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扭曲的抉择

第三章 扭曲的抉择

无常马 2022-11-17 16:09:20
溢满的腐朽物质精髓,宁永学想,这话令人困惑,但是,好像和他过去的的行迹关系不浅。可以长久以来,他从这么多死状可怕的残骸上搜集血液,拿下化学实验室里找人化验,或许等的是这一刻?和未知的恐惧感相比较,在他心中总是会很好奇占有上风,求知欲欲有时候候比危机感更甚,总让长久以来,他从这么多死状恐怖的残骸上收集血液,拿到化学实验室里找人化验,也许等的就是这一刻?。...

怪异代言人

推荐指数:10分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盈满的腐化物质精髓,宁永学想,这话令人困惑,不过,似乎和他过去的行迹关系不浅。

长久以来,他从这么多死状恐怖的残骸上收集血液,拿到化学实验室里找人化验,也许等的就是这一刻?

和恐惧感相比,在他心中总是好奇占据上风,求知欲有时候比危机感更甚,总让他落入危险的境地。

我究竟能得到什么,又能见证什么?

宁永学顺着字迹往下看,第一段描述清晰可辨。

【阴影:你的影子变得怪异,不受行动驱使,不追随你的脚步;你无法揣测它想做什么,但它一定不会伤害你,——只是不会伤害你。】

地下墓穴考察,患了癔症的徐良若,宁永学立刻想到。

当初洞穴坍塌时徐良若受了些伤,其他人都不想接近,只有宁永学主动帮他包扎,跟他分享食物,顺带还从他伤口取了些血样。

这条字迹的来由和徐良若的癔症有关。

宁永学一边回忆,一边观察这段描述,试图加以理解。它似乎想说,他的影子会不受控制地行动,甚至攻击其他人,就像当初徐良若的自述。

这不能接受。

要是接受阴影的仪式,那他规避审讯室的责任就是在做梦。不仅如此,他在社会中维持正常生活的途径都得出大问题。

拒绝感在意识中传递,借由思维通向血色回环,一阵扭曲和重写后,未知的抉择继续显现。

【无形利刃:你的肌体将有一处遭受割裂,伤口永远不会愈合;污浊的淤泥随着你的痛苦往外流淌,它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在我身上会多出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宁永学想。他记不清具体来由了,但这条描述和余城古迹的刃之密仪很相似,甚至比文献记录更具体一些。

从描述来看,痛苦的情绪似乎会激发伤口,迫使它流出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淤泥。

坦诚地说,宁永学对所谓的“另一个世界的淤泥”深感好奇,可是谁知道伤口究竟在哪儿呢?万一就像那对双生情侣的大嘴一样横在脸上,他可就出大麻烦了。

他还要在城市中生活,要去各地图书馆探访,他可没法远离当代人类社会。

宁永学立刻排除这一抉择,字迹再次重写。

【转变:虫豸会逃离你,动物会潜意识地恐惧你。】

盐池镇,宁永学想,在盐池镇本地的旧书铺存有几本民俗志异,价格颇为昂贵,当时花了他不少钱才买到。

其中有本旧书记录着一些行事怪异的老人,均为孤苦一生,无子无女,个中描述极其相似。

除此以外,在盐池镇郊区,他曾看到一个老者无故受到发狂的野狗攻击。

等宁永学帮忙驱赶掉野狗,那人已经流了相当多的血,隐约间有些发黑,还带着一股腐败的腥味。

看起来【转变】是无害的,据说转变后人们能啃食木头来痊愈伤口,但是,恐惧会向敌意转化,接着就是狂乱的攻击,更重要的问题在于,人也算动物的一员,宁永学想。

排除。

【血的秘密:你哭泣时将流下血泪。】

血的秘密大体无害,不过根据永安附近村落的文献记录,宁永学知道,在下一步抉择中他的眼球将被血浸透,逐渐变得一片鲜红,最终无法视物。

不过,文献也曾提及,若是仪式进一步深入,人类受限的视觉会被另一种感官代替。

这印记其实不错,反正宁永学根本不需要下一步仪式。也许古老的教徒需要沿着一条代价不菲的途径走向终点,但他只是个追逐异常事物的普通人。

他平常无奇地生活在当代城市中,与人为善。

他需要它们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没有任何不寻常的目的。

他保证没有。

扭曲的字迹稳固了,像团漩涡一样收缩、蜷曲,投入他眼眸中。一阵剧痛迫使他闭上双眼。

再睁开眼睛时,宁永学看到黑色血管从监察的手臂断口伸出,往外延展,垂落在地,如同报废电器里垂下的黑色电缆线。

它们生长得异常迅速,遍布整个房间,在墙上四处攀附,迎着不知从何处渗入的风招展摇曳,一直往门外延伸出去,散发出甜香。

它们如花朵一样盛开着,像人的手指一样弯曲、蠕动着,似乎还想顺着他的脚腕攀附过来,好在它们未能成功,总是摆向其它方向。

这构图实在美妙,宛如在画中。

接下来,宁永学的视野继续向外延伸,穿透墙壁和地板,逾越了人类的眼睛本该受限的视界。只是越向外延伸,他的视野就越模糊,最终几乎无法看得清晰。

【窥伺】,宁永学立刻想起相关记录。

在永安的古籍中他见过相关描述。记录提到,在【血的秘密】最初,人们可以窥伺一片范围广阔的真实,但是,人们不应当在一轮日夜交替的间隙窥伺第二次,因为,“它们”也在窥伺着“我们”。

光影交错,从断臂往外延伸的血管不断扩散,仿佛瘟疫,许多虫豸顺着墙壁四处乱爬,企图逃脱它们生长的范围。

毫无征兆地,宁永学忽然看到一片巨大的阴影。它从看押囚犯的安全局地下层掠过,转瞬间又消失了,留下一大片无法被窥伺的空洞景象,像是团黑雾。

那是什么玩意?安全局是不是要出大事了,然后我却被关在审讯室里?

还没等他多想,一批鲜活的生命迹象忽然出现,以刺眼的血红色标注。从一个轮廓接近车辆——也许就是车辆——的东西上,它们依次走下。

不对,是他们。

那辆车十有八九是内务部的。

他们果然来了。他们是来找我的。

宁永学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一切广阔的视野包括附近血管脉络都消失不见,仿佛此处不过是两条诡异的断臂,再无任何异样。

他连忙擦拭眼帘,抹下大片血泪,只觉眼珠发痛,难以忍受。

不久以前的问题又回来了......人死了,而我需要规避责任。

这事稍嫌复杂,毕竟他是唯一的旁观者。

宁永学实在有些头疼,现在他意识晕眩,刚流过血泪的眼睛隐约作痛,视线还有些发黑,难以集中精神思考现状。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极其浓重,还带着一股子先前嗅到的诡异甜香,仿佛馥郁的花香扑面而来,令人肠胃翻涌不止。

还好他没吃过饭。

宁永学一时间不想考虑是什么弄没了审讯室的监察,但黑色血管一定是某种延伸出去的诅咒。坐在自己对面的家伙已经在诅咒中死了,像一个炸开的感染源,瘟疫已经扩散出来,很快就会感染一些东西,把这安全局变得极不正常。

眼下监察仅剩的遗骸只有桌子上两条断裂的手臂,其中,右臂的手腕图案已是空空如也,咬着六枚尖牙的眼睛也完全消失,连一点痕迹都没法找得到。

倘若他能站在一个置身事外的地方把眼下一幕加以记录,其中阴郁的技法和绝妙的构图一定能令报社编辑惊叹不已。

如此想来,自己还能得到一笔不斐的报酬,足以支撑他好几个月的房租?

可惜,这只是假设,他很难置身事外。

事情发生以前,审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在独处,事情发生之后,审讯室里就变成了他和两条手臂的独处。

灯光依旧阴郁,令人发忖的死寂像蜘蛛网一样笼罩过来。袖筒挽起的手臂就搭在黑色金属桌面上,两条胳膊的皮肤都粗糙蜡黄,双手已经不再动弹,彻底僵死了,手指也逐渐张开,失去肌肉和骨头的束缚。

血像许多条剥了皮的蛇一样从其撕裂的断面游出,汇成汩汩血泊,在灯光下反照着红光,烘托得这地方越发诡异。

仔细辨别之下,宁永学发觉,手臂的断裂处都在肘部,断面称得上是皮开肉绽,像是给无形之物斜着咬了下来。

换句话说,除了架在桌子上的两条手臂,监察的整个身躯都给“吃”了下去。

事情似乎能勉强构建出一个轮廓了。在地下墓穴某处,徐良若碰了什么东西,因此他身患诅咒,噩梦缠身,即使离开墓穴,他身上的诅咒也未消散,一步步加深,最终导致他离奇死亡。

在自己进来以前,审讯自己的监察已经接手了徐良若死亡的现场,诅咒自然像瘟疫一样感染了他,使他神志不清,身患躁郁,精神也变得不像正常人一样稳定。

如果诅咒是人为的,那枚印记的目的兴许就是逼疯并献祭一系列无辜者,满足某种邪恶仪式的条件。

眼下自己在审讯室看到了阴影,目睹了牺牲者,还借用窥伺看到了从死者手腕延伸出去的诅咒的具象化。

再联系安全局监牢的一大片黑暗,似乎这个仪式已经到了关键的节点,很快就会完成,而操纵仪式的人也可能潜伏在监牢里。

思索间,敲门声急促地响了起来,多少令他情绪紧张,还有了些不合时宜的期待感。

假如告诉宁永学警局里已经只有自己一个活人,外面是个无法名状的恐怖怪物正敲打铁门,兴许这是个符合气氛的故事展开,构思相当经典,不过稍嫌老套。

那么另一种可能又如何?假设某个一无所知的巡逻员敲门来叫上司,然后推门而入,看到他和两条断裂的手臂,事情会怎样?

一样糟,也许还更麻烦。考虑到自己的构思和臆想故事差不多,叫人相信自己一定是痴心妄想,送进疯人院的可能还更大些。

究竟是肉体性死亡比较麻烦?还是社会性死亡比较麻烦?

宁永学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老胡,回话!”外面那人叫道。

他依旧沉默不语。问话声很平静,多少带着些不耐烦的语气,不过没什么恐惧。

显然,意外只在他身处的地方发生,或者,只和这位“老胡”有关,安全局其它人都不知道情况。

“老胡,局里在找你!”

语气更加焦躁了,似乎到了忍耐的极点。

宁永学整理了一下思绪,先把椅子无声放倒,然后自己抱住脑袋,在墙边蹲下。他摆出恐慌的表情。他一边装模作样地撕扯头发,一边往远离断臂的墙角瑟缩。

若不想受牵扯,他最好不要在不合适的场所表现出不合适的冷静。自己一些异常的心理状态绝非寻常反应可以概括,放在眼下的环境可能会出大麻烦。

“我他妈在叫你!你没听见吗!”

刚摆好姿势,铁门就被猛得拽开,比他以为得更粗暴,除此以外,竟然还有阵阵厮打和争吵声响起。

宁永学一时间有些发愣,稍后他就猜出了现状。

内务部人士冲着我来了,但他们和安全局起了冲突。

事情刚好连在了一起,宁永学想,这算是惊喜吗?虽说不足以完全满足他的期感,可也相当奇妙。

现在的问题是,内务部和死去的监察一定有关联,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提前把自己塞进来。这事不合规章也不合常理。从他们拿自己投石问路这点来看,内务部的家伙一定不怀好意。

那人正在怒不可遏地高喊,堪称声嘶力竭,其中察觉到异常之处后定要看到真相的情绪异常明显:

“你越界了,内务部的狗!审讯室里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胡人呢,为什么他不吭声了?我要是知道你们干了什么,我先剥了你们的皮!”

“你不能进去,白监察。”有个女性相当公式化地、或者说无动于衷地提醒道,“审讯室现在不归安全局管了。”

是她?

“让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废弃的老洋房 第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闻 第三章 扭曲的抉择 第四章 我的学姐 第五章 倒悬的沼泽 第六章 双生之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