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双生之礼

第六章 双生之礼

无常马 2022-11-17
豪无疑问,宁永学想起,讯问室的门了被锁,他们也被幽暗和一切未知困在这片临时性全面构建的牢笼中。而如今和他结伴同行的人有两个,其中一个是非常危险的退役军官,所以一场出乎意料,他被上级被剥夺权力,不得已屈居到海场的安全局养老。而已站在身边,这家伙就给人以非常强烈的压迫感,远如今和他结伴的人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危险的退役军官,因为一场意外,他被上级剥夺权力,被迫退居到海场的安全局养老。。...

怪异代言人

推荐指数:10分

《怪异代言人》在线阅读

毫无疑问,宁永学想到,审讯室的门已经锁死,他们也被黑暗和未知困在这片临时构建的牢笼中。

如今和他结伴的人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危险的退役军官,因为一场意外,他被上级剥夺权力,被迫退居到海场的安全局养老。

只是站在身边,这家伙就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远非胡庭禹可比。

除此以外,从白钧的话里宁永学觉得,他无法信任任何人,尤其不信任自己。

另一人是北方族裔,自称在海场上学,如今是内务部的长官。

她看起来没什么架子,总是在笑,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温和也不失沉着的气质。

她似乎擅长和人相处,更擅长安抚人心,不过从她拿白钧去探路这事,宁永学觉得她表里不一的程度相当可怕。

从体格和作战经验来看,白钧很可靠,不过宁永学觉得他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何时会出大问题,炸死在场所有人。

阿芙拉则很难说,看起来她正跟白钧若无其事地叙旧,确认这家伙的精神状况,——不过更可能是确认他的利用价值?

待到叙旧之后,她会在权衡下派谁去探路?

不能把主动权交给只有一面之缘的家伙,也不能信任他们的怜悯心,更别说是相信内务部人士的指派了。

“我记得一些古语,”宁永学先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才说,“到底能不能帮我们摆脱困境,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试试。”

“说。”白钧沉声道。

“你还记得我提过钥匙吗?”

“你那段邪恶发言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他嘶声说。

得了,这地方又不是中世纪奇幻场景,你也不是罐装的西方骑士。

“胡庭禹的断臂是‘钥匙的碎片’。”阿芙拉问他,“然后呢?”

“这是我的猜测。”宁永学指出。

“想法很奇妙,不过,哪儿有适合的锁孔呢?”阿芙拉笑得很诡异。

你可真幽默,等我把胡庭禹的胳膊塞你嘴里,看你还幽默不幽默的起来。

宁永学咳嗽了两声,“也许白钧先生可以把他故友的胳膊拿起来,然后跟着我念一段祷文......我是说古语。”

听到宁永学的提议,白钧拾起胡庭禹的断臂,放在手里掂了掂。他端详了一阵手里血肉淋漓的东西,眉毛几乎皱成一团。

然后就见白钧伸出手来,强行掰开宁永学的手指,把这条胳膊放在他手心,用力合拢。

“这是你的提议,”白钧瞪大眼睛盯着他说,“你自己来做。”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宁永学略带尴尬地笑了笑,在白钧的审视下支支吾吾了一阵,仿佛是要组织语言,却难以克制自己的恐惧。

不过说实话,和吟诵过祷文后可能见证的奇异事物相比,他可没什么耐心维持多久这类哄骗小孩的表演。

机会难得,若能亲手验证民俗志异的另一面,其实也不算坏事。

他就是想尝试新鲜事物,哪怕没有那些古怪的字迹也不会拒绝。

然而还没等宁永学换上自己准备好的下一张面孔,阿芙拉竟把手伸了过来。

“请继续,学弟。”她带着柔和的笑意扣住他的手背,略微发凉的指甲划过他的指节,掠过他的指尖,令他皮肤发痒,最终剜在胡庭禹的手腕上。“我很期待。”她说。

你什么意思?你想对花样年华的大学生干什么?

“这是不是不太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她说,“我不忍心看到提出意见的人受质疑,仅此而已。务必记得,我在还这里注视着你,无时不刻都在。”

阿芙拉的眼睛弯着,含满笑意。那是双漂亮的金色眼眸,很诱人,但也是一双危险的眼睛。虽说她语气很温柔,不过,其中含义已经足够明显了。

这人难道一直在等我开口?

他摇摇头,闭上眼睛,忆起古代萨克提语的标准读音,然后开口念诵:

“我已献上必要的祭祀品,请将表皮内外的门扉张开,接我穿行,引我渡过沼泽,越过林地,在荒芜中展示出跻身通晓者的路途......我知自己的灵魂将不得安宁,知困苦绝望中才能昭示真实,但我将不断下落,直至......”

【双生之礼:你会在镜中看到另一个存在的倒影,而不是你自己】

他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这仪式的结果是双生之礼,毕竟,他已经在东区的洋房见过那对情侣了。

双生之礼的字迹刚落下就被擦除,某种事物忽然笼罩在他头顶上。虽然宁永学没睁开眼睛,但确实有某种事物笼罩在他头顶。

感官的知觉随着祷文扭曲了,与勾勒这个世界本原的文字相连结,迎合着抽象的音节发生异变。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难用言语描述。他似乎往另一个维度的方向延伸了出去,自己分明是块死硬的石头,却被拉扯着穿过狭小的、犹如针尖扎出的孔隙。

在孔隙另一边,扭曲的黑色丝线编织成漩涡的形状不停转动,迎他入内,把他紧紧勒住,层层缠绕。

他似乎被束缚了起来,全身的骨骼肌肉都被带有倒刺的丝线穿透,牵引着往上升起。

他被迫成了一具牵线木偶。有种无法言说的低语正驱逐他意识深处的理性,把它们推出思维的边界,这样一来,他就能全心全意地深入沼泽。在那之后,他将不再位于此处,而是无处不在......

想到这里,宁永学找回自我意识,睁开眼睛。

映入眼中的世界上下颠倒,周遭时间的流逝趋于静止,他站在淹没了天花板的沼泽中,一点点往下沉去。

黑暗的水泊在他脚底翻涌不止,顺着裤脚往上攀附,仿佛许多双人手试图拽着他往下陷落,已然淹没到脚踝。

而白钧就站在不远方的地板上,和他上下颠倒,一动不动。他俩站在天花板上,毫无不适,仿佛天花板才是地板一样。

“奇妙......你又找回了理性。”

阿芙拉略带好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宁永学拧过脖子,发现她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身后,只是神色全无笑意。

要是我没找回理性,我会走向何处?

“呃,我很害怕,我差点以为我回不来了。”宁永学信口编造故事,虚构心理活动。

“有什么见地吗,学弟?”她好像根本没在听,“你还陷在沼泽中往下沉呢。”

“如果你觉得我提供意见,你一定是把我当神话里的先知了。”

“我也没有想法,毕竟我只是个文职人员。”她端详着他下陷的双脚,“不过,要是说你踩在淤泥里往下沉,我是有些猜想。”

宁永学用力挪了一下双腿,麻木无比,毫无知觉,甚至像是神经被阻断了。

“你的仪式尚未完成。”她又说。

“什么仪式?”

你知道这是双生之礼,是不是?

听到这话,阿芙拉往他走近一步,近得他几乎能感到她呼吸的温度,看到她交织的睫毛。她双臂抱胸,端详了他一阵,然后轻轻摇头。

直到相对而立时,宁永学才发觉她比自己想象中要高,完全和他平视。

不得不说,那是张完美的面容,神色间的优雅风采和黑暗的审讯室格格不入。

然而,也许是因为她敛去笑意的眼眸和唇线,也许是因为她前额的发丝随风摆动,有时会像阴影一样遮挡住面容的光芒。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宁永学都觉得,她是自己面对的未知事态中蕴含的另一层未知。

“继续对话之前,不如先放下面具,如何?”她带着平静的审视目光提问道。

“呃......我是个学生,得等到明年毕业我才能戴面具。”宁永学回答。

“这回答不错。”那抹微笑又在她脸上绽放开,她把脑袋稍稍歪向一边。

“你让我想起自己还在上大学的时光。我当年的发言和你很相似,这点令人心情愉快,不是吗?要是没有先人一步发掘到你,难保你不会在我对面拆我的台,也难保我不会出手伤害你,你说对吗,学弟?办公室政治实在是令人头痛。”

这发言可真是太恐怖了,社会意义上。而且这家伙说话总是拿腔拿调。

“要是我说自己只想给报社自由供稿,你相信吗?”

“相信与否并不重要,你只管和我一起解决眼下的问题,学弟。我会把期间发生的一切写入报告。它将是你进入机构的推荐信。”

“这话是什么含义?”

“很难说呢,不过要我来看,是我给你提供住所、提供薪水和文件证明、安排职务和休假、对你全权负责之类的含义。”

但他只是伸出手,指指自己动弹不得的双腿:“可能您想讨论遥远的未来,但我只关注现在。我们可以想想怎么把我放出来吗?”

“这是我要对你全权负责的含义,还是你觉得落难者们应当相互自救的含义?”她边说边踮起脚往头顶伸手,从上下颠倒的桌面取来审讯文件。

在微微透着惨绿色光芒的沼泽笼罩下,审讯室简直是个封闭虫子的蜷曲叶片。

宁永学还记得萨克提语祷文提到了“我将不断下落”,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似乎是在回应他一探沼泽深处的怪异希望。

他咧咧嘴:“这选择很重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废弃的老洋房 第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闻 第三章 扭曲的抉择 第四章 我的学姐 第五章 倒悬的沼泽 第六章 双生之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