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念春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认罚

第二章 认罚

寻找失落的爱情 2021-10-12
昨天发了新书,很多朋友都来捧场留言,非常感谢。尤其要感谢书友危鸾和Sonia220,看到熟悉的老读者,小情真的很开心~O(∩_∩)O~从今天起,每天八点准时更新,新书期一更~若是留言推荐点...

念春归

推荐指数:10分

《念春归》在线阅读

昨天发了新书,很多朋友都来捧场留言,非常感谢。尤其要感谢书友危鸾和Sonia220,看到熟悉的老读者,小情真的很开心~O(∩_∩)O~

从今天起,每天八点准时更新,新书期一更~若是留言推荐点击打赏给力的话,会有加更,大家记得收藏以后,每天都来踩一踩。新书需要大家多支持,鞠躬感谢~

----------------

张氏一惊,顾不得擦眼泪,忙转身道:“念春,你说什么傻话,这事怎么能都怪你。元春那丫头最擅长装模作样。肯定是她故意设计陷害你!”

边说边焦急的连连冲女儿使眼色。

这个时候推脱还来不及,怎么能傻乎乎的什么都承认?

一向机灵伶俐的女儿,这一次却没领会她的意思,恳切的看着慕正善:“爹,女儿知错了。我不该和大姐争吵,更不该一气之下就冲动的推了大姐一把。虽然不是成心想让大姐落水,可大错已经铸成了,我难辞其咎。还请爹责罚,我绝没有半个字怨言!”

说着,慕念春的眼眶已经红了,一脸的自责和懊悔。

慕正善满脸的怒意稍缓:“你能知错,总算不是无可救药。我就罚你在祠堂里跪上三天,好好的反省......”

张氏倒抽一口凉气,急急的打断慕正善:“老爷,念春头上受了伤,身子虚弱的很。再跪上三天哪能吃得消。”

慕正善面色一冷,语气强硬:“吃不消也得老老实实的跪上三天!”

眼看着张氏又要重施故技的闹腾,慕念春立刻抢着应下了:“一切都听爹的吩咐。”

慕正善余怒未消,并未动容,冷冷的说道:“若是元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慕念春眼圈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边哭边自责:“若是大姐出了什么事,不用爹责罚,女儿甘愿用命相抵......”

十二岁的少女眉眼尚未完全长开,苍白秀美的脸上满是泪痕,流露出娇怯不胜风雨的楚楚可怜。

慕正善到底不是铁石心肠,见女儿是真心的悔过,心里顿时软了几分。

石竹匆匆的跑了进来,神色气闷的低声禀报:“太太,奴婢去找王大夫,可王大夫却说了,大小姐落了水昏迷不醒,他得在大小姐身边守着。没时间来给小姐看诊......”

好一个见风使舵的王大夫!

张氏气的脸都白了,正要张口骂人。

慕正善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吩咐的。念春头上不过是点小伤,看不看都不打紧。元春落水之后一直昏迷未醒,身边少不了人照顾。”

张氏忿忿的涨红了脸,眼睛几乎快喷出火星来:“老爷也太偏心了吧!元春又不是瓷做的,哪有这么娇贵。王大夫既然看过了,说明她没什么大碍,就该来给念春看诊才是。伤在头上怎么就不要紧了,万一落个头痛的后遗症怎么办?”

慕正善被噎了一下,面色有些难看,扔下一句“无理取闹”拂袖而去。

张氏被气的全身晃了一晃,差点当场晕厥。

一只微凉柔软的小手及时的握住了她的手:“娘,你没事吧!”

张氏一低头,正好迎上慕念春的眼眸。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里此时蕴满了担忧和急切。

张氏心里一暖,旋即鼻子微酸:“你爹也太狠心了,怎么忍心罚你这么重。那祠堂里寒气重,要整整跪上三天,你这么弱的身子哪能吃得消。不大病一场才是怪事......”

说着,眼泪涌出了眼眶。

慕念春却没像往日一样使性子哭闹,神色十分平静:“娘,这次确实是我不对。爹罚我跪三天祠堂也是应该的。我能撑过来的,你不用为我担心。”

前世慕正善不仅罚她跪祠堂,还让她禁足两个月。这一世她认错态度良好,慕正善对她的处罚也轻了不少。只是跪三天祠堂而已,对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慕念春的反应实在是太平静了。

张氏忘了擦眼泪,愣愣的看着她。眼前这张略显稚嫩的俏脸明明如此熟悉,却又有些奇异的陌生。

慕念春性子天真娇憨,遇事惯爱哭闹撒娇。说话做事何曾像现在这样进退有度?

再想到她之前的反应,张氏心里愈发疑惑。

慕念春没有回避张氏的目光,轻轻的说道:“娘,大姐落水的事情,罗家很快就会知道了。肯定很快就会闹上门来。我若是不认罚,到了那个时候,爹碍于罗家的颜面会惩罚的更重。”

这是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抢着认错认罚。

罗家是慕元春的舅家。以罗家人护短的性子,知道慕元春落水,不上门闹腾才是怪事。

与其等着被罗家人当面斥责,不如抢先一步认错认罚。这么一来,等罗家人上门了,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张氏想通了之后,顿时释然,忍不住叹道:“你想的倒是周全,我一时没顾及这些。刚才和你爹又吵又闹的......”

气头一过,张氏已经有了几分悔意。

夫妻争执本是寻常事,可其中牵扯到了已故原配的嫡女,就没那么简单了。若是被慕正善认定了自己这个继室心胸狭窄不容人,定会心生隔阂。

慕念春微微一笑,安抚道:“娘是为了护着我,所以才会爹争吵。爹在气头上,心里不免恼怒。等过了这一阵子,娘放下身段给爹道个歉,爹自然就不会再生气了。”

张氏已经冷静了下来,闻言仔细思忖片刻,不由得点了点头。

此时张氏再看女儿,只觉得懂事又乖巧。之前的些许疑惑早被抛在了脑后,欣慰的叹道:“念春,你长大了,也懂事了!可惜娘没用,护不住你......”

慕念春鼻子微酸,像当年一样扑进张氏怀里。熟悉的温暖气息瞬间将她包围。

她近乎贪婪的汲取着这份温暖,在心中暗暗立誓。

从现在起,她要守护自己的亲人,绝不让他们重蹈前世的覆辙。

慕元春,有我在,你休想再算计伤害他们!

......

慕家的祠堂终年有人打扫,祖宗的牌位被擦的干干净净,供着香案的桌子古朴厚重。

每逢过年过节或是家中有重大的事情时,才会开祠堂。平日里大多锁着门,因此总有几分阴沉的感觉。

一抬头,触目所及的就是一排排灵位,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见了也有些发憷。

慕念春直直的跪在那儿,不过片刻功夫,膝盖就隐隐作痛。

张氏迟迟不肯走,站着一旁直掉眼泪,又命人拿了一个蒲团来。

慕念春没要这个蒲团:“娘,你一直在这陪我,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弟弟午睡肯定醒了,这个时候肯定在闹腾着找你呢!”

五岁的慕长枫几乎是张氏的命根子,一提到他,张氏果然让步了。

“你时不时的动一动,不然膝盖会受伤。我晚上给你送吃的来。”张氏低声叮嘱了几句,终于狠狠心走了。

丫鬟石竹不肯走,她没资格进祠堂,就在祠堂外面跪下了:“小姐,奴婢陪着你一起跪着。”

慕念春心里一颤,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深宫十年,石竹一直沉默而忠心的陪伴在自己身边。在她决定赴死的那一天,石竹也是这样固执的说了句:“小姐一个人到了地下寂寞,奴婢陪着你一起去。”

然后,石竹喝下了她亲手做的鱼肉粥,平静安详的死去。

她甚至不能为石竹落一滴眼泪,逼着自己若无其事的微笑,细心的整理好食盒,然后从容走进了福宁殿。

同生共死,这样的情意她无以为报。

幸好她重新醒来了。这一生,她不会再让自己落的前世那样的凄惨结局,忠心的石竹也该有幸福美好的未来。

石竹跪的直直的,就像祠堂里的慕念春一样。主仆两个一动不动的跪了许久,就像两尊石像。

过了许久,慕念春悄然挪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腿,然后回头小声吩咐:“石竹,你别一直跪着不动,膝盖会受伤的。”或许是因为有人陪伴着自己的缘故,一直跪着的痛楚似乎减轻了不少。

石竹嗯了一声,迅速的挪动了一下膝盖。

时间在寂静中一点一点的流逝。祠堂外忽的响起了脚步声。

慕念春没有动,依旧跪的笔直,微微垂着的眼眸里迅速的闪过一丝了然的冷笑。

和前世一样,罗家人果然来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重生 第二章 认罚 第三章 演技(一) 第四章 演技(二) 第五章 兄长 第六章 幼弟 第四十五章 表哥(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