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婚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重生

第二章 重生

弄雪天子 2021-10-03 07:21:51
秦亚茹浑身有心无力,争扎着揉了揉眉心,抱着儿子坐在泥泞的道路的地上,会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上次耳边孙娘子的呱噪,让她脑袋沉沉,这会儿清静了,才有力气上下打量周围。这是个很破旧的小院子,但是重新整理得还算整齐,东边只开出在一块左右三十平米左右的菜畦,绿油油一片,虽这是个很简陋的小院子,不过整理得还算齐整,东边开出一块儿大约二十平米左右的菜畦,绿油油一片,虽然都是寻常菜蔬,却也可爱。。...

婚聘

推荐指数:10分

《婚聘》在线阅读

秦亚茹浑身无力,挣扎着揉了揉眉心,抱着儿子坐在泥泞的地上,觉得脑子里乱作一团,刚才耳边孙娘子的呱噪,让她脑袋沉沉,这会儿清净了,才有力气打量四周。

这是个很简陋的小院子,不过整理得还算齐整,东边开出一块儿大约二十平米左右的菜畦,绿油油一片,虽然都是寻常菜蔬,却也可爱。

坐北朝南的一座木屋,四壁漏风,破败失修,隔着开着的窗户看,里面只有一张看起来黑漆漆的木床,一个瘸了腿半天腿儿的长凳,只有那张方桌,朱红色雕了漆,还显得精致,上面搁了一盏油灯,一个粗陶瓷的破碗。

抱着她的大腿,红着眼睛抽泣的是个大约只有三四岁的男孩儿,一身粗麻布的衣裳,打着补丁,浆洗的还算干净,只是小孩子爱闹,袖口上难免沾了些尘灰。

秦亚茹低下头,她自己也是窄袖襦裙的装扮,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这装扮,二十几年没穿过,居然又穿上了,此时她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就真该一头撞死!

“娘,娘?”

见自家娘亲坐在地上发呆,小男孩儿脸上闪过一抹忧色,拽住秦亚茹的袖子,咬着牙呼喊。

秦亚茹反射性地拍了拍男孩儿的后背,哄得他安静下来,目中闪过一抹复杂之意。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用粗蓝布包着发髻的中年女人,提着一木桶水,步履蹒跚地走过来。

“大郎,这是怎么了?”

“王婶子,您快来看看我娘!”大郎见到来人,不由大喜,急声道。

那妇人进门,看见秦亚茹坐在地上,皱皱眉,急忙放下水桶,伸手搀扶,口中噼里啪啦地道:“难不成,周家那母老虎又来胡闹?秦娘子,不是我数落你,你这性子也太绵软,如今你家郎君进京赴考,我虽是粗人,也知道这科考之难,三年五载回不来是常有的事儿,你一个人在家带大郎,若是不硬气些,日子可要怎么过!”

她数落了一气,又看秦亚茹目光凄楚,玉面泛红,楚楚可怜,不免心疼,和大郎一左一右,扶着她到屋里坐在床上,心下叹息,让一个斯文俏丽的娘子,与一寻常市井村妇做口舌之争,也着实为难她。

秦亚茹生得好,细腰翘臀,纤细曼妙,肌肤盈润,有一双斜长的凤眼儿,瞳子漆黑如点墨,轻颦浅笑都是娇俏无双,风情万种,偏偏还是艳而不妖,任谁看了,都要竖起拇指道一声端丽。

别说是放在满目粗鄙的市井乡村,就是和开封城久负艳名的美人千金相比,她也是高出不止一筹。

只是,这样的美貌,搁在这等小地方,便很难不招祸患。

周围十里八乡的男人,时不时找个借口在陈家探头探脑,为的便是能一睹秦娘子的芳容,也好在这时节还算是民风淳朴,陈家在武当县也算人丁兴旺,秦娘子又是行止端庄,轻易不出门,周围人也对她有几分敬重,再加上她夫婿是时人看重的读书人,她的日子过得到还安稳。

就是家有恶邻,隔壁孙娘子是当地有名的泼辣媳妇,时不时要闹上一场,周围的人也都习惯了。

“只希望陈五郎金榜高中,早些回来,好给你挣回凤冠霞帔,才不辱没了你这等人才相貌。”王嫂子长叹道。

秦亚茹垂下眉眼——那人的确金榜高中,而且还被圣人钦点了状元郎,纵马游街,何等风光?可那凤冠霞帔,自己却是受不起!

王嫂子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些话,“你一个人在家,可要紧闭门户,若是周家那母老虎来捣乱,尽管大声叫人,我替你轰她。”

秦亚茹安安静静地听,轻轻颔首,眉眼里带出几分笑:“嫂子放心,奴没事儿。”

她并不怕那母老虎,到是周家那个道貌岸然的周二郎,更恶心人。

王嫂子见秦亚茹的神情一如往常般温柔,眉宇间却凭空添了几分坚韧,脸上有光,精神虽然疲惫,却全不似以往懦弱不堪的模样,心里也松了口气,此时天色渐暗,大郎头一点一点地,昏昏欲睡,她也就不曾多呆,交代了几句,就回家去了。

王嫂子离去,秦亚茹安安静静地坐了半晌,许久,天色渐黑,才回过神,见大郎半睡半醒地倒在床上,肚子咕咕直叫,眼角还挂着泪珠儿,心里五味杂陈,却还是按照尘封已久的记忆,慢慢走去厨房。

她进了门,四下张望了下,才从墙角找到米缸,抓出一把黄米,淘干净,翻出一口缺口的锅子,洗刷一遍,准备煮饭。

只是引火的时候,秦亚茹敲打火石敲打了半天,才勉强点燃柴火,望着那一簇黄艳艳的火苗,她忍不住有些心酸——二十多年没这般生火,便是她这个当年做惯了活儿的,也不免生疏。

秦亚茹在成为秦亚茹之前,是生在一千年北宋时期官宦人家的闺秀千金,乳名也是‘亚茹’,嫁给了高中状元的赫赫有名的大才子陈五郎,陈文岳。

当年她也是满心开怀,除了渴望那凤冠霞帔之外,更多的却是希望官人能将爹爹的冤情上达天听,为秦家平反,却没想到,那位高中状元的陈大才子,停妻再娶,竟然尚了一位郡主娘娘!

千古传唱的故事里,秦香莲入京状告当朝驸马陈世美,陈世美被铡,正义得以伸张,何等的痛快淋漓,但那毕竟只是个故事。

秦亚茹苦笑,她的命运和那秦香莲相差仿佛,可她那一生,却并不似故事里的秦香莲那般,碰上了一个敢为她做主的包公,她不知道故事里的秦香莲,带着一双儿女,最后落得何等下场,只是自己,却始终没有反抗命运的勇气,万般无奈地从堂堂正妻,变成了一个妾,甚至连个妾都不如。

索性,如今还不晚!

粉红的指甲不知不觉刺入掌心,鲜血渗出,秦亚茹却丝毫没有感觉——爹爹和大哥还在世,三姐儿也活的好好的,他们一家人,总有团圆的一日。

“娘,我饿。”

大郎倚在厨房的木门前,揉着眼睛,怯怯的目光,简直像一只被丢弃的小兽。

秦亚茹咬住嘴唇,硬生生地将浅粉色润泽的嘴唇咬出一道血痕,满腔抑制不住伤痛喷涌而出,但终究还是舍不得,长叹一声,柔和了眉眼:“等等,娘给你煮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噩梦 第二章 重生 第三章 旧情 第四章 怒火 第五章 痛快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