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九如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夏意

第一章 夏意

东皇龙珠子 2021-10-27
大秦建元三年,五月初十,西山行宫。浓雾层层弥散,周九如在浓雾里东奔西走了好久,周围仍是一片灰暗。莫名的感觉的恐惧和被压抑感令她不停地地往前向前奔跑,猛不防脚下一绊,整个人便不受以及控制地往下坠下……“九如……九如……”迷迷糊糊中,周九如听见有人在喊她,待醒了浓雾层层弥漫,周九如在浓雾里东奔西走了好久,四周仍是一片灰暗。。...

九如颂

推荐指数:10分

《九如颂》在线阅读

大秦建元五年,五月初八,西山行宫。

浓雾层层弥漫,周九如在浓雾里东奔西走了好久,四周仍是一片灰暗。

莫名的恐惧和压抑感令她不停地向前奔跑,猛不防脚下一滑,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往下坠落……

“九如……九如……”

迷迷糊糊中,周九如听到有人在喊她,待醒了过来,便看到眼前矗着一扇虚掩的门。

她抬手,刚想推开。

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急切地阻止:“别进去,快点离开这里。”

另一种却是满满的蛊惑:“孩子,推开这扇门,你就能见她最后一面。”

她有些无所适从,门……只是轻轻一碰,便大开。

这是一个奇怪的房间,雪白的墙,雪白的纱帘,雪白的浴缸里躺着一个被血染红的女人。

头发蓬乱,遮住了她的脸,一条手臂,无力地垂落在浴缸外,被利器划开的伤口,一道又一道从上而下,整齐有序地排列着,直至手腕处。

这场景……好像在哪见过?

周九如捂住心口,那里空落落的难受,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硬生生地剜去了。

她躬着身子,正准备离开,浴缸里的女人却突然转过脸来……

“啊……”

明知这是在梦里,周九如还是忍不住害怕,她怕自己醒不过来,又要重复梦中另一个世界的生活。

在那个世界,母亲自杀后,她得了忧郁症。父亲把她送到了疗养院,孤儿般长到了二十岁,却又被人为地溺水死亡。

……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一觉醒来,周九如非但没有神清气爽,反而因前尘旧梦缠绕,头痛欲裂。坐在床上怔了半晌,这才起身穿鞋,慢腾腾地走出了房间。

庭院寂寂,浓荫匝地。

廊下的几株石榴树,花红似火,娇俏的花瓣儿立在灰褐色的树干迎风摇摆,宛如簇簇跳动的火焰,颇是好看!

“活着真好!”

倚着廊柱,周九如幽幽一叹,不错过这个时空,每个季节的花香,真的很好很好……

人死亡后,魂灵都要过奈何桥。

能够顺利走过奈何桥的魂灵,经过望乡台时,喝一碗孟婆煮的茶汤,断却了前尘往事,方可有机会投胎转世。

许是诸天神佛,听到了她的魂灵在‘三生石’前的祈求。这一世,她终于拥有了上辈子内心深处,曾经最渴望的亲情。

据说‘孟婆汤’是一种喝了可以忘却前世红尘,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的茶汤。

只是这茶汤……真如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有效?想到每次梦魇,都能见到前世母亲死时的情形,周九如的额角便开始不停地跳着痛。

自打上古有了六道轮回,孟婆便在望乡台支锅煮茶汤了,可能她的茶汤煮的时间太长,有些失效了。

周九如多了一世,不属于这个时空的记忆。

而这些记忆,又因她大脑受伤的缘故,断断续续犹如恶梦一般,纠缠她多年。

梦,不仅有警示和指引的作用,它还能帮助你宣泄深藏于心底,那部分被自己压制的情感。

但总是做鬼梦,就不见得是好事。

鬼梦者,体弱多病也。

千月用粉彩莲瓣纹五福捧寿盘,端了一盏刚刚熬好的益气养元汤过来,远远的便瞧见自家主子披头散发,矗在空旷的回廊里。

娇小挺拔的身影,被那宽阔幽深的回廊,映衬得愈发单薄寂寥。望之,不由得心生怜惜。

“公主,你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那四个当值的侍婢呢?”千月近前问道。

周九如转过身,瞥了眼千月端的药膳,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下,道:“我让天真把她们支去了茶水房。”

千月闻言,无奈地叹了叹。

公主不太喜欢陌生人近身伺候,偏这几天因为泡药浴,耗费了不少元气,致使神魂不稳,一睡着就会被梦魇。

虽有天真和天行守在暗处,但她俩毕竟是影卫,杀人放火倒是利索,指望她们服侍公主穿衣梳妆,可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千月就把新来的四个侍婢,安排在屋外听候传唤。没想到,她前脚去厨房,公主后脚就把人给打发了。

“她们四个在梳头司妆上有些天分,是皇后娘娘专门为您挑选的,您不妨用用看。”千月轻声劝道,“若是用得顺手,也好早日培植起来。”

周九如自然明白千月的意思,那四个侍婢出身掖廷,乃前朝的罪奴。

通常,掖廷出身的人,不论男女,都只能做着宫中最脏最累的活,一生难有出头之日。不像民间普选的宫女,每月都有例银,当差满五年便可出宫回家。

故而掖廷出身的人,若能分到各宫伺候,既便是打杂,那也算是苦尽甘来。

这样的人,稍加施恩,便会忠心耿耿。

“不是我不愿用她们。”周九如边说边转身朝屋内走去,“这两天,我总是不停地做恶梦,若是吓着了她们,岂不适得其反?”

不过是四个命如草芥的宫婢,公主这样在意她们的性命,千月暖心之余更多的是心酸。

她疾步走到周九如面前,郑重一礼道:“婢子代她们谢过公主殿下!”

“谢我干吗?”周九如板着小脸,冷冷地道,“你忘了,本宫可是专挖人心的混世魔头。”

“您还在意这个?”千月笑着道,“那些乱嚼舌根的人,不过是想找个抹黑皇室名声的由头。”

“我要真介意,就不会借着发病,把宫里的那些暗桩都杀了。”周九如哼了哼,神情漠然道。

前两年,她所居的太初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抬出几具宫女的尸首。死得人多了,坊间便起了传言,说她为了治病,用宫女的心肝做药引。

有女儿在宫中当差的人家,听人唆使,跑到皇城门口聚集,要求孟皇后释放他们的女儿。

那时,大秦初定,尚未选秀。

宫中的宫女内侍,都是乱世中占据建邺城的各个王朝遗留下来的,人员身份错综复杂。

孟皇后正愁找不到借口处置,借着这次机会,拔掉了不少世家安插的暗桩。

愿意出宫的,也都放了出去。

宫里一下子少了很多人,各宫的人手也明显不足。礼仪司的嬷嬷们,便开始调教幽闭在掖廷的罪奴,分给各宫备用。

千月紧跟着周九如,在快要进屋时,突然,后脑勺一阵凉飕飕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夏意 第二章 反常 第三章 乌云 第四章 将计 第五章 往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