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小说推荐-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漫天外须尽欢》在线阅读 > 正文 62.卖特产

62.卖特产

白开水嘿 2020-10-10 17:26:51
通过他与李祁銘几年在军中的朋友相处,他多多少少深入了解李祁銘:理性,理智,喜怒不形于色,擅于筹谋。而如今李祁銘只带着一支百人的队伍在都城庆阳,敢作出这么大的动作必然是料定没人会拿他怎样。一是文国撤兵退的突然不知道虚实,二是成国边界遭受战争已久的百姓早以...
通过他与李祁銘几年在军中的相处,他多多少少了解李祁銘:理性,冷静,喜怒不形于色,善于谋划。如今李祁銘只带着一支百人的队伍在都城庆阳,敢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必定是料定没人会拿他怎样。一是文国退兵退的突然不知虚实,二是成国边界饱受战争已久的百姓早已渴望和平,三是朝中根本没有他这种天降之才,四是他在军中和成国百姓中威望甚高。所以连太后对他都有所忌惮,不敢强要兵权、公然处置。今天四品及以上的大臣都被他请到了府中,他在南城门处设立的活动受到百姓的一致认可。身为都城卫将军的秦俊杰竟然抱病在家,上前阻止他们活动的都城卫士兵几句就被呵斥回去了。他就知道他的计划必定成功了一半。如果他包藏祸心不想再屈居一人之下,岂不是要亲手毁了他五年来用血汗为成国挣下的和平、稳定?这两年他的变化真的有这么大吗?离开神勇军后,他带着昌国跟成国签署的协议回到朝中。在人们眼中他是年轻有为的振威校尉。因为这些军功和他爹的关系当了工部水部司的员外郎,一直到两月前他突然被提为水部司的郎中。本来这任命完全不用大呼小叫,因为他任职两年来疏通了两条河域,修理了一个水坝治理好了下游几个县的水患。多地的百姓都对他拍手叫好,直叫他“水神”,照理说得到升任应该是正常的事。但是现在谁都知道吏部的很多权利都落在太后和她的中书省上,六部和庆阳的官位毫无疑问肯定被他们把控着,所以这个提拔必定是太后和中书省做的决定。他觉得奇怪,自己虽然做了些功绩:但是他深知凡是在李祁銘的神勇军部下参过军有功绩的,回到朝堂任官的除了武将勋阶,很少有人当过六品以上文官的。他不知太后那次为何给这个位置给了他。唐奕欢见郭炎没有回答也就没问了,问了又怎样,他在乎什么她需要这么关系吗?知道又怎么样?不过眼前这人好像挺了解李祁銘的啊,以前怎么没在他府上见过?“你好像挺了解他的啊?”唐奕欢疑惑的问郭炎。郭炎看着远方,眼神中透着思虑,道:“不了解了。”声音虚空,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那就是了解过咯,”问到这里唐奕欢就想起了他说的那个朋友,她的兴趣突然高了起来:“他说他在庆阳有个朋友,之前是好友后来离开了他,你知道是谁吗?”郭炎听到唐奕欢的话身体不由的一怔,他看着唐奕欢,眼神中都是不相信。但是那么一对号入座他就知道是谁了,但是现在他根本就不想说,所以他又恢复了镇定,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吧,不可能每次她都能撞的那么好,谁谁谁都给碰上了。她再一想,操心他的事干嘛,自己还背着几座大山呢!第一座就是缺钱山,所以她伸手在郭炎眼前晃了晃,让他回过神来看着她,然后说:“我是国子监唐祭酒的女儿唐奕欢,如果以后还有挣钱的事叫我啊。”郭炎不知道她搞什么鬼,一个小姑娘要钱干什么,而且一个堂堂从三品官员家的女儿难道还会缺钱?不过想想跟她相处也挺有趣的,所以就答应了。送唐奕欢回了唐府,郭炎也回了郭府。他没回自己房间,而是去了妹妹郭采薇的房间,她总是很虚弱又不愿意出去,他非常的担心她长期以往下去没病都会生出病来。但是谁可以帮他呢?现在就是他跟他妹妹生活在郭府,他爹和娘带着弟弟生活在杰州,早就不想理这个妹妹了。当初要不是他引荐妹妹去见那个人,妹妹如今肯定不是这般模样。哎……此刻,坤亲王府内正由李祁銘介绍南阳府各个州县的特产。原来这就是吴尘口中说的李祁銘要宣布的消息:坤亲王亲自卖特产。东西齐全,有吃的有用的也有玩的,倒是稀奇,讲究。唐云涛要是知道李祁銘请了朝中四品及以上的人来不过是看戏品酒、尝特产他才不愿意来。李祁銘口风很紧,除了大力推销南阳府各州县的特产之外,就是说他也很享受这太平盛世啊,早该这样生活的话。甚至有两次他看不过去。一次是在他正推销南阳府特产的时候阿夏就跑过来哭唧唧的对李祁銘说:“阿夏最喜欢的钗紫不见了,王爷给我做主啊?”李祁銘轻柔的摸摸阿夏的肩细心安慰道:“没事,本王跟你买一个更好的。去玩一玩,本王先招待贵客。”阿夏听着一扭,气呼呼的就走了。还有一次李祁銘带着众人品酒,阿冬轻盈的走到李祁銘身边,一脸娇羞,用丝柔、羞怯的嗓子说道:“王爷说过今晚去我那的,可别喝太醉哦。”说的话看似小声,其实别人都听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有伤风化。不是蔡中书拉着他,他早就想走了。高亲王李梵也在受邀之列,而且他还是李祁銘宴请名单上的第一人。李梵可是从小看着李祁銘长大的,一直关心他照顾他。吃完午饭小觑的时候,李梵看到一只漂亮的幼鸟,生的及其灵动。小鸟好像不怕生,不会飞的太远也不会飞的太高,他在后面跟着跟着不知觉就离开了人群就进了内厅,他想抓住它。李祁銘看到了这一幕有点意外,还不知道他小皇叔还有这个喜好。李梵也看到了李祁銘,还未待李祁銘说话,他就压低声音对李祁銘说:“快,好侄儿帮小皇叔抓住那只鸟儿。”抓只鸟儿并不是难事,李祁銘闻言照做。脚一蹬,一个侧身飞身过去,在空中几下就抓住了那只鸟儿。李梵看到李祁銘的身姿矫健、敏捷,眼神中满是惊叹而后大赞不已。他拿到那只鸟儿,看着它一脸的疼惜和喜爱,道:“你可是坤亲王亲手抓来送给我的,我一定好好待你。”说罢他还说要吟诗一首:七月流火言晴好,宾主尽欢坤王府。幼鸟添喜见神功,不及厚意叔侄情。李梵吟完诗后很得意,问李祁銘道:“小皇叔这诗做的怎样?”李祁銘有点尴尬。以前他小,只听别人说他小皇叔作诗一般,现在长大了一听才知道如此一般。不押韵也不注意对仗,现在还让他评论,那就让做长辈的高兴点吧。于是他虚着心道:“好,小皇叔好才情,出口成章。”李梵听到表扬嘴角洋溢着笑意又问:“那你为这首诗取个名字吧?”李祁銘汗颜,他想了一会,不能太雅怕他听不懂。他又看看那只鸟儿,随即答道:“抓鸟,如何?”高亲王一听大喜,拍手叫好:“好,侄儿真是文武兼得啊,简单明了又紧扣主题,快带小皇叔找纸笔马上记下来。”李祁銘先是一愣,又马上带他去记下来了。他希望这首诗他小皇叔不会拿出去念。未时三刻,大家还在买特产、品酒的时候,唐云涛就从坤亲王府回去了。临走的时候一只鸽子还拉了一泡屎在他肩上,他今天一天的气愤情绪到达了极点。他乘着轿子就回唐府了,谁看到他的脸色都不敢靠近他,更别说跟他讲话了。唐奕欢不怕,她也很好奇李祁銘在搞什么鬼。所以她就问坤亲王请那么多人去干嘛?唐云涛仍很气愤,道:“世风日下。看戏再加上介绍南阳府各州县的特产就搞这么大阵仗,以为自己是亲王又是骠骑大将军就这么消遣别人。”唐奕欢见她爹这么大的火气就知道李祁銘做的过分了。真是佩服他那惹人生气的本事,难道兵书里还教这个吗?当然她也看到了唐云涛肩头的那一抹异样的白色,还有那股异样的味道。她问那是怎么回事,唐云涛大叹一口气道:“还不是王府里鸽子,乌烟瘴气。”唐奕欢轻轻的拍拍唐云涛的背,让他别再生气了。她听到鸽子觉得奇怪,以前去怎么没看见过一只,于是她问:“我怎么不知道坤王府还有鸽子?”唐云涛更奇怪,道:“你又没去过,怎会知道?”唐奕欢想想在他爹的印象里自己还真没去过,所以急忙掩饰道:“额,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唐云涛没注意到唐奕欢话里的闪烁,他现在想想觉得可气,补充说:“以后我断然不会轻易去了。”唐奕欢连连点头应承,但她不知道这一句话,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让她心如刀割。秦俊杰今天根本没有生病,却要对外界声称得了重病。他之所以如此,完全是因为他被李祁銘抓住了他弟弟秦弘杰的把柄。秦弘杰在任威羽卫司阶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和国舅的身份经常擅离调动他人岗位,调动他人当值时间,自己却不按照规矩行事,而且他还在宫中组织赌博。本来秦弘杰做的那些事放在四年前根本不算什么,但是随着他爹——尚书令兼开国国公的秦丘黎过世,太后就开始打压秦家长萧家。若他出面告到她那,那秦家人还有好日子过吗?所以他第一反应是痛骂了秦弘杰一顿,说他看不清楚局势。他自己又不得不认李祁銘的安排。------题外话------本文不会太长,等两人结婚后就会换个地图。唐奕欢也会在一次契机中爆发,那时,她就不是只为钱和爱情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62.卖特产 61.游戏 60.演员 59.解围 58.甜与暗 57、莫名其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