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嫡女医妃权倾天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重生

第2章 重生

天心媚骨 2022-11-17
“咳咳咳咳……”谢知微一把抹去眼睫上的水雾,眼前的人影越发非常清晰,巴掌大的一张小脸,肤如凝脂,一双瑞凤眼澄澈而又明澈,星眸微转中,楚楚动人,唇如朱染,轻轻颤抖着,好像受尽屈辱了无限委屈。也不是薛婉清,是谁。这么快又朋友见面了!萧恂也不是答应下来她,肯定会保萧不是薛婉清,是谁。。...

“咳咳咳……”

谢知微一把抹掉眼睫上的水雾,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巴掌大的一张小脸,肤如凝脂,一双瑞凤眼清澈而又明净,星眸微转中,楚楚动人,唇如朱染,微微颤动着,似乎受尽了无限委屈。

不是薛婉清,是谁。

这么快又见面了!

萧恂不是答应她,一定会保萧昶炫和薛婉清不死,一定要让他们跪满十年,才送他们上路的吗?

萧恂居然敢骗她!

“大表姐,分明是你想把我推下池塘,我躲得快了些,你一时收不住手,才自己滑下去了,怎么能怪我呢?”薛婉清用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泪珠。

是薛婉清没错,谢知微有点懵,难道说她们不是在黄泉?

“表姑娘,你这张嘴真是会说话,我亲眼看到是你把湄湄推下水的,你这黑白颠倒的本事,连我都佩服!”

谢知微看着眼前熟悉的背影,她鼻头一酸,眼泪盈满了眼眶,是母亲。

袁氏看起来气得不轻,她冲上前去,“既是湄湄想把表姑娘推进池塘,表姑娘就到池塘里待一会儿吧!”

袁氏伸手欲抓薛婉清的胳膊,谢知微忙开口止住了,“母亲,且慢!”

袁氏身子僵了一瞬,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幻觉。

她是谢知微的继母,谢知微从不曾喊过她。

谢知微来不及和袁氏多说什么,她站起身来,泡过水的衣服贴在身上非常难受,她裹着披风,一步步走近薛婉清。

少女约莫十来岁,正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大表姐,你,你想做什么?”

“是我自己滑进池塘的吗?”谢知微问得云淡风轻,可骨子里却有着一股凛冽气势,不可侵犯。

“是,是大,大表姐,自己,自己滑下去的。”薛婉清快哭了,“大表姐,分明是你想推我,才自己滑下去的。”

薛婉清越说,越就觉得自己说得有道理,虽然方才,是她自己看到附近没人,才心存歹念,将谢知微一把推下了池塘。

谢知微是谢家的嫡长女,小小年纪,就姿容出色,聪颖无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九岁时一鸣惊人,无论她如何努力,世人就跟瞎了一样,说起谢家,就只有谢知微,不知道她薛婉清。

谢知微这种拦路狗,为什么要活在世上呢?

对,就是谢知微自己滑下去的,反正没有人看到。

薛婉清微扬了扬脖子,底气十足,义正严词,“大表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能用这样的手段来陷害我!”

谢知微与薛婉清可以说打了一辈子交道了,对薛婉清再了解不过,她心里冷笑一声,“行,薛婉清,既然是我想把你推下水,你怎么能站在岸上呢?”

说完,谢知微就一把扣住了薛婉清的手臂。

薛婉清大惊失色,只觉得这个大表姐真是疯了,她难道不怕外祖母责罚她吗?

“大表姐,你想做什么?”薛婉清挣扎着,“外祖母,救命……”

谢知微明明瘦弱,可是五指却如铁钳一般,将薛婉清拖到了池塘边,她将薛婉清往池塘里一推,一脚踹出去,干净利落,池塘里便溅起了一片水花。

池塘中,薛婉清的后脑勺撞在了池塘中间的一圈石头上,一团血色在水中蔓延开来……

谢知微站在岸边,冷冷地看着薛婉清一点一点地往下沉,胭脂红缂丝百花纹棉褙子在水面只留下一抹浅红,前世今生在她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呈现,一时间,谢知微眼中冰冷如霜。

真是想不到啊,她居然重生了!

这么快,她和薛婉清又见面了!

时至今日,谢知微都想不明白,前世薛婉清为何要将谢家斩尽杀绝?她在谢家生活了十多年啊,哪怕她爬了萧昶炫的床,谢家依然不曾亏待她,为她准备了一百二十八台嫁妆,无一敷衍。

“救命啊,快救命啊,你们快救救姑娘,姑娘快不行了!”

薛婉清的丫鬟木香第一个醒过神来,尖叫出声,惊愣中的下人们也赶紧一窝蜂行动起来,两个会水的婆子连忙跳进了水中,朝薛婉清游过去。

谢知微冷冷地瞥了一眼,转身朝后院走去,袁氏深吸一口气,她越发看不透这个继女了,又不放心,忙追上去,“湄湄,让嬷嬷们背你回房吧!”

“站住!”

母女二人抬眼望去,见月洞门处转出来一个老太太,她身后,丫鬟仆妇跟了一片,威风凛凛,排场极大。

“于嬷嬷,给我掌嘴,狠狠地打这心狠手毒,不良不恭的东西!”老太太目若利箭,朝池塘边看了一眼,外孙女已经被救起来了,看她湿淋淋的一身,紧闭的双眼,苍白的小脸,顿时心疼不已。

于嬷嬷走到谢知微跟前,她微扬着下巴,斜睨谢知微,阴阳怪气地道,“大姑娘,得罪了,奴婢要动手了!”

说完,她撸了撸袖子,露出一双如鹰爪般的手,高高地举起来。

谢知微瞥了那只手一眼,朝老太太看去,“祖母,敢问孙女做错了什么,祖母要这般惩罚?”

冯氏快被气中风了,她的宝贝外孙女儿都快没命了,还不是被这个小蹄子给害的,她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问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不孝不悌,难道不该受罚吗?”

“表妹死了吗?没死吧?她先推孙女落水,孙女推她落水是教育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这也有错?祖母若想罚孙女,待回府之后,问过祖父,祖父觉得孙女该罚,孙女再领罚不迟!”

“你……”

冯氏身体摇晃,如风中残叶,“你是觉着,连我都没有资格教养你了?袁氏,是这样吗?”

袁氏站在旁边,低头垂目,“母亲,媳妇不是湄湄的亲生母亲,媳妇不敢说什么,怕世人说媳妇苛待继女。”

冯氏双目瞠圆,她指着二人,双手颤抖,“好,好,好,我算是明白了,我也是元柏的继母,你们的意思,我这当继祖母的,没有资格教养你这个继孙女,既是如此,你们也不必跟着我回府了!”

“孙女遵命!”谢知微不以为然,她抬头直视冯氏,“孙女和母亲就留在法门寺,还请祖母把我母亲的嫁妆还给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前世 第2章 重生 第3章 威胁 第4章 皇后 第5章 技惊 第6章 长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