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千蛊江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传说中的杯具人生

第三章 传说中的杯具人生

蓝云舒 2021-11-02 07:34:07
接下来的三、五天,骆晓飞过上了吃了睡,睡了吃的猪样人生,头三天整个的昏昏噩噩,经常连自己在哪里都想不出来,从第四天起身体才好像慢慢的明显好转了,但心情却依旧难以轻松出来。先,她确定,她真的是穿了,回不去了。每日早晨醒过来的时候,她都满心希望能能看见了首先,她确认,她真的是穿了,回不去了。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都满怀希望能看见自己熟悉的泛着黄带着水渍黑点的天花板,但映入眼帘的,却永远是那该死的藕荷色纱帐——连一根丝都没脱!。...

千蛊江山

推荐指数:10分

《千蛊江山》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三、四天,骆晓飞过上了吃了睡,睡了吃的猪样人生,头两天整个的昏昏噩噩,常常连自己在哪里都想不起来,从第三天起身体才似乎慢慢好转了,但心情却依然无法轻松起来。

首先,她确认,她真的是穿了,回不去了。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都满怀希望能看见自己熟悉的泛着黄带着水渍黑点的天花板,但映入眼帘的,却永远是那该死的藕荷色纱帐——连一根丝都没脱!

刚刚看到这顶纱帐的时候,她新鲜,她刺激,她慌乱,而忘记了对原来生活和原来那个世界的怀念,之后这几天,悲伤才如潮汐涌起,让她时时在认识到“再也回不去了”的那一刻,几乎无法呼吸。爸爸妈妈大概还好,反正很早以前他们就各自有了自己的新家庭、新孩子,但那些和她一起哭过笑过分享过秘密的死丫头们会怎么样了?还有傅刚、还有杜峰……不能想,不能想了……

其次,她确认,大概因为人品问题,她不但没分配上啥穿越大福利,前任的记忆技能好像也没有接收到——也许这是好事,万一白痴这种玩意儿传染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具身体显然没有近视眼,耳朵还特别好使——这也罢了,以前骆晓飞耳朵也很好(估计是因为眼睛从小就近视了,耳朵只好自行进化);目明,那可是骆晓飞的梦想,现在5米外的窗纱上落了一蚊子她都能看见!有这视力,不去当侦察兵真是太可惜了!

最后,也是最悲催的一点是,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她发现这具身体在府里的地位真的相当低。身边的丫头里,除了如玉、如翠(就是浓眉毛的小姑娘),还有那天出去热药、找太医的如梅和如梦,还算贴心,其余几个,说得好听是与她总是保持了一定距离,说得不好听,那眼里根本就没有她。

这几天太医倒是隔天会来请一次脉,其余就再没外人来过——估计她的情况自然有眼报去杜夫人那里回禀,但面上打发人过来看看会死吗?原来还以为杜夫人多少有点顾忌,现在她明白了,杜夫人顾忌的其实只有一件事:这个公主,必须得是活的;至于活得是好是坏,无所谓!而杜府别的主子——丫鬟偶然的交谈里会提到的什么三爷、大小姐之类,估计连她活没活着都不关心。

没人关心,就意味着没有价值,没有价值意味着……骆晓飞不寒而栗。

骆晓飞叹了口气,仔细看着眼前细心伺候着她的四个丫头——如翠大概是个有功夫在身的小丫头,做事也干干脆脆的;如玉则应该是她的首席大丫头,沉稳细致,一般的事情都是由如玉来分配指挥的;如梦是个长着雪白圆脸,永远笑摸样的甜美小姑娘,似乎对饮食药膳很是拿手;如梅呢,是一副满身消息的伶俐摸样,去院外的活计都是交给她的。

丫头都是好丫头啊,可惜跟了个傻得出血的主子!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听过的一句话突然出现在骆晓飞心里:所谓人生,就是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慢慢的咀嚼着这句话,骆晓飞闭上了眼睛:不能改变的,是她穿越的事实,是接收了这具身体的事实;那么,可以改变的呢?

不不,她不要把白痴继续当下去,猪一样的等着在这个院子里被人嫌弃死或者自己窝囊死。上帝造这个世界都只用了六天,难道我骆晓飞接收一个世界需要比上帝还多的时间?

终于,第五天,在骆晓飞醒来睁开眼睛,再次确认眼前的是纱帐不是天花板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赶上来服侍自己的如玉、如梦说:“你们多说说话。”

两人一惊,如梦先笑了起来:“公主你能说话啦?”如玉静了静,却问:“您想让我们说什么?”

骆晓飞刻意把声音压得低沉些,本来已经只是略有些沙哑的嗓子越发显得干涩,含糊道:“太静了,闷,想听听,以前的事,随便说。”

如梦立刻点头说:“好啊好啊,说以前我们骑马打猎的事情可好?”骆晓飞微微一笑,她早看出来如梦是四个人里最爱说爱笑的,果然这提议正中她下怀!

果然,几天的沉闷大概把几个丫头都憋坏了,尤其是如梦和如梅,整整一天,两个人就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讲个不停,如玉如翠话虽少些,但看见说得越多,骆晓飞的表情似乎就越愉悦,也渐渐愿意插话了。吃过午饭,骆晓飞又特意让如玉如翠多去休息,晚上好守夜,如梦如梅越发说得高了兴,骆晓飞又总在关键地方问上两句,于是两个丫头该说不该说的都倒了出来。

虽然在半天多的闲聊里,得到的信息只是零碎的,但她骆晓飞最擅长的是什么?就是从零碎材料中找到有价值的线索,还原新闻原貌啊!想当年,她看电视剧,只要看看主题歌里的镜头,就能把故事猜个八九不离十,何况现在有这么多信息!就像在白纸上一点点拼出一个轮廓,这具身体的故事慢慢展开在骆晓飞面前,还真就像一个茶几——上面只放着一个巨大的杯具!

话说本尊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公主一枚,还是大燕皇帝唯一的女儿,王室里的明珠,大燕最尊贵的公主。从小,该公主同志就聪明过人(骆晓飞注曰:比她还笨的人能笨成啥样啊),无论骑马、射箭、读书、绘画都是宗室女子里最好(骆晓飞注曰:估计是别人让着她,要不就是大燕贵女都是遗传性痴呆),还得到了天师的祝福,原话是:天生富贵,惜有大劫,多行善举,有缘重生(骆晓飞打了个哆嗦:这话说得怎么让人这么发冷呢?)

到了公主殿下13岁那年,大理的安然公主前来和亲,嫁给了皇帝,封为敬妃;公主从那时候似乎就对南方的大理开始着迷,缠着敬妃很是学了些南人的东西。16岁太子殿下来大理参加文安帝的寿宴,她也死活跟来了,先是在大理的接待晚宴上大出风头,后来又多次打扮成南人女孩的样子溜出使馆到处游玩,不知怎么地,看见了最新出炉的恩科状元杜二郎打马游街。在文成帝的寿宴之上,本尊以一曲地道的《高山流水》让帝心大悦,又知她喜欢南朝风物,便让她随便选一样自己喜欢的,结果她选了杜二郎……

之后的事情如梦如梅再大嘴巴也是不会说,不好说;好在骆晓飞从那天杜夫人的话里能推断出一二:由于该公主脑子当时已经全部是水,不但没有借势就“要”了杜二,还要把自己打包成平民嫁进来,大燕自然不高兴,这不是在外交场合丢大燕的人么?大概干脆就不承认她的公主身份了;大理的皇帝却高兴坏了,欢天喜地的当了她的娘家人,然后就坐着看笑话。

而公主殿下也就尽心尽力的出演着笑话女主角,到杜府混了三年,越混越惨,对杜二郎却依然痴心不改,直到被掐着脖子推到地上……

原来骆晓飞多少对占了公主殿下的身体还有点内疚,现在却越来越觉得亏得慌:公主殿下这样活着,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只是难为她骆晓飞一个新时代的大好女青年,虽然爱情上不顺了点,工作上偷懒了点,但好歹也是每年做义工,每月捐钱给红十字基金,每天给流浪歌手乞丐零钱的善心人士啊,怎么就摊上这么巨大的一个烂摊子呢?

上世里,骆晓飞苦恋傅刚已经够执着够不计自尊了,只是跟这位公主殿下比起来么,唉。

脑子动了这么半天,骆晓飞也有些疲倦,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慢慢的,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有人在举着她欢笑:“朕的女儿,一样是有翅膀的雄鹰!”

仿佛是一场无比漫长的电影,骆晓飞看见了一个女孩的故事,从懵懂到长大,这个叫慕容洛妍的女孩所经历的悲伤喜悦都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时而就是这个女孩,用她的身体感受着北方山川草原上清新的风、痛快的雨,时而又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个雄鹰般的姑娘自己折断了翅膀。她看见她坐在酒楼的窗口,一眨不眨的看着楼下骑马戴花的文雅少年,眼睛里射出狂热的光芒;她看见她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上满怀憧憬的说“我只要杜二郎”“愿以平民下嫁,与袁妹妹同事二郎!”;她看见她决然的告诉愤怒的大哥:唯我所愿,至死不悔;之后的一切迅速变得模糊跳跃了,似乎“她”也不愿意再回想这三年的生活,只有等待和屈辱、绝望的生活……

“公主,醒醒,公主,醒醒!”有人在轻轻的叫她。骆晓飞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如玉的脸,她的脑海里迅速出现了另外一个名字:天珠!

“天珠?”骆晓飞试探的叫了一声,如玉一惊,随即笑了:“公主睡迷糊了,好久没叫我这个名字了呢。”骆晓飞的脑子里“靠”了一声:“老天你耍我!早不给晚不给我进行记忆输入,偏偏在我费尽力气套完话拼完图,你就想起来把以前的记忆全给我了!”最要命的是,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记忆输入”,那么,她刚才还看到了两张脸,两张她应该无比熟悉、此刻却只能让她寒毛倒竖的脸……她需要一面镜子!!却听如玉问道:“太医要来诊脉了,公主可先要喝口水?”

骆晓飞摇摇头:“让他进来。”身体,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记忆,基本也有了(除了最近三年),问题是以后怎么办?这个,太医能告诉她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传说中的贱人VIP 第二章 传说中的夫人 第三章 传说中的杯具人生 第四章 传说中的重生 第五章 传说中的情蛊 第六章 传说中的第一次交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