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帝将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归来

第五章 归来

尹月航 2022-11-12 17:49:24
一个月后。坞暝国。都城,玄城。昨日这玄城真的是热闹的场面非凡。自从宰相血书以后,皇帝并没有再作出任何过激行为的举动。城内的百姓便又争相搬了回去,自然而然又就会出现万姓交易的场面。陈湘熙咬了口油酥烧饼,“咯咯喳喳”的焦脆皮砰然裂出,一股焦香的芝麻味弥散开去。坞暝国。。...

帝将杀

推荐指数:10分

《帝将杀》在线阅读

一个月后。

坞暝国。

都城,玄城。

今日这玄城实在是热闹非凡。

自从宰相血书以后,皇帝并未再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城内的百姓便又纷纷搬了回来,自然又开始出现万姓交易的场面。

陈湘熙咬了口油酥烧饼,“咯咯喳喳”的焦脆皮应声裂开,一股焦香的芝麻味弥漫开来。

外皮焦脆,沾满了芝麻,里面那一层柔软酥嫩,尤其是被抹上了一层牛油以后,更为鲜香。

只是一口,陈湘熙便一脸享受。

那做饼的老头见状笑得一脸褶子。

“丫头,看你这表情,是第一次吃吧。好吃吧?”

距离上次享受到这等美味,应该是四年前了吧?

真没想到这白老头竟然熬过了那场绝世之战,活了下来。

以前她贪恋这等美味,总是会抽闲暇时刻,易容换上便装后,悄悄潜入玄城买上两个,左手一格右手一个,边吃边走,走到城门外拍拍爪子随便找个地方洗洗手,便侧身上马疾驰而去。

陈湘熙舔舔嘴角上的芝麻,一本满足。

“好吃好吃,可好吃了。”

只可惜身体长时间没有进这等食物,不能多享受几个。

那老者也笑了,指着背后的牌匾骄傲无比。

“这可是天字第一号。”

陈湘熙正要笑着接话,面色一僵。

等等,他明明不好这种油腻荤腥的食物啊!

她愣愣地盯着那个牌匾,一时间思绪万涌。

“皇上亲自写的手谕,每个月既往都要往宫里送一次。”

是他的字,没错。

挺拔凌厉,傲如竹枝,她最熟悉不过的一种字体。

怎么会是他呢?

以前他总觉得油腻,连着味道都不想去闻,严令规定宫内不许有这等食物。

直到看到她吃起来总是没完没了,才在她过去时候临时派人出宫去买,怎么突然挑了这等油腻物成为宫中御用品?

鬼道是神魔之身,已经突破了人的境界进入了神界,自是不用吃食物,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东西?

眼前人只是个普通百姓,想必也不清楚。

陈湘熙想了想,又拿了块烧饼付了账,而后道:

“老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知道为何这几天这锦缎店如此人群鼎沸的?这热热闹闹的,莫不是要过节么?”

“你是外地的吧?看样子还不知道呢。这皇上啊,近期要进行妃子选秀,这次名单直接就下放到了各个郡县地区了,规模空前的盛大,你说这能不喜庆吗?各个有点实力的大户人家小姐都会前来扯块丝绸锦缎为自己做条裙子,买点上好的胭脂打扮自己,街上的人当然多了。”

陈湘熙拿着饼,表情一僵。

选妃?

“熙儿,什么时候累了,就回来吧。我身边的凤位,一直空缺着,在等你。”

他陪着她坐在山顶上,双臂搂着她的腰,把脸埋在她的肩膀处,蹭的她发痒。

她垂眸,神色黯然。

也罢,他今年二十八有余,选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她三口两口将饼吃完,拍了拍手心的饼渣,一抹嘴转身往前继续。

肚皮吃饱了,该干正事了。

她转身走进一家店铺,刚抬脚还没来得及踏进去,里面的老板娘就皱着眉头挥手让她出去。

“去去去,什么穷酸的丫头,家里头没钱,就不要乱摸!摸脏了你赔得起吗?!”

陈湘熙气得咬牙。

“你——”

却在想要发飙的一瞬间,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转身离开。

算了算了,吵闹以后万一引来巡逻兵就麻烦大了。

她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

我这一身,看起来也真是够寒酸的了.......

她本是穿着一身狐皮夹袄进来的,却在走道城门不远处看到一户人家在哭。

他们是因为买不起药,而家里人快要病死了,哭声震天。

她得知后便脱了那一身衣物给他们让换些银子,顺手换穿了他们家一身粗布衣。

那狐皮夹袄是用北漠白余岁的成年白狐的外皮制作而成,一整张狐皮,价值千金,唯有京城的富家公子哥才能享受的起。

现在吧......

罢了。

她站在街上仰头,不远处皇宫高耸巍峨,红砖黑瓦,顶部的一条玄色巨龙雕塑仍旧栩栩如生,是整座城内最为高大雄伟的建筑。

而第二高的大殿,则在宫廷外。

金灿灿的,夺人眼目。

陈湘熙点头。

就是那里了。

乌金盟。

她刚踏入大门,只听一人道:

“红袖,您好。”

是店内小二,在与她打招呼。

堂堂乌金盟,号称天下第一盟。

仅仅是店内的小二,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势,待人处事的方式,已经与其他大户人家的小二完全不同,吃穿用度皆是不凡。

平日里各国君主都要礼让三分的一个盟,名副其实的富可敌国。

她走到柜台前,言简意赅。

“我找你们家掌柜的。”

小二有些为难。

“小姐,东家是个大人物,不接待普通客人。”

陈湘熙扭头看向四周,打量了一番房间内部的构架。

“这应该是总店吧?”

那小二立即道:

“是是是,这里是第一字号,可是东家真的不接待百姓,这是规矩。您这执意要找他,为难的可就是我们的下人了。您看要不这样,您若是不嫌弃,您家里到底有什么病号,不妨说来听听,就让小的为您解忧。倘若是小人也无法解忧,便再找东家商讨也不迟。”

眼前的景象幕幕入眼,明明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摆设,陈湘熙却有些恍然。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了,这摆设居然还没变......

五年前他问她生日所需礼物,她想也没想,随手一指殿内某个角落让他拆了并且制成果脯蜜饯柜,好让她随时前来都能吃到爽口的杏脯桃干一类的小食。

后来想想自己这要求也真是过分。

又怎能拆了作为镇店之宝的木柜来为她专门制作一个果脯蜜饯柜?

那可是乌金盟的脸面啊!

还不直接把盟给降低了好几个档次?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派人拆了,并且真的就放了她平日里最喜欢吃的果脯蜜饯,等着她的光临。

而这一放,就放了五年。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柜子里摆放着的,好像是乌金盟祖传的草药?平日里千金难求的药,甚至有的小国为了要上一副,互相之间直接开战。

一席玩笑话,竟真的当真了.......

那家伙平日里看起来玩世不恭,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认真的人。

陈湘熙打量着殿内,旁边的小二低头,偷偷抬眸打量她一眼,生怕被她看到自己在端详着她,只是一眼以后,便立即转移目光。

这女子实在是不同寻常。

明明身上穿着的都是些粗布衣,却干净整洁,况且与我说话的姿态明显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的样子,丝毫不露任何的胆怯,明显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

并且,倘若是普通人,早就被殿内奢华的装修风格给惊住了,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身上的气势自然也就矮了半截。

她却来去自如,甚至还悠然自得,想必是曾经已经见惯了荣华富贵。

莫不是盟主曾经的亲戚落魄,前来讨几个赏钱的?

在这四海八荒之内,奢华程度唯一比得上这殿内的,怕是只有皇族了。

小二心里转了个弯。

亦或是——皇室来的人,前来微服私访的?

念及此,他心里暗教不好怠慢了贵客,正欲转身上报这不速之客,没想到那女子却挥手打断了他。

“不必了,我这手里有一株冰血莲,生站在极寒之地,传说只有上万年的魔兽鲜血才能唤醒的奇珍异宝,想要卖给你们店铺,你看用不用找你们东家?”

话音刚落,小二的眼都直了。

怎么可能?

冰血莲?!

那不是只有在书上才能见到的草药吗?

世上所有毒物的克星,仅仅是一片花瓣,便能让一个因中毒而奄奄一息之人重新喘过气来。

但万物相生相克,每一株冰血莲附近都有一个守护魔兽。那守护魔兽大多都是剧毒之蛇,仅仅是喷出一口毒雾,便能让常人浑身糜烂化为一滩血水,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常人见了自是要远远避开,就算是从阴阳路里走出来的身上带有烙印的高手,也要结伴寻找。

据说这么多年来,唯一被人类所摘得的冰血莲,唯有一人。

那便是坞暝国现任国君。

据说是因为当时一个他极其娇宠的女子中毒,奄奄一息,丹清宫的所有丹药都无法治愈,他独自一人深入雪谷,花了小半个月时间,终于摘得了一棵冰血莲。

不过那坞暝国国君是什么人?

一人能抵抗千军万的人!

能力殊卓,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鬼!

论武功,这天下无一人是他的对手!

小二脸色大变,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这等奇珍异宝只可遇不可求,小的这真拿不定主意,还请小姐在这里稍安勿躁,吃口茶歇歇脚,小人这就立即禀报东家。”

陈湘熙指着那个柜子。

“无妨,我不急,这果干不妨让我尝尝?”

若是开的药苦,便在开药的时候顺手包上几包果脯蜜饯利口,防止药后干呕,这是乌金盟的规矩。

因为做事精细,他们的蜜饯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人间美味。

当年她就是在喝完药以后吃了几口,便爱上了这个味道。

小二立即挥手。

“不行不行,东家有令,这柜子里的果干蜜饯等物不可碰!任何人都不可碰!”

不能碰?

陈湘熙坐在了一旁,拿起了杯子。

“那就算了。”

反正乌金盟的茶水也很好吃。

片刻后,小二赶跑着来了。

“东家想要亲自见您,还请您与小人一同前往。”

兰香阁,玄城第一有名的青楼,竟然直接在这里会面?

陈湘熙心里有些警觉,停下来仰头打量着那个大殿。

“你们东家,常来这地么?”

小二以为她是担心什么事情要发生,便解释道:

“小人刚来不久,还不止具体情况,只是听别人说,盟主在三年前那场绝世之战后,突然就开始留恋青楼。”

陈湘熙眉头皱了皱,便未再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兰香阁,陈湘熙顿时觉得自己成为了全场的目光靶子。

毕竟这兰香阁内的所有女子都穿的极为奢华,红袖招摇,场面靡靡,而她穿的.......就跟好几天没吃饱饭,逃荒过来的人。

她面不改色地跟着他,只见眼前走来一个女子。

那女子身材婀娜步履款款,穿着红石榴裙,画着红色的妆容,站在他们两人之前。

“哟哟哟,王二,你来了?这后面,带的可是谁啊?”

她的目光毫不收敛地扫荡在陈湘熙身上。

王二立即抬手将她拦在身后。

“她是客人,我领她进来。”

女子伸出一只手轻捂下巴,略有些惊讶。

“你们这是要,去见盟主吗?真可惜了,盟主他现在正陪着几个刚来的女子玩乐呢,怕是没时间见你呢。”

而后很挑衅地瞥了一眼陈湘熙。

陈湘熙却不与应对。

“我刚才禀报过盟主了,他同意了。”

那女子将陈湘熙浑身全部打量一边,眸里闪过几丝不屑,语气也不由得轻蔑起来。

“这姐姐......穿的这么寒酸,谁啊?”

王二只是道:

“客人。”

那女子看着陈湘熙不与自己对视,以为是个好欺负的主,便再次上前一步,故意把王二挤到一旁。

“这姐姐怎么看着这样的面生?怕是新来的?陌生人?就这就要去见盟主了?盟主那里怎能是说见就见得?你就不怕她身上藏有什么暗器毒药一类的物品,到时候伤着盟主?”

王二在一旁干着急,却也不敢动她——兰香阁里最漂亮的女子,东家在她身上耗了不少钱,也不敢上前拉她走,只好焦急解释。

“她是客人,不必了。”

女子眸子里神色明明暗暗。

“那可不行啊,必须搜搜身子。你不关心,我关心。若是他被伤住了,我自然是心疼他的。”

小二顿时无奈了。

“那你说怎么办?”

“你搜身自然是不方便的,还是我来吧。”

那女子说着便面色不善地走上前去,伸出手就朝着陈湘熙的胸口摸去。

而后——

“啪!”

“啪!”

两个清脆的耳光响起,那女子的脸上顿时留下了两个红印子。

她本人,也被她摔在了地上。

“啊——”

那女子捂着脸,倒在地上注视着她,双眸含泪。

陈湘熙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搂着双臂,冷冷道:

“贱婢怎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曾经的娇宠,现在的阶下囚 第二章 躲藏 第三章 被他发现了 第四章 逃脱 第五章 归来 第六章 不怒则已,怒则见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