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素问南篱》在线阅读 > 正文 (一)南篱

(一)南篱

奶茶闲人 2021-10-13
南青葙一身素锦青衣,站在南篱院的门口,身边的工作人员穿梭着。昨天是他的第一个镜头,陆玄参的妻子白大奇论垂暮之际,梦回南篱老宅,年方三十的少年郎君,在那棵老桂花树下,迎着桂花雨,眉眼笑吟吟……“他哇哇落地实施那一年,白大奇论六岁,襁褓中的陆玄叁,一把把握住今天是他的第一个镜头,陆玄参的妻子白素问垂暮之际,梦回南篱老宅,年方二十的少年郎君,在那棵老桂花树下,迎着桂花雨,眉眼含笑……。...

素问南篱

推荐指数:10分

《素问南篱》在线阅读

南青葙一身素锦青衣,站在南篱院的门口,身边的工作人员穿行着。

今天是他的第一个镜头,陆玄参的妻子白素问垂暮之际,梦回南篱老宅,年方二十的少年郎君,在那棵老桂花树下,迎着桂花雨,眉眼含笑……

“他哇哇落地那年,白素问六岁,襁褓中的陆玄叁,一把抓住白素问的手,父母怎么都不能让他放手。”张导演说着戏,“陆玄参十岁那年,娶了十六岁的白素问,从此离家去了书院求学,一别就是十年,再次相见,他二十,从京都而来,来接分别十载的正妻白素问,虽说少年夫妻,却满眼陌生。他站在老桂花树下,一阵风起,桂花雨落,他被眼前的景给迷住了,笑眼含春,白素问正好看见!”

南青葙被桂花迷了眼,等他睁开的时候,眼前一素衣女子,背着一竹药筐,手中还拿着一个陈旧,还沾着新泥的小锹,一脸陌生地看着他。他们隔着两重门,就这么看着彼此。

“大娘子,怎么了?”身边的丫鬟问,顺着女主人的目光看去,“你是谁?敢闯进我们南篱院!”

“青青,自家阿郎都不认得了?”

一个老人走了过来,青青倒是认出了他。

“爹!您怎么突然回这来了?”

素衣女子一听老人这么说,很是意外,不知道是迎上去好还是?

青青上前,跨过了两道门,朝着陆玄参行礼。

“青青见过郎君!”

陆管家笑着说:“主君离开去书院的时候,也就十岁,认不出来也是应当的。主君莫怪罪。”

陆管家连忙走到白素问的身边行礼。

“见过大娘子!十载未见,大娘子的样貌还在。”

白素问这才反应过来,“陆管家!许久未见!”

“郎君这十载一直苦读,老奴我未懈怠半分,二老爷对郎君还是上心的,前年高中探花,官家留他在翰林院修撰,一待就是两年,也算不负先主君的交托了。”陆管家说着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陆玄参跨过了两道门,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对白素问行礼。

“见过——白姐姐!”

白素问一时无法把当年的十岁孩童和眼前的郎君合上,但还是回礼了。

“见过——陆——郎君!”

青青和陆管家看着他们如此疏离,面面相觑。

“Cut!”张导演喊了一声,工作人员立马上前给南青葙补妆。

“好!青葙,陆玄参和白素问成年以后再次相见的疏离感处理的很好!”

“谢谢导演!”南青葙说。

陈阳递给他水杯,他狠狠地喝了几口。

演白素问的女演员走了过来,“南哥!我今天的戏结束了,先下班了!”

南青葙笑着摆手:“明天见!”

陈阳说:“我们还有一场夜戏,现在还早,你要不要去补个觉?”

“为什么就不问我,先吃个饭呢?”南青葙问。

“骆姐说,晚饭最近就别吃了,陆玄参二十岁,你三十多了,胖了没有少年感,粉丝会骂的!”

南青葙吞了吞口水,往自己的房车走去。

实在是饿得慌,他下了车,天色已暗,片场在拍其他人的戏份,人都在那,这边有些寂静,因为是初夏,还能听见一些虫鸣声。

“有一道菊苗煎,春日采摘菊苗嫩头,焯水做团,蘸上山药甘草面衣,入油煎,入口山药软糯,菊叶清香,夜宵正好!”

南青葙仿佛已经闻到了菊叶的香,吞咽着口水。

原本站在房车门口,此时却坐在了老桂花树下的石凳上,眼前的女子头低浅,他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深夜的南篱太过寂静,夏日里的蛙声此起彼伏。

“二叔信中说,梁相家的小娘子很是相中你,允了这桩婚事,对于陆家还是陆郎君你都是好的。在京都有了庇护,仕途能走更远。”她喃喃地说着,“和离书,我签!”

南青葙一愣!和离?

“你们不是打幼时就定下的婚约吗?”

“原本也不是和我定下的!”她说,“你和木槿妹妹同日生,才定下的亲,可惜,木槿妹妹寿短,白陆两家不想断了姻缘,才让我替上的。”

“你想和离,是——因为——你师兄?”南青葙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冒出了这么一句。

她抬头看着他,有些震惊!

“我们成婚那日,你是哭着睡着的!”南青葙说,“睡梦中喊着——枫师兄!”

“你那时才十岁!”

“十岁不是什么都不懂!”

“南哥!南哥!”

南青葙听见有人在喊他,他转身看着古旧的院落,喊他的人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南哥!醒醒!怎么睡外边了?”

南青葙被摇醒,发现自己居然在房车门口的椅子上睡着了,一时有些恍惚,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啪嗒一声,原本放在腿上的剧本掉落,这才让他回了魂,他捡起,看着“素问南篱”四字。

“导演喊了!”陈阳催促着。

南青葙起身,把剧本塞到陈阳的手中,整理了一下自己,往光亮的地方走去,走进一群人忙碌的南篱院。

下戏已经又是半夜,南青葙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酒店,陈阳要去前台拿骆姐的一些东西。南青葙看了看大厅,走到沙发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躺在了长沙发上。迷迷糊糊中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桂花香!还有那一丝药草香!他摸了摸鼻子,打小就有鼻炎,一向对气味都不敏感,最近是怎么了?他闻着,闭着眼睛闻着,旁人看来实在是不雅观!

“你干嘛!”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张脸,上半截戴着黑框眼镜,后半截戴着口罩!那桂花香仿佛缠住了他的鼻子,从鼻子里渗入进了他的灵魂!

“南——青——葙!”

南青葙立马摸着自己的脸,戴上口罩了啊!

那女人一笑!

“脱了层皮,我都认得出你!”女人说。

南青葙想着是不是疯狂的私生饭,想掉头逃。陈阳走了过来,毕恭毕敬的跟女人打招呼。

“萧老师好!”

“萧老师?谁?”

南青葙一脸问号。

陈阳掏出了剧本,指了指剧本《素问南篱》下的编剧署名,有两个:萧雪见、杨瑶谣。

杨瑶谣他见过啊,全天都在片场啊!

陈阳指了指萧雪见,他明白过来。

“原来是萧老师啊!张导说你家里有事儿,忙完了再赶过来。”南青葙笑得如沐春风。

“是我推荐的你!”萧雪见一边说,一边收拾着笔记本,“明天南篱院见!”

南青葙还没反应过来,萧雪见就离开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还有那股熟悉的桂花香。

“难怪!剧本上的桂花香原来是萧老师留下来的啊!”陈阳像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南青葙看着萧雪见的背影,隐约中好像看见了南篱院那个背着竹药筐的女人!

“白素问!”他轻声喊着,这个名字仿佛在他的喉咙中蕴藏了很久,久得模糊了时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南青葙立马用手机在网上百度萧雪见,映入眼帘的是剑三的雪见!

陈阳鄙视他,“南哥!”

南青葙笑,“这剧本都快被我翻烂了,编剧今天居然是第一次见!”

陈阳继续鄙视他,“第一次见张导,在电梯门口,萧老师出来,和你擦肩而过,你还在发呆!围读剧本的时候她坐在你的对面,因为感冒像今天一样戴着口罩。”

南青葙吞了吞口水,脸色有些难堪。

“我——脸盲!”

陈阳一脸假笑,“你能记住谁的脸?”转身离开。

南青葙翻出剧本,用力的闻着,桂花香还在。

“就算她摸过,这香气怎么还在!”

“你鼻子不好,打小就是!桂花香例外!你母亲一直都是用南篱院的老桂花树上当季的桂花炼桂花油梳头,所以你只闻见桂花香!”

那女人又出现了,这次一身北宋仕女妆,恬静地坐在茶几旁,在点茶,他依旧看不见她的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一)南篱 (二)素问 (三)野菰 (四)雪见 (六)可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