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烧火丫鬟喜洋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高人住在高山上

第三章 高人住在高山上

江微雨 2021-10-12 23:10:30
第二天杨喜睡的正香,被噼里噼的敲门声从梦中惊醒了,习惯性的想去按床头闹钟,拨拉老半天毛也没摸到。无可奈何之下只得睁开眼看一看,几眼看见了古式大床和床帐,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儿,哦,她再次穿越了,穿的也不是很陌生的梳辫子的在清朝,是很陌生的米熟人的北宋,爬出天气冷的被窝披起小棉袄无奈之下只好睁眼看看,一眼看见古式大床和床帐,这才慢慢回神儿,哦,她穿越了,穿的不是熟悉的梳辫子的清朝,是陌生的米熟人的宋朝,爬出暖和的被窝披上小棉袄,跳下地踢着小鞋跑去开门,别让目前的饭票等急了。。...

第二天杨喜睡的正香,被噼里啪啦的敲门声惊醒了,习惯性的想去按床头闹钟,划拉半天毛也没摸到。

无奈之下只好睁眼看看,一眼看见古式大床和床帐,这才慢慢回神儿,哦,她穿越了,穿的不是熟悉的梳辫子的清朝,是陌生的米熟人的宋朝,爬出暖和的被窝披上小棉袄,跳下地踢着小鞋跑去开门,别让目前的饭票等急了。

结果极度不耐烦的罗通一看见披头散发,只穿着单薄的中衣的杨喜这副摸样儿,皱了皱眉:“都什么时辰了,赶紧收拾利落赶路。”

语气跟天气一样冷,立时把杨喜惊醒了,是厚,貌似今天要去见圣母,不知道是不是沉香他妈,唉,沉香找妈妈,她还不如沉香呢,想找妈都没地方儿去找去。

杨喜心情沮丧地穿好衣服,把长头发梳了两个麻花辫,辫梢用布条扎了个蝴蝶结,打包袱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件跟六郎大官人穿的袍子一样颜色的衣物,虽然一看料子就没人家的好,但是颜色差不多啊。

抖开看了看没领有袖的一件马甲,就是长了些,想着那狼哥穿的一身着实好看,自己怎么也得配合一下,不说情侣装吧,最起码也要协调协调,当当绿叶衬托下红花也行啊。

说相声的还有捧哏的呢。

杨喜利索地把这带袖马甲呼噜身上了,袖子长,挽起来好了,下摆长,在腰上围几圈找根布条扎上,没大镜子也看不到效果,最起码把里面的脏棉袄盖住了,狼哥不会皱眉了吧呵呵。

罗通已经坐楼下饭堂里吃上早点了,也没闲着,想着上山以后的说辞,不经意抬头看见楼梯上下来的杨喜,噗——

一口粥喷了出去,长这么大他没这么失礼过,拿出布巾忙擦了擦嘴,从来没这么后悔,他今天不该穿这件月白色的袍子,以前一直觉得这颜色不错,穿着挺潇洒,现在忽然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居然有人可以把这颜色穿的这么猥琐。

要不是杨喜尚且算清秀的脸蛋和两条长长的大辫子还算看得过去,他马上就回房把衣服换了,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这丫头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杨喜一看见狼哥,快步跑过去,麻利地坐罗通对面的椅子上,阳光灿烂的说了声早,立马开吃。

自从挨饿过后,她向来秉承着,有的吃赶紧吃,吃完再说别的,肚皮饱再礼貌。

罗通彻底没胃口了,坐那里打量狼吞虎咽的杨喜,这可真是...奇葩啊,居然有女子这般旁若无人粗鲁不文还理所当然,虽然小点儿,好歹也是个女的吧,出身也不算太差,怎么混到这个份儿上了呢?

杨喜无视狼哥打量的目光,全神贯注一手包子一手筷子一手...真恨不得三只手了,风卷残云,一点儿不比罗通刚刚吃的少,吃完了自己也有点儿惊讶,低头看了看被乱七八糟的衣物掩盖的肚子,不大鼓,怎么就这么能装呢,怪哉!

杨喜也不知道现在是几月份,从地上的薄雪看出来了,大约在冬季。

被罗通扔上马背,因为今天就能见到圣母,所以又把昨天晚上叮嘱杨喜的话说了一遍,直到杨喜保证听话,这才策马而去。

本来还不觉得,这一坐马背上,杨喜觉得自己的小pp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这马跑的又快,颠的刚刚吃过早饭的她胃里直翻个儿,ND,自己该不会晕马了吧,耳边的小凉风嗖嗖地,不管了,一头钻进狼哥怀里,把大氅一捂,就当狼哥身怀六甲一朝分娩孩子八岁了吧。

罗通看了一眼,也没搭理她,只要不惹事儿给他找麻烦,随她折腾去吧,但是里面的袍子是说什么以后也不会穿了,这种颜色的衣物也不穿了。

彻底被恶心到了。

下午的时候两人到了一座大山的脚下,罗通在山下的小村落里找了户人家要了两碗热水和杨喜就着干粮吃了,马匹也寄存到那户农户兼猎户家里,给了点银钱,让好好给照料着,两人就步行上山了。

山里的气温明显比山下低多了,风也大,吹的四周的林子呜咽作响,很有点儿瘆人。

两人沿着一条极其狭窄的小路上山,走了一个多小时,杨喜觉得有些顶不住了,冷不说,肚子也有些饿了,刚吃的干粮不知怎么,貌似不顶饿,她也不喜欢那个味道,吃的也不多。

这么恶劣的气候,自己能爬一个多小时的山,杨喜已经很佩服自己了,她可是小跑儿啊,前面的饭票可没有一点儿迁就她人小腿短的意思,大步流星的一路走着。

“六郎官人大哥啊,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儿吧。”杨喜忍不住要求暂停了。

罗通稍微放慢了脚步:“不行,天黑之前必须赶到。”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

“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她实在累的慌啊。

“那你慢慢歇,山里可是有野兽,别怪我没提醒你。”声音跟空气一样没有温度,继续走。

杨喜向周围看了看,没看见什么野兽,前世旅游的时候爬山貌似连只松鼠都难得见到,这个时代...靠啊,武松打虎!有老虎!

有老虎,可她不是武松。

赶紧追上前面走出去老远的背影一把抱住眼前飘拂的大氅,NND貌似裘皮啊,摸着就暖和,也不走了,紧紧抱住罗通的大氅后襟,任罗通拖着往前走,正好地上有雪,可以滑行之。

罗通只觉得脖子差点儿被勒断,停住脚步头也没回:“松开。”

“不松,要么你背我,要么拖着。”她除了胳膊还有点儿力气,腿可是有些打晃了。

“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沟里去!”罗通开始怀疑这麻烦东西到底能不能管用,他带着是不是个错误。

杨喜抱着大氅就开始嚎啕:“爹啊~~娘啊~~让我跟你们去吧,你们赶紧来带我走吧,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一边哭着一边把鼻涕眼泪往大氅上抹,罗通真想抽剑把这截儿大氅削去算了,不过估计正好称了这丫头的心思,有可能立马拿去当狐狸围脖围上,太无耻了。

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有一脚把杨喜踢沟里去,好歹他也费了不少劲带过来了,不能这么便宜了这小要饭的,大氅穿着也咯应,伸手扯开颈间的丝绦系带,大氅立时脱了下来,几个抖落,把地上哭的一塌糊涂的杨喜打包个严实,拎起来往肩上一扔跟扛个口袋似的,脚尖点地,几个纵跃兔起鹘落便出去极远,不知道比刚才快了多少倍。

这一下子搭了顺风提速便车的杨喜可倒是省了力气了,可没一点儿喜悦,先是天旋地转天昏地暗地被折腾了几个个儿,然后又被大氅蜷成一团,最后跟个猪仔似的被装袋子里背走了,这比晕马厉害多了,现在改晕飞机了。

胃里翻了翻,嗓子有些不舒服,委屈的直想掉眼泪,估计是刚刚掉的多了,居然没掉出来,瘪瘪嘴,猫着吧。

压抑着那股不适,她可不敢真吐出来,那样儿的话,她毫不怀疑,这位狼哥一抖手就能把她扔进山道边上的深沟里去,怕被她玷污了,然后立马能窜出三百六十五里路去。

抱着胳膊蜷缩在斗篷里,腾云驾雾一般,就在杨喜昏昏欲睡的时候,‘飞机’终于降落了,她被连着大氅随手扔地上了,感觉一阵迷糊倒也摔不疼。

在地上打个滚儿继续围着大氅,杨喜整个人跟球似的亦步亦趋跟在罗通身后,随他进入一所敲开的宅院,其实是围着栅栏的几间木屋,其实天已经暗了下来。

给他们带路的是一个还算利落的仆妇,三四十岁的样子,荆钗布裙,身子看起来倒是很结实。

带着罗通二人进了中间一间亮着灯光的屋子,前面开门把罗通让了进去,妇人关上门却没有进去。

屋内灯光有些昏黄,但是倒也能看的清楚,以为穿了青色长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端坐在桌子旁,手里乌黑发亮的拐杖跟老太太的目光一样清幽。

罗通很是规矩地上去见礼:“晚辈罗通见过老人家,老人家一向可好。”

老太太盯着他看了半晌才淡淡地道:“坐吧,后面的孩子是谁?”

罗通尚未坐下,既束身道:“晚辈在路上遇见的无佞府杨家的后人,因父母俱丧,流落在外乞讨为生。”

老太太有些意外的哦了一声,遂开始打量起杨喜来,杨喜也凝神看向老太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小花子 第二章 跟我走吧 第三章 高人住在高山上 第四章 终于遇见好人了 第五章 淡定地拜师了 第六章 自己动手改善生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