都快把我逼疯了!不怕你笑话,现在,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陷入死循环:她一犯错误,我就狠命地批,我一批,她就大闹,她大闹,我就打,打完,我再低三下四地求……我的小心脏啊!我不行了!”

“原来你还经常打啊!”

“那我怎么办啊?最后我不是还求她了吗?”

“求?那你就更不对了,知道吗?打完孩子求孩子,其实是等于是对他哭闹行为的奖励,下一次会闹得更凶。”

“哎呀呀!做母亲太难了!早知道……早知道这样,我根本就不会结婚!”

“好了好了,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想想看,你已经把人家伶伶带到了这个世界,你想逃避责任,怎么可能?”

“我不活了!老叶,为啥你家徐子凡那么棒啊,你的命太好了。”胡一妞捶胸顿足。

见她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样,叶如歌笑出声来:“妞儿,现在开始,你就听我的,咱们两个来演一场戏,怎么样?”

小小的试衣间里依然哭声震天。

胡一妞疑惑地看着叶如歌,不明就里,起身又欲扑向试衣间,不知是去“打”还是“求。”

叶如歌赶紧按着她的肩膀,说:“别动!沉住气,看看小美女会哭多久。”

这其间,胡一妞抓耳挠腮,不时向哭声的方向望过去,都被叶如歌阻止了。

哭声越来越小……

俩人悄悄一看,但见试衣间的门露出了一条小缝,一双大眼睛正滴溜溜的向外张望。叶如歌拉着胡一妞,马上转过身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小声说:“端着,不能半途而费。”

原来,伶伶哭了半天,也没见妈妈像往常那样来求自己,忍不住趴门缝一探究竟。在伶伶的思维里,她和妈妈的较量往往是这样的桥段:自己犯错——妈妈暴怒——自己嚎哭——妈妈求饶——,可是今天,“较量”的戏码根本没按剧本来演,小姑娘坐不住了。

伶伶又嚎了一嗓子。

她们这边依然没任何动静。

小姑娘故意把门弄得很响,可从门缝一看,妈妈和阿姨一直在开心地聊天,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再也忍不住了。

伶伶打开门,撅着嘴,抹着眼泪,一步一步挪到胡一妞面前,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如一只哀怨的小狗。

叶如歌用眼神示意胡一妞,继续端着,不看,不理,漠视。

见妈妈对自己毫不理踩,顿时,小伶伶的心理防线就溃败了,她抹着眼泪去扯妈妈的胳膊。

胡一妞一下子从椅子上跌下来,紧紧地抱着孩子。

……

后来,胡一妞万分感激地对叶如歌说,老叶,那天,伶伶破天荒地,第一次给我承认错误。看来,教育孩子,真的不是只有吼啊,谢了!

那天以后,叶如歌的电话就成了胡一妞的热线。

不过,要让伶伶一下子改掉所有的坏习惯,还真不一天两天的事。

这不,伶伶都三年级了,今天,这深更半夜的,叶如歌又接到了胡一妞的求救电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救命电话 第二章 迷途之鸟 第三章 莫问结果 第四章 原生家庭 第五章 少年张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