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邂逅调香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一对蜡烛的价值

第三章 一对蜡烛的价值

飘荡墨尔本 2021-12-26 15:18:28
1999年的农历新年之初,左规划建设就忙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想办法让他的宝贝女儿左再去北京四中念初中,这件事情目前仍然豪无头绪。虽然左规划建设这个人有点儿执拗,就像结婚了时候那对龙凤烛在他心中刻下抹不掉的情结像,他对北京也有尤其的情结。因为,即使很遇到的困难,第一件,就是想办法让他的宝贝女儿左再去北京四中念初中,这件事情目前毫无头绪。。...

邂逅调香师

推荐指数:10分

《邂逅调香师》在线阅读

2001年的新年伊始,左建设就忙两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想办法让他的宝贝女儿左再去北京四中念初中,这件事情目前毫无头绪。

但是左建设这个人有点固执,就像结婚时候那对龙凤烛在他心中刻下抹不掉的情结一样,他对北京也有特别的情结。所以,即便比较困难,他仍然先去研究了一下北京的好中学。

打听来打听去,他就打听到说北京四中是最好的,也有初中部。于是他就一门心思地想把女儿弄去北京四中念初一。

正常人家,才十岁出头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去外地念书肯定是不可能的买,都是父母或者一方陪着去,但是左再不一样。她被她爹妈的金钱教育法教育地无比独立又特别自律。

左建设夫妇和左再说想送她去北京或上海念初中,左再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但是她妈妈说,如果她愿意去大城市读书,就每个学期给她一万块。2001年,一万块对于十一岁的小孩子来说绝对是巨款,而且还是一个学期一万块。左再听完,思考了两秒钟就答应了。

尽管左再赚来的钱,基本都是给左一花掉了,但她那颗打小热爱赚钱的心,到11岁也没有变过。

左建设那时候虽然也算有了点小钱,2000年光“年烛”这一项就净赚了两百多万,到2001年的时候他的存款那差不多是千万级的了。

这笔钱够他在当时的北京买套很不错的房子给她的宝贝女儿。房子是买了,可北京的户口却不是那么好解决的,而且你就算有北京户口,要进四中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左家是有钱了,但他毕竟是卖蜡烛起家的,也不认识什么达官显贵和能解决这些问题的人。

第二件,就是想方设法,提高一暖蜡烛公司的“年烛”产量,经过2000年的热销,2001年,一暖蜡烛公司的“年烛”已经是声名远播,左建设又实实在在做生意,没有因此给年烛涨价。

要说,这年烛火了,看起来技术含量也不高,2000年就已经有人仿造了,也是请了人写上大悲咒的,就是不是请的僧人,是字写得还不错的人。每一根卖的比一暖蜡烛公司的年烛还便宜了四五百块。

一直到2000年结束,左建设并没有接到爆发式的年烛订单。

可是2001年的元旦刚过,订单就和雪片一样飘来。一开始,左建设以为是月底就要过年,所以订单增多,可越来越多的订单让左建设感到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这一回,左建设的直觉是对的。

因为那些买了仿制年烛的寺庙,发现自己买的蜡烛在元旦前后就相继熄灭了,根本撑不到过年,更枉论说像传说中的年烛那样,精确到秒。

过年的时候去佛殿请年烛的人,少说都是一万一根请的,人家在意的不是钱,而是图个来年的吉利,买个心里的平安,那些佛殿也不是故意要坑信徒,就是真的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个专利。

现在大部分都知道了,谁还去买别家的蜡烛啊?于是,左建设差点就被这些纷纷飞来的订单给砸晕了。

一暖蜡烛公司的那两间装修扩大过的厂房,已经一周7天每天24小时开工,所有工人三班、四班倒,左建设自己也亲自上阵,还是忙不过来。

左建设迫于无奈,就想说他涨涨价人家就不爱找他买了吧。他就和那些买家讲,你们明年再来买吧,不然我一根要涨价一千了。结果买家们更疯狂了,一致表示,只要你除夕之前能给我运到,涨两千都行。

所以说,2001年元旦刚过,左建设忙的这第二件事情,真的是有够他焦头烂额的。这订单再这么下去,就算左建设做得出来,他那个运输村也消化不掉,运不出去啊,而且这大过年的,运输村也不是人人都愿意跑这一趟。

到了2001年1月10日,左建设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不再接这一年除夕之前的单。

如果来下单的人实在是不愿意就这么回去,那可以预定02年的年烛,预定的人,左建设就送一对年烛。另外,已经接的订单,全部原价出售不做涨价。

左建设到底是个实在的生意人,他压根没有坐地起价的打算。

左建设不涨价的决定,让那些原本已经下了订单,以为需要涨价才能拿到货,和原本没有下单以为加钱就能拿到货的人都颇感意外。

其实左建设也不是觉得,他卖东西不可以涨价,他只是觉得年烛做的是信仰的生意,他不想卖的太贵,觉得那是对信仰的亵渎。

左建设的决定,虽然不能说是皆大欢喜,但至少大家都没有空手而归。

都说运输村已经没有运力,这些下了2002年订单的人是怎么把送的那对年烛带回去的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坐火车。

这么说来左再和她爸爸也实在是太笨了,1998年那会儿,他们俩第一对年烛可是找了两辆货车才给运出去的。

这里就要说说温州这个小城市的历史。

温州这地方交通极其闭塞,90年之前,要铁路,铁路没有,要机场,机场也没有(对,就是左再出生的1990年不是1890年)。

改革开放之前的温州,那就是个穷的叮当响的地方。温州人会做生意,那都是给穷怕了。

80年代,温州那些赶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出去赚了些钱回来的人,就非常希望改善家乡的交通。

温州四面都是山,铁路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建,所以,温州人就想要一个机场。

可是,那个年代,国家给建机场的,那都得是省会城市之类的,像温州这样的小城市,国家是不可能给钱建的。

国家不给钱,怎么办?那就自己出钱建。80年代,没花国家一分钱,温州人自己出钱给自己建了一个机场,1990年7月,温州机场正式通航。

1997年7月,温州才通了火车。

所以说,温州能出一个著名的运输村,那都是有历史原因的。

因此,1998年初,拿货车运蜡烛也就不难理解了,刚刚开通的火车,没有什么运力不说,还没有什么空余车皮。

这样的情况,没几年就有所改变了。

虽然朱涂村还有好些人在跑运输,但是再也不复1997年之前的盛况了,很多最早做运输的人,都赚够了钱,然后转行,搬到市里面去住了,左建设的小舅子们就位列其中。

到了2001年,左建设大部分的货也已经改铁路运了,他之所以还需要很多货车。是因为买家都要集中在过年之前拿到年烛。

2001年没有大年三十,年二九就过年了,所以元旦下单,1月23日之前就要送到,光靠火车也是搞不定的。

因为“年烛”是紧俏货,所有的买家都早早地把货款交齐了,深怕拿不到货,就连预定2002年年烛的人都忙着交订金。

已经买到2001年年烛的人也不甘落后,因为交了2002年的钱,现在就可以带一对年烛回去,那可就是能给大家看的“样品”啊。

买家这么积极交钱,着实把左建设也吓了一条,原来人家找他买蜡烛,都是先拿货,人家卖完了再要找他的时候才结账。

2000年左建设光卖年烛的收入就有两百万,那时候他的年烛都还不是广为人知的,那2001年是什么情况呢?

这一年的订单量和2000年已经不是一个量级的,可是大部分的订单都集中在元旦之后,左建设之前也没有想到过。

订单再多,产量有限,2001年1月之前他赚的钱和上一个年度差不多,1月一个月开足马力,别的什么蜡烛都停产,生产了之前一年的量。

按理说,2001年卖年烛的收入应该是2002年的好几倍,可左建设一不涨价,二没产量,这一年卖年烛的盈利,满打满算,也就差不多400万。

可是,左建设已经很满足了。而且,2002年的形势和今年完全不一样,他提前一年就拿到了那么多订单,即便不开足马力,2002年的年烛,稳稳地赚个1000万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忙的脚不沾地的左建设一到吃饭时间就在想,这一切都是怎么来的。

他不想不要紧,一想又想出事情来了。

左建设觉得,自己有这一切,那都是得了普陀山大和尚的点拨。想到这里,他就发自肺腑地想要感谢大和尚。

怎么感谢呢?

那当然是给普陀寺添香油钱了。

可是添多少合适呢?左建设觉得应该添到大和尚加持过的那对年烛的价值才可以。那对年烛到底是什么价值呢?

按理说这种东西,那都是无价,可左建设这人不是固执嘛,他就非要想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他做了一个让老婆向敏感到无语的决定,他要把这对他们根本舍不得点年烛给卖了,得来的钱全部拿去添香油钱。

如此便是准确无误地,给寺院添上年烛的价值了。

其实左建设自己心里也觉得这件事哪里不对,他还打电话向大和尚请教了一下,自己的做法是否合适。没想到大和尚没有反对,还说他有心向善是好事。

就这样,那对和98年救了大和尚的俗家弟子一摸一样的,有大和尚手写大悲咒的年烛,被拿来出售了。

把年烛卖掉的话,听起来好像确实有哪里不对,但如果理解成慈善拍卖,那就不一样了。

这一对年烛,被在美国的程逢春当仁不让地给拍下了。

猜猜成交价格是多少?一百万!还是美金!

左建设,还真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钱。按理说这么多钱,大多数人见了都要心动一下。可左建设就是想也没想,一分不差地全部捐给了普陀寺。

除夕的时候,左建设带着老婆孩子,又把之前运到温州的那对大和尚开光过的年烛给运了回去。他真的是早一天都没有办法,恨不得不吃不睡赶订单。

左再一家把年烛运到的时候,大和尚的俗家弟子程逢春也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左建设。程逢春也担心过左建设拿了钱会不会不兑现承诺。听说左建设一天没留,把所有的钱都捐给了普陀寺,程逢春对这个温州小生意人也是高看一眼。

可是程逢春看到除夕夜的赶来送年烛给自己的左建设,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程逢春拍下来的时候人还在美国,也没和左建设说什么时候要,在哪里点。左建设就想当然地以为程逢春还是和之前一样要除夕夜在普陀寺点年烛。

可人家程逢春并没有这个意思。他拍下这对年烛的时候就已经快过年了,之所以没有说时间和地点,是因为他要把这对年烛运到纽约的庄严寺,02年的时候再点。

程逢春压根就不着急,他就等着什么时候需要包机从国内运名贵香料去美国的时候,顺便把这对年烛给运过去。

这乌龙整的,左再一家的年都没有好好过。

稀有的名贵香料,比如龙涎香什么的,采购过程极为复杂,程逢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齐他想要的,因此他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运这对年烛。

就这样,左建设大过年的,做了一次无用功,程逢春还得麻烦左建设运回去,暂时保管着。

这一来二去的,程逢春和左建设就有时间聊了一会儿天。程逢春听说左一没有念大学,就表示,他可以负责担保,让左一去美国念大学。

最后程逢春和左建设互留了联系方式。

左再一家人在普陀寺守岁,因为程逢春说可以担保左一去美国念大学,左建设就觉得儿子被耽误的学业可以有转机了。

左建设很是心动,就和左一商量。

左一才听了一个开头就不干了。且不说他原本成绩就不好,英语更是及格都勉强,就算他高中英语还不错,他现在都毕业三年了,单词认识他,他都不认识单词。

再加上左一又没有左再的语言天赋,英语那发音更是他心中的剧痛。偶尔一次上课老师要他回答问题,他一开口,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他没有考上大学,英语绝对是“功臣”。

左一恨英语,更恨数学,要说他最讨厌什么,那就两个字——念书。所以他高中一毕业,没有考上像样的大学,也坚决不去民办的大学读书,然后,就到一暖蜡烛公司帮忙了。

左一都逃离念书的牢笼三年了,左建设又想让他去那个说“鸟语”的地方念书,左一一万个不愿意。而且,这会儿,就算左一是鸟语达人,他也不可能去,因为左一开始和左再未来的嫂子曾梦瑶谈恋爱了。

这恋爱还没有谈多久,自己就跑去美国,那还会有前途吗。左再的未来嫂子是左一的初中同桌,左一初中就看上人家了,这都努力了快十年,好不容易未来嫂子大学毕业回来,左一也从初中的矮胖小子变成如今玉树临风的帅小伙,才勉强把人家给追到手。

如此艰苦卓绝的把妹历程,这会儿能走吗?绝对不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金钱教育 第二章 天生敏锐的商业嗅觉 第三章 一对蜡烛的价值 第四章 你好纽约 第五章 一天赚了一百四十万!美金! 第六章 没有童年的霍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