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蓬门伊始》在线阅读 > 正文 蓬门启 卷一章六 傍学的卢玖儿(上)

蓬门启 卷一章六 傍学的卢玖儿(上)

东曦宸 2021-10-14
庄子附近的稻田,割了一期又一期,果林里也收获多了不只是几趟。那条泥道上的老榕但是通常的模样,邻里的砖房子跟较往年没什变化。但质朴农妇们的脸上被岁月加增了好几道纹路,孩童们的身子也拨长得老高老高。就连忠实如一的阿旺,也不明白与哪家的俊美公狗好上六岁的卢玖儿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婴儿肥的鹅蛋脸庞,一对远山般的黛眉,一双澄清如溪的眸瞳,皮肤水水嫩嫩的,将人往庙里的香案上一放,十足九天仙童下凡尘般的灵气十足。。...

蓬门伊始

推荐指数:10分

《蓬门伊始》在线阅读

庄子附近的稻田,割了一期又一期,果林里也收获了不只几趟。那条泥道上的老榕还是一般的模样,左邻右里的砖房子跟往年没什变化。但朴实农妇们的脸上被岁月加添了好几道纹路,孩童们的身子也拨长得老高老高。就连忠实如一的阿旺,也不知道与哪家的英俊公狗好上了,生了一窝可爱的狗崽子。

六岁的卢玖儿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婴儿肥的鹅蛋脸庞,一对远山般的黛眉,一双澄清如溪的眸瞳,皮肤水水嫩嫩的,将人往庙里的香案上一放,十足九天仙童下凡尘般的灵气十足。

“……哦,原来这天干地支有着如此的由来!”

清越的男声感叹万分,表情如醍醐灌顶般,星亮的黑眸闪耀着无比的佩服和崇拜,直直落到神卜子自得意满的脸上。

坐在香案边沿的小童闻言撇嘴,不以为然地边啃着鲜桃,边甩着腿帮子。

“对了老先生,小生昨夜梦见猛虎下山,不知道此梦该如何解说?”

少年的谦虚有礼,求知若渴,神卜子朗笑着捋须,受用不已。“这可是个吉梦啊!”

“嗯,当真?”

“待老夫慢慢解来……”

庙堂外的一老一少你来我往,但他们刚好站在了敞门的侧边,因此并没看见堂内的情形。而谪仙般的童子百无聊赖地啃完桃子,再将另一颗藏入怀内,方不慌不忙地从袖口抽出净巾,轻轻地拭了嘴巴。

只见她轻盈地跳至地上,再移乱案上诸样供品,特别是将供桃的盘子移至半悬空,然后溜到敞门之后,悄悄地将半探出身子,将准备好的活物往香案远远地一扔——

哐当!

吱、吱吱、吱——

“哎呀!”担任庙祝的神卜子闻声惊乍起,赶忙冲入庙堂之内,正正瞥见一只黑漆瘦小的鼠辈从香案上跃下,居然还慌不择道地与自己擦身而过,直往外逃窜而去。而案上的供品一片狼籍,那富宅贵人特意从千里外快马送来上供的鲜桃盘也散落了,三两只粉嫩的圆果正骨碌碌地四散滚去。

“作孽哪,作孽啊!”神卜子心痛地连呼,快快捡拾起地上的桃子,小心得像端着什么宝贝似的。

跟在随后的少年顿住了脚步,握拳掩饰地置在唇边,低低嗯哼了声。小童便心领神会地跳了出来,仿佛刚从庙外赶至一般,走到少年后面扯住他的宽袖边。

“阿谦,该去上午课了。”早就对好的台词,娇嫩的唇瓣一张,便自然而然地溜出来。

奈何少年人还故作犹豫了片刻。“时间怎么这么快?”他走前两步,俯身便作势蹲下,道,“先等我替老先生收拾下……”

多么友善谦卑,乐问好知,善助于人的好苗子啊!

神卜子莫名感触得老眼晶莹,连忙慈眉善目地朝他们挥挥手:“好孩子,这里有老夫呢,快快上学去吧。”

少年的卫子谦只好谨遵长辈之意,牵起伪仙童卢玖儿的肉乎手掌,告辞而去了。

“好重!”一出了土地庙门闪进了矮树丛中,卢玖儿便将“赃物”掏出来,塞到同伙的手里。

她薄弱的胸襟可不堪重负啊。

卫子谦莞尔地席地而坐,细细将外皮剥了,递到她唇边。“张嘴。”

卢玖儿摇摇头。“吃过了,这是给你带的。”

卫子谦闻言,便不再多让了,边啖食边叹道:“供神的果品,果然鲜美香嫩,甘甜多汁。”晃了晃脑袋,他咧齿笑了,“阿玖,过不久就到屈原祭了,届时庙里肯定奉有各式的裹粽,肯定有一款你喜爱的。”

卢玖儿闻似未闻,但心里禁不住腹诽:教唆犯呀,不良少年啊!

灌木上飞坠下一只折翼的蜻蜓,卢玖儿好奇地凑上去,抽了支嫩草芽,有一下没一下地拉拨着它。

卫子谦见她自顾玩得专注,也凑了头颅上去。“这只病恹恹的,改天我给你捉几只活猛的。”

不是他自吹自擂,在这村野间行走十一年,父老乡亲都知道卫家五郎谦逊知礼,争相给予这位出众少年照顾。而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通通都“被”他照顾过,所以区区几只蚂螂,根本不在话下。

卢玖儿又怎会不知道他的根底,于是偏头想了想,道:“要送寻常不多见的。”

卫子谦自信地咧齿一笑。“成!”

午课时分,夫子之乎者也,学生昏昏不敢睡。

夫子曰:“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众子跟曰:“挞彼殷武,奋伐荆楚……”

呼噜噜——

轻微却显突兀的鼻鼾声间杂而起。

半旧的书生袍站定在一陋桌前,抽起一卷挡在脸前的书册,赫然露出一张流涎的睡相。于是,书册被改盖到那学生的头部,不轻不重的刻意力度恰到好处地,惊醒了这位梦蝶的庄生。

夫子继续曰:“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众子跟曰:“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

位踞后排的戚家盛独特例行,一心二用,上压书卷下压账本,时而分心时而入神。待书生袍漫步至旁侧,账本早已被遮掩无痕。舒少爷兀自专心地摇头晃脑,似是边诵诗经,边在脑海中揣摩其中之意。

夫子微微叹息,举步复行。念曰:“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岁事来辟,勿予祸适,稼穑匪解……”

众子跟曰:“……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书生袍飘移至尾排,踱步转身间,不意微微一顿。

乖静待在后角落的小人儿心有所动,茫然抬眸仰望,瞥见伫立跟前的斯文俊生,自然地绽展笑靥,唬得他人微怔发愣后,又没心没肺地低下头去琢磨卷上的墨字,不时在自制沙盘上写写画画,似模似样地摆足十分功架。

夫子心领神会地睨向尾排的卫子谦,此子闭目凝神,嘴中跟念着诗经之句,手中所持的却是史卷册。而诗经册,想必在那女童眼底下——

唉,孺子!

夫子长叹息,续曰:“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众子跟曰:“……陟彼景山,松伯丸丸。是断是迁,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闲,寝成孔安。”

土豪乡绅家族出身的戚大少爷,最懂得的就是孝敬之道了。

甫一下课,便招来站在学堂外久候的小厮,捧来一篮子垂涎欲滴的新鲜毛桃,毕恭毕敬地供奉给年轻却又渊博的霍夫子。

卫子谦站在下风处,淡定地背手,轻嗅淡道:“其色艳,其味香甜。”因此盖馆定论,大大赞赏,“此乃上等佳果。”

戚家盛恭送霍夫子离开后,转身熟谂地与他勾肩搭背起来。“子谦兄果然眼明、鼻灵、人杰!”

还漏了“舌敏”呢。他不是才刚尝过。角落里装摆设的卢玖儿眉眼轻瞥过去。

当年戚卫干架决裂后,本来各自互不相干,后来时日慢慢地淡去了,戚家盛反而若无其事起来,甚至与卫子谦越走越近,越近越粘身。

但由始至终,戚大少爷见着卢玖儿就闹别扭,不是视若无睹,就是怒目相向。即使卫子谦在中间万般周旋,也不见其效。

这等诡异的状况,卢玖儿也给予四个字来作盖棺定论:

分、桃、倾、向。

“家盛兄谬赞。”卫子谦皓齿微露,面色毫无别样之处。

“少爷,”小厮躬身凑近戚家盛,低声禀报,“方才小的遇上庙祝先生,他想请少爷代为转告老爷和夫人。”

戚家盛不免疑惑,问:“转告何事?”

“先生说,灵鼠偷桃子添寿,神明庇佑万金来。因此斗胆恳请明日再送些去,好供奉庙内神明。”

“不通,不通!”戚家盛连啧几声,只觉牙酸得发软,转头跟卫子谦抱怨道,“那神卜子装神弄鬼就算了,怎么还胡乱作起对子来?直接说果品遭耗子啃了就是了,平白的惹人发酸。”

卫子谦闻言微微一笑,不予置评。而玖儿抿抿嘴,抱起沙盘和书卷站起。

卫子谦侧过身来,唤:“阿玖……”

“子谦兄,”戚家盛揽紧他的肩,诚意拳拳道:“难得今日本少诞辰,不如就到敝宅畅怀尽兴,啖享南岭佳果之余,还能秉烛夜谈,对月长歌,何尝不是一件风流韵事。”

南岭佳果……其中之一,便是新鲜毛桃吧。

卢玖儿低眉思量。

莫非今夜,便是舒少倾心预备的——

分桃之夜?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蓬门启 卷一章一 初生的卢玖儿(上) 蓬门启 卷一章二 初生的卢玖儿(下) 蓬门启 卷一章三 年少的卫子谦(上) 蓬门启 卷一章四 年少的卫子谦(下) 蓬门启 卷一章五 回家的卢永洪 蓬门启 卷一章六 傍学的卢玖儿(上)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