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若是司夜当是唐瑶》在线阅读 > 正文 会捉鬼的小师弟

会捉鬼的小师弟

染指红颜倾城笑 2021-10-17 18:55:42
“二师兄,你这笑的未免太也太丑了。”司夜疯狂吐槽到,张伯文被小师弟取笑,也不不高兴。当然他也看出了,这小师弟但是有些本事的。“小师弟,这白衣女鬼究竟怎么一回事呀。”张伯文一脸献媚的问到。司夜指了指他挂在墙上的画,“怎么一回事,这所以问你呀,这白衣女鬼是从这画“小师弟,这女鬼到底怎么回事呀。”张伯文一脸讨好的问到。。...

“二师兄,你这笑的未免也太丑了。”司夜吐槽到,张伯文被小师弟嘲笑,也不生气。毕竟他也看出来了,这小师弟还是有些本事的。

“小师弟,这女鬼到底怎么回事呀。”张伯文一脸讨好的问到。

司夜指了指他挂在墙上的画,“怎么回事,这应该问你呀,这女鬼是从这画里出来的。”

张伯文倒吸一口凉气“那现在,这女鬼是不是被你消灭了,小师弟。”“没,她又没害人,我为什么要把她消灭掉呀,我只是让她回画里去了,她还挺听话的,我都没用什么道法,她自己就回去了。”

张伯文瞅了瞅墙上这幅《将女出塞》“那我将它扔了,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

“没用,那只女鬼有很深的怨气,你看不见她还好,现在你看见她了,不帮她完成未了心愿,她会一直缠着你。”

“嘿,我说你这小崽子,没事瞎给人开啥眼吗,你让我蒙在鼓里多好。”张伯文给了司夜一脚,看上去他好像很生气,但张伯文并没有用力,踹在司夜屁股上不痛不痒的。

“好啦,二师兄既然碰上了那自然是和你有缘,今日我不给你开眼,那可能明天就来个张道士,陈道师的给你开眼,然后你还得解决这件事不是吗?”司夜说道。

司夜也端来一张板凳坐在张伯文对面“说说吧,这画哪来的。”

张伯文想着早日把这麻烦处理掉,于是徐徐道来。原来,这副画是张伯文前几天从古董街上淘来的,这些玩文玩的,做当铺的,还有就是像张伯文这样的老板总喜欢盘个核桃,撸个手串。张伯文呢,就特别喜欢盘核桃,那天他准备去古董街看看有没有对眼的‘狮子头’,就在路过一位老人的摊位时,张伯文瞟了老人摊位上的东西,老人摊位上东西不多,但眼尖的张伯文还是一眼看出这幅画肯定不凡。老人开价六百块,张伯文价都没还,直接付钱走人,离开了古玩街。买到画的张伯文欣喜诺狂,这幅画虽然没落款,不知是何人所画。但张伯文能能肯定这幅画是货真价实的老古董,别说六百了,就算六千,张伯文也是捡了大漏。说来也怪,自从张伯文将这幅画挂上,店里的生意竟然也好了起来,这不才几天,已经超过了以往一个月的生意,张伯文相信这画是能保佑他发大财的。

“二师兄啊,不是我说你,事出反常必有妖呀,刚开始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怨灵附在了画上,你这么一说,加上我的观察,这是人家在找接盘侠呀。”司夜一脸嫌弃的说到。

两人陷入半天的沉默,随后张伯文开口“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嘛?师弟,师兄至今单身。”

“啊?没有呀,我的意思啊就是二师兄,你成了别人的替死鬼了。这东西呢,叫府中鬼。能实现主人的愿望,主人许的愿望越多,它的能力就会越强,直到有一天打破媒介的封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主人。显然,这是他上一个主人怕出事,所以把画卖给了你,我现在说你是接盘侠,不对吗?”司夜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道。

“哦,那不就和古曼童一样吗?”张伯文这算是听懂了。

“正解,二师兄真聪明。”司夜给张伯文竖了竖大拇指。

张伯文见小师弟如此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多,心里也放松下来,再说刚刚女鬼不是很听话吗,小师弟让她回去,她就回去了。于是他问道“那小师弟啊,我们该准备些什么来处理这幅画呢?”

“不是我们,是你。实在要准备的话,二师兄你给自己准备口棺材吧,二师兄,再见。”司夜挥了挥手,便准备走出‘道士香烛店’。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棺。”说到这,张伯文才意识到不对,看着准备出门的司夜,连忙跑上去,一把拦住。

“小师弟,小师弟,你这是做甚呀?这府中鬼很厉害吗?”

“很厉害。”司夜想都没想回答,张伯文急了“有多厉害?”

“她如果逃出了封印,就算大师兄来了,那也没办法。”说完司夜继续往门口走去。“二师兄,这门要给你带上吗?”

张伯文愣在原地,听到关门声,才猛然惊醒,带着哭腔追出门去“哎呀,小师弟呀,你可要救救二师兄我呀。”

此时的凤凰街上,上演了滑稽的一幕,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拽着一个十岁孩子不让他走,孩子则是用力想挣脱,可中年男人死死抱着,男孩终是输在了力气上。

“哎,二师兄你先起来,你这样,我们多丢人啊。”司夜无奈的说道。

“不起,命都要没了,还要个脸干嘛。”张伯文耍起了无赖。

路上的行人越聚越多,有指指点点者,也不缺评头论足者。司夜看了看周围围观人群。“好了好了,起来吧,二师兄,我帮你就是了。”

张伯文听到小师弟愿意帮他,就像川剧变脸,刚刚还号啕大哭,起身又挂上一副笑脸,“走走走,小师弟我们进屋说,进屋说。”

道士香烛店内,“来师弟,尝尝这是西湖龙井头茬,这茶老香了。”张伯文端来一壶茶,给司夜倒上,这西湖龙井平时连他都舍不得喝,是张伯文款待大客户用的,这次也算是豁出去了。

司夜哪会喝茶“咕咚”一声便喝完了,“嗯,二师兄这茶真香。”

“那可不,这茶可贵着呢。”说着,张伯文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并没有像司夜那样牛饮,而是咪了一口。

“二师兄啊,你看我这大老远来投奔你。”司夜的手在桌上敲击着,张伯文是什么人啊,他可聪明着呢,能听不懂司夜的话吗?“你来投奔二师兄啊,可算找对人了,今天开始你就在这家店当伙计,一个月一千加提成。”

“二师兄,那我是不是要先去找个房子住下来?”

“想什么呢,小师弟,找房子这种事在你二师兄这不存在的,这香烛店楼上呀有房间,你就安安心心住下,二师兄这包吃住。”

“那二师兄,我要是平时累了,能不能请假?”

“见外了不是。咱这和学校一样,有双休。”

司夜见二师兄如此好说话,自然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二师兄有难,我这当小师弟的肯定要帮忙呀,二师兄,这府中鬼,我肯定帮你搞定。”

“得了,这才是我的好师弟吗。”张伯文恨不得上去亲一口司夜“小师弟,这府中鬼我们应该怎么解决呀?”这才是张伯文最关心的。

“首先,要先找个坛子。”司夜说道。

“嗯,这个不用找。”说着,张伯文从桌下搬出一个坛子,这是他买来准备腌咸菜的,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腌白菜,今天倒是先派上用场了。

“然后呢,师徒。”张伯文问道。

“然后,将画放进坛子,我再拿黄符一贴。”说着,司夜让张伯文将画取下卷了起来放入坛子,又从口袋中找出一张镇鬼符贴在了坛口。

司夜做完,拍了拍手,便看着一脸期待的张伯文。

“这就好了?”张伯文看向司夜,有些不相信到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很难对付?”张伯文加重语气重新问了一遍。

“是呀,她要挣脱媒介封印超级难对付的。”张伯文指着坛子“很难对付,你一张黄符就搞定了?”

司夜嘻嘻笑了起来“我不是说了吗,她挣脱媒介很难对付,这不是她没挣脱嘛。”

张伯文被气乐了,在香烛店里找起了东西。“二师兄,你找啥,要不要我帮忙。”

“我前两天买的那柄青铜剑哪去了。”

“二师兄,你找青铜剑干嘛呀,处理这女鬼用不上的。”

“我干啥,我替师父清理门户。”

“啊,那个二师兄,我去把这坛子抱后院去,加固封印,随便问问她有何冤屈,二师兄你慢慢找哈。”说完,司夜抱起坛子逃似的窜到了后院。

司夜找了一块空地,将坛子放下,把坛子上的黄符摘了下来“出来吧。”司夜对着坛子叫一声,那只女鬼便慢慢悠悠从坛子里飘了出来。

“你叫什么,可有冤屈?”司夜这么问,是因为这种恶毒的封印方式,封印的都是有怨气或者执念的鬼,而怨气越大的鬼能实现主人愿望的能力越强。当然,如果挣脱了封印,那危害也会更大。二师兄也说了,自从他将画买回来,生意就好了许多,能改变财运,说明这只女鬼的怨气已经很大了。

“小道长,我叫颜苏楠,家就在北群市......”女鬼大概讲了五分钟,司夜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女鬼名叫颜苏楠,今年才二十一岁,家就在离香烛店不远的另一个镇子上。因为不爱学习,所以早早的出了学校,在镇上打工。而死因是因为工厂的老板,他是个色狼。在厂里,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直到两个月前一个晚上,老板故意留她加班,等到所有员工都走了,老板色心大起准备对她下手,可小姑娘宁死不从,在和老板的推搡中,老板失手,将她推下了楼,她就这样从六楼摔下,等她再次有了意识,已经成了鬼魂。她看着从惊慌失措到慢慢平静下来的老板,开始处理现场,制造出她不小心摔下楼的假象,老板成功骗过了警察。虽然老板赔了颜苏楠家十多万,可颜苏楠看着整天以泪洗面的父母,和照常花天酒地的老板,她不甘心,于是她放弃了最好的投胎机会,留在人间,每天跟着人渣老板,想着等一天自己强大了,就可以亲手结果了人渣老板,可慢慢的人渣老板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存在,大概半个月前,人渣老板不知从哪请来了一个老道士,那老道本事很高,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存在,并且告诉了老板,老板得知真有一只女鬼天天跟着自己,立马给了老道士一笔钱。老道士也不含糊,一道黄符打向她,随后将他她封印在了墙上的古画里,然后的事情司夜也就知道了,二师兄还以为自己捡了大便宜稀里糊涂把画买了回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下山 不靠谱的二师兄 会捉鬼的小师弟 黑茅道长方堂 带师父回家 龙城陈真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