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冰火阑珊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往事(二)

第四章:往事(二)

艾露西亚 2021-10-06 13:49:30
慢慢的喝下一杯啤酒,高涛咂咂嘴地说:“步入公安系统工作的人,都要经过十分严格的身份审查,在内亲属关系等等,而石若冰的家庭很十分特殊,再后来对她的背景,查得十分详尽。但是有人事保密制度,但关于她的那些往事,再后来但是慢慢的传了回去,因为她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秘密王佳马上举起手,一脸的认真和严肃:“我发誓一定保密,不然,我这辈子就找不到男朋友!”。...

冰火阑珊时

推荐指数:10分

《冰火阑珊时》在线阅读

慢慢喝下一杯啤酒,高涛咂咂嘴说道:“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身份审查,包括亲属关系等等,而石若冰的家庭很特殊,当时对她的背景,查得非常详细。虽然有人事保密制度,但关于她的那些往事,后来还是慢慢传了出去,所以她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秘密,和你们说说也无妨,只不过你们的嘴巴紧一点,别再往外传就可以了。”

王佳马上举起手,一脸的认真和严肃:“我发誓一定保密,不然,我这辈子就找不到男朋友!”

高涛一听就乐了:“你都26岁了,再找不到对象的话,你爸妈可要坐不住了。”

王佳撅撅嘴,又毫不见外地用胳膊捅了捅林杰:“哎,林警官,你怎么说?”

“我?”林杰有点懵,心想你找不到男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佳瞪了他一眼:“你不要胡思乱想啊,我的意思是,我都发誓会保密了,你也不跟着发个誓?”

“额,这个......要我也发誓啊......”林杰顿时就无语了。

“好了,小丫头别闹,”高涛朝着王佳摆摆手,“关于石若冰的事情,公安系统里知道的人不少,没必要发什么誓.....让我想想,应该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嗯,就从她的父亲那一辈说起吧。”

王佳有些激动,马上给高涛面前的杯子里倒满酒,然后坐直了身体,等着高叔叔给她说故事。

点上支烟,高涛打开了话匣子:“石若冰的父亲是外省人,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上了前线战场,退伍后回到家乡,过了几年,结了婚,后来就有了石若冰。由于在战场上受过伤,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在石若冰还不满四岁的时候,突然去世了。”

“真可怜,若冰姐那么小就没了爸爸,”王佳眨巴着眼睛,小声嘟囔。

“这还没完,她的母亲在丈夫死后没几天,把石若冰扔在了当地的孤儿院门口,就离开了她,从此再也没出现过。”

“啊?这么过分!”王佳张大了嘴。

林杰也有些不可思议:“高队,难道石若冰......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高涛摇着头说:“这倒没有,石若冰的父亲在当兵时,有一个生死之交,当时在前线战场的时候,他还替那人挡过子弹,因此落下了残疾。而在战友去世后,那个人就赶去了外地的孤儿院,把石若冰接了回来,住在自己家了,那个人姓许,是我们古琴市人,他退伍后也结了婚,有个儿子,比石若冰大两岁,名叫许炎腾。”

“哦,这就是许炎腾啊,他和若冰姐确实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嘛,”王佳左手抓起一串鸡翅,右手撑着下巴,自言自语。

高涛轻啜一口酒,继续说:“从那时候起,石若冰就开始生活在许家了,而许家的条件也不富裕,同时抚养两个孩子,并不是件容易事,不过这一家子都是良善之人,念着石若冰身世可怜,她的父亲以前在战场上,又救过自家的当家男人的性命,因此对石若冰视如己出,待她非常好,和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而许炎腾对石若冰,也像亲妹子一样,处处维护照顾着她。”

林杰的脸上划过一丝感动,他轻声感叹:“这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的。”

王佳说:“难怪若冰姐从不提她家里的事情,原来她是被领养的孩子,她怕别人知道了这事,会偷偷笑话她。”

“你刚才也说了,人都有藏在心里的秘密,不愿意对外说的那种,”高涛语重心长地关照王佳,“她不肯对你提起这些,你也不能怪她。”

“我当然不会怪她,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朋友啊......在英国读书那几年,若冰姐就那么三四件衣服换着穿,即使很旧了,她还是舍不得买新的,那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家境应该不好的,但我从不会在心里取笑她,我又不是嫌贫爱富那种人。”

林杰看了一眼身边的王佳,这个女孩子不错,三观很正。

高涛继续说:“许炎腾的父亲在战场上也受过伤,几年后生了一场大病,旧伤复发,也去世了,他在临死前,千叮万嘱自己的妻子儿子,一定要善待石若冰,把她好好抚养长大,关照完这件事后,他才闭眼咽了气。而许家母子也确实做到了亡人留下的遗愿,他们对石若冰,还是一如往常的照顾。”

“那后来呢,许炎腾为什么会入狱?”林杰追问。

“入狱?”王佳瞬间就惊呆了:“许炎腾居然坐过牢?妈呀,他到底做了什么?高叔叔,赶紧说下去!”

“别急,先让我吃点东西,”高涛往嘴里塞了几块烤肉,又灌下一大口酒,接着说道:“当家的男人死了,许家本就不算富裕的家庭,从那时起就变得更加拮据了,许母起早贪黑地在纺织厂里上班赚钱,供两个孩子念书,而两个孩子也争气,学习成绩都是极好。”

“后来,许炎腾在高考的时候,分数考得非常高,但他却在收到成绩单的当天,就偷偷把它撕了,又在外面找人做了张假的成绩单,对家里人谎称自己落榜了,以后不想再读大学了,然后他就去外面找工作,开始打工赚钱。”

林杰皱着眉头说:“许炎腾他知道,接下来石若冰也要念大学,如果两个人同时读大学,家里绝对负担不起这两笔巨额开销,所以他才故意这么做的,是不是,高队?”

“是的,就是你说的这样,”高涛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为了打听到这些多年前的往事,市局人事科的同事花了不少时间精力,找了以前许家的那些隔壁邻居,又查了很多档案,才知道了这些背后的故事。”

“这牺牲也太大了吧!”王佳马上叫了起来:“这个许炎腾太不容易了,他这是把自己的大好前程都放弃了呀!高叔叔,后来呢?”

“一开始,家里人还以为许炎腾真的落榜了,而过了两个月,石若冰放暑假在家,某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首都的一所名牌大学打来的,对方问许炎腾为什么不去学校里报到,直到此时,大家才知道了真相。而那时候,为了家里的生活开销,也为了两年后,小妹石若冰的大学学费,许炎腾正顶着烈日,每天在工地上做苦力赚钱。”

一阵剧烈的难受和心酸,突然涌上了两个年轻人的心头,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

高涛看了他们一眼,问道:“还要往下听吗?”

“要听,高叔叔,继续。”

“好,接着说下去......那天,许炎腾的妈妈知道了这件事后,大哭了一场,而石若冰当时在家门口,不顾众多邻居的围观,跪了整整一天,她说如果许炎腾不念大学的话,自己也不会去念,许炎腾劝了她很久,石若冰还是不肯妥协。”

“后来许炎腾有没有去读大学?”林杰问。

“第二天一清早,许炎腾不辞而别,一个人离开了古琴,临走前,给石若冰留下一封信,他说他会去外地打工挣钱,同时叮嘱小妹,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必须好好念书,考上最好的大学,否则,他们兄妹俩这辈子也不会再见面。”

“许炎腾这么做,都是为了这个家,和他的妹妹......”林杰和高涛碰了碰杯子后,猛灌一大杯啤酒,又倒了第二杯,轻轻洒在地上,嘴里说道:“不管许炎腾为什么入狱坐牢,就冲着他做的这件事,我敬他这一杯酒。”

高涛欣慰地看着林杰,小伙子一腔热血,是个性情中人。

王佳手里还抓着一根烤串,眼圈却已经有些泛红。

放下酒杯后,林杰又问道:“高队,许炎腾后来怎么样了?”

高涛说:“许炎腾走了以后,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同时给石若冰写一封信,鼓励她专心读书。而石若冰不但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是极好,她在两年后,高分考取了我们古琴医科大学法医系,直到这时候,许炎腾才回来了,他看到了石若冰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也是激动地不得了。”

林杰问王佳:“石若冰是个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法医专业,这个你知道吗?”

王佳说:“我也问过若冰姐这个问题,她说既然准备读医科,那就必须读难度最高的专业,法医的录取分数确实比其他医科专业要高的多,学习的课程也更多更难......高叔叔,你继续说。”

“后来,石若冰就在古琴医科大学读书了,她的大学学费,也是许炎腾和母亲打工挣来的,而在那一届所有学生里,她的成绩一直是最拔尖的。大学第一年的期末,她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报名参加了英国剑桥大学法医专业的招生考试,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也就是说,她有机会去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念书了。”

“但是石若冰心里也清楚,去英国读书的话,学费开销会更大,因此她就像当年的许炎腾那样,故意隐瞒着不和家里说,而学校里的教授一直很看好石若冰,希望她不要错过这样的机会,但石若冰坚持不肯去,教授就亲自给她家里打电话,希望她的家人能说服她,去英国留学......”

“那她最后去了吗?”王佳马上问。

高涛朝她一瞪眼:“你说她去了没去?”

“当然去了,我问了个傻问题,高叔叔,您请继续说,”王佳红着脸笑了,林杰也是忍俊不禁。

“许炎腾和妈妈知道了这事,就去学校里找石若冰,他们当然希望她可以去英国读书,但一切的转折,也发生在了那时候。”

转折?许炎腾应该就是因为这个转折,才出事坐牢的吧。林杰暗想。

而王佳的心里已经揪成了一团。

“石若冰的漂亮是出了名的,再加上学习成绩好,不止自己所在的大学,其他院校里追她的男生也是不计其数,可她完全不为所动,就一门心思专心读书。在许炎腾和妈妈去找她的那天晚上,有个外校的男生跑到医学院,来找石若冰表白,石若冰当然不会理他,他就恼羞成怒,偷偷尾随着,然后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强行把她拖到了学校的后山。”

“卧槽!”林杰顾不得旁边还坐着女孩子,直接爆了粗口:“高队,后来石若冰有没有吃亏?”

“许炎腾和妈妈没有手机,他们在学校里兜了一大圈,终于在后山找到了石若冰,那时候,那个男生正想要非礼石若冰,而许炎腾看到有人欺负她的小妹,马上和那个人打了起来,他的妈妈上来拉架,却被那男生一脚踢倒,从山坡旁的石头台阶滚了下去,摔在山下的水泥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王佳听到这里,又是一声惊叫。

林杰咬牙切齿:“这种时候,赶快报警啊!”

高涛摇了摇头:“许炎腾要冲下去看自己的妈妈,而对方那个男生估计是杀红了眼,居然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朝着许炎腾身上捅了过去,许炎腾反应快,马上把那人踢倒,和对方又打了起来,而他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儿,力气非常大,再加上妈妈被对方踢下了山坡,生死不明,他心里一时气愤和冲动,抢过那人手上的刀,朝着对方身上,狠狠一刀扎了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无名之骨(一) 第二章:无名之骨(二) 第三章:往事(一) 第四章:往事(二) 第五章:往事(三) 第六章:离去的那个人(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