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喜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晾

第五章 晾

琴律 2021-10-08 15:31:43
车行几日,第四日太阳初升之时,这一行车驾到了大周国都城——幽州城。正逢五月,春草芳碧,鸟语花香,太阳初升散发出的澄光弥漫,让这一切看出来如诗画般的享受。车驾停下来,侯府侍卫首领魏海与林政孝拿了通牒文书到城门处登记,林夕落悄悄地撩开轿帘,那耸立青墙时值四月,春草芳碧,鸟语花香,太阳初升散发的澄光笼罩,让这一切看起来如诗画般的享受。。...

喜嫁

推荐指数:10分

《喜嫁》在线阅读

车行两日,第三日太阳初升之时,这一行车驾到了大周国都城——幽州城。

时值四月,春草芳碧,鸟语花香,太阳初升散发的澄光笼罩,让这一切看起来如诗画般的享受。

车驾停下,侯府侍卫首领魏海与林政孝拿了通牒文书到城门处登记,林夕落悄悄撩起轿帘,那高耸青墙城门映入眼中,即使高高仰头也不能见其全貌,着实让林夕落有惊叹之感。

心中只有唐宋元明的历史印迹,路途的乡野小径恬静和美,林夕落虽愿眺望但未对大周国有探奇之心,可目见幽州城门处的威严、雄伟、恢弘,她的心逐为正视起来。

不让噩梦成真是目的,但这连续多日的生活,让林夕落断定她要活在这里,目光不应浅薄,所有的一切,她要铭记于心。

林天诩也揣着好奇,跟着林夕落一起往外看,圆瞪着眼,长大着嘴,直至口水滴答下来,才连忙闭上,“大姐,这城门好高。”

“快撂下帘子,小心被你爹骂。”

胡氏看到二人的动作,急忙阻拦,行进路上端看外面景色便罢,如今进了幽州城,该守的规矩不能丢下。

兴趣被阻,林天诩嘟着嘴,林夕落倒不觉失望,心底忽然想:林府会是什么模样?

林政孝从城门处归来,胡氏下车悄悄的问:“泊言可是来了?”

“他本一直等候在此,但忽然接了紧急事务……”林政孝说到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夕落,待见她无半点儿反应,才催促胡氏上车,“我们先回林府,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别让大家久等。”

胡氏点了头,上车后则开始再次检查自己与林夕落、林天诩的着装,又拿了事先准备好的礼册,挑选着查看是否有差漏……

林夕落心里对李泊言未出现并无反应,见不着此人她更高兴,她才十四不足十五岁的孩子,本就不会去想婚事;再则那噩梦中的情景……如若梦中所嫁之人就是这李泊言,她毁了这份婚约,是不是就不会再有嫁衣遇刺的事发生?

思绪纷飞,林夕落耳边听着胡氏喋喋不休的嘱咐,听着幽州城内热闹的喧嚣声响,这一路又行了大半个时辰,才到了林家府邸。

林家府邸大门紧闭,连一个迎门小厮都瞧不见,林政孝脸上的喜色荡然无存。

胡氏坐在马车上,惊愕过后便是气愤骂道:“定是那老婆子又出什么花招。”

林夕落不明其中的弯弯绕绕,但之前则知林政孝派人前来通禀,如今别说迎接的下人,连个耗子都没见着影,这显然不那么顺当。林夕落不多插言,只是静静的等候,林政孝此时心急火燎,对此等状况面红耳赤,看了一眼随同护送的侯府侍卫,他不免硬着头皮上前敲门。

如若寻常他走个侧门便罢,可今日有侯府侍卫相送,更有侯府侍卫首领陪同,让他们跟随至侧门实在不合规矩。

“硁、硁、硁,来人啊,还不快快开门。”林政孝手僵言轻,一连敲了几次都无人应答。

胡氏憋气满脸通红,却只能忍着气骂着林府的人,“提前就派人送了信,居然还给这样的难堪,太过分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林天诩在一旁傻看着,不敢开口说话,林夕落看着林政孝的背影,本是挺直的脊背逐渐的弯下来,对林政孝这守礼法、遵规矩的人来说,这番冷落足以扼杀他的自尊。

如若那位二品左都御史的祖父不在府中,还说得过去,如若在……林夕落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在府中,起码是位二品大员,坟包子上也得挂个帘子遮丑,不至于如此不顾脸面。

林夕落叹口气,挂上面纱下了马车,胡氏惊愕叫她回来,她只做未听见一般。

快步上前,林夕落一边扶着林政孝往回走,一边大声的道:

“父亲莫急,兴许是来送信的人出了意外,这府中七年未归,连门房的下人胆子都大到这个份儿上,过门不瞧、敲门不应,可恶至极,定要禀明祖父好生责罚,依照林家家规定责二十大板,祖父乃当朝左都御史,又曾在刑部当职,理应重罚加倍,正好四十大板撵出林府,父亲莫要仁慈,这当差的绝不能饶,否则不单丢了祖父他老人家的颜面,林家大族也是跟着丢脸。”

林政孝本就心急火燎,忽听林夕落这番言辞眼睛瞪大硕圆,可还未等回话,便听一阵急促脚步声响,随即林府大门开启,出来一溜迎接的下人……

首位之人乃是林府的一个小总管,喘着粗气跑到林政孝跟前拱手作揖:

“七老爷归来,奴才们迎迟了,林大总管今日随同老爷出府未在,二姨太太派了奴才前来迎您,送信儿的奴才刚说完话,奴才就往这方赶来,孰料还是晚了,七老爷莫怪罪。”

撂下此话,小总管又朝着那侯府侍卫首领魏海作个揖,“给您赔罪了!”

“无妨无妨。”魏海回了礼依旧站在一旁,可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林夕落一眼……

林夕落余光睹见,只当不知,林政孝心中似是有些明白,可还顾不上与林夕落好生交谈,只得紧了面容,打量那总管半晌,开口责道:

“肖总管,派来的下人两日前就启程了,怎会如今才到?行事如此慢,实在不应该啊。”林政孝这话无疑是在给自己寻个台阶,往常作罢,如今还有侯府侍卫在此,纵使给老爷子正名,也是应当责骂两句。

可林政孝有这份肚量,这位肖总管却无这番胸襟,直言道:

“七老爷莫怪,往常您都是走西门的,奴才脑袋浑了,忘记了有侯府侍卫相送便奔着西边去了,这才晚了些功夫。”

林政孝的脸色瞬间铁青,哆嗦着手再骂不出半句,这肖总管无非就是在说他官不足五品又乃庶子,没有行正门的身份,可这话当着外府人说出不单让他没了颜面,更是反驳不了半句!

肖总管脸上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让林夕落皱了眉,一个小总管、且不是府中大总管就敢对林政孝反唇相讥,何况还有外人在此?如若是寻常林政孝与胡氏在林府会有什么待遇?

林夕落面无表情,但心中极其愤懑。

这是她刚刚融入的家庭,这是她已从心底承认的父亲、母亲,就这么忍气吞声的看着?

林夕落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胡氏与林天诩所在的马车……

她六岁的弟弟兴高采烈的来到幽州都城便遇上父母被下人所欺,他可还能读得下去“人之初、性本善”这几个字?还能读得下去“男效才良”这几个字?

转回身,林夕落迈步上前,林政孝本就僵持的气恼不言,忽见林夕落走过来眉头皱的更紧,这时可轮不到女眷出面,何况还是他的女儿?

未等林政孝说话,林夕落却先开了口:

“肖总管,今日正门当职的下人是哪几个?”

林夕落这突然问话,倒是让肖总管肖金杰愣了!

怔愣的打量了林夕落两眼,林夕落却一巴掌就甩了上去,“啪”的一声,狠狠抽在肖金杰脸上!

所有人愣在原地,眼睛不眨的看着她。

肖金杰捂着脸目瞪口呆,有要生气的架势,却还得忍着,林政孝则咬了舌头,抿着口中血腥,眼珠子快瞪了出来……这,这可是他的女儿夕落?

魏海在一旁眉头微皱,那目光显然也对林夕落的举动很是惊诧,可惊诧过后更断定在此停留的心……这可是林府的热闹,纵使回去晚些,但把这事讲给魏大人听听也算是个乐子了吧?

林夕落盯着肖金杰,丝毫不掩满脸的厌恶指责道:“看什么?轮得着你直视的看本姑娘?亲自打你,是本姑娘赏你的脸面。”

肖金杰倒抽口冷气,目光则看着林政孝,林政孝下意识的言道:“这是我的女儿,族里行九,叫九姑娘。”

“九姑娘。”肖金杰咬着牙根儿念出这几个字,本是有话欲接,却被林夕落打断:“我在问你的话,你要是不想再挨巴掌就痛痛快快的回答,当总管的连这些规矩道理都不懂?嗯?”

林夕落最后一字拖长,规矩的大帽子扣下肖金杰只得硬把气咽了肚子里,如今有侯府的侍卫首领在,他也知自己的身份不可太过逾越……朝后摆手,立马有两个小厮跑着上前,肖金杰捂着腮帮子不说话,可皱紧的眉、阴狠的目光都透着他的不满。

林政孝有些犹豫,目光直看着林夕落,林夕落却根本不转头,林政孝摊手无策,顾忌颜面,只得拱手向侯府的侍卫首领道:

“谢过尔等护送,改日定到侯府给魏大人道谢……”终归是林府的事,打发走外人,怎么闹都不丢面子吧?大不了他再被父亲骂上几句罚一日跪,也好过在此丢人现眼。

可林政孝这么想,魏海却接连摆手,“魏大人吩咐了,定要护送林大人一家进府,不急,不急。”

林政孝噎住,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说话,而此时就听林夕落在其身后指着那俩小厮言道:

“纵使是肖总管走错了门,你们二人却连正门都不守,敲门都听不到?你们的耳朵是做什么的?是聋子吗?自家门里犯错十个板子,门外犯错二十个板子,祖父礼孝为先,重罚一倍,就是四十个板子,肖总管,你遣人来罚吧!”

这话说出,可吓坏了那跪地的两个小厮,未向林夕落求饶,也未向林政孝道歉,直接拽着肖总管的衣角嚷道:

“肖总管,您得说说话啊,这怎么、怎么就挨打了?”

肖总管瞪眼看着林政孝、又看了看林夕落,压着声音道:“九姑娘,府中之事可轮不到您插手!”

“我不是在为自个儿出气,是在为祖父正名,难不成他老人家一辈子的英名、林家几代人的荣耀就毁在这两个奴才手里?”林夕落的话音越说越重,让肖总管心里一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梦 第二章 礼 第三章 融 第四章 遇 第五章 晾 第六章 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