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胡一妞和女儿伶伶的无边界战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原生家庭

第四章 原生家庭

戈桦 2022-11-10 14:43:35
叶如歌和胡一妞都是85后,第一代独生子女中的一份子。前面提及,学生时代的叶如歌,笑不露齿笑,讷言埋头苦读,对此,私下里里,胡一妞给她起了一个最响亮的外号,叫“老衲。”后来,叶如歌笑出了有史以来的唯一声音:“胡一妞啊,胡一妞,想不到,学渣如你,居然还知前面提到,学生时代的叶如歌,笑不露齿,讷言苦读,为此,私下里,胡一妞给她起了一个响亮的外号,叫“老衲。”。...

叶如歌和胡一妞都是85后,第一代独生子女中的一份子。

前面提到,学生时代的叶如歌,笑不露齿,讷言苦读,为此,私下里,胡一妞给她起了一个响亮的外号,叫“老衲。”

当时,叶如歌笑出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声音:“胡一妞啊,胡一妞,想不到,学渣如你,竟然还知道‘讷’和‘衲’,估计是偷看了我的语文笔记吧,不过,贫僧虽不常言,但却能看透人生百态。哈哈哈。”

当然,现在的叶如歌,历经十几年的社会摔打,经历无数次的讲台淬练,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聚会,均可滔滔不绝如黄河之水。试想,“讷言”之人,怎能对得起三尺讲台呢。

现在想来,少年时代的“讷言”,不过就是来自原生家庭的一道隐痛。

小时候,叶如歌是一个内心孤单的孩子。

叶如歌的父母出身农民,但却无比幸运,他们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成功跨越龙门,

据叶如歌母亲说,农民出身的她,高中毕业后毫无出路,不得不回到老家,面朝黄土背朝天。因自恃相貌姣好,又有些文化,不甘命运之安排,终日郁郁寡欢。后来,姥爷实在看不下去了,一狠心,卖了家里赖以生计的几只羊和一群鸡,求爷爷告奶奶,才给她在村小学谋了一个代课教师的职位。但是,母亲依然不甘心,她坚信自己的命运一定会在某个时刻大有转机。

在此信念驱使之下,在当时以白卷为荣的时代,母亲却日日读书,时时温习中学课程。叶如歌曾经打趣母亲,您老人家该不会精准地预测到几年后即将恢复的高考吧?母亲笑而不语。几十年过去了,母亲依然珍藏着当时的课本,正是这些已经发黄的书页,改变了她的一生。

几年后,突然之间,母亲迎来了命运的惊天逆转——恢复高考第一年,母亲以高分考入省城大学,成为十里八乡有史以来第一位大学生,可谓光宗耀祖!还是那句话,幸运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

母亲说,当时那个轰动啊。鞭炮在村头响了整整三天,看热闹的乡邻挤满了整个村子,各级村干部争相登门拜访,亲戚朋友踢破了门槛,姥爷更是第一时刻跪在祖宗的牌位前,烧香叩头,老泪纵横。

毫无疑问,那绝对也是母亲的高光时刻,一夕之间,成为众人仰望的英雄。

大学毕业后,母亲顺利进入省直单位,与此同时,和分配在外地工作的叶如歌父亲结了婚。心气高,能力强,且年龄上又时不我待的她,工作极端卖力,很快就跃升为单位的中层。女儿出生后,母亲为她取名“如歌”,希望孩子的人生如诗,如画,如歌。

然而,父母分居两地,母亲又是工作狂的家庭状况,注定了独生子女的叶如歌,无人陪伴,孤单无助。

有一个镜头:大街上,路灯亮起来了,家家户户的窗户里透出温暖的光。叶如歌,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背着书包,孤单地站在街边,拼命向远处张望,渴望马路的尽头,即刻出现母亲的身影……而父亲又远在天边,可望不可及。

孤单的生活里,课本和作业就成了小女孩最忠实的伙伴。书里的文字,年幼的叶如歌,读了一遍又一遍,孤单的小女孩仿佛看到,课本的每一个字都在冲自己乐,如久违的爸妈的笑脸;作业,更是一笔一划,用最工整的字体,爸妈看见一定会开心的,她想。

那时候,母亲经常下班很晚,院子里,路灯昏黄,树影婆娑,暗影重重。小小的叶如歌害怕极了,她躲在家里,把门锁得死死的,一边写作业,一边惊恐地望向窗外,时刻竖着耳朵听外面的脚步声,大气都不敢出。

母亲虽然很忙,但对叶如歌的学习,却片刻也不放松。不论她到家多晚,一定会翻开书包,一页页检查她的作业。那时,叶如歌常常躲在被窝里,屏住呼吸,偷偷观察母亲的表情,以此判断她会不会被从被窝里拎出来重写作业,当然,她是不会给母亲这个机会的,也没这个胆量。

还有一个场景,叶如歌记忆犹新。

夕阳西下,一排排平房被晚霞染得通红。身穿红色条绒上衣,斜跨绿色书包的二年级小学生叶如歌,蹦蹦跳跳的放学往家跑。

刚踏进院子,一眼看见,母亲正在公共水池边洗衣服。小叶如歌欣喜若狂,好棒,今天妈妈下班好早啊。

母亲那时很年轻,梳着齐耳短发,着灰色外套,白色衣领翻在外面,大而有神的眼睛、坚毅的嘴角,透出女干部特有的干练和严谨。

叶如歌扑过去,刚想抱着母亲撒娇,就被一双湿漉漉的手给挡回去了:“歌子,回去写作业吧。”

那一刻,小女孩是如此的失落和伤心。

这时,隔壁胖胖的刘阿姨走过来,看着花一般美丽的叶如歌,羡慕地对母亲说,看你家女儿多厉害,长的好看不说,学习还那么好。

小小的叶如歌,仰起头,急切地盯着母亲的脸,期待一个为她而骄傲的表情,可母亲只是轻描淡写的对刘阿姨说,一般般吧,她还差的远呢。

叶如歌幼小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成年后,一次,当叶如歌“满怀悲愤”地和胡一妞谈起这些过往时,岂料,人家一翻白眼:“叶如歌,你真是太矫情了。”

“矫情?你非我,怎知我的感受?”

“如果你听了本小姐的故事,就知道什么是感受了。”此刻,胡一妞脸上的愤怒,我闻所未闻,“我生下来一个月,就被那两个人送到了乡下,无情地丢在了我奶奶家,然后,五岁以前,他们几乎就没出现过,你说,是我惨,还是你惨?”

叶如歌一惊,如果说我只是因为母亲工作忙而疏于对我的照顾的话,那胡一妞简直等同于“精神”孤儿,父爱母爱直接缺失,对一个孩子而言,的确有些残忍。

但叶如歌还是说:“那时候,一定是你爸妈太忙了,迫不得已吧。”

“迫不得已?不就是为了那两个臭钱吗?”

“别这样说,父母也是想为我们创造更好的生活啊。”

“狗屁!他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是没看过我以前的照片:田间地头,一个小女孩,剃着光头,脸黑的像木炭,一件不知谁的大背心,就权当了裙子!惨,好惨!我恨他们!”

此时此刻,叶如歌瞬间理解了学生时代胡一妞的“太妹”行为。

不知该说些什么,叶如歌很有些言不由衷:“别啊,恨什么呀!今天,我们说起小时候的这些事,不是为了控诉父母,而是让我们自己也思考一下,将来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家长。”

“我那管得了那么多,恨,不会轻易消失。”

“可以了,胡一妞!据我所知,你也没少气他们,不是吗?扯平了吧?”

“那倒是。”胡一妞扑哧一笑,“我就是要让那两个资本家失望,他们还想让我考大学,做梦去吧!谁让他们一出生就把我扔到乡下。你看,我本出身豪门,大城市的妞儿,怎奈要泥巴里打滚。你再看,一直到现在,我的普通话都有一股苞米渣子的味道,能和我这大城市娇小姐的身份相配?再说了,如果有一天我成了名人,这绝对是我的黑历史!”

叶如歌一时哭笑不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救命电话 第二章 迷途之鸟 第三章 莫问结果 第四章 原生家庭 第五章 少年张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