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有仇没谈好

第三章 有仇没谈好

林宸岚 2021-10-10 07:18:51
星吧山脉,是个仙灵之地,星吧派与上清仙门鼎足而立此处,隔山而望,也就隔著一条星吧河。大陆上的修佛之人都不晓得此处。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论修道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但是为人高冷孤僻,人情世故上没有任何天赋。。...

摘星山脉,是个仙灵之地,摘星派与上清仙门并立此处,隔山而望,也就隔着一条摘星河。大陆上的修行之人都晓得此处。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论修道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但是为人高冷孤僻,人情世故上没有任何天赋。

昨日傍晚吃过饭,看着慕夏的晚霞,白迢月感觉自己的修为到了辟谷瓶颈甚是烦躁,就去摘星河边准备散散心,不巧,狭路相逢摘星派的三个弟子,炼金堂的苏季,身后跟着万剑堂的刑霄霄和温云墨。

本就是偶遇,没什么阴谋诡计,身体互换也是机缘巧合。

白迢月和苏季一分析,或许都跟二人修为到了瓶颈有关系,白迢月即将步入金丹行列,她这个年纪,不说是天才也是距离天才差一天的事情。

而苏季不用说,炼金堂中的佼佼者,如今困在高级图纸中,就差一个契机。

二人都优秀,都惆怅。

白迢月说:“找掌门吧,我听闻当年有记载,师尊在合道前,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高大的树荫之下,白迢月负手而立,冷静而沉稳,反观苏季则是懒懒的坐在石头上,毫无形象的扒拉着自己的衣领子,伸手一直抓脖子。

白迢月立刻瞪了他一眼,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抓住他的手腕,“你干什么?”

“热!昨晚我在住所外坐了一晚上,蚊虫咬我,脖子上被咬了好几个包。现在还痒。”只是被白迢月抓着手,苏季没乱动了。

在外面坐一晚上?

“没找到我的住所?昨天不是提剑送你回去的吗?”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问问你,昨晚上和刑霄霄三人同睡一屋,有什么感想?”苏季抬起那张娇俏的脸蛋,玩味笑着。

此举立刻遭到白迢月的怒骂,她狠狠甩开手,“又不是睡在一个床上,眼睛一闭又有什么感想?倒是你,如花美眷在前,怎么没下去手?”

苏季笑说:“你这娇柔的身体可比她们那三个好看多了,我一个人在外面欣赏去了。”

“还真是个龌龊下流之辈!”白迢月心里堵得慌,但是看着眼前自己那张脸蛋,她下不去手!要不然早打死他了!

不生气,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先换回来。

时间不多,她可没功夫在这跟他瞎胡闹。

白迢月冷着脸说道:“去上清仙门,赶紧处理好这事情。”

苏季双手抻着,懒散的坐着,他稍微正经一些说:“白迢月,冷静一些,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还是自己想办法换回来比较好。如果是远在天边的人,换了身体也就换了,如今这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众人皆知,咱们两个在这大陆上算是名声鹊起,脸面尽失了,下半辈子……”

苏季说着,摸了一把自己的胸,这动作快把白迢月气炸了。

“把你手放下!懂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

“脾气别这么暴躁,其实我昨天出去,主要是她们太丑,看不下去。一个个睡觉乱动不安分,嘴巴也聒噪烦人。”

这……算是什么解释?

白迢月微微一愣,难道说苏季还洁身自好了?

苏季直言说:“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下流,一般人我也是看不上眼的。”

“别解释了,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苏季笑说:“是,你现在特别清楚,我身材还不错吧?”

眼看白迢月要暴走,苏季赶紧轻咳一声说:“这样,昨天的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姿势,咱们试试,说不定就换回来了。到时候再怎么秋后算账,我都接着。”

白迢月是个尤为冷静理智的人,重中之重是在于怎么换回来,苏季也许说的也没错。

“我也曾在书上有所见闻,不如试试?”

苏季点了点头又说:“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如果我们两个人又昏过去,没人捞上来怎么办?”

白迢月说:“那,叫上刑霄霄?就说咱们两个人还是心中有仇没谈好,准备约架。”

苏季一拍手,“好!”

事情也就这么决定了。但是情绪上头的白迢月越看眼前的人,心里头是越不顺眼。跟谁换不好,为什么偏偏是眼前这个品德败坏的无赖?他除了有一手傲人的炼金本事,傲人的家世背景,他还有什么?

苏季偷偷看了白迢月一眼,这生气的脸蛋,也挺帅的。

他低头看看现在的身体,实话实说,白迢月挺漂亮,确实比她屋里那三个漂亮,就只是脾气太差,人缘不好,如果她能多笑笑,温柔一点,岂不是遍地追求者?

知——了——知——了蝉鸣之音让苏季回过神来,但也是懒懒的抬头。

白迢月看他这个样子,冷声提醒说:“你一会回去,呆在自己住所里,你挺直腰板,少说话,不要和别人搭腔,不要被人察觉出来。”

苏季懒懒的起身,何须在意这表面文章?不过树靠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倒也是没说错。

想想印象里的白迢月,总是给人一种高贵圣洁,孤傲冷僻,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但是一张口,说出来的话就犹如菜市场当中那些大娘们为买菜的几文而斤斤计较的刻薄模样。

“想什么呢?”

清冷的声音让苏季回过神来,他嬉皮笑脸说:“你一点不像我,没人情味,说话时笑一笑,还是有两分相似的,要把我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模样笑出来。”

“知道了,我尽量躺屋里,装病谁也不见,不会露出马脚的。”白迢月放缓了声调,现在都依着!

白迢月心中很不耐烦,不想与苏季再墨迹,她摆手说:“行了,都回去吧,要不然别人该起疑了。”

转过身,白迢月抬起了脚大步往前走,但是苏季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她是学不像一分的,而旁人也只当她是伤了子孙根满脸愁苦,怎么也想不到身体互换上。

但苏季扯着那罗裙就惨了,又不能提着裙摆走,咱答应了就不能败坏白迢月的名声,他尽量走慢一点,但是踉跄这两步也就要栽跟头了!

这要是摔个正当头,这脸不得毁容?

“小心!”白迢月倒是眼疾手快,反手一捞,就把人捞到了怀中,苏季踩着裙摆扑着身子,这矮了好半截抬起的头,直勾勾的眼神就这么盯着白迢月。

好一出……英雄救美。

摘星派的每一条路苏季熟得不能再熟,他带头,刑霄霄还能跟得上?半路就被打了回来。

“你说,白傻子会不会迷惑咱们苏季?苏季虽然说可能坐怀不乱,但是昨天我还瞧着白傻子勾引苏季,苏季的笑容那叫一个怀春的模样。想想我都瘆得慌。”

这厢,刑霄霄在这苦思冥想。盛夏的炎热都让他后背生寒,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温云墨细声说:“偏见了,我觉得白迢月肯来帮咱们,说明她生性善良。”

“你眼睛可不能瞎!不过你瞎了就算了,苏季不能瞎!不行,我过去瞧瞧。”

这追过来一瞧不打紧,就看见苏季抱着白傻子,白傻子那深情款款的模样,可不能叫苏季沦陷了!

他大呵一声,“白傻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从勾栏院刚出来呢,怎么在这伺候人?”

苏季哑口无言,却怒火丛生望着刑霄霄。

白迢月不想言语,也是满眼怒意看着刑霄霄。

刑霄霄一个激灵,这两个人,怎么回事?怎么看他都生气的样子,这苏季,莫不是真陷进去了?

“放开放开!干什么呢?”刑霄霄一把推开苏季,拦在白迢月面前,小鸡护犊子般警告苏季,“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就算你一丝不挂了,苏季也看不上你!”

“你放心,就算我一丝不挂了,白迢月也看不上我。”白迢月伸手拍在了刑霄霄的肩膀了,这话气得刑霄霄直言,“你脑子进水了?”

“对,就是进水了。”白迢月说。

苏季:“……”

你们?刑霄霄惊恐的神色望着苏季与白迢月,“苏季,白傻子有什么好?你以前说白迢月不容易,不要找她麻烦,你说是同情心泛滥,我还笑话你娘们唧唧的,可现如今你怎么……怎么回事?”

“是吗?”白迢月瞧了苏季一眼,这人还能为她说话?

“我先回去了。”苏季说。

白迢月点了点头,“好,你先回去。”

目送苏季要走,刑霄霄还想抬手暗算他!温云墨挡了一步在跟前,轻咳一声,“不要胡言乱语,少说两句。”

白迢月回过神来仔细说:“刑霄霄,回去,我跟你说个事。”

“你到底什么意思?哦,我知道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握着白傻子的把柄,还说白傻子看不上你,可是我却看见白傻子在那勾引你。你们之间怎么了?如此之怪!”

他们之间能如何?无非是水火不容。

说起约架一事,刑霄霄算是放心了。

温云墨也奇怪刑霄霄怎么又正常了,又瞧着二人傍晚偷偷溜出去,他也跟了过去。

刑霄霄自告奋勇替‘弱不经风’的苏季上场,虽然刑霄霄心里也犯嘀咕,自己不一定打得过白迢月,所以他信了白迢月说悄悄解决,别惊动执法堂,所以没叫钱暮雨和温云墨过来瞧热闹。

所以白天刑霄霄看见白迢月扶着苏季的那一幕,是因为当时两人险些打起来。这么解释也挺合理。

上清仙门,苏季躲在住所里,可是这耳朵没闲着。

听说白迢月还撒谎帮苏季一把,同住所的人,云诺,立刻嘲讽她。

“白迢月,你莫不是一穷二白的还妄想攀龙附凤?在摘星派勾搭苏季,真是厉害。”

苏季深深知道,两个宗门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这些八卦的耳朵,说出来的话更是变了味。

他想了想怎么也解释一句,“我白迢月不喜欢苏季,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他。”

倒也不是苏季为白迢月的名声着想,而是他要娶妻肯定娶个贤妻良母,而这四个字,白迢月是一个字都不搭边。

“你解释什么,反正配不上苏季,他也肯定看不上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她在霍霍我 第二章 别认错了人 第三章 有仇没谈好 第四章 她擅长忽悠 第五章 你可别冲动!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