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男主发疯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讲故事

第四章 讲故事

莞尔wr 2022-11-23 17:21:25
但是两人私下里并未往来,偶尔会朋友见面,也但是点点头之交而已。姚守宁对温景随的印象,是冷冽疏离感的温雅公子,温景随怕是也被她数次朋友见面的表现所迷惑,指出她端庄大方有礼。但若要谈婚论嫁,总要深入了解双方真实的性情。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姚守宁会觉得自己是装得了一时之间,姚守宁对温景随的印象,就是清冷疏离的温雅公子,温景随恐怕也被她数次见面的表现所迷惑,认为她端庄有礼。。...

男主发疯后

推荐指数:10分

《男主发疯后》在线阅读

不过两人私下并无往来,偶尔见面,也不过点头之交而已。

姚守宁对温景随的印象,就是清冷疏离的温雅公子,温景随恐怕也被她数次见面的表现所迷惑,认为她端庄有礼。

但若要谈婚论嫁,总得了解双方真实性情。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姚守宁觉得自己就是装得了一时,也未必装得了一世。

不过柳氏今日已经饱受孙神医的精神摧残,她若此时反驳,恐怕柳氏那满腔怒火正好便能找到发泄地。

反正也只是顺口一答,她也就忍下了心中的念头,应了一声:

“我都听娘的。”

柳氏见她乖巧,心中满意。

待还要再说两句,楼下又传来了惊呼之声。

原来这落叶先生已经讲到了:

“……开始的时候,王家后生只是身体日渐消瘦,后面逐渐躺地不起。”

“家中长嫂见他数日不曾出柴房干活,心生怨气,认为他偷懒耍滑,只是为骗吃骗喝而已,推了柴房门一看,才发现这后生已经气若游丝!”

“他身上长满了恶臭脓疮,血水流了满地,像是害了重疾。”

“听到有人进屋,便连呼救命。”

兴许是即将说到请医救人,柳氏也下意识的住了嘴,听说书人讲道:

“那妇人一见惨状,吓得不轻,连忙唤来了夫君。”

“兄长一到,便逼问王家后生发生了何事?那后生便半是羞愧,半是不安的将自己近来有了艳遇一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自己的兄长听。”

说到这里,落叶先生停了片刻,接着笑道:

“诸位猜猜,这后面发生了什么?”

到了故事的关键时刻,那落叶先生不由卖了个关子。

一群人听到关键处,都催着他快说下去。

那枯瘦如柴的老头儿却只顾着拿扇子抓后背的痒,任凭众人催促,却也并不出声。

众人一面笑骂,一面又只得唤来小二,再添茶水。

达到目的之后,落叶先生精神一振:

“只见王家后生将与胡姓女子夜合一事一说,耳旁便听到一道女子阴冷的笑声:‘哼!你这男人,不讲信义!’”

“那王家后生其实到了后来,也猜测这胡姓女子不是人。”

“毕竟正经人家的小姐,如何会夜里出行,天明方去?”

“他也曾明查暗访,想查找附近姓胡的大户人家,却并没有探听到与女子相关的半点儿来历。”

“如此一来,王家后生便心中生疑。”

“再加上时间一长之后,他的身体开始逐渐不大对劲儿,长满了浓疮恶疾,时时白日里难以起身。”

“他对这胡家小姐开始感到畏惧,言谈之中透出想要与她一刀两断的心。”

“只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那胡家小姐便只当听不懂王家后生的话,每日仍是夜晚来,天明去。”

“每每来时,王家后生便情难自已,而她一走,便疾病更重。”

“王家的人仿佛并不知道,夜里曾有个女子前来与王家后生幽会,数日之后,王家后生情况越发恶化——”

那落叶先生不愧名满城北,确实将故事讲得头头是道的。

柳氏却觉得这样的故事并不大适合自己的两个女儿,她皱了皱眉,正欲唤人,却看姚婉宁也捧着茶杯,似是听得出神。

她病了很多年,性情贞静,倒很难得露出这样的神情。

想到这里,柳氏顿了顿,接着就听那说书人接着道:

“今日本想和盘托出,以讨求活命,哪知话刚说完,便似是听到了那胡家小姐的冷笑声。”

“‘当日你曾亲口说过,若有违誓言,不得好死。’女子的冷笑此时格外瘮人,不若以往甜蜜:‘如今我取你性命,可不算违约。’”

“听了这话,王家后生吓得魂飞魄散,当即觉得胸口剧痛入髓。”

“只见他胸膛之上突然鼓出一个奇大无比的脓包,上面似是浮了一张鬼脸,冲着王家老大夫妇诡笑不止。”

“‘救命——’”

落叶先生捏着嗓子,模仿后生惨叫了一声,接着用折扇重重一拍桌子:

“话音一落,刹时那鬼脸破裂,大股大股的脓血飙了出来,先前还枯瘦如柴的王家后生,顿时化为一卷枯皮,搭着人骨架而已。”

这一段他说得栩栩如生,听得茶楼的人胆颤心惊。

“柴屋之中腥臭无比,血洒满地,目睹了这一幕的王氏夫妇险些吓得晕死过去。”

说书人顿了顿,接着又喝了口茶:

“你们以为姓王的后生一死,这事儿就算了结?”

他讲的是不入流的小故事,但一张嘴皮子实在利索,倒也精彩纷呈。

楼下听客既感恐慌,又感好奇,连连催他接着讲下去。

“这王姓后生一死,王家像是走了霉运,接连开始出大事。”

“先是家中养的牲畜夜里莫名被咬断了喉咙吸血死,闹得王大夫妻忐忑心惊。”

“接着是家中的狗夜半吠叫,仿佛王家每晚还有神秘来客。”

“王大夫妻俩开始以为是弟弟惨死于精怪之手,心中有怨气,遂请了道士来替他做法事超度,想令他安息。”

“可笑这王大夫妻以前吝啬,如今弟弟死了,倒不惜花费银子。”

“道士做法之后,开始倒是安宁了几日,但自七天之后,家中狗突然夜半出事,被人开膛破腹,肠肚拉扯了出来,血洒了满地。”

“那狗当时还未咽气,只是迭声惨嚎,直至天明方死。”

柳氏听到这里,终于听不下去。

她嫌这故事越发离奇血腥,担忧姚婉宁听后心神不宁,因此连忙起身,准备带着两个女儿离去。

曹嬷嬷应声收拾东西,姚婉宁一向顺从惯了,也就乖巧的任由嬷嬷取了披氅替自己裹好。

姚守宁倒是听得兴起,一面随母亲下楼,一面听那说书人接着道:

“自那夜之后,王家的后院里便时常听到女子的娇笑声,在一声声的唤着‘郎君’。”

紧接着说书人讲到王大夫妇也接连出事,死状奇惨无比。

短短时日,王家便被人灭了满门。

“恰在这个时候,另有一户人家,也有了一场艳遇,在山中救了一个胡姓的迷路女子——”

故事说到这里,越发精彩纷呈,楼下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就连倒茶的堂倌也提着水壶,听得入了迷,柳氏领了两个女儿、家仆下楼时,这原本伶俐的跑腿堂倌竟也像是忽略了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说书人 第二章 姚守宁 第三章 虎狼词 第四章 讲故事 第五章 问鬼神 第六章 说来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