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修仙文中的女二重生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药

第四章药

戏叶子 2022-11-11 14:43:59
回房间,才可离趴在床上,双手攥紧了被子,背部的鞭痕火辣辣的疼。那边的花雨嘴里不停地的抽着气,埋怨着执法长老的严肃认真与执刑弟子的心狠手辣。才可离到是非常波澜不惊,她现在的看见谭修远了也没之后如果很紧张,怦然也是也没分毫。想起这里,才可离心中一阵窃喜,那边的花雨嘴里不停的抽着气,抱怨着执法长老的严肃与执刑弟子的心狠手辣。。...

回到房间,方可离趴在床上,双手攥紧了被子,背部的鞭痕火辣辣的疼。

那边的花雨嘴里不停的抽着气,抱怨着执法长老的严肃与执刑弟子的心狠手辣。

方可离到是十分平静,她现在见到谭修远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紧张,悸动也是没有分毫。

想到这里,方可离心中一阵窃喜,她相信,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总有一天,她会彻底放下过去,走出前世的阴影,然后过属于她自己的人生。

伤在背部不好擦,花雨也受了伤,她们二人都趴在自己的床上,对于背上的伤皆是束手无措。

这时,凤清淮从储物袋里飞了出来。

原本他是想早点出来救下方可离的,但他现在不比从前,更何况执法长老和谭修远的修为都不低,只好作罢。

看着额头沁出汗的方可离,凤清淮冷哼一声,“看你们弄成这个鬼样子,吃个兔子都能弄得这样狼狈,还得本座给你们上药。”

凤清淮往床边的柜子飞去,稳稳的落了下来,凤爪一钩,柜门就开了。

凤清淮从里面抓了一个瓷瓶出来,叼开塞子,推倒瓶子,瓶子里的粉末就倒了出来。

凤清淮将自己的爪子沾满了粉末,“那什么,你把伤口露出来,本座给你上药。”

看着侧过脸的凤清淮,方可离有些不确定,就对方那两只爪子,真的能把药上好吗?

虽然怀疑,但方可离没有别的办法,天色都这么晚了,也不好去麻烦别的师姐师妹。

方可离强撑着解开衣物,将受伤的背部露了出来,凤清淮看着心砰砰直跳,还好脸上都是毛,不然的话就尴尬了。

凤清淮飞到方可离的背上,将爪子上的粉末轻轻抹在伤口上。

听到方可离的抽泣声,凤清淮身子一抖,好一会儿才敢继续上药。

勉强将粉末涂开后,凤清淮立马从方可离背上下来。

“好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吧!”

“喂,帮我也上一上药啊,嘶——疼死了。”

花雨疼的要命,她比方可离多受了五鞭,身上疼的不行,就连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

“就你?本座才不想给你上药呢。”

凤清淮扬着头,他给方可离上药已经是屈尊降贵了,怎么可能还会给花雨上药?

他堂堂上古凤凰,怎么能沦落为小厮呢。

“清淮,去给花雨师姐上个药吧。”

清淮?

清淮!

她竟然这样叫自己,凤清淮愣住了,还没有人这样叫过他呢。

这个女人竟然叫他清淮,谁给她的胆子!

算了,看在她初犯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凤清淮“哼”了一声,飞到了花雨的身边,重复刚才的动作,用爪子沾了药粉。

紧接着,凤清淮闭上眼睛,也不管花雨没脱衣服,直接将爪子在花雨的伤口上踩了个遍,还是隔着衣服的那一种。

药粉确实抹在了伤口上,只是有些地方多,有的地方少,这对花雨来说,简直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花雨忍不住骂道:“你这只臭鸟,能不能轻点,明明对师妹那么温柔,就不能把温柔分一点点给我吗?力道那么重,痛死了。”

也不管花雨的怒火,凤清淮飞回了方可离的身边,羽毛碰了方可离的脸,“赶紧休息吧,明天起来还要上早课。”

早课都是风清门里有威望的长老或者师兄来教新进门师弟师妹们一些最基本的修炼方法,这也是最基本的课程。

当掌握这些方法后,弟子才能自主寻找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翘课的,不然被执法长老捉到又是一顿责罚。

凤清淮抓着被子盖住了方可离,方可离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凤清淮蹲在枕头上,面对着方可离半晌都没有说话,看了许久之后终于蹲了下来,将头埋入了翅膀底下。

隔天一早,方可离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和花雨上了早课之后,便遇到了方可容。

“小离,听说你受伤了,我给你带了药。”

方可容手中拿着两个瓷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方可离。

方可离疲惫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姐姐,我没事,已经抹过药了,不用担心的。”

方可荣抓住她的手,“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昨天听谭长老说的时候我都吓死了,你这刚进风清门就犯了门规,受了鞭子。”

谭长老,哦,也对,既然方可荣拜入了青琼峰,那她和谭修远的关系肯定是更进一步的,谭修远和她说了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看,这是谭长老给我的药,还多给了一瓶去疤的,你用了之后伤可以快点好,还不会留疤呢,去你房里吧,我帮你抹点。”

“真的吗?谭长老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花雨听到两人的谈话赶紧凑了过来,看着方可容手中的两个瓷瓶一脸的不敢置信。

谭修远一直很好,只是他的好,只对一个人而已,就像现在受伤的明明是她和花雨,但他却把药给方可容,以免方可容受到责罚留下伤疤。

方可容拉着方可离来到她的房中,花雨也跟着她们回来。

谭长老亲自赐药,这可是她头一回见,这个药肯定很厉害,她可得蹭一蹭。

褪去衣衫,上面的鞭痕已经肿了起来,看着颇为触目惊心,方可容的心都揪了起来。

一边给方可离抹着药,一边说道:“以后可不能再犯了,受伤的都是自己,女儿家身上留了这些伤,总归是不好的。”

方可离陷入沉默,上辈子,她全身都是伤疤,两只手都废了。

谭修远的药确实不是凡品,抹上去冰冰凉凉的,然后伤疤便开始变热,慢慢的就感到舒服,就像是那里的瘀血的化开了。

花雨上完药也是赞不绝口,“谭长老的药也太好了吧,能得到谭长老赐药,可容师妹可真是厉害啊,可容师妹,你刚进青琼峰长老就这样厚待你,前途无量呀。”

方可容看了方可离一眼,对方没有丝毫反应。

“谭长老可能知道小离触犯门规受了伤,怕我也再次触犯门规被执法长老处罚,丢了他的颜面才提醒我。虽然赐了药,但还不是用到你们身上了?我倒是觉得是谭长老借我来把药送给你们的。”

“时辰差不多了,我要走了,这个药我就留在这里,你们要记得抹。”

方可容走后,花雨拿起了桌上的那两个瓷瓶,左看看,右看看,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接着,又将瓷瓶放回了桌子上。

方可离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她将衣服穿好,被子一掀,发现凤清淮正躲在被子底下,凤凰头和她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本座原本在睡觉,被你们吵醒了。”

凤清淮就说了一句话,方可离就将被子重新盖住了他,然后自己也钻到了被子里。

“师妹,你要休息了吗?我也睡一会儿,早上那么早起来上课,总得补会儿觉,等我睡够了再起来好好练功,准备一个月后的考核。”

考核!

方可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竟然将这么大的事给忘了,风清门每个月都有一次考核,对于新入门的弟子,这次考核至关重要,因为这次考核意味着部分人将有自己的师尊了。

对于修炼阵法的方可离来说,青竹峰的竹镇长老是最好的选择,他是风清门阵法造诣最高的长老,若是能得到他的指点,定会对自己大有裨益。

只是风清门弟子那么多,要想在考核中突出,必须具备强大的实力。

方可离暗自捏紧了拳,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试一试。

躺了一会儿,方可离便起身了,花雨还在睡,方可离没有吵醒她。

来到藏书阁,方可离找了本初级阵法书看了起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重新开始 第二章前世恩怨 第三章凤清淮 第四章药 第五章拒绝颜净秋 第六章凤清淮和谭修远的第一次交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