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闻

第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闻

无常马 2022-11-17
......为何他们要把我送入安全的局?宁永学环视四周时再度我自问,安全的局偏偏只主要负责城市治安,怎么可能会跟极其事件粘得上边?讯问室的台灯真的不怎么亮堂堂,更有甚者可称黯淡沉郁。它干脆是贵货,干脆是上了年头,和它屁股下面锈蚀的桌子一样老。灯光惨白,灯光惨白,笼罩着狭小的四壁,把桌椅的阴影投到宁永学脚下,拉得有棱有角。影子的末端像根獠牙一样咬在地板上,顶到墙壁上,在衔接处弯曲,像是要朝整个房间咬下来。。...

怪异代言人

推荐指数:10分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

为何他们要把我送进安全局?宁永学环顾四周时再次自问,安全局明明只负责城市治安,怎么可能跟异常事件粘得上边?

审讯室的台灯实在不怎么亮堂,甚至可称暗淡阴郁。它要么就是便宜货,要么就是上了年头,和它屁股下面生锈的桌子一样老。

灯光惨白,笼罩着狭小的四壁,把桌椅的阴影投到宁永学脚下,拉得有棱有角。影子的末端像根獠牙一样咬在地板上,顶到墙壁上,在衔接处弯曲,像是要朝整个房间咬下来。

为何他们拿走了我的东西,却什么都没跟海场的安全局交代?

宁永学盯着审讯桌不停思索,实在没法想出个结果。总不能真是随便找个地方把他扔进来吧?内务部的行动难道不是绝对的机密吗?他能交代什么?他又敢交代什么?

我看你们就是在为难我。

台灯的灯泡已经很久没换了,有时会虚弱地闪烁一下,忽然又奄奄一息地暗下来。也不知它何时会彻底损坏,把这没窗户的审讯室变成黑咕隆咚的停尸间。

倘若受审的人不是自己,宁永学兴许会拍张照片,对眼前阴郁的构图记上几笔,权当寻找创作灵感。

不过,看到面前的监察还盯着自己,神色焦躁,一声不吭,好像是在寻思怎么把他剁成小块,打包送到垃圾站,他就知道此事多半是胡思乱想。

如今他的背包被内务部人士带走,摄像机摆在安全局的审讯桌上,除了常备的急救药物,他身上可谓空无一物。

当然了,宁永学没有病痛,也不需要急救的药物。

所谓的药瓶,是他从尸体上抽血后存放溶液的药剂瓶,贴着急救药物的标签指望蒙人,这次也算是成功。

要是那对情侣附近没有内务部人士,宁永学多半也是要掰开他们的嘴,在他俩的舌根抽一管血的。

不过,任他当时如何揣测自己的下场,宁永学都没想到,自己竟要在审讯室里跟地方监察一对一谈话。

这家伙把他这些年拍摄的邪性记录翻了个底朝天,天知道他以为自己过去在干什么、自己又是什么身份。

事情真是美妙极了,简直没有比这更戏剧性的展开了。

宁永学咳嗽一声,收回注意力。

眼前是个魁梧的中年人,看起来年近四五十,一身黑色制服。他气色红润得过份,头发也比他在大学的教授茂密得多,络腮胡则蓄得更多。

从衣着神态来看,中年监察颇具权威,既古板,又严肃,可能还有中年人式的暴躁。

他会怀疑我是违法地下教会的成员呢,还是少做些联想,觉得我只是个无害的民俗志异爱好者?

千万别把他送去疯人院就好。

监察似乎花了点时间才平息怒火。他盯着宁永学更死板的表情看了一阵,仿佛是想从里面看出心虚感一样。

等到发觉自己实在一无所获,他才提问说:“你犯事了,小子,知道自己怎么进来的吗?”

“内务部的车。”宁永学摆出含蓄的微笑。

“你还知道是内务部的车?”

我自然知道是内务部的车,要不然我跟拍一辆破车做什么?然而我怎会知道小巷的阴暗角落塞了这么多人?

他们是从墙缝里蹦出来的小精灵吗?

“意外。”宁永学唉声叹气地回答说,“呃......我一直在拍摄街道,记录城市变化。我前俩天都在东区十五街附近,住也住的小旅馆,就从没离开过。”

“车呢?”

“车?内务部的车忽然蹦了出来,把镜头弄得一团糟,记录都报废了。你仔细想想,说不定我才是受害者呢?这是正当拍摄,我也很无奈。”

中年监察猛得一拳砸在桌子上。

虽说有所预警,宁永学还是觉得桌子差点散架。生锈的桌腿吱呀吱呀响了一阵,勉强才没有垮下去。

显然,他觉得自己正侮辱他的智力,若再由着性子胡说八道,兴许他就要抄起椅子砸过来了。

虽然自己未必会在搏斗中落下风,不过身处安全局的大楼高层,他还是安分点好。

宁永学立刻换了张脸,带着恳切的悔意低下头去。

对他来说,切换面孔不比寻常人换个词说话难多少,其中究竟蕴含着多少真情实感,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确定。

“这事可大可小,”看到宁永学的表现,中年监察也冷静下来,“硬说你是个间谍也不合适,最多就是上缴摄像机,最少,也要把你这东西里违规的记录全都给删了。再跟我说一遍你听明白了没,小子。这值钱的家当要去哪儿,全看你怎么回答我。”

“能。”宁永学回答。

“继续审问吧......你参与了上个季度组织的地下墓穴考察,有这回事吗?”

审讯的方向偏移了,但有件事宁永学不能否认,那次考察里人们死的死,疯的疯,就算事情压了下来,未必也没法深究。

“是出了事,但活动是合法的。”宁永学说,这话是实话。

“我不关心这个!”监察高声吼道,然后才说,“认得徐良若吗?”

宁永学耸耸肩。“考古队伍里头人不少,只有领头的才认得每个人。”

事实上,通过观察,通过询问,通过各种手段,宁永学认得考古队里每一个人,姓名来历均记在心上。

相反,他们可不一定认得他。

徐良若那家伙在墓穴的通道里头一个患了癔症,隔三差五,他就要藏匿在黑暗中自言自语,说他身后的影子得了病,变得歪曲又尖锐,不能安分地配合他行动。

结果徐良若居然活着出去了,事后还没进疯人院,真是奇迹。

听了这话,监察缓慢起身,站在他面前,带着一种精心营造的压迫感打量他,仿佛要在他眼中看出谎言的端倪,或者至少是恐惧。

宁永学没什么反应,仅仅是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若是一个地方安全局的监察都能看出自己要隐瞒何事,洞察他面目下真实的情绪,他还不如回老家去打猎。

“徐良若出了点事,”中年监察最终坐回去说,“我初步断定案情和考察有关系。今天内务部的送你进来,但没关系,我是安全局的,我不关心你在东区十五街干了啥事,我就想问问你们当时怎么考察的,——把你知道的全都交待出来,听懂了吗?”

宁永学不置可否,反正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编造事实,虚构心理活动。

“不管怎么说......你都得给我交待点东西。”监察继续威胁说,“怎么给你定罪,拘留你多久,全看你怎么表现。”

“交待什么?”宁永学问道,“我只是个地方民俗爱好者,普普通通,在国立海洋大学随处可见,一点都不稀奇,能力也很有限。”

监察下意识瞥了眼自己的手腕,然后又目光逡巡地收回视线,仿佛是握着自己的病危通知单,生怕看到主治医师写给他的记录似得。

他把紧张的情绪掩饰的很好,不过总归还是有所不安。

他是来审问我的,他要是神情紧张,一定和他自己的私事有关。这家伙莫非也沾了不好的东西?

监察用力抓起下颌的胡须。“前些日子......”他斟酌着说,装出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前几天我接手现场了,后来事情就出了点麻烦......我不太好跟同事说。”

他一边挽起衣袖,一边把衣袖下的腕部展示给他。

“仔细点看。”

中年监察一边表达不满,一边把不安的情绪倾泻在他身上。

“你的摄影机我已经看了,所有记录都看过,特别是你在地下墓穴拍的东西,图案简直一模一样......低头!好,就是这玩意,你一定知道,全都给我交待出来!”

从中年监察的手腕上宁永学看到一枚扭曲的斜目纹身,线条覆盖着动脉血管,没有瞳孔,直径约一指长,六根锯齿形的尖牙环绕四周,向中心咬合下去,仿佛正从眼珠里渗出血来。

他手腕上的图案呈现出暗沉的血红色,像有生命一样刻印在他粗粝泛黄的皮肤上,细看之下,竟好似有某种无法言说之物向外窥伺。

宁永学琢磨了一阵,然后多少带着些好奇地盯住监察看了起来。

这老兄是不是拿自己小孩买来的贴纸逗我开心?还是说他在钓鱼执法?

要是我一本正经地说了这玩意的来历,他是不是会哈哈大笑,然后当场翻脸,送我进临时监狱?

不能怪他疑神疑鬼,只是在他往昔的经历中,同类的威胁要远胜于尚不明确的异物。

民俗文献里记录的名词向来故弄玄虚,意思也费解难懂。在当下时代,古往今来供奉虚构泥偶的地方宗教比比皆是,大多都消失在了历史变迁中。

如今的社会早已不复旧日那般愚昧,这些传说也都沦为民俗考古学的论文课题,或是小说家们杜撰故事的灵感来源。

宁永学记录了不少此类文字和图像,不过他从没想过取信于人,或是声称其中有任何真实性,他更不可能承认自己与之相关。

当然,他确实知道。

“阴影向上咬合时,血珠穿过人的表皮和先见的眼瞳,就能将祭祀品献给黑暗而无常的徘徊者们,换取一枚钥匙的碎片。”这就是符号相关的记录。要是对方手上的符号是真的,这家伙应该离死不远了,很快就会有什么东西把他吃下去,然后某人就能完成自己的仪式。

至于这个“某人”是谁,兴许就是故事传说里掌握着秘法的邪教徒。

想到这里,宁永学揉了揉麻木的后颈,低头看向金属桌在墙壁犄角投下的影子。

很相似......

“我得想想。”尽管如此,宁永学还是摊开手,表示无辜,“那事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我一时半会也记不起来。”

“别跟我摆出一副一问三不知的表情!”监察一把抓起宁永学的手臂,把他从椅子上拉拽起来。可以看出他神情中不安的情绪正在酝酿,很快就会往失序的歇斯底里转化。

他的精神似乎受了影响,有可能是噩梦缠身,也有可能是遭了癔症。在宁永学的地方考察过程中这种人非常常见。

“我保证我在说实话,但我需要回忆,需要思考。冷静一点,监察先生,你这样我问也没用啊?你有听到风声吗,这地方关得这么死,却刮起了风,——是不是不太对劲?”

宁永学带着无奈的笑抬起另一只胳膊,往墙壁指了指。

不过,对方没怎么受影响,他完全不在乎。

他还在吼叫,声音越发急躁了:“别废话了,小子!现在是冬天,我待在这里骨头都快冻僵了,你还要跟我说刮大风?要是你还想继续上学,就老实告诉我这玩意是什么,懂吗,嗯?”

确实,这见鬼的审讯室连暖气片都没有,又潮又冷,若非自己穿得厚实,绝对会给冻出病来。

但是审讯室没有窗户,铁门外就是安全局的走道,两边都是温暖的办公室,是在他挨冻时把热气关在房间里享受暖气烘烤的地方监察和城市巡逻员,又哪里会有风呢?

可他确实听到了风声。

风忽然吹透了墙壁。

宁永学稍稍愣神,越过监察的肩膀看向墙壁。他感到潮湿窒闷的风从厚重的、绝无缝隙的墙壁中吹来,掀起了做笔录的纸张。

台灯阴郁的光像蜡烛的火苗一样不停抖动,在天花板和墙壁的衔接处融化了,流淌下来,凝结成长长的、不自然的针状。

中年监察身后,椅子的阴影在惨白的老墙上不停晃荡着,忽然缩短了,变得有棱有角,忽然又伸长了,变得尖锐弯曲,像是要构建出某种不稳定的轮廓。

宁永学低下头,看到监察的手指正无意识地抽搐着。

他眉毛直跳,死死盯着自己,张大嘴巴却一声不吭,好像是想嘶吼,却没法说出话来。他的嘴角微微蠕动,想把手指松开,想把袖子合拢,似乎还想遮住他来历不明的血红色纹身。

然后,宁永学看到血珠从他手腕上六枚尖牙中渗出,在斜目中心汇合,描摹出瞳孔的形状。

那枚眼睛眨了一下,宁永学也忍不住跟着眨了一下,——然后安全局的监察消失了,就这么在他眼前不见了。他的视线继续往下,看到两条从肘部往上都一无所有的断臂颓然坠落,砸在桌子上,发出咣当声。

人死了,不管他是怎么死的,我都得考虑如何规避责任。

他的反应总是很快。

不过在此之前,也许他能先做另一件事。

宁永学小心地看了眼四周,掏出他贴着急救药物标签的瓶子,抵在桌子边缘,对准血液流动的方向。

很快,他就从流淌的血液中接住一小股。等他再抬起头,却见光影忽然扭曲,绘制出一个血色回环,环绕着自己的隐约发黑的视界,一条绝非当今语言的词句逐渐浮现。

【盈满的腐化物质精髓】

他下意识握紧手中的药瓶。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废弃的老洋房 第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闻 第三章 扭曲的抉择 第四章 我的学姐 第五章 倒悬的沼泽 第六章 双生之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