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魅祸异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绣房开张

第六章 绣房开张

小小鱼水中游 2021-10-07
接下来的时间,家里五个人都有了工作。福柯拿着魅兰莎画得绣房设计图,刺绣工具图等一系列东西出门时,找工匠的任务就交到他了。福柯刚就还说会,怕弄好,结果看了魅兰莎的设计图后,眼睛闪闪发亮,啪啪啪的抢着去干了。他说,大陆上的通常设计图,仅有做为绘他说,大陆上的一般设计图,只有身为绘画者的本人或者同为工匠或建筑师的人才看得懂,其他人嘛,有点在看天书的感觉,现在这个,开始看的时候还觉得挺复杂的,但仔细瞧瞧就会发现非常精细,而且这里是什么,那里干什么的都画的非常清楚,外行人只要有了它也能变成内行。所以,为了过过建筑师的瘾,绣房方面就交给他了。。...

魅祸异世

推荐指数:10分

《魅祸异世》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时间,家里五个人都有了工作。福柯拿着魅兰莎画得绣房设计图,刺绣工具图等一系列东西出门,找工匠的任务就交给他了。福柯刚开始还说不会,怕弄不好,结果看了魅兰莎的设计图后,眼睛发亮,啪啪啪的抢着去干了。

他说,大陆上的一般设计图,只有身为绘画者的本人或者同为工匠或建筑师的人才看得懂,其他人嘛,有点在看天书的感觉,现在这个,开始看的时候还觉得挺复杂的,但仔细瞧瞧就会发现非常精细,而且这里是什么,那里干什么的都画的非常清楚,外行人只要有了它也能变成内行。所以,为了过过建筑师的瘾,绣房方面就交给他了。

莫林貌似是最闲的,最近每天被人请去吃吃喝喝,但认真说起来,他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外交学告诉我们,吃喝也是一门学问。

请他的人有一半以上是应家里女眷的要求。魅兰莎在莫林出门前就想好了,以防莫林介绍的不清楚,就写了一份关于绣房的资料,里面是绣房的简介以及绣品的类型作用等,让莫林带在身边,有女眷问的话就把资料给她看。当然,为了更有说服力,魅兰莎绣了两个带有寿字的荷包分别给莫林和黛拉,它代表着希望他们能长命百岁的愿望,里面还放了香草。这种草不稀有,但贵,一般只有家里有点钱的才用得起。它的功效就在于使人凝神静气,晚上睡觉都能踏实很多。魅兰莎家当然没有喽,但别人有啊,是西摩城主派人送来的,原因嘛,不说大家也知道,他是真的很喜欢那幅月光独角兽,现在除非贵客临门指名要看,不然他都把画藏得严严的,谁都别想看。

没见过绣品的,莫林就可以让那些人看自己贴身戴着的荷包,并且告诉他们这荷包的意思,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消息的传递,而不是荷包的传递),实物广告发挥了它的作用,用势不可挡的魅力征服了N多人的心,让更多的人开始期待绣房的,其中不乏男性。

因为莫林一次无意间和一位有个美满家庭的子爵说道:“虽然刺绣主要是女人做的,但男人想的话也可以学。我想当子女或夫人、爱人收到自己父亲丈夫情人亲手绣的物品时,嘴里也许会说你娘们,但心里肯定甜的不得了,看着绣品就会想起你。我也正在学,想给家里每个人都绣一个,希望她们今后都能平平安安的。”

这位子爵在亚巴可是个出了名的顾家一族,对于自己的妻儿简直是疼到骨子里去了,而莫林刚好也是这类人,所以两人关系非常好,常常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两个只要聚在一起,你就会发现,原来鸭子也可以用来形容男人。而莫林当时就跟他有感而发了这一出,子爵心动了,想跟莫林一起学,某人同意了。子爵的交友圈比较广,他又觉得这是件好事,于是就把这件事和朋友一说,男人学刺绣这一话题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亚巴,接着就有更多的男性想加入进莫林与子爵的这个小团体。

莫林一直认为,男人们更向往的是力量,谁没事会来刺绣,可没想到现在事态发展的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所以,为了避免被冠上‘把整个亚巴男人变成娘娘腔的罪魁祸首’这一称呼,莫林果断的跟他们说,还是回家跟老婆孩子学吧,这样还能促进感情。于是,如愿的他不用陪着一群男人干这细活了,但却有更多人因为他而加入进了刺绣这一行列。

想开始魅兰莎一家刚听莫林说起这件事时,全都笑得差点抽过去,福柯更是拍着莫林的肩膀,直叫‘人才、人才’。

戴纳和黛拉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培养自己的气质。

魅兰莎个人认为一个人的真正魅力主要在于其特有的气质,这种气质对同性和异性都有吸引力。这是一种内在的人格魅力。

气质是指人相对稳定的个性特征、风格以及气度。性格开朗、潇洒大方的人,往往表现出一种聪慧的气质;性格开朗、温文尔雅,多显露出高洁的气质;性格爽直、风格豪放的人,气质多表现为粗犷;性格温和、风度秀丽端庄,气质则表现为恬静……无论聪慧、高洁,还是粗犷、恬静,都能产生一定的美感。相反,刁钻奸滑、孤傲冷僻,或卑劣萎靡的气质,除了使人厌恶以外,绝无美感可言。

在现实生活中,有相当数量的人只注意穿着打扮,并不怎么注意自己的气质是否给人以美感。诚然,美丽的容貌,时髦的服饰,精心的打扮,都能给人以美感。但是这种外表的美总是肤浅而短暂的,如同天上的流云,转瞬即逝。

作为贵族,戴纳和黛拉都接受过贵族式的教育,不管是待人接物还是言行举止,谈吐等都非常到位了,再加上生活的历练,使她们比别的贵族更懂得信任与关心,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信念,那个能让心真正坚强起来的东西。

“信念?”黛拉母女不解的看着自家宝宝,有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对,就是信念。”魅兰莎解释道:“我们要在心里给自己一个信念,让自己能朝着这个信念坚定不移的前进,就算摔倒了,累了也不会后悔。”

就在想到信念这个词时,魅兰莎问过自己,我的信念是什么,可以让我义无反顾往前进的信念是什么?在看到家人时,她知道了,她的信念就是让全家人能够平安幸福。让他们不再为生活担忧,不再为曾经后悔,能够美满的一直走下去。

“有了信念,我们的精神就有了寄托,行动也有了意义,这样的生命体自会燃烧出勇气和希望.一壶装满沙子的***水***成了人们唯一的希望,能喝到壶里的水成了他们最高的信念,于是他们存活了下来.信念不一定要又高又大得只能挂在墙壁上作装饰品,信念往往是一个简单直接的目标,只需做到始终如一,它便成了力量的最高形式,让我们无往不胜,愈挫愈勇。”

看着母亲和外婆,魅兰莎笑着问:“你们有信念了吗?”

看着自家孩子嘴上挂着的坚定的笑容,黛拉和戴纳突然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心里明白,她一定是有了自己的信念。

戴纳上前抱紧魅兰莎,深深的说:“妈妈一直都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现在它就是我的信念。”今天以前的她心里想的是一家人都能平安,但是却没有真正的把它当成一种信念,因为潜意识告诉她,人生有着很多无奈,你越是希望也许摔得越疼。现在不一样了,她心里想的依然是平安,但这已经成为一种信念,她会为了这个信念不断努力的。

“宝宝,外婆也有了哦。”黛拉脸上挂着的也是一抹坚定。

门外,有事回来的福柯和莫林看着里面的三个女人露出了笑容。

可以说,这个精神上有点懒散的五人小家庭从今天开始才真正的有了不顾一切想要守护的东西,那就是心里那个一点也不伟大的小小的心愿:一家人平平安安幸福美满的在一起。

自从那天说完信念以后,整个人就像上了发条的发动机,充满了干劲,这个情况不止魅兰莎一个人,戴纳、黛拉、莫林还有福柯也一样。虽然白天干活有点累,但是一到晚上五人聚集在家休息时,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把当天做过什么事,碰到什么好玩的讲出来,一帮人一起乐呵。这种情况持续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而明天就是绣房开门的时候。黛拉说这家中最幸福的就是莫林,因为经过一个月的吃喝,他的身材明显开始走样了。黛拉放出话来,如果自家老公不把自己恢复成那个玉树凌风的模样,两人就分房睡。吓得莫林立马开始减肥运动。不过魅兰莎怎么看怎么觉得走样了的外公比原来的外公帅多了,把这话跟戴纳他们一说,莫林乐抽了,抱着外孙女直说有眼光,黛拉则说,这孩子今天还没睡醒,汗。

晚上五人早早的就睡下了,等待明天的降临。

第二天,一向没多少人的贵族区与平民区交接处,今天停了很多辆马车(这里有种很像马的魔兽,没有攻击力,就脚程快、力气大,所以一般贵族都用它来代步),最最神奇的是从马车里下来的绝大部分都是女性。从穿着上可以看出,他们都是贵族。一大帮各式各样,气态万千的女性站在一起,刷的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里面最多的当然是男性。而这些贵族明摆着是冲着一家门牌上写着‘女儿坊’三字,又不知道干什么的地方来的。

绣房的事只在贵族之间流传,平民都不知道,所以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的贵族,都有点眼花缭乱了。心里更多的是好奇,他们这些老爷小姐的来这里干什么?说是平民区与贵族区的交接处,更确切的就是这里跟平民区没两样,因为一般的贵族不会想在这里安家落户,觉得有shi身份。

绣房的门一直紧闭着,没有打开的迹象。外面的人慢慢增多,一帮认识的很快就聊了起来,话题最多的当然是关于绣房的事情。

其实在绣房建到一半时魅兰莎就想过,如果人来的太多怎么办,教刺绣的就外婆和妈妈两人,加个自己顶多就三,小姐夫人的加起来整不好有上百,怎么教?虽然建秀房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找事做,但既然已经开了绣房,那就要把刺绣这一技艺好好地发扬广大,决不能秉着赚钱的目的而胡搞瞎搞。学的人太多,教的人又太少,这样出来的效果肯定有差。为了这个问题她头那个大,总不能对些一些人说,喂,你不用来了。汗,没开门就先得罪人,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安生了。

后来戴纳告诉魅兰莎,说刺绣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刚开始大家会图个新鲜来参加,但过一段时间肯定会有一半甚至更多的人不来了,那样人不就少了。

听了以后魅兰莎那个激动,想问题想得太深,反而把它最表面的忘了。在没有兴趣的前提下很少有人能专注的做一件事,这些人新鲜劲一过,走的肯定有,那剩下的才是真正适合学刺绣的。到时候如果剩下的那批人想学,就把包括蜀绣锦绣之类的绣法也教给她们。

在太阳离地平线45度的时候,女儿坊的门终于缓缓的打开了。门对面站着三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两个女人外加一个女孩。两个女人长得非常相似,一看就是母女,金色的波浪卷头发用一根头绳简单的扎起来放在脑后,她们的眼睛是天蓝色的,里面闪动着一样的光芒(你可以理解为¥¥的眼神),容貌端庄秀美,姿态优雅,光往那一站,仿佛就有无数的光芒笼罩在她们身上,让人不敢亵du。

旁边的那个小女孩张得很奇怪(--!),一头黑黑的长发扎成小辫柔顺的披在背后,长发的光泽比任何丝绸还要光亮。一双神秘而又充满魔力的黑色眼睛镶在小脸上,如果你专注与她的眼睛,好像整个灵魂都要被吸进去。真想看看她的长相,可惜小女孩蒙着面纱,把一切探索的目光挡在了外面。

三人看到了门外的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欢迎光临。”刹那间,喜悦感染了所有人。

……

对新事物好事的贵族们进了屋子以后左看右看,看到绣房的格局与布置,都赞叹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魅兰莎心里那个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房间的东方格局和西大陆的西方格局完全不一样,在西方大部分的布置讲究的是实用,围绕着的是张扬。而绣房给人的是一种内敛、秀雅、静的感觉。风格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再加上为了凸显这里的古典气息,魅兰莎还把院子扩大了,专门叫人建了亭台楼阁,小道上铺了和鹅卵石差不多的石头,周围种满了花花草草,还有一个小湖,湖里长着荷花。要问荷花哪里来的?呵呵,没有荷花荷叶的湖总感觉少了什么,我就拿了点这里某种植物的种子稍稍改了一下,就变成了类似于荷花,能在水上生长的植物。想给这植物取个好听的名字,想来想去没想出什么名堂来,最后决定,还是叫荷花吧。

从院落外面看还觉得很正常,看惯了自家环境的人一进入这里,视觉神经立马受到强烈冲击。这使得他们在观看之际而会产生别样的念头,不知道可不可以把自家也布置成这样?想法伴随的通常是行动,于是,很快外公周围就被围个水泄不通了。

“这里真漂亮,我们以后就要在这学刺绣吗?”城主的夫人海伦•威尔好奇的问戴纳。

“是的,我们以后就在这里。”戴纳微笑着回道。

海伦把整个房子里里外外的看了个遍,最后目光停留在了魅兰莎身上。

看着她发亮的眼睛,魅兰莎那个汗,貌似她很正常(也只有他们一家这么认为),没什么好看的吧?

“她就是你家的那朵黑之花吧,为什么要蒙着脸呢?”海伦摸着魅兰莎的头,对戴纳说道。

“那个呀,恩,我家魅兰莎的脸不方便见人.。”戴纳很烦恼,总不能跟她说自家宝贝长得太妖媚了,不想让人轻易见到她的脸,怕出事吧。

海伦捂着嘴,看戴纳的表情,再看看魅兰莎,脑袋里电光一闪,明白了。这孩子黑发黑眼已经是怪事,说不定还是什么诅咒,那她的脸想必是有什么缺陷。叹了口气,这孩子太可怜了,还这么小就没有父亲的疼爱,脸又不能见人,将来可怎么办?

看着小小的魅兰莎,海伦的母爱被激发了。张开手抱住眼前的小小人儿,温柔道:“小魅兰莎,阿姨喜欢你,以后你就做阿姨的干女儿吧。”

魅兰莎和戴纳两在听了这话以后石化了,不就跟你说不方便见人吗?有必要这样?这位城主夫人的思想跳跃的幅度太大了,她们跟不上。看着这位海伦阿姨脸上的疼惜和同情,魅兰莎抽,明白了,她一定是想歪了。不过想歪了也有想歪了的好处,以后有人问为什么蒙着脸的话就说自己长的见不得人。嘎嘎,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好,而且海伦夫人可是亚巴的城主夫人呢,有她罩着,谁敢找他们一家的麻烦。

魅兰莎双手抱紧海伦夫人的腿(想抱腰的,可是够不着),双眼水汪汪的望着她,用超卡哇伊的声音叫了声:“干妈。”虽然现在有点利用你的感觉,但她发誓,只要她是真心对他们好,她也会真心对她的。

海伦一听魅兰莎这么叫,整颗心都飞起来了,紧了紧坏抱住某人的手,两人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场母女情。海伦心里那个喜,很早以前她就想要个可爱的女儿了,可是不知道咋的生下来的都是儿子,现在认得这个虽然很想象中的有点差异,但也是女儿,会好好对她的。

戴纳站在旁边淡淡的笑着,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眼角在一抽一抽的,这两人现在是母女情深,那她这个正统妈妈算什么。

等魅兰莎和城主夫人(--!现在就叫上了)亲热完分开后,戴纳从背后环着自家女儿对海伦说:“海伦夫人您说笑了,当你的女儿也就是城主大人的女儿,我家魅兰莎怕是没这个资格,况且,认女儿的话您不是先得和城主商量一下?”

魅兰莎一听也是,刚才只想着认干妈,别的都没考虑,人家城主不想要这女儿的话一切都是废话。

海伦夫人笑嘻嘻的对戴纳说:“没事,我想认个女儿他是不会干预的,更何况至从你给他绣了那幅月光独角兽后,现在就算认你当女儿她也会同意的。”

看着笑得很HIGH的海伦夫人,一排长长的黑线爬上了魅兰莎和戴纳的脑袋,这也太夸张了吧,貌似海伦夫人只比戴纳大8岁,要真是认了戴纳当女儿,外人还不知道要说什么闲话。

刚好城主大人今天也来参加绣房,海伦乐呵呵的跑过去把处在人群正中央的城主大人给拉了过来,然后指着魅兰莎把收女儿的事一说,结果人家城主眼睛一眯就答应了。还直说自家夫人有眼光。

看着城主大人快眯成一条线了的眼睛,魅兰莎咋觉得有点浑身发凉呢。

此时威尔城主的心声:小丫头现在还小,再过一阵子就能把她母亲的刺绣本领都学过来,那有了这个干女儿,不久等于我有了N张月光独角兽了吗?到时候(威尔家族人多,主家每人一幅也得需要几百来幅)……嘎嘎嘎嘎。再说,就算魅兰莎不会,她母亲和外婆肯定会,有了魅兰莎就算是半个亲人了,她们总不好推辞我想要绣品这样的小小要求吧。

对于精明的威尔城主来说,小小的绣品不光能给他带来心灵上的震撼,更多的是物质上的改变。威尔家族对独角兽有着特殊的情结,只要给王城本家的人献上几幅如同月光独角兽这样的画,那他的未来就能过的更舒服了。

某人此时心里的想法魅兰莎是不知道,因为根本没想过这个绣品对某人来说会有这么大的潜在价值,只能说是小瞧了威尔家对于独角兽的钟爱。不过知道的话魅兰莎就肯定得吐三升血,丫的,算盘打得太精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请看这里 第二章 长大了 第三章 出门 第四章 莫罗 第五章 永远在一起 第六章 绣房开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